秸秆禁烧,是守护蓝天白云的攻坚战。然而,不再焚烧的秸秆该往哪里去?为其找到出路,是治本之策。今年午收秋收,我省多措并举加速破解秸秆利用难题。
每到收获季节,紧邻省城的肥西…
秸秆禁烧,是守护蓝天白云的攻坚战。然而,不再焚烧的秸秆该往哪里去?为其找到出路,是治本之策。今年午收秋收,我省多措并举加速破解秸秆利用难题。

11月21日,中国农业保险再保险共同体成立大会在北京召开。中国保监会、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财政部、农业部、国家林业局代表,部分专家学者出席会议…
11月21日,中国农业保险再保险共同体成立大会在北京召开。中国保监会、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财政部、农业部、国家林业局代表,部分专家学者出席会议。

在晋中市寿阳县平头镇韩沟村,菜农韩铁林看着雪地里被冻坏的茴子白一筹莫展。
在山西晋中部分蔬…

每到收获季节,紧邻省城的肥西县三河镇都会面临秸秆禁烧压力。今年午季禁烧时,当地6万亩小麦秸秆就地还田,“不冒一处烟、不着一把火”。三河镇副镇长骆飞说,相比往年,今年禁烧压力小多了,因为方法对了、农民认同了。骆飞所说的方法,就是“割粉旋”一体化,由村统一把关,收割机须带粉碎装置才能下田作业,收割一处、粉碎一处、旋耕一处、及时灌溉,全面清除禁烧隐患。

农共体由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等23家具有农业保险经营资质的保险公司和中国财产再保险有限责任公司共同发起组建。农共体立足我国国情,借鉴国际经验,通过制度化安排和市场化模式,充分整合国内保险行业资源,提升农业保险整体的风险管理水平,为农业保险提供持续稳定的再保险保障。

在晋中市寿阳县平头镇韩沟村,菜农韩铁林看着雪地里被冻坏的茴子白一筹莫展。

“割粉旋”一体化不仅解决了秸秆的出路,而且增加土壤肥力,而粉碎还田作业成本约为每亩40元,今年各级财政奖补资金补贴到位,其中,省、市、县财政补贴40元/亩,镇里补贴20元/亩。

受全球变暖的影响,极端气候事件发生的概率在不断增加,区域性、流域性风险正在逐步暴露。2013年黑龙江特大洪涝灾害、2014年辽宁特大旱灾和海南两次台风,相关省份均出现了巨额超赔。从国际市场看,2011年泰国洪水和2012年美国特大旱灾,都出现了创记录的赔付,给相关国家保险体系的稳健运行带来较大影响。

在山西晋中部分蔬菜产区,大量茴子白陷入滞销,一毛钱一公斤都无人问津,许多菜农一年的辛苦化为泡影。记者了解到,种植一亩茴子白,包括种子、农药、化肥、地膜、浇灌等在内,成本约为700元。每亩产量在4000公斤左右,每公斤收购价0.08元,在菜全部卖掉的情况下每亩的收入只有320元,甚至还不够收菜卖菜的人工费用。因此不少菜农放弃采收,成片的茴子白烂在地里。

三河镇引导秸秆综合利用,是全省的一个缩影。相比往年,今年全省秸秆禁烧的最大亮点是,省级财政“拿大头”,市县财政配套,全省共计投入30亿元;对秸秆还田及综合利用项目,实施每亩10元、20元不等的以奖代补,有的市县还提高了补助标准。

当前,我国正处于推进农业现代化的新时期,农业生产逐步向适度规模经营转变,投入的规模更大,面临的风险更高,对农业保险的风险保障需求也必然更加强烈。但是,大灾风险分散机制不健全影响了农业保险体系运行的稳健性,制约了保险水平的提高和覆盖面的进一步扩大,成为农业保险下一步发展迫切需要解决的瓶颈性问题。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农业保险大灾风险分散机制。2007年至2013年连续7个中央“1号文件”都对此项工作提出要求。相关部门也出台了《农业保险大灾风险准备金管理办法》,并通过窗口指导等多种方式,积极推进相关工作。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茴子白价格低迷的主要原因在于菜农的生产决策与市场“无形手”之间的错位:当前,菜农基本上是单家独户搞生产、摸市场,因此其生产规模小、生产成本高、反馈市场信息弱、应对市场能力差。由于缺乏对市场风险的判断,菜农往往都是根据上年的菜价来决定下一年种植的规模,容易造成扎堆,导致价格暴涨暴跌。

按照全省秸秆禁烧工作方案,各地将秸秆还田作为当前综合利用的重要先行措施。全省全年秸秆还田面积达到4010万亩,比去年翻了一番多。还田之外,多地还因地制宜,推进秸秆肥料化、饲料化、燃料化等综合利用。

中国保监会有关部门负责人在致辞中指出,成立农共体是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指示精神的具体体现,是为支持农业保险稳健发展进行的机制创新,标志着我国农业保险发展进入一个新的阶段。我国农业保险仍处在发展初级阶段,还存在着保障水平有限、服务能力不足、大灾风险分散机制不健全等问题,需要努力予以解决。农共体成员公司要有责任意识、长远意识和大局意识,要敢于担当,充分体现国家政策设计初衷,确保国家优惠政策不折不扣地落实到农民手里。要不断完善运行机制,加强风险数据积累与研究,提升经营管理水平,切实增强农业保险应对大灾风险的能力,克服外部市场短期性、波动性对我国农业保险持续稳定发展的影响,确保大灾之后农业保险风险分散渠道的稳定。

为了帮助菜农解决燃眉之急,太原不少爱心人士通过微博、微信呼吁普通市民、各大企业及学校主动联系购买茴子白,政府部门也在积极帮助菜农找市场、寻销路。目前,在全社会的共同努力下,晋中地区茴子白滞销的情况得到一定缓解,但因为错过采收时机,不少茴子白无法食用,菜农遭受损失已成定局。

往年被视为麻烦的秸秆,思路一变,成了有机肥。界首市有关负责人说,今年当地80%的秸秆被粉碎还田,剩余的除压块做发电燃料外,还有些堆在地头,成为隐患。界首财政拿出200万元,用于堆肥专项奖补,腐熟剂、发酵剂等免费发放,调动了农民积极性。经过一个月推广,全市共堆出2000多个秸秆堆,“吃掉”秸秆1.2万吨,占秸秆总量的10%。6月24日,全省高温堆肥工作现场会在这里召开,总结推广界首经验。秋季禁烧中,多地实施堆肥做法,提高秸秆综合利用率。

会上,24家农共体发起公司共同签署了《中国农业保险再保险共同体章程》,审议通过了农共体相关规章制度,并推选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作为农共体成员大会第一届轮值主席,明确中国财产再保险有限责任公司作为农共体管理机构。

爱心企业和市民的认购,对菜农来说无疑是雪中送炭。但是这样的举措,可解菜农一时之急,却难解长久之困,无法杜绝“菜贱伤农”的现象再次发生。业内人士建议:除提供保护政策外,相关部门应该给予更多的指导信息,减少信息不对称所带来生产不确定性,在必要的时候向菜农发出预警,把损失降至最低。同时,要提升蔬菜产业级次,完善产销对接,提高贮藏加工增值水平,增强茴子白种植乃至蔬菜产业抗御自然和市场双重风险的能力。

还田、堆肥、发电是秸秆综合利用的主要渠道。我省今年还出台《关于加快发展农作物秸秆发电的意见》。根据计划,未来数年,在沿淮和皖北粮食主产区原则上每县布局1座秸秆电厂,沿江及皖南2至3个县布局1座,力争2017年底,年利用秸秆量1500万吨左右。

新华社记者燕雁摄

秸秆利用“盆景”变“风景”,核心问题是秸秆综合利用产业必须成长起来。我省明确目标,发挥政府引导作用,运用市场化手段,到2017年,全省基本形成布局合理、多元利用的产业格局和长效机制,基本实现全省秸秆的有效利用,告别“丰收的烦恼”。

编辑:加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