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目将以先建设后补助的方式获得国家、省市区财政补助资金99万元。据悉,项目建成后,貂皮年产出量可达到2万张,销售收入600万元,可带动周边群众养殖水貂200户。

他的致富梦想又开始了筹划,他要继续扩大规模,扩建圈舍1000平方米,肉驴的年饲养量要达到400头,波尔山羊饲养量达到300只,两项利润达50万元以上。

她先后承担国家科技支撑计划课题“牦牛品种改良与高效养殖技术”、“西藏牦牛选育、高效养殖及产业开发技术研究”、农业部行业专项“青藏高原社区草-畜转化关键技术”等二十余项重大项目,这…

原标题:新户胜利村貂狐貉养殖获国家财政支持

黄迅斌,是绥滨县忠仁镇富山村农民,也是翠娥肉驴养殖场场长。他的肉驴场始建于2015年,占地面积3000平方米,圈舍800平方米,总投资95万元,现存栏肉驴148头,波尔山羊140只,2016年年获利润达25万元以上,他总结了俩年以来的致富心得.

她先后承担国家科技支撑计划课题“牦牛品种改良与高效养殖技术”、“西藏牦牛选育、高效养殖及产业开发技术研究”、农业部行业专项“青藏高原社区草-畜转化关键技术”等二十余项重大项目,这些项目的实施有力推动了牦牛科研和牦牛产业的健康发展……她就是西藏自治区畜科所所长姬秋梅。

1月4日讯
近日,东营市科技局驻河口区新户镇胜利村下派帮扶工作再结硕果,2万只水貂良种繁育培育基地改建项目顺利通过市财政局农开办组织的专家评审,获得国家农业综合开发产业化经营财政补助项目立项支持,项目将以先建设后补助的方式获得国家、省市区财政补助资金99万元。据悉,项目建成后,貂皮年产出量可达到2万张,销售收入600万元,可带动周边群众养殖水貂200户。

一、依托市场需求,选准致富项目。两年前,他和其他村民一样都是以种地为主,每天早出晚归,辛勤劳作,可是只能够个年吃年用。为此,他深深地认识到:想要过上富裕生活,仅靠种几十亩责任田难度是非常大的,必须另谋出路。经过到外地充分调研、了解市场行情,酝酿、准备,2015年,他最终把目标瞄准了市场需求空间大、养殖风险小、周期短、效益好的肉驴养殖业,走上了养肉驴的致富路。

常听藏族朋友说:“我们的衣食住行都离不开牦牛,喝牦牛奶、吃牦牛肉、烧牦牛粪,皮毛又可以用来做帐篷,在野外又是最实用的交通工具。”数据显示,我国牦牛数量占全世界牦牛数量的90%。虽然有如此庞大的数量,但是在姬秋梅刚开始接触的时候,全区牦牛生产研究领域还是一片空白。

岁末年初,市科技局积极落实开展帮扶致富项目,继貂狐貉养殖专业合作社与山东省特种经济动物产业创新团队成功联姻后,在帮扶工作组的持续努力下,合作社申报的2万只水貂良种繁育培育基地改建项目,该项目计划于2017年3月启动实施,6月份建成投入使用。

二、依靠科学管理,养殖特色肉驴。科学饲养是根本,选用良种,他饲养的品种为山西肉驴,肉驴不同于役用驴,不适合粗放管理,在饲养上,饲料要多样化,营养丰富全面,适口性好。他饲喂的饲料主要是干草、豆腐渣和油糠,这种搭配达到蛋白质和纤维素的充分补充。满足了肉驴的生长需要,也符合绿色饲养生产标准。

说起当初为何选择这个专业,她笑着说:“刚开始我是拒绝的,因为在牧区生活过,知道那里的苦,所以想避开一切与畜牧兽医有关的专业,可最后却等到了一份畜牧专业的录取通知书。”误打误撞让姬秋梅从此和畜牧紧紧绑在了一起。

项目主要建设内容包括新建17个标准化养殖棚舍、新修混凝土道路、棚舍内地面硬化、排水设施、化粪池等。项目建成后,养殖小区面貌将会大为改观,养殖条件得到极大改善,彻底结束养殖小区下雨天泥泞不堪、污水横流的景象,大大增强疫病防控能力,同时引进丹麦红眼白、美国黑等新品种,增加农民收入。

三、羊驴齐头并进,实现互惠双赢。俗语说得好一花独放不是春,百花齐放春满园。羊和驴同为草食动物,养殖肉驴的同时,他也尝试了饲养产肉性能好的波尔山羊,结果收到了很好地效果,16年的140只绒山羊,纯获利5万余元,驴和羊养殖达到了双赢的效果。

“我的工作就是让牧民腰包鼓起来,哪怕只是多赚几块钱。”她总是这样说。如今,这份工作姬秋梅已经做了30年了,一头扎进科研工作中,常年无休对于她而言习以为常。

尝到甜头的他,从事养殖的脚步不准备停下来,特别是2017年,他的致富梦想又开始了筹划,他要继续扩大规模,扩建圈舍1000平方米,肉驴的年饲养量要达到400头,波尔山羊饲养量达到300只,两项利润达50万元以上。同时,他想一个人的富不算富,他要回报社会,帮助带领更多有养殖欲望的村民,进行肉驴养殖,实现兴家创业的致富梦想。

一门心思做畜牧工作的姬秋梅,科研和带人两不误,在大伙儿眼里,她分明是个“女汉子”,当然机遇也总是垂青踏实努力的人。在学术创新方面,她克服西藏科研条件水平相对滞后的限制,通过与各大国际研究机构合作,引进和创新适合西藏畜牧业研究的新理论、新技术、新途径、新方法,对草地畜牧业的研究起到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翻开她的履历,可以看到多个“首次”,比如首次建立了较为系统的牦牛能量流动体系,确立了适合于牦牛各种生产的能量转换公式;首次发展了牦牛生产系统的计算机拟态模型,模拟了牦牛将草地的干物质转化成畜产品的能量流动过程,增强了家畜生产的系统概念……

“‘十三五’期间将继续推进牦牛选育进程,强化提质增效关键技术攻关研究,完成西藏牦牛遗传资源多样性研究,力争三五年内,挖掘牦牛功能基因7个~8个,开发牦牛基因芯片,认定地方品种或遗传资源1个~2个;建立2个~3个国家级和自治区级牦牛资源保护区。”说起工作,姬秋梅浑身是劲,“重点突破生产关键技术,优化和完善放牧系统,组装和集成半舍饲与舍饲、高效繁育、营养调控、草畜高效转化、短期育肥、冷季保膘、专用饲料开发、提前出栏、疫病防治等一批关键技术,形成牦牛高效养殖示范基地2个~3个。”

姬秋梅认为,科研平台是科技人员的舞台,是科研活动的载体。培育6年的省部共建“青稞和牦牛种质资源与遗传改良国家重点实验室”在近期获得批准,结束了西藏没有国家重点实验室的历史,也为牦牛科研搭建了崭新的国家级平台;已建成了牦牛选育与科研基地5个,为提升创新能力,促进畜牧业科研和产业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李海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