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环保部门下达的处罚决定书拒不执行,日前,新干县神政桥生猪养殖户温某自食其果,面临行政拘留15天的处罚。
2014年初,温某在未办理环保审批手续的…
对环保部门下达的处罚决定书拒不执行,日前,新干县神政桥生猪养殖户温某自食其果,面临行政拘留15天的处罚。
2014年初,温某在未办理环保审批手续的情况下,擅自在禁养区内建设生猪养殖场,又未按规定建设配套的防污设施,养殖过程中,畜禽粪渣仍意排放,严重污染了周边环境。县环保局根据《建设项目环保保护管理条件》和《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等相关法律条文,向温某下达了处罚决定书。但温某以各种理由拒不主动履行行政处罚决定。根据相关法律条文规定,县环保局依法将案件移送县人民法院。县人民法院经过调查后,依法对温某作出行政拘留15天的决定。
温某是新干重拳治理生猪污染第一个被行政拘留的养殖户,大大震慑了全县生猪养殖环境污染行为。近年来,新干坚持高位推动,保持攻坚破难的高压态势,严厉整治生猪养殖污染行为,多措并举保护绿水青山。该县成立了以县长为组长,县委、县人大、县政府、县政协分管和联系工作的领导为副组长,县水利、环保、农业、卫生等单位负责人为成员的领导小组,负责治理工作的组织协调;从县水利、环保、农业、卫生等单位抽调专人组成工作办公室,负责整个治理的日常实施工作;各乡镇也成立了相应的组织机构,明确党政一把手牵头负责,实行班子成员分片包干、乡镇干部挂点包户。该县将生猪养殖污染治理保护工作列入全县重点产业和项目,今年又列为全县十件实事之一,纳入乡镇年度目标管理综合考核内容,并严格考核奖惩,保证了治理工作的强势推进、有序开展。
该县坚持源头治理,保持重点突破的工作方向,明确禁养区、限养区、可养区范围,限养区禁止新建畜禽养殖场,禁养区内猪场必须拆除或实行禁养。同时,完善治污设施,督促、指导可养区、限养区猪场推行干清粪、固液分离、雨污分流、厌养发酵等措施控制粪污排放,完善污染物处理设施建设,排污设施不达标的,不得进行养殖。目前,全县367户猪场建有沼气池、氧化塘等粪污处理设施约13.6万余立方米,另有118户猪场正在开工建设中。同时,引进吉安乐乐农业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大面积推广发酵床零排放生猪养殖技术,现已建设堆肥发酵间700余平方米,完成发酵床养猪栏舍改造47户,面积约3.6万平方米。这一技术的推广,为生猪清洁生产和污染控制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在此基础上,该县强力拆除禁养区猪场,掀起了轰轰烈烈的禁养区特别是水库周边猪场禁养拆除攻坚战。目前,全县关停猪场1464家,拆迁猪场面积6.9万平方米新建病死者无害化集中处理点4个,三湖镇成功实现了“零”养殖。

家住坪头乡鹏凤山村59岁的闫云廷和妻子薛俊莲,饲养着200余头猪,是村里出了名的“养猪大户”,年收入过10万。
然而走进闫云廷的家,最显眼的便是正…
家住坪头乡鹏凤山村59岁的闫云廷和妻子薛俊莲,饲养着200余头猪,是村里出了名的“养猪大户”,年收入过10万。
然而走进闫云廷的家,最显眼的便是正对着门的大土炕上放着的那两卷旧铺盖,灶台的对面摆放着一只笨重的大木箱,旁边是一个掉漆严重全然看不出原来颜色的衣柜……夫妻俩舍不得花一分钱,把赚来的全部都投入到孩子上学的费用上,5个孩子一个都没掉队,都圆了“上学梦”。
每天天不亮,闫云廷和妻子都有摸着黑起床,清扫猪圈,喂食。赶到中午,气温比较高,必须赶时间到猪圈给猪洒水降温。下午继续清扫猪圈、喂食。晚上,查看猪圈,检查是否有怀孕的母猪,“如果当天晚上有母猪要分娩,整晚都要守着,随时准备给猪接生,避免刚出生的小猪因互相挤压而出现意外,遭遇一些不必要的损失。”谈到一天围着猪圈的乏味生活,夫妻俩没有一句怨言。
妻子薛俊莲告诉笔者,家里孩子多,过去全家人就靠种那一亩三分地。随着5个孩子相继读书,家里经济日趋困难,这些情况深深地刺激着夫妻二人致富的决心。2000年初,闫云廷听别人说养猪能赚钱,他和妻子薛俊莲俩人便自己动手搭建简易猪舍,买了2头仔猪,开始学着养猪。开始由于没有经验,猪仔频繁死亡,加上当时的养猪市场行情不景气,两年下来,非但钱没赚着,反倒欠下十多万的外债,这使得原本贫困的家庭处境雪上加霜。
“绝不能让孩子们因为穷而辍学!”闫云廷暗自发誓,要强的他选择咬紧牙关挺过难关。一方面,他尽可能地缩减开支,自己的吃喝用度一律是能省则省,一双鞋穿好几秋,衣服也都是“缝缝补补又三年”,新式家具更是从不置办。另一方面,他仔细摸索猪的生活习性,掌握猪的生长、生理特点,自己学着留种、配种、防病,配制饲料等,遇到问题就虚心向饲料厂专业技术人员请教,经常与同行交流,再结合自己以前养猪的教训,总结了自己的一套经验和方法,养猪技术有了很大进步。
近年来国家推出各项惠农政策,“玉米直补”、猪仔打疫苗免费以及母猪保险优惠等政策,着实减轻了不少负担,而猪场收益一直保持在7万元以上,过去欠下的债务也基本还清,现在就是供孩子们上大学,这是让闫云廷最感激的事。“国家补贴及时,孩子们也争气,俺家的三闺女,去年还被保送南京航空航天大学的硕博连读,村里的人都说我老俩口有后福着哩。”说起这些,夫妻二人的脸上不约而同地流露出欣慰的笑容。
对于今后的打算,闫云廷说,自己和老伴儿精神头都好着呢,孩子们也都陆陆续续开始毕业上班,家里的债务也偿还的所剩无几,下一步,才是真正要甩开膀子大干。“今年,我计划再一次扩大养殖规模,修建新的厂房,成立养猪合作社,并在养猪技术上下功夫,把握猪肉市场行情大好的机遇,带领村里人脱贫致富奔小康!”

新华社杭州4月1日专电用猪肉制造假牛肉干销往全国数百家客户,累计销售金额达700万元以上,3月31日,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方甲等人…
新华社杭州4月1日专电用猪肉制造假牛肉干销往全国数百家客户,累计销售金额达700万元以上,3月31日,温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方甲等人生产销售伪劣产品案作出一审宣判,方甲等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1年至15年。
法院经审理查明,今年34岁的方甲,案发前系福州零客食品有限公司法人,制售“牛人帮”牌系列牛肉干。2013年3月前后,方甲等人考察了一家温州苍南的肉制品加工点,他要求经营该加工点的朱某夫妻,以猪肉为原料生产假牛肉干并许诺给予可观的利润。
在方甲等人的怂恿下,朱某夫妻便将猪肉切块、蒸煮、冷却、翻炒,添加牛肉精、牛肉纯粉、豌豆粉、焦糖色素等添加剂,小批量生产假牛肉干。经方甲等人试售后,夫妻俩便开始大量生产假牛肉干。
之后,朱某夫妻将赚钱计划告诉了女儿女婿并告知需要寻找一个不易被发现的加工场所。在女婿方乙的协助寻找下,2014年6月至2015年1月期间,朱某夫妻租用苍南当地偏僻深山中的三间民房进行假牛肉干生产,一直生产到被查获。期间,方乙和其堂哥受方乙的岳父雇佣,从事假牛肉干生产;朱某的女儿为父母提供了1。5万元资金用于购买原材料,还负责在自己的家中保管假牛肉干。
据了解,一斤鲜牛肉成本价约40元,约两斤鲜牛肉能制成一斤牛肉干,一斤牛肉干的价格约80元。朱某的加工点每日可生产500斤到1000斤假牛肉干,并以约20元/斤的价格将假牛肉干卖给方甲等人。方甲等人委托福建的郑某进行包装并销往全国各地。郑某的两个弟弟明知郑某包装假牛肉干,仍将名下的一间民房提供给郑某作为包装场所,其中一人还帮忙送货。
经鉴定,该“牛人帮”牌系列牛肉干肉源性成分均为猪源性成分,不符合其外包装注明的产品标准和质量状况。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综合考虑各被告人的具体犯罪情节、作用和全案的社会危害程度,法院判处被告人方甲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罚金400万元;被告人朱某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并处罚金150万元;其余8名被告人分别被判处16个月至10年有期徒刑,并处罚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