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水处理厂每天上千吨的污泥,规模养殖场令人头疼的鸡粪牛粪,是影响农村生态环境的两大“污染源”。

1.制定并完善养殖业发展规划,有计划取缔小型养殖场及散养户,争取到2017年末,实现生猪存栏减少7万头、肉禽出栏减少150万只的减量增效转型。
2.引导规模较大、发展空间较好的…

死猪肉中携带了一些人畜共患的病源体,危害比较大的当属猪肉当中的寄生虫。此类寄生虫一旦进入人体,将会长期潜伏下来,并对身体造成非常大的危害性

污水处理厂每天上千吨的污泥,规模养殖场令人头疼的鸡粪牛粪,是影响农村生态环境的两大“污染源”。但在我市有一家企业,已试验成功这样的项目——

1.制定并完善养殖业发展规划,有计划取缔小型养殖场及散养户,争取到2017年末,实现生猪存栏减少7万头、肉禽出栏减少150万只的减量增效转型。

原标题:病死猪都去哪了?真相让人无奈

1月12日,重庆大雨水生态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王东风,拿着刚刚来自权威部门的检测报告,报告中关于用污泥和鸡粪牛粪制作的燃料在燃烧过程中,所产生的二噁英只有0.44,大大低于1的限值的检测数据,让他激动不已。

2.引导规模较大、发展空间较好的养殖企业进行产业升级,向良种产业迈进,争取在三年内升级6家畜禽良种场。

对于病死猪想必市民并不陌生,网上各大媒体新闻报道也屡见不鲜,病死猪流入市场的重要危害之一是损害人体健康,市民食用的猪肉猪大部分的来源还要属农村的养殖场,但由于农村地区病死猪无害化处理监管相对宽松、生猪和猪肉的流通环节相对较多、导致病死猪肉流入市场的隐患仍存在。国家屡屡屡禁止,却不见成效,你知道这些病猪都去哪了么?

“我们的努力终于成功了!”王东风把几位公司的科研人员叫来,下达指令:“迅速启动与区县合作的这个项目。”

3.划定禁养区,对已有的畜禽养殖场,严格环保标准,加强日常监管,并出台退出补偿机制,确保禁养区内畜禽养殖场依法、有序退出。

有人说是深埋。理论上说,病死猪要埋入至少7米的深坑中才比较安全,而且还要在坑底和猪身上铺生石灰,以免造成土壤和水污染,并且需要有防疫员监督。但按照国家标准掩埋深度不少于1.5米即可。这明显不是长久之计,因为此法既费时费力,又会造成地下水的污染。

面源污染中的两大污染源

还有的是偷卖。其实我们偶尔会在新闻上看到相关消息,说是某地的多少多少头病死猪通过各种变身最终跑到了大家的肚子里。这种现象确实是存在的。举一个最简单的例子:某次某经验丰富的养殖户来访,我带他去吃饭,路边有卖烤猪蹄的,他看了一眼说:这是口蹄疫病死猪的蹄子。

面源污染已成为当前环境污染中的头号“恶人”。王东风说,这是改善农业生产生活环境急需解决的问题。

某屠宰场流水线工人:“我在屠宰场流水线上班,干8 9
年了。死猪肉菜市场每天都有的,你根本分辨不出来的,有一些处理的好的我们都不好认,所以我们都不吃猪肉。还有所有地方卖包子的肉馅基本都是这些,有良心点的老板就用猪脖子肉,反正包子肉馅最差。我们这里,每天都会死3
4 头猪,人家都来抢着买的!”

自从几年前涉足农业以来,王东风的公司就开始关注并投入资金,要在解决农业面源污染上找出一条路子来。

病死猪肉对人体有何危害?

2016年起,王东风组建了大雨水生态科技有限公司,与西南大学进行合作,开展面源污染的治理实践。一年来,已先后在北碚马鞍溪、大足十里沟水库等地,运用生物治理方案,在治理水环境方面取得了较好的成效。

病死猪,说得简单一点即是因为患病而病死的猪,此类猪肉,因为是由患病而死去的猪做成的肉,肉中含有大量的病毒细菌和传染病源,即使居民将猪肉已经进行了高温蒸煮,还是难以将许多病菌杀死,从而导致人体患病。死猪肉中携带了一些人畜共患的病源体,危害比较大的当属猪肉当中的寄生虫。此类寄生虫一旦进入人体,将会长期潜伏下来,不易察觉,并对身体造成非常大的危害性。

然而,在造成我市农村面源污染方面,还有两大污染源难以解决:一个是各区县都已建起来的污水处理厂中积存下来的污泥,每天有近2000吨。这种污泥里面的重金属以及其他污染物含量较重。目前处理的方式是以填埋为主;二是规模养殖场中所产生的鸡粪和牛粪等,这些粪水会直接造成面源污染。

1、腐败物中毒。猪病死后,体内短时间产生大量硫化氢、氨、甲烷、二氧
化碳等有毒气体,以及硫醇、尸胺、腐胺、粪臭素等有毒液体。其中的多胺类化
合物总称为尸碱,主要包括尸胺、腐胺、神经碱、草毒碱等。尸碱可导致人体中毒。

“这两大污染源如果不能有效解决,将会严重影响农村和农业生产的环境。”王东风说。

2、残留药物毒素。病死猪大多经过抗生素治疗,这类病猪体内含有的高浓
度抗生素或其代谢物,长期食用会损害人体器官。

合力攻关污染源变成燃料和肥料

3、细菌毒素。猪病死后,导致生猪病亡的细菌及动物体内正常菌群的迅速
繁殖,可产生大量的细菌毒素。

2016年,王东风组建起专门的科研团队,在西南大学等生物专家的指导下,开始攻关这两大污染源。

建议国家在养殖密集区建立集中化的病死猪无害化处理中心和猪场粪污处理中心,这种集中化处理的效率和成本远低于分散化的被动处理。

经过不断的试验,如今这一难题已经从技术和治理工艺上被攻克。

“你看,经过微生物处理后的污泥和鸡粪,一点也闻不到臭味,并且能够成为很好的燃料。”在大雨水生态科技有限公司的试验基地里,王东风拿起一块“蜂窝煤”,掰成两块,递给记者。

记者拿起来放到鼻子边闻了闻,一点味道也没有。用污水处理后剩下的污泥和鸡粪混合发酵后做成的蜂窝煤,拿在手上,感觉比煤轻多了。在蜂窝煤炉里燃烧出来的热量,与煤炭做的蜂窝煤没有区别。而在另一间屋里堆放着还未发酵好的鸡粪和污泥,则臭气熏天。

“在对污泥和鸡粪牛粪、甚至餐厨垃圾进行处理的过程中,重点是通过从国外引进的一种微生物工程菌,根据不同的污泥、牛粪鸡粪等,研究出不同的配方,然后在混合的污泥、鸡粪和牛粪及餐厨垃圾中,加上微生物工程菌及相关配方料,进行发酵等处理,使之变成燃料,烧过的燃料余灰,又作为肥料,回到土地中。”大雨生态科技有限公司的科技人员说,通过处理转化成的燃料,既可用于家庭用燃料,也可代替燃煤,用于工业燃料。

公司在这项科研中,得到西南大学专家的帮助。在西南大学国家重点实验室里,公司从国外引进的微生物工程菌,通过提纯复壮和优化,成为适应各种污泥和牛粪处理的菌种。

“目前,通过微生物工程菌所配制出来的配方,与污泥和鸡粪牛粪等进行发酵处理的这项技术,在国际上已经成熟。”西南大学教授崔红娟说,通过微生物工程菌的作用,能够将污泥、牛粪鸡粪中的重金属去除。

大足的十里沟水库是一座老水库,多年未经过清淤,其存积在库底的污泥有1米厚。

王东风说,去年,公司与当地合作,利用由西南大学筛选出来的微生物工程菌,运用研究出来的生物治理方法进行治理。如今,这座水库里的污泥,已得到有效的治理。

在治理水库和河流的污泥污染中,抽出污泥很关键。王东风说,公司目前已研制出一种小型的污泥抽取船,用于水库污泥的抽取。

“从目前进行的工艺和技术来看,用微生物工程菌治理污泥和污水以及鸡粪牛粪等面源污染物的路子是可行的,前景不可估量。”崔红娟说,“目前,这一整套的科技成果,正在申请国家专利。”

走出实验室科技成果将推广出去

“作为农业企业,对自己成功的科研成果,不会只放在实验室里,会迅速地运用到实践中。”王东风说,目前,已与好几个区县在洽谈,要将这一成果运用到实践中。公司已决定,先在一个区县进行推广,等大面积运用试验成功后,再在全市推开。

目前,公司已经组建起包括生物专家在内的大面积推广运用的科技团队,并与合作的区县进行对接,将在近期正式启动。

“这条路子走起来,虽然还有不少的难关要攻克,但是,我们有信心走下去,也一定能成功。”王东风说,这必定是一项既有利于农业生态环境保护,又能够产生一定经济效益的产业。

文/记者罗成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