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药物使用

经过5年的努力,管理处已在江中插入竹子33万支,建成人工鱼礁1.3万平方公里。根据要求,管理处将在今后的10年中,在该范围整个区域建成人工鱼礁。此外,长江口中华鲟保护新基地已经试运行。

被上诉人:杨志群,女,1968年3月16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璧山区。

目前,越南市场蛙用饲料市场占有率较高厂家主要有通威、进大发、Afiex,每月有数百吨的销量。

从上海市长江口中华鲟保护管理处获悉,长江口监测点历时一年监测发现,消失多年的四指马鲅、黄姑鱼、白姑鱼、黄鳍东方鲀、暗纹东方鲀、尖嘴扁颌针鱼、长吻鮠、鮸、多齿蛇鲻、贝氏、褐菖鲉、小黄鱼等12种长江渔业资源重现长江口,其中包括部分较为珍稀的长江鱼类。此结果反映出长江口的生态环境正在逐步得到改善。

日期: 2016-12-13法院:
重庆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案号:渝01民终8601号上诉人:龚国梅,女,1974年10月4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璧山区。上诉人:侯玉亭,女,1997年11月3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璧山区。上诉人:侯某。法定代理人:龚国梅,女,1974年10月4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璧山区。上诉人:陈忠玉,女,1940年9月10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璧山区。四上诉人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郭友,男,1967年6月10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璧山区皮鞋城四路226号2单元4-1,公民身份号码510232196706108013。系重庆市璧山区大路街道三台村民委员会推荐。被上诉人:唐军,男,1974年10月14日出生,汉族,户籍地重庆市沙坪坝区,现住重庆市璧山区。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光昭,重庆市璧山区璧城法律服务所法律服务工作者。被上诉人:罗成华,男,1962年1月9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璧山区。

5、疾病防治

上海市长江口中华鲟保护管理处于2012年在长江口崇明东滩长江口南支北港中华鲟自然保护区14.4平方公里区域设立了30多个监测点,监测结果未发现上述新发现的这12种鱼类。但在近一年监测中,四指马鲅、黄姑鱼、白姑鱼、黄鳍东方鲀、暗纹东方鲀、尖嘴扁颌针鱼等6种鱼已频繁出现在该区域,其余6种鱼类出现的几率相对较低,但也时常出现。采样检测还发现,上述前6种鱼类全年的捕捞量在20尾~70尾。

上诉人龚国梅、侯玉亭、侯某、陈忠玉因与被上诉人唐军、罗成华、杨志群生命权纠纷一案,不服重庆市璧山区人民法院于2016年9月30日作出渝0120民初308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6年11月21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龚国梅以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郭友,被上诉人唐军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吴光昭,被上诉人罗成华、杨志群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上诉人龚国梅、侯玉亭、侯某、陈忠玉上诉请求:一、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二项,依法改判由唐军承担主要赔偿责任;二、本案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被上诉人承担。事实及理由:唐军将稻田变成水深3米的鱼塘,大大增加了附近村民出入的安全隐患,且没有采取任何有效的防控措施,反而擅自在公告便道上放置石头,擅自将固定增氧机的钢丝绳安装在公共生活便道上,人为的设置通道障碍。因此唐军的行为与死者溺亡存在因果关系。被上诉人唐军辩称,唐军没有任何过错,唐军的鱼塘从承包以来都在鱼塘周边设置警示标志,而死者作为完全行为能力人,其溺亡是其自己造成的。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以维持。被上诉人罗成华、杨志群辩称,死者自己有事到我家,我们顺便叫死者吃饭,喝了一点酒。死者出门时并没有醉。因此,死者的死亡和我们没有关系。龚国梅、侯玉亭、侯某、陈忠玉向一审法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判决赔偿龚国梅、侯玉亭、侯某、陈忠玉丧葬费28428元、死亡赔偿金210100元、被抚养人生活费80442元、交通费5000元、精神抚慰金50000元,合计373970元;3、本案诉讼费用由侵权人承担。事实和理由:2016年4月15日晚,候祥彬应罗成华、杨志群的邀请在罗成华家饮酒后一直未回家,次日早上候祥彬妻子龚国梅及家属寻找不见其人,在候祥彬回家经过唐军承包的鱼塘里发现候祥彬的拖鞋,龚国梅、侯玉亭、侯某、陈忠玉估计其跌入鱼塘死亡。后在当地派出所、村委会的协助下制定了打捞方案,于2016年4月17日18时50分许将候祥彬的尸体打捞上岸。经公安机关尸检,排除他杀的可能性。后经村委会主持调解,罗成华先预交了10000元丧葬费,唐军不同意调解,表示走司法程序,该付多少就付多少。龚国梅、侯玉亭、侯某、陈忠玉认为,唐军擅自增高鱼塘水位,在其承包的鱼塘边公共便道上放置石头、将固定增氧机的钢丝绳安装在死者回家必经之路上,人为设置道路障碍,造成极大的安全隐患,违反安全保障义务。为维护龚国梅、侯玉亭、侯某、陈忠玉的合法权益,故诉至人民法院,提出如上诉讼请求。一审法院经审理认定事实如下:龚国梅系候祥彬妻子,侯玉亭、侯某系候祥彬子女,陈忠玉系候祥彬母亲。2016年4月15日晚,候祥彬受罗成华、杨志群夫妇邀请在其家里吃晚饭,罗成华与候祥彬将半瓶60度“江津白酒”平分喝完。由于当晚刮风下雨,晚上8时许,候祥彬要回家,罗成华将其送出家门,并拿了雨伞给候祥彬,看见其走到唐军承包的鱼塘边就回家睡觉。次日早上,龚国梅、侯玉亭、侯某、陈忠玉龚国梅发现候祥彬没有回家,四处寻找,后在唐军承包的鱼塘里发现了候祥彬穿的拖鞋漂浮在水面上,估计跌入了鱼塘。在当地派出所、村委会的协助下雇佣了打捞人员,于2016年4月17日18时50分许将候祥彬的尸体打捞上岸。经公安机关尸检,排除他杀的可能性。后经村委会主持调解,罗成华预交了10000元丧葬费,唐军不同意调解,表示走司法程序,该付多少就付多少。唐军于2010年5月25日与璧山区大路街道三台村三组签订了《农村土地承包经营权出租合同》二份,租用该组70余亩土地从事种、养殖经营,期限为20年。之后唐军修建了鱼塘养鱼,并在鱼塘的入口处、便道等处设置了“水深危险、请勿靠近”等警示标志,水位保持在2米左右深,在鱼塘左侧便道设置了固定增氧机两根细钢丝绳在路边用石头固定横贴路面,候祥彬回家行走的该条便道主要便于鱼塘养殖人员作业使用,并未封闭,附近村民也可以行走,现已杂草丛生,很少有人行走。鱼塘右侧道路系村民生产生活便道,候祥彬可以走鱼塘右侧便道回家。罗成华与候祥彬饮酒后,未将候祥彬护送回家。龚国梅、侯玉亭、侯某、陈忠玉认为,罗成华、杨志群对候祥彬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致使其跌入鱼塘溺亡,应当承担全部责任。故龚国梅、侯玉亭、侯某、陈忠玉诉至一审法院,向一审法院提出如上诉讼请求。一审法院认为,本案争议的焦点为唐军、罗成华、杨志群对候祥彬跌入鱼塘溺亡是否应承担民事赔偿责任?死者候祥彬自己是否承担责任?首先,候祥彬跌入鱼塘溺亡属于意外事故,其受罗成华、杨志群夫妇邀请在家吃晚饭,系候祥彬主动提出饮酒,罗成华夫妇并没有劝酒。候祥彬与罗成华对饮了半斤高度白酒后要求回家,由于当晚刮风下雨,气候恶劣,候祥彬作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居住生活在鱼塘附近,应当预见走鱼塘左侧便道回家存在危险,且该条便道狭窄,紧邻鱼塘水面,该便道主要用于鱼塘养殖人员行走作业,不是村民生产生活经常行走的道路,也不是其回家的必经之路。唐军在该条便道入口处、便道中段等均设置了明显的“水深危险、请勿靠近”警示标志,候祥彬应当知道在夜间气候恶劣的情况下行走此路的危险性,其应当选择鱼塘右侧相对安全的道路回家。因此,候祥彬对其跌入鱼塘溺亡的事故应当承担主要责任;罗成华夫妇虽然处于好心邀请候祥彬吃晚饭,但在与其饮酒后,且是高度白酒,虽然饮酒不多,但能够使候祥彬的行为意识下降,在其回家时,明知夜晚气候恶劣,而没有将其护送回家,未对候祥彬饮酒后完全尽到安全保障义务,应当承担一定的民事责任;对于唐军承包的鱼塘,虽然设置了警示标志,但对于鱼塘左侧的狭窄便道明知有危险存在而没有实施有效管控,对于候祥彬跌入鱼塘溺亡应当承担一定的民事责任;对于龚国梅、侯玉亭、侯某、陈忠玉认为候祥彬系因唐军在便道上设置的钢丝绳绊倒跌入鱼塘导致溺亡,仅凭打捞人员的推断,而没有其他相关证据证明,通过一审法院实地勘查和调查,唐军设置的钢丝绳比较细且紧贴路面,正常情况下不影响行人的行走,对龚国梅、侯玉亭、侯某、陈忠玉的诉称理由一审法院不予采信;对于龚国梅、侯玉亭、侯某、陈忠玉主张的赔偿金额确认如下:死亡赔偿金20年×10505元/年=210100元、丧葬费4738元/月×6个月=28428元、被抚养人生活费9年×8938元/年÷2人=40221元、被抚养人生活费5年×8938元/年÷5人=8938元、交通费及其他费用因龚国梅、侯玉亭、侯某、陈忠玉没有提交证据,酌定支持2000元,合计289687元。综上所述,对于龚国梅、侯玉亭、侯某、陈忠玉的诉讼请求,部分予以支持;对于龚国梅、侯玉亭、侯某、陈忠玉主张的精神抚慰金50000元,因死者候祥彬承担主要责任,一审法院不予支持。罗成华、杨志群承担10%的赔偿责任较为适宜,即289687元×10%=28968.70元;唐军承担5%的赔偿责任较为适宜,即289687元×5%=14484.40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六条
、第十二条 第一款 、第十六条 、第二十六条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二款、第十七条第三款、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规定,判决如下:一、罗成华、杨志群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赔偿龚国梅、侯玉亭、侯某、陈忠玉28968.70元;扣除罗成华、杨志群先行垫付的10000元,实际支付18968.70元;二、唐军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五日内赔偿龚国梅、侯玉亭、侯某、陈忠玉14484.40元;三、驳回龚国梅、侯玉亭、侯某、陈忠玉的其他诉讼请求。双方在二审期间均未向法庭举示证据。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查明的事实一致。本院认为,候祥彬跌入鱼塘溺亡属于意外事故。唐军作为鱼塘的承包人,虽然在鱼塘边设置了警示标志,但对于鱼塘左侧的狭窄便道明知有危险存在而没有实施有效管控,对于候祥彬跌入鱼塘溺亡应当承担一定的民事责任,一审法院根据唐军的过错程度,判决唐军承担5%的责任,合理合法。虽然,上诉人认为唐军在便道上设置的钢丝绳和石块增加了危险性,但一审法院经过实地勘察和调查,唐军设置的钢丝绳比较细且紧贴路面,正常情况下不影响行人的行走。故,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综上,一审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本院对上诉人龚国梅、侯玉亭、侯某、陈忠玉的上诉请求不予支持。为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
第一款 第项
的规定,判决如下: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本案二审案件受理费1062元,由上诉人中龚国梅、侯玉亭、侯某、陈忠玉负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判长罗登文 代理审判员彭松涛 代理审判员郝晶晶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三日
书记员唐欢

放苗规格一般为每只10g左右,密度在180只/m2左右,每个网箱放苗7200只左右。同时,在网箱外放养一定数量的胡子鲶、渣鱼、本地杂鱼等,但这些品种平时不投喂饲料,主要依靠摄食死蛙、蛙排泄物、饲料碎屑等生长。蛙苗的价格受供应量的影响,在顺造和逆造相差一倍左右,顺造一般为0.2-0.3元/只,逆造一般为0.4-0.6元/只。成活率顺造一般为60%-70%,逆造一般为50%左右。

之所以在该区域设立保护区,是因为该区域属长江渔类长江与东海之间的洄游通道,好比战场上的一个重要咽喉,对于长江渔业的保护和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自2012年检测发现该区域鱼类资源有进一步衰退迹象后,长江口中华鲟保护管理处在14.4平方公里的中华鲟自然保护区开始建设国内首创的人工鱼礁:将长2.5米的竹子插入江中1.7米,竹子中间打孔,便于江中的沙子流入,可以增加竹子的摩擦力。有了人工鱼礁,竹子上可长出诸如青苔那样的低等生物,这些低等生物可作为鱼类的饵料。竹子周边的底泥底沙会疏松,喜欢入沙的生物也会多起来。同样,竹子也可作为小虾小鱼的避难所,在受到凶猛鱼类攻击时,它们可以暂时躲在竹子后面逃生,而退潮后留下的水坑,又可供微小生物栖息,由此,为长江鱼类的生存创造了良好的生态环境。

第一种36312826

目前,越南养蛙过程中药物使用比较混乱,普遍的做法是上午拌喂酶制剂、多维等当地称之为营养品的东西,下午拌喂抗生素,以期达到提高生长速度和成活率的目的。

表1 蛙料主要组合模式

2、放苗模式

蛙的上市规格一般为200-300g/只。顺造的养殖周期一般为45-60天,逆造一般为75-90天。单位养殖产量为20-30kg/m2,每个网箱的产量为800-1100kg。

1、养殖系统

21045收蛙重量:9.2吨;收鱼重量:1.27吨。1.13964316574230689

3、饲料使用

表2 近期部分使用通威蛙料客户的养殖效果

第二种40353030

养殖户网箱数量养殖周期产量FCR总收入总成本利润

越南养殖的蛙主要为泰国虎纹蛙,近年来养殖产量不断增加,已经成为越南较普遍的淡水养殖品种之一。

2.0 3.0 4.0 6.0-12.0

与越南其他鱼类养殖品种类似,蛙养殖过程中的水质处理比较简单,主要以泼洒常规的消毒药和换水为主。常用的水体消毒药主要有生石灰、氯制剂,同时,池塘一般在河道两边,换水很方便,养殖户在养殖后期一般每3-5天换水一次,每次换水20%左右。在养殖后期,水质状况普遍较差,非常不利于疾病的防控。

31455收蛙重量:15.58吨;收鱼重量:1.68吨。1.1615185810709244766

文/ 通威股份有限公司 黄雄斌 陈效儒 张璐

4755收蛙重量:6.97吨;收鱼重量:0.84吨。1.14677704848419286

陆地上的薄膜池养殖和池塘网箱养殖比较普遍,但以池塘网箱养殖为主。池塘面积一般在2000m2以上,利用其中1/2-2/3的面积挂设数量不等的网箱,网箱规格一般为4m×10m×2m,网箱周围四边用网孔较小的网衣,防止饲料漂到网箱外面,底部用较粗的网衣,利于蛙粪便落入网箱外,网箱内铺设竹排,竹排没入水面约3-5cm。同时,由于越南南部阳光比较强烈,养殖户一般会在网箱上面搭设遮阳网,防止强光对蛙的直射。

4、水质处理

3、厂家的养殖技术服务

由于越南养蛙户的池塘所属土地以及平时的人工都属于自己的,养殖户本身不计算入养殖成本,所以养殖成本主要由饲料、药费、苗种三部分组成,总成本一般为7.0-8.1元/kg,饲料成本为5.1-5.6元/kg,药费成本为0.6-1.0元/kg,苗种成本为1.3-2.5元/kg,因此,饲料、药费、苗种成本占总成本的比例一般为70%、10%、20%。蛙的出塘价波动较大,逆造可能高达12元/kg,顺造可能跌落到7.5元/kg,造成盈亏情况交替出现。由于网箱外放养的鱼只需少量的苗种成本,这些鱼的收入可以作为盈利补充,因此,在蛙本身不出现大的亏本的情况下,养殖户都能有盈利。表2为近期部分使用通威蛙料客户的养殖效果。

二、养殖模式

越南南部全年都可以进行蛙的养殖,根据气温对蛙的影响,全年将蛙的养殖分为顺造和逆造。顺造为3-10月份,气温高,蛙摄食量大,生长速度快;逆造为11月份-次年2月份,气温低,蛙摄食量较低,生长速度较慢。

越南养蛙过程中发生的疾病主要有胃肠炎、腹水、胀气三种。解剖胃肠炎的病蛙肠内少食或无食,多粘液,肠胃内壁有炎症,胃肠粘膜充血。腹水的主要症状为腹部膨胀,解剖可见腹腔内有大量积水,腹水呈淡黄色或红色,肠胃均发红、充血,部分病蛙有肝肿大现象。胀气的主要症状为外观腹部极度膨胀,腹腔内充满气体,解剖可见肝呈青紫色,肾表面充血呈鲜红色,胃和肠壁部分血呈红色,所有内脏均有不同程度地被挤压贴向背部的现象。这3种疾病主要发生在蛙的养殖后期,与饲料质量也有一定关系,使用不同厂家饲料的蛙的发病率有一定差异,因此,后期蛙发病率的高低也是市场评判饲料质量好坏的主要指标之一。目前市场上平均发病率为30%以上,而通威客户的发病率在15%左右,远低于市场平均水平。

目前很多企业以普通鱼料作为蛙料进行使用,由于蛙对饲料的营养需求、物理性状等方面较其他品种有较大差异,因此,推广更加高效、环保、健康的蛙专用饲料非常必要。同时,养殖户普遍愿意使用便宜的低档次饲料,不太愿意尝试较贵的高档次饲料,认为高档次饲料更容易造成蛙疾病的发生,因此,饲料厂家在推出专用蛙料时,除对蛙料配方结构进行完善优化外,还必须通过示范、培训、宣传来改变养殖户的观点和做法,最后达到全面推广的目的。

越南的蛙养殖主要集中在南部的同塔省,年养殖产量在10000-20000吨,在芹苴省、前江省等省份也有少量养殖,年养殖产量约2000吨,因此,整个越南市场蛙的年养殖产量在20000吨左右。

2、饲料使用

三、对当前越南的蛙养殖的一点思考

11443收蛙重量:11.9吨;收鱼重量:1.26吨。1.151325798383938430

一、主要养殖区域和养殖产量

抗生素的无序使用无疑对蛙的健康养殖以及食品安全带来巨大隐患,随着社会环保意识、食品安全意识的增强,此种做法必将不能持续并被淘汰。我们更需要从苗种质量、水质调控、提高蛙抗病力等方面来控制和减少蛙疾病的发生,使蛙的养殖走上一条可持续发展的道路。

6、养殖产量和效益

目前,在越南除了通威、Greenfeed等公司推出专用蛙配合饲料外,大部分饲料企业都是以普通鱼饲料作为蛙料进行推广,幼蛙料蛋白在35%-40%之间,成蛙料蛋白在26%-30%之间,与国内的蛙料有较大差别。目前市场的蛙料组合主要有两种模式。第一种用料模式蛙的生长速度较慢,饲料系数较高,第二种用料模式蛙的生长速度较快,饲料系数较低,但第一种模式较第二种模式有一优势就是养殖后期蛙的死亡率较低。饲料系数方面,顺造一般为1.15-1.30,逆造一般在1.30-1.50之间。幼蛙阶段一般每天投喂4次,投饵率为5%-6%;成蛙阶段一般每天投喂3次,投饵率为3%-4%。

能够真正走到塘头为养殖户提供有效养殖技术支持和服务的厂家很少,目前的养殖更多是凭借养殖户以往的经验,但受环境变化等因素影响,养殖难度不断加大,需要饲料厂家提供更多有针对性和系统的服务支持,帮助养殖户将蛙养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