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4日,在贵州省余庆县大乌江镇樱桃井码头,工人在拆除网箱养殖设备 贺春雨

我国水产养殖产量约占全世界水产养殖产量的60%以上,约占全国水产品总产量的75%,是世界名副其实的水产养殖大国。

太湖大闸蟹开捕。太湖渔管办供图

长江流域是我国畜禽水产供给的重要区域,但一段时间以来,滨水养殖在提供丰富畜禽水产品的同时,也造成了严重污染。随着环保政策越来越严厉,多地大力推动退养禁养,效果显著,但池塘精养“隐形污染”成为治理难点。

近几十年持续不断的水产养殖产品有效供给,既解决了城乡居民吃鱼难问题,丰富了老百姓的“菜篮子”的同时,也带来了养殖尾水等污染排放造成的水环境问题。

中新网苏州9月20日电
(通讯员童乐)20日,2018年太湖蟹上市新闻发布会在苏州市吴中区东山镇电商园举行。从当天开始,太湖大闸蟹正式开捕。据了解,今年太湖大闸蟹养殖总体形势较好,全湖大闸蟹总产量约2800吨,太湖规格蟹(公4两、母3两)起水价格达到140至150元/斤。

畜禽水产“禁限退”成风潮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就推进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纷纷提出了建议。

太湖是中国第三大淡水湖,湖底平坦,水深适宜,常年气候温和。湖内水草、螺蛳等天然饵料丰富,是大闸蟹的优良生长场所。近年来,江苏省太湖渔业管理委员会办公室联合沿湖地方政府、行业主管部门深入渔村开展太湖大闸蟹生态健康养殖技术培训,以生态保护和健康养殖和谐共融为主要内容,培训和引导养殖户按照可持续发展的要求,发展生态养殖,最大限度的降低养殖对环境的影响,提高产品质量和养殖效益。

湖南益阳养殖户陈建南告诉半月谈记者:“我养猪已经30多年,以前就是挖一条排粪沟,把猪场粪污直接排到外面的稻田河沟里。全村养猪的都这样,整个村子臭气熏天。可是你臭我也臭,大家都没意见。去年全部拆了,我也得到了补偿。”

■水产养殖快速发展

太湖大闸蟹开捕。太湖渔管办供图

实际上,从2014年起湖南省就先后实施了湘江干流沿岸畜禽退养、洞庭湖养殖环境专项整治行动等一系列专门针对畜禽养殖的治理措施。湖南省畜牧水产局科教环保与法规处处长肖光明说,省里不仅在洞庭湖和湘江流域划出禁养红线,还在自然保护区、风景名胜区、饮用水水源保护区、城镇居民区和文化教育科学研究区以及重要水库等环境敏感区域划定了畜禽禁养范围。2017年底,湖南的“禁限退”工作基本完成。

□养殖污染问题凸显

2018年全年,太湖区域气候适宜、风调雨顺,养殖总体形势较好。从抽样测产情况看,全湖大闸蟹总产量约2800吨,规格蟹占比达到三成以上,呈现出产量增、规格大、品质好的特点。受全国河蟹主养区养殖情况影响,太湖规格蟹(公4两、母3两)起水价格达到140至150元/斤。

全国还有不少地方在水产养殖方面进行了集中整治。全长423公里的清江是长江一级支流,由于网箱养殖无序泛滥,造成水质富营养化。2017年6月,湖北省宜都市对清江流域进行网箱整治,共计555个养殖户的86.47万平方米网箱被全部拆除。

上世纪80年代以来,我国水产养殖获得快速发展。从1986年的445万吨,到2016年的5142万吨,水产养殖年产量扩大了10倍以上。

另外,2017年5月环保部对太湖水环境治理工作进行督导时,曾要求太湖苏州市行政区域内水域的4.5万亩围网在2018年12月底前基本拆除到位,2019年6月底前全面完成拆除任务。因此,今年是太湖围网养蟹的最后一年。

“隐形污染”短期难根治

全国人大代表兰平勇说:“随着我国水产养殖产业快速发展,各级地方政府及渔业主管部门‘重发展、轻管理’,在水产养殖产量和规模逐步扩大的同时,优化布局、确权颁证、生产监管和污染减排等方面政策措施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和落实,水产养殖产业发展遇到了重要的瓶颈期。”

太湖大闸蟹开捕。太湖渔管办供图

记者近日在南方某省会城市看到,高铁沿线数十公里分布着不计其数的小型池塘,如果不是每个都安装了制氧机,很难看出这是精养池塘。

目前,水产养殖产业发展比较突出的问题之一,就是养殖布局不合理。

据江苏太湖渔业管理委员会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今后渔管办将尝试在湖区对太湖大闸蟹进行人工放流、自然增殖、生态育肥;探索以自然、生态的野生大闸蟹为主导的太湖大闸蟹增殖新模式,满足市场对生态、优质水产品的需求。渔业部门将立足于太湖独特的区域资源禀赋,走一条以生态文明为引领的绿色发展之路,从根本上保障太湖蟹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相较于传统畜禽养殖臭气熏天、粪污横流以及网箱养殖密集分布水域的“壮观”,在长江流域常见的传统水产精养由于不会带给人视觉冲击,被称为“隐形污染”。

兰平勇表示,部分地区养殖水域滩涂规划制度未真正实施,无规划和有规划但不明确的情况较多,养殖区域不明确,养殖面积盲目扩大,超容量超规划养殖未及时整治。

所谓精养,就是密度非常高、需要大量投饵投药、给水体带来严重污染的养殖模式。湖南某渔业企业承包了益阳大通湖全部12万亩水面,养殖密度超过规定密度的3倍,每年高峰时节,投入到湖里的鸡粪多达1万吨。这样的养殖模式持续了近10年,去年被中央环保督察组点名叫停。

比如,近年来内陆湖泊、水库以及近海网箱养殖无序发展问题非常突出。前期缺乏规划和监管,造成超规划、无证养殖问题,给当前的整治工作造成很大的困难。

但许多精养散户仍在继续。记者在洞庭湖腹地的湖南南县茅草街镇庆丰村采访时,看到一名村民正在往自家几亩池塘里投肥。尽管闻不到任何异味,但当渔民双脚踏进鱼塘时,里面立刻翻涌起肮脏的深绿色水波。

此外,水产养殖污染问题凸显。长期以来,养殖生产者缺乏环境保护意识,未重视环保设施设备配套使用,工厂化养殖、网箱养殖等集约化养殖尾水废物未经处理直接排放,对公共水域造成污染。

湖南益阳市南县环保局环境管理股股长罗龙告诉记者,像这样的池塘,不用测就能看出水体已经严重富营养化,目前仅南县就有20万亩左右。这不仅在洞庭湖区,整个长江流域都不鲜见。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海洋大学水产学院院长麦康森说:“根据养殖密度的不同,养殖尾水里所含的污染物也不同,主要是氮、磷超标,以及一些微量元素、饲料成分等。但目前来说,进行尾水处理的养殖生产者很少。即便进行处理,大都是出于对水的循环利用。因为如果重新换水,对于养殖活动来说,水的温度、氧气含量、稳定性等不确定性高,产量得不到有效保证。”

目前湖区取缔精养池塘,基本是针对养殖企业,对于散户还没有办法。这主要是因为绝大部分农户主要经济来源就是这“一亩三分塘”,而他们又多是没有其他技能的中老年农民。另外,很多散户的精养池塘不在省里划定的禁养范围内,贸然关停,于法无依,也会损害老百姓的利益。

据了解,使用循环水的大多是养殖比较名贵的鱼虾类,如石斑鱼、多宝鱼、对虾等。

养殖治理要防止“一禁了之”

■推进养殖业变革

不管是治理畜禽污染还是水产污染,都要防止“一禁了之”的简单模式,既要保持合理的环保压力,更要将治理重心放在“环保之外”,通过升级转型、协会带头等方式,帮助农民走上可持续养殖的道路,这样才能避免传统养殖污染死灰复燃。

□走绿色发展之路

“沅江市已于去年6月将境内南洞庭湖的绝大部分矮围拆除完毕,但目前反弹非常严重。”湖南省沅江市渔政站副站长左德明说,今年3月,甚至有养殖户投毒,把鱼毒死后再养虾。目前,沅江市对矮围反弹持零容忍态度,但治理难度较大。

加快推进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是落实新发展理念、保护水环境、建设美丽中国的重大举措。

江苏省农委畜牧业处副处长潘雨认为,治理养殖污染关键在引不在禁,比如引导养殖户走种养结合、集中处理的路子。

兰平勇表示,水产养殖业要创新发展方式,必须由原有的数量增长型快速转变到质量和效益增长上来,必须由原有的满足“吃鱼难”的市场需求快速转变到满足人民群众吃好鱼的需求上来,必须由原来的资源利用和依赖型产业快速转变到资源节约和环境友好型产业上来。

湖南省水科所所长伍远安表示,对养殖污染治理不能掉以轻心,但也不能陷入“谈渔色变”的极端。比如养珍珠、搞网箱,只要控制在一定比例的水域,科学规划、合理养殖,对水体其实是有益的。要反对的,是过量、无序的养殖。

兰平勇建议,国务院下发《关于加快推进水产养殖绿色发展的若干意见》,明确水产养殖绿色发展的主要目标任务和重点工作,指导各地尽快贯彻实施,全面加快推进水产养殖绿色发展。

尽管各地渔民转产转业曾一度风风火火,但热闹之后“返湖返渔”现象也较为普遍。除了需要真正落实相关政策外,还要给予渔民具体的生产指导。既要鼓励散户渔民加入行业协会、渔业合作社等组织,也要通过扶持规模化标准化的养殖企业来吸纳接收散户渔民。

此外,应补齐养殖尾水处理的短板。“目前,国家在养殖尾水处理领域还没有完善的法律法规,基层执法也面临问题。作为养殖生产者,很少考虑尾水对于环境的影响,更多是从自身养殖需要来考虑是否循环利用,大部分是直接排放。”麦康森表示。

高标准的绿色养殖模式成本巨大,普通农户无力承担,需要引入社会资本来推动,这样既能实现绿色养殖,又能弥补被禁产能。

令人欣喜的是,如今在浙江、江苏等一些发达省份,绿色养殖发展得比较好。麦康森表示,在方法上,多是利用天然水域的自净功能以及水草、微生物吸附或分解污染物等方式进行过滤后再排放。目前,水处理技术没问题,关键就是成本问题。

(采写记者:周勉 苏晓洲 秦华江 周凯 王贤 董雪 李琳海)

在资金方面,兰平勇建议,研究建立水产养殖绿色发展专项基金。依托现有渔业资金支持政策,优先支持水产养殖绿色发展项目。发改委、财政、金融、保险等有关部门,应加大对水产养殖绿色发展的政策与资金支持力度。

目前,我国近岸海水养殖可以用“挤、乱、脏”来形容。近海养殖水浅、空间小、密度高、病害频发,
对生态环境和产品品质、安全的潜在危害不可低估。

麦康森表示,与近岸养殖相比,我国离岸养殖海域广阔,不仅有利于水产养殖持续发展,而且有利于近海生态恢复,经济效益和环境效益显著。

总之,水产养殖业应该优化养殖布局,转变养殖方式,推广清洁生产,防控养殖污染,加快推进水产养殖业变革,走上绿色发展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