图为战加庄在指导工人平菇栽培技巧。
保健品中的灵芝孢子粉,餐桌上鲜嫩的蘑菇、木耳,可能都是家乡所产——营口的食用菌品质这么好,可能你都不知道。但搞了…

据《中卫日报》消息
每当进入操作间,扑面而来特有的中草药香味会让李存梅心情愉悦,浑身是劲。从整天围着锅台娃娃转的农家妇女到产业工人,三河镇四营村的李存梅…

刘一平在介绍三七的特点
他与红河州的前州委书记同名,他曾因大黑山的贫穷而“逃离”,刘一平,现年36岁,出生在个旧市卡房镇大黑山苗寨。现在的他换了一个视觉,…

图为战加庄在指导工人平菇栽培技巧。

据《中卫日报》消息
每当进入操作间,扑面而来特有的中草药香味会让李存梅心情愉悦,浑身是劲。从整天围着锅台娃娃转的农家妇女到产业工人,三河镇四营村的李存梅说,这是她不曾想到过的。

刘一平在介绍三七的特点

保健品中的灵芝孢子粉,餐桌上鲜嫩的蘑菇、木耳,可能都是家乡所产——营口的食用菌品质这么好,可能你都不知道。但搞了26年食用菌栽植的刘志海是内行人,所以今年5月,他特意从老家吉林来到了大石桥市建一镇黄丫口村,投资约7万元撑起了灵芝种植大棚。

在海兴开发区小微企业孵化园,宁夏辉征药业有限公司、宁夏洪夏药业有限公司的加工车间一派繁忙,像李存梅这样在家门口拿工资的农家妇女已有40多人。在宁夏辉征药业有限公司的切片包装车间,李存梅主要负责把切好片的黄芪装瓶。“这个工作对我们干惯了农活的人来说,很轻松。现在我每月的工资能抵种2亩玉米1年的收入,美得很!”李存梅对目前的工作不但满意,也开始盘算着把家里的几亩地种成经济价值更高的党参或黄芪之类的中药材。

他与红河州的前州委书记同名,他曾因大黑山的贫穷而“逃离”,刘一平,现年36岁,出生在个旧市卡房镇大黑山苗寨。现在的他换了一个视觉,成为生态农业的经纪人,又重新投入了大黑山的怀抱。山的绿装没有改变,村民们的腰包却日渐鼓了起来。他所创办的13个公司、经济实体中,就有7个与当地的生态开发有关,刘一平对自己的生态“金山”情有独钟。

发展食用菌栽培,营口东部山区优势在哪?刘志海告诉记者,食用菌对气候条件的要求很高,需要昼夜温差大。他拿起一株灵芝翻转到底面,对记者介绍说,这是灵芝的底板,它的色泽金黄,品质比较好。而同样的灵芝如果在山东地区栽培,就要比这个小,而且底板是灰白色、松软。建一镇比吉林无霜期长,灵芝孢子粉采粉周期长。在吉林采集期是7月中旬到8月末,在建一镇采集期可从7月中旬延至9月末,多出近一个月的时间。不仅如此,建一镇柞木资源丰富,而柞木正是食用菌栽培的首选原木料。

有梦想就有未来、就有动力。和李存梅一样,三河镇丘陵村的余正富也想早日摘掉“穷帽子”,过上富日子。今年,在三河镇党委、政府的引导鼓励下,他把自家10多亩地全种上了板蓝根。

2007年6月,刘一平组织成立了个旧市有机食品发展协会并担任会长;
2008年7月创办了个旧市卡房大黑山马铃薯专业合作社并担任理事长;2009年8月创办了个旧市大黑山一平养殖专业合作社并担任理事长;
2011年7月创办了个旧市大黑山生物药材专业合作社并担任理事长;2013年5月创办了个旧市平果经贸有限公司并担任执行董事;2014年,获“州级乡村好青年”荣誉称号;
2015年,被共青团中央、农业部授予第九届“全国农村青年致富带头人”荣誉称号。

温差、温度皆适宜,原料丰富,刘志海感叹找对了地方。今年他在占地300多平方米的大棚里栽培了1.6万棒灵芝,产品出口韩国,预计今年灵芝孢子粉加上灵芝可盈利19万元。谈起明年的打算,刘志海笑着说:“来年我在院子里能扣几个大棚就扣几个。”但他也表示,虽然建一镇的自然条件好,但是知名度还是不够。今年,他的基地吸引了来自岫岩、抚顺的客户前来考察,周边的一些农户也有不少人被他的项目所吸引。

“虽然今年大旱,地里的药材长得不那么‘美气’,但与种玉米小麦相比,算好了。若种麦子,这种旱地肯定绝收……”说起中药材种植,余正富充满信心,他相信有海兴开发区出台的扶持政策,家门口又招来那么多药企,只要风调雨顺,种植药材就有“钱途”。

野蜂养殖的“隆中”对策

山区小环境在栽培食用菌上体现出的优势,建一镇黄丫口村的战加庄这几年也深有体会。他原来和两个兄弟在大石桥市里开修配厂,去年他响应镇里号召回乡创业,创办了金菇食用菌专业合作社,扣了10栋大棚,种了20万株平菇菌棒,也就是咱本地人常说的鲜蘑。

海兴开发区党工委副书记、管委会主任郭吉武告诉记者,国家在产业政策上把作为生物经济重要组成部分的医药行业列入了突破性发展的重大战略,出台了《国务院关于扶持和促进中医药事业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要积极推进中药现代化、大力发展中成药和民族药。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也出台了对应的意见和规划,而三河镇素有中药材种植传统历史及适宜的气候条件。缘于此,开发区党工委、管委会经过认真研究,科学分析后,明确把中药材产业作为调整优化种植结构、提高农业效益、增加农民收入,壮大区域经济的优势主导产业来培育。

今年10月23日下午,绿山环抱的个旧市卡房镇火把冲村,刘一平与村委会主任杨建文终于坐到一起了,他们谈论的话题是如何将这里的养殖野蜂传统与现代加工整合,让刘一平的“公司”
杨建文村里的“野蜂养殖基地” “村民”这一模式,产生更好、更稳固的经济效益。

“在大山里种鲜蘑,销量咋样?”听到记者的问题,战加庄自豪地答道:“根本不用愁,愁的是货不够用。现在大石桥地区一天就得1000多公斤,鞍山和海城那边货都不够用。”他告诉记者,盘锦是辽宁蘑菇主产区之一,虽然东部山区食用菌的栽培量比不上盘锦,但山区的农民大多采用淡水栽培,而且菌棒里没有锯末子,多是东部山区常见的玉米芯,长出来的平菇柄短、肉厚,质量好,挺多外地批发商不嫌远,特意到他这里拿货。战加庄希望带动更多的农民加入到种植平菇行列中来,把建一平菇的品牌叫响,领着乡亲致富。

按照品种多元化、布局区域化、种植标准化、加工规范化的要求,海兴开发区紧紧依托小微企业孵化园,大力招商引资,积极引进中药材加工企业,狠抓种植基地建设、龙头企业培育等关键环节,使中药材产业在海兴开发区迅速兴盛崛起。据统计,目前小微企业孵化园已引进中药材初加工企业20家,带动三河镇丘陵、学梁、红城等村的农民种植板蓝根、黄芪等中药材1.16万亩。

“我们村里的野蜂养殖专业合作社今年9月成立,连商标都注册了。”杨建文说,目前,合作社要解决的问题是蜂蜜的加工工艺,“靠传统的方法固然是不行的,由于缺少经验,人们在割蜜时,往往把蛹也割死了。”

目前,我市东部山区越来越多的农民看到了食用菌产业中蕴藏的商机,一个以黄丫口、厢房和玉隆三个村向周边辐射的食用菌产业带正在形成,种植品种也涵盖了平菇、姬菇、木耳、灵芝等。东部山区的农民正靠耐心的栽培,让小小的食用菌撑起了致富的“金伞”。

为了扎实推进中药材产业发展壮大,海兴开发区党工委、管委会还发起成立了中药材产业合作社。今年10月23日,海兴开发区召开宁夏花草园中药材种植专业合作社成立暨中药材产业发展推进会,三河镇主要负责人、引进的20家中药材加工企业负责人、花草园合作社的社员及海原县七营镇、李旺镇、郑旗乡负责人,共谋发展大计,抱团合铺富民之路。

刘一平说:“这个不用担心,我们会请专家来指导。你们还输在蜂箱上,传统蜂箱不保温,冬天蜜蜂飞到红河边过冬,有好多蜜蜂就不一定回来了。我们可以先垫资提供保温蜂箱给村民们使用,到有效益时再付钱。”

都说“万事开头难”。不过,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的海兴开发区在中药材产业发展上已开了好局,迈出了一大步。接下来,海兴开发区还有很多事要做,但只要坚持把中药材产业发展与农业发展相结合、全面加快种植规范化、质量标准化步伐,不断提高加工精深化、产业集约化水平,中药材产业定会成为当地农民增收致富的新引擎。药材香飘致富路,将是海兴开发区产业发展布局大盘中最美丽、生动的景象。

谈好相关的合作意向后,杨建文表示,他召集合作社的社员商量,决定后就与刘一平“拍板”。

到此,刘一平又完成了他的又一个基地考察。

小时候,刘一平和其他山里娃一样,也有被野蜂蛰得往草丛里钻的经历。但就是这小小的蜜蜂,让他找到一条不用开垦砍伐山林也能致富的生态发展之路。他的“云南季欣生态农林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已经建好生态野蜂蜜加工的厂房,只等着发展野蜂养殖的基地了。

“生态最好的地方,村民们往往都很穷,我就是要开发生态产业,让村民和我们共同富裕。”刘一平说。

漫向山乡的马铃薯梦想

进入深秋,个旧市保和乡斐贾村委会咪勒村小组山上的一大片三七也到了采收季节。10月23日这天下午,从个旧市卡房镇大黑山村委会来这里打工采收三七的村民比往日少了许多。

大黑山村委会小箐村小组村民王莲芬道出了缘由:“大家都回去收拾苞谷地了,为来年的马铃薯种植做准备。过两天我也要回去收拾苞谷地了。”

今年,王莲芬家30亩马铃薯纯收入4万多元,家里添置了一辆拖拉机,还建成了一个鸡厩。家里的这些变化让她很高兴。

冬天种马铃薯,春天又套种苞谷。夏天收获马铃薯变成腰包里的钞票,秋天又收获大片的粮食。大黑山的村民喜爱的这种劳作方式已经有12年了。

而实现钱粮双收,就是刘一平的创举。

刘一平曾因为家乡贫困而到省外打工,很多年后,抱定了回家创业的强烈信念,他回到了大黑山。2003年,他包下了老家苗寨村小组200亩土地,引进了耐寒耐旱的马铃薯“合作88”组织村民种植,并且进行了有机食品认证,并发挥经纪人优势,让大黑山马铃薯成为云南省最有名气的“子弟”土豆片公司加工原料的主要供应商之一,甚至远销越南,成为“国际马铃薯”。几年过去,他带动了个旧市卡房镇2万亩的马铃薯种植,成为当地的一项大产业。

大黑山村委会芹菜山村小组的徐永才告诉记者:“刘一平不仅带动村民们致富增收,还培养了村民们科学种植观念,比如大家都能科学选种,套种技术,地膜覆盖技术……”

刘一平示范三七的采收

种三七的“亏本”哲学

马铃薯产业已经稳步发展,刘一平把自己亲手创办的“个旧市卡房大黑山马铃薯种植专业合作社”交给了大黑山村委会管理。他又朝着自己既定的生态经济目标迈进了:生态野蜂养殖,还有生物药材三七。

3年前,他选择了在海拔1800米的卡房大山深处种植200亩绿色无公害的三七示范地。

按照他自己的实践经验和理解,海拔越高的地方种三七,虫害少,农药使用就越少。就能形成绿色无公害。

最近,他的又一片三七地到了采收季节,但是,又遇到了三七市场价格的低迷。

他做出了决定:三七不卖了,而且,早在采收前3 个月,就不再打农药。

他准备用自己种植的这些三七开发中药饮片,他说,他能控制这些生物药材生产管理,实现无公害指标。

但由此带来的是大量的资金占用,控制三七采收前3个月不打农药,也直接影响到三七的产量。

“这样做,暂时是亏本的,但是深加工的绿色无公害中药饮片做成以后,就有很大的附加值,这样的生态经济,具有更长远的意义和更广阔的前景。”刘一平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