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人民日报10月20日消息,不管干不干净、有没有必要,打着治污降霾的旗号,强制过路车辆接受收费洗车服务——陕西彬州乱作为问题,假治污、真收费的乱象一经曝光,便引起了强烈的社会反响。近日,生态环境部对此发出通报,明确指出不分青红皂白搞“一刀切”,不仅没有产生治污降霾效果,还严重干扰了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工作。

今年8月,因为前程无忧网上一条“万元招聘出差电焊工”的招聘信息,35岁的姚松策前去应聘,不料,却经历了噩梦般的28天。

河鲀,肉质细嫩、味道鲜美,被盛赞为天下第一鲜,古有“不食河鲀,焉知鱼味”一说。

近年来,生态环境保护力度持续加大,一大批突出环境问题得到解决,但一些地方平时不作为、临时乱作为,搞“一刀切”的问题也暴露出来。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如何刹住“一刀切”的歪风?记者进行了采访。

与招聘单位联系妥当后,姚松策几经周折来到山东,但他没能去做电焊工,反而被骗上了一艘渔船捕鱼,“在渔船上手机没有信号,每天重复放网、收网、拣鱼的动作,每4、5个小时一次,24小时循环往复,期间船从不靠岸。我们每天随着渔船浮沉,一眼望过去,全是茫茫大海。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身在何方,被逼着像一台机器似的,每天机械地重复着捕鱼。”

这些年,在我们的生活中出现了不少专门吃河鲀的餐厅。

不断追求绿色化,将排放浓度降至最低,企业这样的环境行为理应得到认可和鼓励。图为中国石化西南油气分公司元坝净化厂工作人员在检查排放治理设备。
人民日报 图

在这艘船上,姚松策经历了28天压抑痛苦的生活,直到9月1日,船才靠岸,他和船上的另外几名受骗者才得以解脱。

2016年3月到4月间,田先生通过手机订餐软件ENJOY平台,花10640块钱,先后买了28份河鲀套餐。他说食用后,出现了轻微中毒症状。

“一刀切”本质是生态环保领域典型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

船上,一位船员被晒伤的背 受访者供图

两年后,田先生把手机订餐平台及提供河鲀套餐的餐厅一起告上了法院。

今年4月起,河北省邯郸市实行非采暖季差别化管控,炭素行业原则上限产20%左右。但河北瑞通炭素股份有限公司由于治理设施先进,污染物排放浓度远低于标准值,在专家评估中拿到了高分值,限产比例仅为5%。

“给我们承诺的月薪过万,实际上我拿到1200元,和我同船的另一个18岁的小兄弟只拿到了700元。”姚松策从海上回来,已经十多天了,他被海水泡坏的皮肤还未恢复,肤色依然黝黑发红,他向红星新闻回忆了被骗至渔船上的经历。

而提供河鲀套餐的餐厅老板却说,自己被食客告上法庭见怪不怪,已经有两家餐厅被迫关停,这又是怎么回事呢?

“只要企业污染治理得好,就能多生产、少限产。”公司总经理陈文明说。

姚松策说,这艘渔船上其他十多个与他经历相似的弟兄,都是从前程无忧、智联招聘、赶集网等正规求职网站上应聘,且是通过不同的公司被输送至此。

那么,河鲀到底能不能吃?是否存在食用安全问题?我国相关的法律法规又是否允许经营河鲀餐品呢?

前不久,河北省大气污染防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印发《关于严格禁止生态环境保护领域“一刀切”的指导意见》,要求各地采取差别化环境管控措施,严禁简单化采取一律停工、停业、停产、停车等做法,并就10个重点领域防止“一刀切”提出了具体要求。

“我们希望这样的骗局能得到曝光,至少之后准备找工作的人能有个借鉴,别像我们一样被骗得这么彻底。”另外一位被骗至船上工作5个月的云南人苏华这样对红星新闻说。

(2018.10.13)12:20

“坚决反对生态环保领域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河北省大气污染防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任、河北省环保厅厅长高建民表示,为防止一些地方在推进环境质量改善上急功近利,河北省环保厅牵头起草了这个《意见》。

他们就在这艘船上捕鱼 受访者供图

(北京电视台BTV科教频道《庭审纪实》)

“所谓‘一刀切’,是指不分青红皂白,不管是违法还是合法,一律对企业进行关停的做法。”
生态环境部环境与经济政策研究中心主任吴舜泽告诉记者,从具体行为看,“一刀切”有5类情形:平时不作为,临时抱佛脚,突击整改;责任不落实,“掩耳盗铃”式停业,逃避问责;难题不解决,披上“环保”外衣,借题发挥乱作为;标准不明确,以点概面,连带打击;施策不科学,不分类指导,要求不切实际。

求职网站上“万元招聘出差电焊工”

比如,某县在近两年时间内没有按照水污染防治行动计划时限要求,依法分批有序关闭或搬迁禁养区内的畜禽养殖场和养殖专业户,督察组入驻前突击关停养殖场,“一刀切”关闭搬迁绝大部分养殖专业户;一些地方制定实施错峰生产方案,不根据环境绩效水平对不同企业分类施策,按照统一比例关停企业,导致错峰生产对改善环境质量的效果打了折扣,也导致“鞭打快牛”的现象。

去应聘,被骗至渔船上捕鱼

“凡此种种‘一刀切’行为,本质上都是生态环保领域典型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是懒政、惰政、怠政、庸政的表现,是对环保执法工作的‘高级黑’,其根源在于一些地方没有正确认识处理经济发展和环境保护的关系。”吴舜泽说,这既给人民群众生产生活带来不便,也违背生态环境保护工作的初心,还损害党和政府形象,透支政府公信力。

湖南益阳35岁男子姚松策有着多年做焊工的经验。他在前程无忧网站上看到一则来自上海广普物流有限公司的招聘——“万元招聘出差电焊工”,要求跟船做事。姚松策很心动,但他也非常谨慎,在网上搜索这家公司的相关信息,“想做好调查,以免被骗。”在网上搜索一圈后,姚松策没有发现关于这家公司的负面信息。

在环境执法过程中发现问题,不能对企业一关了之,要坚持分类整改

姚松策在前程无忧上看到的一则招聘信息 受访者供图

对环保“一刀切”行为,主管部门其实早有警觉。今年5月,生态环境部研究制定《禁止环保“一刀切”工作意见》,严格禁止“一律关停”“先停再说”等敷衍应对做法,坚决避免集中停工停业停产等简单粗暴行为。

今年8月初,姚松策拨打了这家公司招聘信息上联系人韩助理的电话,称自己要应聘焊工。韩助理告诉他:“试用期一个月八千,转正后加上奖金,一个月收入一万二左右,需要跟船,大概半个月左右回来一次。”

前不久,生态环境部又出台指导意见,进一步明确各地要针对性地细化防止“一刀切”的具体措施,加大对相关问题查处力度。河北、江苏、重庆等地也制定了关于严格禁止生态环境保护领域“一刀切”、服务高质量发展的相关政策。

与韩助理聊妥后,8月3日,姚松策来到上海,根据对方提供的地址,前往位于上海市绿洲广场的公司面试,“见到了韩助理,他告诉我这里是公司总部,以后上班在山东。”

9月27日,生态环境部发布《京津冀及周边地区2018—2019年秋冬季大气污染综合治理攻坚行动方案》,工业企业将取消统一的限停产比例,实行差别化错峰生产,严禁采取“一刀切”方式。

对方让姚松策到上面的地址去面试 受访者供图

“生态环境部对违法企业零容忍,从依法行政的角度,分类管理、合理引导;对环保守法企业,公正对待,依法保护合法经营权。反对部分地方在平时疏于监管,导致违法企业长期存在,污染环境;反对部分地方平时不作为,环保督察、检查、巡查时乱作为,采取简单、粗暴的方法,片面处理发展与环保的关系。”生态环境部生态环境执法局局长田为勇说。

姚松策回忆,面试地址位于一座写字楼里,办公室里坐着大概5、6个人,“看起来也觉得没什么问题。”在这次见面中,姚松策再次向韩助理强调,自己应聘的职位是焊工,韩助理点头。韩助理让姚松策交500元车费,坐车立即赶往山东上班,称500元车费将在工作满一个月后返还。

田为勇表示,在环境执法过程中,发现问题,不能对企业一关了之,要坚持分类整改。对于具有合法手续且符合生态环保要求的企业,不得采取集中停产整治措施;对于具有合法手续、但没有达到生态环保要求的企业,应根据具体问题采取针对性措施;对于没有合法手续,且达不到生态环保要求的企业,依法依规查处。

在交了500元车费后,姚松策拿到了韩助理给他的一封联络介绍信,当晚8点,姚松策坐上了前往山东的车。

中央环境保护督察组将把环保“一刀切”作为生态环境领域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典型问题纳入督察范畴,对问题严重且造成恶劣影响的,严格实施督察问责。

交了500元车费,姚松策拿到一张联络介绍信 受访者供图

“对那些没有治理设施、超标排放、环境污染严重的违法企业,严格依法整治,特别是停产整治‘散乱污’企业,这都不能称为‘一刀切’。”田为勇说。

8月4日清晨5点过,姚松策到达青岛,按照韩助理的介绍信内容,他与当地一位刘姓男子联系,对方再次让姚松策从青岛到达乳山。

依据生态环境守法水平实行差别化管理,须警惕给正常执法泼脏水

在乳山与这位自称是船长的刘姓男子见面后,对方称试用期工资是6500元,且要为姚松策办船员证,才能上船,于是,姚松策又交了2991元的船员证办理费用,“据说船员证办理需要约50天时间,当时我交了钱,他们就让我上船了,但直到现在我也没有收到我的船员证,在网上也没有搜到我船员证的办理进度信息。”交钱后,姚松策又被送往石岛。

今年8月24日,蓝天保卫战强化督查组检查发现,山东省济宁市嘉祥正琪水泥预制品厂正在生产,现场砂石原料未苫盖,存在一定的扬尘污染,但污染并不严重;8月30日,督查组检查发现,山西省运城市平陆县文玲内燃空心砖厂生产过程中存在跑冒滴漏现象,但问题并不严重。针对此类问题,督查组现场责令企业立整立改即可,不需要停产整治,企业若能完成整改,就不作为问题进行公开通报和督办。

对方让姚松策交了2991元办船员证,他称自己至今没拿到证件 受访者供图

这样的做法给了“犯小错”企业一个自我整改的机会。

“在石岛住了一晚40元的旅店,8月5日晚上我们就被安排上船出海了。”与姚松策一同汇集此地的应聘者一共有7位,8月5日当晚一起上船后,第二天清晨,又来了一艘渔船,他们一行7人被分成两组,分别登上了两艘船。

“河北严禁‘一刀切’,要求监管措施更加精准、严谨、细致,监管标准更严、更高,监管力度更大、更实,着力解决企业在污染防治上‘投入多投入少一个样、排放多排放少一个样、排放或不排放一个样’的问题,倒逼企业加大环保投入,实现超低排放,提高减排效能。”高建民说。

“从此,噩梦开始了。”姚松策说,之后的28天,他们开启了炼狱般的生活。

生态环境部有关负责人表示,生态环境部将全面落实“双随机、一公开”制度,实现对不同生态环境守法水平监管对象的差别化管理,对超标企业加大查处力度,对长期稳定达标排放的合法企业减少监管频次。

“一上船,就让我捕鱼。”姚松策说自己当时有点懵,“我一再强调,我应聘的是焊工,不会打渔。”但姚松策的解释没有用,“不捕鱼,就不给饭吃,不给水喝。”

河北沧州正元化肥有限公司是沧州临港经济技术开发区首家实现超低排放的化工企业。“化工行业不同于一般行业,企业生产线多成体系,一环停工就会影响全局。‘一刀切’式的停限产对我们这样环保达标、技术水平高的企业是一种伤害,严禁‘一刀切’对我们来说是重大利好!”公司总工程师董樵说。

24小时无休,不捕鱼不给饭吃

“调研发现,合规、技术进步水平高的企业欢迎依法依规常态化监管,认为这实质上是最大的公平合理。保护合法合规企业权益,为守法企业创造公平竞争环境,是对高质量发展的有力推动。”吴舜泽说,事实上,严格的环保执法督查,没有对经济发展造成负面影响,反而促进经济发展与环境保护协同共进。

未拿到承诺工资,最少仅700元

前不久,陕西西安临潼区西泉街道整治“散乱污”企业,于某某和于某经营的企业,均因手续不全、违法生产被查封,生产设备、电闸被贴了封条。于某某蓄意将查封散乱污企业设备的封条揭下来张贴到自家灶台上,并拍照在微信朋友圈中大量传播,引起轩然大波。

上船后,姚松策发现,船上有将近20人,等级森严,船长、大副、大车、厨师等不用捕鱼,剩下的有十多个船员,负责捕鱼。

“反对不分青红皂白、不分违法合法的‘一刀切’行为,对个别地方出现的问题,要坚决进行纠正。同时,也要警惕另一种情况,一些地方和单位动辄拿环保说事,将正常环境执法说成是‘一刀切’,混淆视听,给环保抹黑。”
生态环境部新闻发言人刘友宾说。

他们登上船,出海捕鱼 受访者供图

船开出海后,所有船员的手机都没了信号,“茫茫大海中,我抬眼也不知道自己在哪儿,每天的生活就是放网、收网、拣鱼。”姚松策回忆,在船上的日子里,顿顿吃馒头配一个素菜,“素菜就是大白菜、土豆、洋葱几个轮换着来,一周吃一次米饭。”船上24小时无休,每隔4、5个小时,就要重复一次放网、收网、拣鱼,“做不好就要被狠狠地骂,大多数时间我们就待在甲板上,根本不被当人看。”

船上储备的蔬菜 受访者供图

姚松策说,8月正值天气最炎热的时候,由于要捕鱼,船员们都身穿厚重的雨衣、雨裤和雨靴,“身体被硬的雨衣磨破了,一直结不了疤,每天伤口都被海水浸着……”有一次台风较大,渔船开到舟山群岛避风,船员们的手机终于有了信号,“这时大副就收走了我们所有人的手机,说不能让手机有信号,肯定是怕我们联系家人报警。”直到离开舟山群岛,姚松策才重新拿到了自己又没有信号的手机。

刚开始,由于船上环境过于压抑,船员之间也没有过多交流,后来船员们渐渐私下熟络起来,姚松策了解到,船上一对来自云南的兄弟苏华、苏茂,已经在船上待了5个月,其他十多个船员和姚松策的情况非常类似,都是通过正规招聘网站应聘普通工人,被“黑中介”带到船上,被迫成为了捕鱼工。令姚松策吃惊的是,这十多个船员,是通过不同的招聘网站,应聘的也是不同的公司,最终大家却一起被“骗”到了同一条船上。

船员们偷拍的船和大海 受访者供图

8月末的一天,大副忽然说,9月船就靠岸,所有人喜出望外,大多数船员当即表示要下船回家。不料,消息传到船长那里后,第二天,船长忽然称不靠岸了,“我们听到这个消息,彻底愤怒了,当时我们几个船员已经抱着一定要下船的决心,我们决定,不靠岸我们就和船长拼命。”也许是这样的消息传到了船长耳朵里,9月1日,船靠岸了。

“从8月5日到9月1日,28天,地狱一样的生活终于结束了。”上岸后,船员们开始讨要工钱,但是姚松策并没有拿到承诺的试用期工资6500元,只拿到了1200元,而同船的另一个18岁的小伙子只拿到了700元。

当事人:联络人不同,但电话相同

中介公司和船老板儿子“踢皮球”

上岸后,姚松策和其他6个船员,建了一个微信群,取名为“难兄难弟”,他们7人想要为自己讨回公道,想阻止更多人受骗。

他们告诉红星新闻记者,他们有的在网上搜索应聘普工、有的应聘跟单员、焊工,但几个受害者所登录的招聘网站不同,应聘的公司也不同,却最终都被骗到了同一艘渔船上。

被骗上船的苏华出示了一张自己应聘时,公司出示的入职报道单,上面的联络人“青岛港负责人李经理”,这与姚松策去应聘时入职报到单上的“刘船长”的联系电话号码为同一个。“但我和姚松策去应聘的根本就是不同的公司。”苏华说。

苏华提供的入职报到单,上面李经理的电话号码与姚松策联系的刘经理是同一个电话号码
受访者供图

按照姚松策提供的信息,红星新闻记者在前程无忧网站上搜索,发现姚松策之前联系的上海广普物流有限公司的招聘信息已经消失。但根据姚松策提供的电话号码,红星新闻记者以应聘者身份与该公司韩助理取得联系,韩助理称公司仍在招聘,与姚松策所述情况一样,韩助理称“在船上做焊工,月薪八千,试用期一个月,转正后加上奖金月薪可达一万二。”

当红星新闻记者以记者身份向其求证姚松策等人的遭遇时,韩助理承认自己所在的只是一家负责招聘的公司,“他们那边有需求就委托我们招聘。”同时,韩助理确认,自己所在公司确实是上海广普物流有限公司。

不过,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红星新闻记者发现该物流公司的经营范围显示为:道路货物运输,仓储服务,国内货物运输代理,装卸服务;系统中登记该公司住所为上海市金山区张堰镇松金公路。人员招聘并不在该公司经营范围内,而姚松策在上海面试地普陀区绿洲广场也与注册信息不符。

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红星新闻记者查询到的上海广普物流有限公司信息

红星新闻记者就人员招聘不属于广普物流经营范围一事向韩助理核实,对方并未给出明确回复,只推说有问题请与渔船方联系,“我们现在也没有拿到他们的钱”。

在“难兄难弟”微信群里,另一位受害者向红星新闻记者提供了船老板儿子连先生的电话。红星新闻记者向连先生求证是否强制安排姚松策等7人出海捕鱼并未按要求结款情况时,连先生说:“我们只管从中介招人,中介说他们都同意,其他情况我一概不知。”红星新闻记者追问是从哪家中介招人时,连先生不再回应。

上海市金山区市场监管局:

已约谈招聘公司,疑被黑中介顶包

早在去年,红星新闻就曾接到过网友反映被此类“黑中介”骗至渔船上强迫打渔的情况,该网友反映的情况与姚松策如出一辙。

对此,红星新闻记者向上海广普物流有限公司工商信用信息登记机关上海市金山区市场监管局反映情况,金山区市场监管局于9月19日约谈了该公司。

随后,上海市金山区市场监管局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在约谈中,初步了解到,上海广普物流有限公司称并未以任何方式进行过招聘,疑似是“黑中介”顶包操作。金山区市场监管局工作人员称,目前上海广普物流有限公司已向警方反映情况,金山区监管局也将对此持续关注。

前程无忧:

无法查询对方营业执照信息是否伪造

遇到类似情况,建议受害人立刻报警

对于此事,红星新闻联系了前程无忧招聘网站。该网站相关工作人员告诉红星新闻,前程无忧是一个招聘平台,企业发布招聘信息前,需向前程无忧方面提供招聘企业的盖章营业执照,前程无忧方面会在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查询该企业是否合法。对方称,不排除是“黑中介”伪造了上海广普物流有限公司的公章等信息。

该工作人员称,前程无忧是一家企业,没有执法权,所以无法查询对方提供的营业执照信息是否伪造;同时,该工作人员称前程无忧招聘页面上有举报功能,遇到类似
“黑中介”可以直接点击举报,平台会立刻下线招聘信息,并在后台进行审核,“遇到类似情况,建议受害人立刻报警。”

(红星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