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华伟 绘
53岁的何华哲,如今的忙碌程度又回到了20多岁的时候。站在陕西省供销社的牌子前,他摸一摸不再浓密的头发,笑着说:我24岁起就在这里工作,只有30多岁的…

最近一个多月,家住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麦架新村的养殖户老李,每天早上7点就忙着打扫猪舍、配饲料。“像今年这么好的行情,真是几年没撞…

日前,湖北省远安县洋坪镇益坡羊家庭农场的几位工人正在忙着将玉米秸秆粉碎、青贮。农场主老杜告诉笔者,目前已经青贮了15吨饲草,近期…

蔡华伟

最近一个多月,家住贵州省贵阳市白云区麦架新村的养殖户老李,每天早上7点就忙着打扫猪舍、配饲料。“像今年这么好的行情,真是几年没撞上了。”老李说,前两年生猪卖不上价,出栏价一度在每斤5元,而今年6月底,出栏价涨到了每斤8元。按一头猪300斤算,每头多赚了近600元。

日前,湖北省远安县洋坪镇益坡羊家庭农场的几位工人正在忙着将玉米秸秆粉碎、青贮。农场主老杜告诉笔者,目前已经青贮了15吨饲草,近期将利用晴好天气再青贮30吨。

53岁的何华哲,如今的忙碌程度又回到了20多岁的时候。站在陕西省供销社的牌子前,他摸一摸不再浓密的头发,笑着说:我24岁起就在这里工作,只有30多岁的时候比较闲。

“不过,去年买一头猪苗300元,今年已经超过400元;去年150斤一袋的饲料卖80元,今年已达到了120元;这两年的人工费也涨到500元,养一头猪的各项成本增加了两三成。生猪存栏量由2013年的100头,减到了今年的50多头。”老李说,虽然猪价涨了,他也不打算再扩大规模了。

据专家介绍,青贮饲料有“草罐头”美誉,多汁适口,气味酸香,消化率高,营养丰富,是饲喂牛羊等家畜的上等饲料。青贮方法简便,成本低,在资金和技术等方面群众容易接受。青贮只需在短时间内把原料运回来,掌握适宜水分,铡碎踩实,压紧密封,就能成功,也完全能够有效地解决冬春时节养畜大户饲料匮乏的问题。

他在空中写一个v字,比划着自己忙、闲、忙的工作轨迹。其实,这也是供销社辉煌、消沉、再出发的发展浪潮下,无数个供销社人的缩影。

老李说,早在生猪价格去年跌到谷底后,村里很多散养户就不干了,像他这样咬牙坚持的并不多。他介绍说,同村养殖户老杨家里的20头猪被前些日子的几场大雨淹死了,“一年的努力全泡汤了,他已经放弃养猪,出去打工了。”

“截至目前,远安县45%的养牛、养羊大户在专业技术人员的指导下,建起了标准青贮池,储备了牲畜冬春时节所需的饲料,全县的饲草青贮将在9月底结束。”该县畜牧兽医部门负责人介绍。

从门庭若市到门可罗雀,老供销社好景不长

老李的说法也得到了遵义县团溪镇两路口村养殖户龙达先的证实:“出去打工更赚钱,养猪划不来”。目前龙达先家里仅养了两头猪,他并不像以前那样是拿来卖钱补贴家用的,而是沿袭过去的风俗,到春节或者婚庆嫁娶等节庆日子,杀来请客的。龙达先说,他表兄在遵义打工,每月薪水2000元还包吃包住。花大半年养一头猪的收入,去城里一个星期就赚回来了。

翟诗明

穿着板正的衣服、夹着黝黑的公文包,去外地开订货会,回来协调物资分配1986年,年轻的何华哲被分配到陕西省供销社物资站,负责物资供应、调拨执行等工作。这个让人艳羡的工作,何华哲倍加珍惜,一直忙得不可开交。

贵阳市畜牧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原来的养殖户现在一多半进城打工,就近经商或者改种其他经济作物了,并且这个趋势还会不断扩大。这些人原来不仅不需要在市场上买猪肉,而且还向市场提供产品,但现在他们不仅不自给了,还反过来加大了对猪肉的需求,使得缺口加大,猪肉价格上涨。“散养户不养猪的原因也很好理解:他们出栏一头猪,起码要半年时间。市场好了,一头猪能赚四五百元;市场差了,说不定还要倒贴。”

责任编辑:王伟

当时物资匮乏,像钢材一类的物品,80%是统一分配。供销社的东西也便宜,黄河牌电视机,市场价3600元。我们这里是出厂价1360元。现在回忆起当年的情景,何华哲还有些激动。

散养户的退出让“猪贩子”也深有感触。去年这个时候,家住贵阳近郊的“猪贩子”陈国黔一天要给嘉旺屠宰场送三趟本地猪,大概40头。“最近每天不到30头,送两趟就够了。”据了解,嘉旺屠宰场是贵阳最大的屠宰场,往年保持每天1200头以上的屠宰量,而现在一天屠宰量不到1000头。“现在我也‘转行’了,不仅送猪,也得给其他屠宰场送家禽赚点外快了。”陈国黔说。

可惜好景不长。到了上世纪90年代后,市场经济飞速发展,物资多了、渠道也多了,供销社从门庭若市慢慢成了门可罗雀。这一变化让何华哲有点无所适从,大家也摸不清自己的定位和方向,有些失落,还有些迷茫。之后,供销社的基层社锐减,但供销社的债务负担、人员负担却没有减轻。突然增大的压力又让人有些担心,有些着急。

薛景益

2002年,房地产业逐渐复苏,供销社的土地开始升值。有的供销社看准时机,开始搞房地产开发,减轻债务负担。

责任编辑:王伟

一边,供销社在服务农业的路上似乎越走越偏。另一边,这几年的农村又出现了新问题:许多农民种植养殖的规模不断扩大,销售渠道却不多。果贱伤农的事件屡屡发生,农产品种植进入了瓶颈期。

几年前的一天,何华哲正在办公室写材料,他的一位农民亲戚来到省供销社找他了。工人有总工会,妇女有联合会,农民却没自己的组织。希望你们供销社能出手帮帮忙。这位亲戚想让何华哲引荐他去见供销社领导。

思虑再三的何华哲,带着亲戚敲开了领导的门。

割肉也要建自己的销售场地

必须要改变了。按照政府主导、改造自我、服务三农的理念,陕西省供销社从内部班子建设、外部资源拓展等各方面开始了改革。

这消息传来,让何华哲有些激动。之前闲散的工作状态必须要改变,否则这大好时光都碌碌无为了算什么?他期待着单位领导能给供销社的具体工作指明一个方向。

落脚点还是在为农服务。供销社领导决定,就先从销售入手。

而第一道难关就是没有销售平台。我们自己也缺少展销平台,如果在西安有自己的超市就好办了。何华哲和同事们商讨对策。

新城区那边咱们有19间自己的门面房,收回来不就有了平台吗?有同事提出这个建议,不过有人反对:这些门面房对外出租,每月能有不少分红,收回来岂不是自己割了肉?

最后,这些门面房还是全部收回来了,社里决定在这里打造农产品销售联合社,一间门面房,租给一个县,15万元租3年,全县的水果都能在这里卖。如此便宜的方案吸引了许多县的加入。有了店面,延川红枣、白水苹果、安康茶叶许多产品都开始进驻。因为这里的产品在价格和质量上都有优势,所以销路大开。

建设6000平方米的供销农产品展销中心,建成常态化蔬菜销售点363个,开展全省一县一品农产品展销活动除了大量销售平台的建立,省供销社还组织成立了联合社,将小的农业组织聚集在一起,解决单个农民合作社规模小、分布散、实力弱等问题,同时也解决了陕西省基层供销合作社缺乏主营业务的问题。

何华哲忙了起来,忙得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先做哪件事好了。

咱也玩起互联网

如今的何华哲被任命为省供销企业集团电子商务公司董事长,主抓农产品销售的电商平台。在他和团队的努力下,全省供销系统开展电子商务的企业已达55家。而线下,供销社利用经营网点,全省33大类1200多种农产品早已通过全省400多个销售终端进入市场。

最近的关中大地,暑热一直没有退去,何华哲仍是按计划来到洛南县调研。县里电子商务的发展没有让他失望。这里有掌上洛南线上供销等线上销售平台,而且各镇的新型社区、重点村都建了电子商务服务站。

原来的供销社又回来了。看着供销社事业又有了新发展,有农户拍手叫好。不过在何华哲心里,他仍然清楚得很:陕西省供销系统电子商务起步较晚,人才和技术缺乏,发展缓慢,目前线上线下两手很难都硬起来,有许多问题待解。

在网上看到有的地方葡萄、甜瓜等农产品丰产但滞销的新闻,何华哲又开始奔忙着帮农户寻找客商,协调蔬菜直通车开到田间地头。他说:目前的工作是治标,我们正在探索长效机制,尽力让农户获益不招损。

供销社虽是老同志,但如今有了新观念。我们正在借助互联网
拓展电商平台,力争用3到5年的时间,每年在全系统创建省级电子商务示范县20个、示范企业10个何华哲自问自答道:为啥不把目标定高一点?我们觉得还是脚踏实地地干,最好。

供销社,这个似乎被人们遗忘的单位,如今在为农服务的道路上,正越走越坚定。

何华哲,这个老供销社人,如今和许多90后供销社新人一起,忙起来仍不甘落后,不亦乐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