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过几天就要过春节了,无论是在外漂泊的游子,还是扎根家乡的父老乡亲,每个人的心里都越来越满地装着过年的心情。
新春走基层,一走就是好几个年头。今年,我们再出发,在寻常巷陌、田…
再过几天就要过春节了,无论是在外漂泊的游子,还是扎根家乡的父老乡亲,每个人的心里都越来越满地装着过年的心情。

野鸡的繁殖规律一般是在每年的4~5月份开始产蛋,至9月份基本停产。由于野鸡的生长至上市时间需4~5个月时间,因此其上市时间都集中在9月至次年1月份。而根据我国的气候特点和传统习惯…

依据《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管理条例》,我部组织全国饲料评审委员会对山东龙昌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申报的扩大胆汁酸适用范围事项进行评审,决定将胆汁酸的适用范围扩大至肉食性淡水鱼类,在肉食性…

新春走基层,一走就是好几个年头。今年,我们再出发,在寻常巷陌、田间地头或回家路上记录着一个个普通劳动者生活、劳作和奔波的身影,讲述他们的寻常故事,分享他们的喜怒哀乐。

野鸡的繁殖规律一般是在每年的4~5月份开始产蛋,至9月份基本停产。由于野鸡的生长至上市时间需4~5个月时间,因此其上市时间都集中在9月至次年1月份。而根据我国的气候特点和传统习惯,在野鸡大量上市的9~12月份正好是市场需求的淡季,而在2月份季节前后至5月份却是野鸡最畅销季节,其销售价高于淡季2倍以上。因此在淡季上市野鸡的养户一般都获利平平。而在旺季上市的养户却获利丰厚,但一般养户都无法做到。本场根据十多年饲养野鸡的实践,通过多年不断筛选,培育出了大批反季节繁殖的野鸡种,使野鸡一年四季产蛋繁殖,一年四季有野鸡商品上市,经济效益大增,其主要技术措施如下:

依据《饲料和饲料添加剂管理条例》,我部组织全国饲料评审委员会对山东龙昌动物保健品有限公司申报的扩大胆汁酸适用范围事项进行评审,决定将胆汁酸的适用范围扩大至肉食性淡水鱼类,在肉食性淡水鱼类配合饲料中的添加量250-280克/吨。

虽然连绵雨雪,眼看着春节即将来临,老方决定还是抓紧放塘。

1.获取反季节产蛋的野鸡种群

上述修订意见自本公告发布之日起执行。各级饲料管理部门在办理有关胆汁酸的行政审批、监督执法事项时,以本公告为准。

老方叫方荣国,今年58岁,家住旌德县版书镇上东川村民组,离县城十多里地,离公路也有四里多路,要走一段羊肠小道才能到达。山村小得只有六户人家,坐落在山旮旯里,前后左右都是山。这些年,农村三分之二的人都出门打工了,东川村民组的人也不例外,六户人家平时见到的,基本上都是六十岁以上的老人。连老方自己,有一小半时间都生活在县城,给上学的外孙女烧饭。老方不在的时候,家里就交给年迈的母亲照看。“现在的年轻人都想往城市里跑,连田地都不要了,城里就那么好?”78岁的老方母亲一直想不通这事。

这些鸡种的来源是年夏一年从每年秋季最晚出的一批野鸡苗留种提纯而来,一般在12月下旬出壳的野鸡苗,经7个月的饲养,即在7月和开产至12月份停产;在2月份留的苗一般在10月份开产至3月份停产,每只母鸡产蛋量在100~120只左右,这些种蛋经孵化后的苗,饲养4~5个月上市正好是1~6月份,正是商品野鸡最畅销季节,与此同时,把在12~3月份出壳的野鸡苗留种,又可成为下一年的反季节繁殖野鸡种群。

农业部

不过老方的田地一直没有荒着。老方家有面积不小的山林,也有一些田地,老方每年都会种一季稻子,以保证口粮。老方还有一口塘,塘面不算大,是前年将自己一块六分田改造的。
“没有其他想法,只想年初放点鱼,过年时等儿子女儿们回来了,可以放塘抓点鱼过年吃。”

2.饲养好反季节野鸡种鸡

2016年1月27日

老方的儿子和女儿都在上海打工。我们去的时候,他女儿没回来,儿子在家,是开车回来的。车是在上海租别人的——儿子去年初去了上海,租了辆车开“优步”,一天能赚二三百块钱。儿子刚回来两天,就觉得后悔了,觉得回来早了,准备再回上海赚一个星期的钱。“不去可惜了,这一个多礼拜,至少能赚三千块钱呢!”不过除夕那一天,老屋子里得四世同堂,“在城市里过年没感觉,城里人现在都不过年了,要过年,还是在这山村里好,可以放爆竹,可以走亲戚,从初一到十五,从东家吃到西家,还吃不过来。”

(1)公鸡最好提前1个月留种,使其在母鸡开产时间同步性成熟,便于交配;同时公鸡要避免遇亲,这样对提高孵化率、减少弱雏、改良品种都有利。

1月30日天还没亮,因为惦记着放塘的事,老方早早地就起来了,换了一身防水衣,扛着个锄头,走到不远处的塘口,把下面埋的水塞挖出来了,这样,塘里的水就开始从下方淌向旁边的小河沟。老方捉摸放半天的水,下午就可以抓鱼了。

(2)繁殖阶段可选用蛋鸡料,另加鱼粉、维生素A、维生素D等添加剂。

塘里的鱼是正月放进去的,去年正月里,老方在街上买了九十多条草鱼苗放进了池塘,随后又陆续放了一些鲢鱼苗。春天以后,老方经常去附近的山野里打些鱼草放进塘里。“鱼是自己吃的,虽然吃鱼草长得慢,可这样养的鱼味道好。”到了秋天的时候,老方又从附近的水库捞了几十条鲫鱼放进了鱼塘。

(3)冬季严寒时可室内饲养,每天光照16小时。

放水之后,老方打电话叫前村一个好朋友来帮忙。朋友叫大龙,从30岁起,就一直在外务工,最风光的时候,在北京内蒙一带搞建筑,一年赚个数十万元,还开起了“大奔”。甚至一段时间还去了也门等国家承包工程。不过五十岁一过,大龙有点思乡了,他给北京的两个儿子分别买了一辆好车,又回到了小山村过起了安稳的日子。“还是家乡好啊,空气好,饭好吃,菜也好吃,钱是赚不完的,所以想着想着,也就想回来了。”大龙笑着说。

下午两点的时候,塘面浅了不少,老方和大龙担心天黑之前水排不完,又去借了个微型水泵来抽水。一个小时后,鱼塘终于见底了,鱼一起拢在塘底,在泥水里活蹦乱跳。激动人心的时刻到了,老方和大龙开始拎着网篓下塘捞鱼,大龙的身手尤其好,他不慌不忙,经常是手一抖,鱼就在篓子里活蹦乱跳了。只二十来分钟,两人就捞起了数十条大鱼。我在塘边捧着一只四五斤的红鲤鱼拍了个照,兴奋得像回到了童年。我不是想“鲤鱼跳龙门”,我只是想纪念一下抓活鱼的日子,毕竟这样的经历不常有。我在这里呼吸了新鲜无比的空气,感受到山野的脉动。雨夹着雪在我头顶上飘着,我的心里却温暖如火。

一天的忙碌终于结束了。老方将篓子里的鱼点了点,一共七十来条,有草鱼、鲢鱼、鲫鱼、鲤鱼等等。“要是在夏天,还可以抓到黄鳝,运气好甚至能抓到老鳖。”至于这些鱼,“不卖不卖,就家里人吃,邻居再送一些,不就没了。”老方笑呵呵地说。

放塘结束了。下午四点半,我们就早早地在老方的家里吃了晚饭。饭菜是老方的老婆操办的,新烧的草鱼豆腐锅又嫩又鲜好吃极了。我们一边吃饭,一边唠嗑着家常。老方说现在的农村有了大改观,吃的喝的都好,环境也大变样了,六十岁以上的老人还可以领到补助……老方说你们明年再来,到那时,门前会修一条水泥路,车就能一直开上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