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学政夫妇俩冒着大雨准备羊群的草料 冉碧仙正在喂养羊群
人民网重庆8月13日电
8月的一天,酉阳自治县板桥乡景园村,一场大雨正狂浇着大地,…

本轮猪周期我们之所以判断高位运行的时间较长主要是基于两个重要方面的支撑:一是猪价连续三年的亏损状态,导致大量的养殖户开始主动的去产能,有的甚至永久性地…
本轮猪周期我们之所以判断高位运行的时间较长主要是基于两个重要方面的支撑:一是猪价连续三年的亏损状态,导致大量的养殖户开始主动的去产能,有的甚至永久性地退出市场,亏损和养殖效率低下,大大降低了养殖户的生产积极性,这是生猪和母猪存栏下降的重要原因,也可以说是存栏大降的一个基础。
另外,就是环保,可以说环保禁养是去年以来存栏大降的重要原因。去年以来各省陆续设定禁养区,不断关停禁养区内的养殖场和养殖专业户。尤其是南方省市的拆迁禁限养工作整治力度之大、之彻底前所未有。
可以说主动去产能和被动去产能是是支撑猪价高位的导火索,同时也表明行业转型的正在进行时态。

作为外来物种,小龙虾在上世纪80年代引入我国江苏,后“溯江而上”来到潜江。经过16年的探索发展,潜江小龙虾产业声名远扬,不仅养殖产量和加工出口量连续8年位居全国第一,其种苗研发技术…

程学政夫妇俩冒着大雨准备羊群的草料

(网络配图)

冉碧仙正在喂养羊群

吾谷导读:稻在水中长,虾在稻下游这一动一静,铺陈出了湖北潜江市田野中最美、最灵动的画卷,而这也正是潜江虾稻共作生态种养模式的生动写照。如今,虾稻产业在潜江风生水起:小龙虾供不应求,生态稻米受市场追捧,农民钱袋子越来越鼓。

人民网重庆8月13日电
8月的一天,酉阳自治县板桥乡景园村,一场大雨正狂浇着大地,村民程学政和妻子冉碧仙衣服已被冰冷的雨水湿透,但夫妇俩依旧挥舞着镰刀,在山坡上辛勤准备着羊群的草料。

稻在水中长,虾在稻下游这一动一静,铺陈出了湖北潜江市田野中最美、最灵动的画卷,而这也正是潜江虾稻共作生态种养模式的生动写照。

“他俩艰苦劳作,从无到有的故事,激发了其他村民的养羊热情。”板桥乡党委书记田国平说,在夫妇俩的带动下,景园村的羊群数量从最初的数十头,发展到现在的近千头,彻底改变了贫困户“等靠要”的思想,通过山羊养殖谱写出山村的致富曲。

作为外来物种,小龙虾在上世纪80年代引入我国江苏,后溯江而上来到潜江。经过16年的探索发展,潜江小龙虾产业声名远扬,不仅养殖产量和加工出口量连续8年位居全国第一,其种苗研发技术等更是遥遥领先。

待业在家,乡人大主席登门指路

如今,虾稻产业在潜江风生水起:小龙虾供不应求,生态稻米受市场追捧,农民钱袋子越来越鼓虾稻共作生态种养模式功不可没。

程学政是景园村6组贫困户,家有1个年迈的老人和2个上小学的孩子。2015年前,他和妻子冉碧仙一直在贵州某电子厂做物料员,那时夫妇俩每月能挣上3000元。

对于湖田资源丰富的潜江而言,虾稻产业缘何一举成为潜江农业重要的支柱产业、富民产业?

2015年腊月,程学政73岁的老母亲杨福香突患脑溢血,治疗后留下了后遗症,从此行走困难,连吃饭和上厕所都需要人服侍。上有老待赡养,下有小需照顾,家里伸手张口都得钱来维持,无奈之下的程学政夫妇俩,只得一边待业在家照顾老小,一边苦思致富之道。

探究原因,虾稻共作提高了农民种粮积极性,在保障国家粮食安全上,政治意义凸显;促进了粮食增产、农民增收,在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经济效益显著;农药化肥的少用甚至零使用,有利于种养品种生态安全和食品安全,生态效益明显提高;实行规模化、专业化、标准化、机械化生产,形成现代农业发展模式,对土地流转、新农村建设和推动城镇化等农村改革热点难点问题作出了可喜探索,社会效益突出。

“这几年酉阳山羊的发展势头正冒,你闲在家里,何不搞点羊子来养起?”景园村是板桥乡2015年的整村脱贫村,作为该村帮扶责任人的乡人大主席黄明泰,见到程学政一家的尴尬处境,主动上门帮其念起了“致富经”。

湖北省委书记李鸿忠在潜江考察时说,要大力推广虾稻共作生态种养模式,大力培育虾稻和稻虾两大品牌,把小龙虾产业进一步做强做大。

黄明泰的一番言语点醒了梦中人,程学政想起自己曾有过6年时间的养羊经验,对羊子的习性和脾气早已摸得滚瓜烂熟。“那时家里穷,杂七杂八养了10几头羊子,都是我一人在照顾。”程学政回忆道。

农业部副部长于康震在潜江调研时指出,虾稻共作生态种养模式促进了资源综合利用和生态环境保护,是循环农业、效益农业的生动实践,是稻田综合种养和现代农业发展的成功典范。

该年,程学政夫妇俩在黄明泰的点化下,修建起一个约80㎡的羊圈。冉碧仙说,因为此前一直在外面打工,回家后什么东西都没有,修羊圈的建筑材料全是从村民那东家拼西家凑出来的。

虾稻共作,打造现代农业发展新标杆

多方相助,破解资金难题

从农民无意间的发明,到科研专家的理论总结;从掌握种苗研发等核心科技,到养殖技术标准的制定,这是做大做强农业产业的制胜法宝

2015年年末,不少人家已经开始准备年货了,程学政一家却愁得双眉紧锁。原来,修建圈舍后,家中再也拿不出多余的钱来购买羊羔,此前修建的羊圈一直处于无羊居住状态。

说起虾稻共作,就要提到积玉口镇宝湾村农民刘主权。

情急之下的程学政找到了此前给自己指路的黄明泰。“不要着急,缺资金、缺羊仔的问题,我来负责帮你解决。”黄明泰的一番话,当即让程学政吃下了“定心丸”。

2001年,稻子收割完后,刘主权将一袋龙虾苗投入水田,没想到龙虾不仅长得好,品质也不错。在一块田里,刘主权获得了两份收入,这让他喜出望外。

不过几天的功夫,黄明泰就帮程学政申请到了3万元扶贫贷款资金,还给村妇女主任冉小华做工作,让她借给程学政9只羊子起步。不久,6组村民杨胜亮又主动献羊,慷慨借给程学政9只成年母羊用作繁殖羊仔。

从此,刘主权先种稻后养虾,年复一年,效益稳增,成为虾稻连作的第一人。而周围的农民也纷纷开始仿效,虾稻产业自此有了初步的规模。

在众人的帮助下,程学政又从楠木、官清等地购买了15只小羊羔,从此夫妇俩天天日出而作,日落而归,白天忙着经管羊群,夜间还得挑灯储备羊群过冬的青饲料。“最辛苦的还是下雨天,因为怕把羊群赶出去淋感冒,只得冒雨在山上给它割草来喂养。”冉碧仙说。

随后,刘主权和当地水产部门一道,在全国率先探索出小龙虾虾稻连作模式。5年后,这种生态种养模式被写入湖北省委一号文件,而湖北小龙虾养殖也正式进入大发展时期。

借圈养羊,村民同奔富路

但随着时间推移,虾稻连作模式的弊端开始显现,龙虾产量始终低位徘徊,养虾种稻茬口紧张的矛盾凸显,不仅直接影响经济收入,还抑制了农民的种养热情。潜江市水产局局长吴洲说。

在夫妇俩的辛勤劳作下,半年多的时间,程学政的羊群数量已翻了一番,从最初的33头发展到如今的67头。今年4月,夫妇俩还注册了酉阳政仙山羊养殖场,与村里的其他贫困户共同发展山羊养殖产业,同奔致富小康路。

产业遇瓶颈,科技来攻关。在湖北省水产科学研究所高级工程师舒新亚等专家的指导下,经过3年摸索创新,2013年,虾稻连作升级版虾稻共作模式问世,专家一致认为,此项技术代表了当前我国稻田综合种养最高水平。

在程学政的羊圈旁,两个新建的羊棚已经初具雏形,里面均有5间圈舍,消毒室、饲料贮备室一一具备。“这两间新修的羊圈是用来给其他村民养羊的。”冉碧仙说,他们准备把村里的贫困户一起号召起来,集中发展养殖业。羊圈建成后,夫妇俩将为村民免费提供羊仔和圈舍,把当地的山羊养殖规模做大做强,甚至做出品牌来。

所谓虾稻共作,即在技术操作上实现小龙虾与水稻的共作共生。在稻田中沿田埂挖出的环形虾沟,由原来1米宽、0.8米深的小沟,改成4米宽、1.5米深的大沟。每到插秧时节,把尚在幼苗期的小龙虾移至沟内生长。等秧苗长结实了,再把沟里的幼虾引回到稻田里。这样做,四五月份收一季虾,八九月份又收获一季虾,就是一稻两虾。虾稻共作一亩田可多产100多公斤商品虾,增加收入3000多元,是虾稻连作效益的2倍多,达到了虾、稻同步增产和品质同步提升的目的。

笔者了解到,目前该村冉伟、杨祝元等村民已与程学政达成协议,借助程学政修建的圈舍,发展山羊养殖。“人多力量大一点。等做出规模了,面向市场也可以集中销售。”程学政道出自己借圈养羊的初衷,他说,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

对此,有关专家盛赞,虾稻共作为中国现代农业的典型代表,是一次现代农业的革命。

“今天是个好日子,心想的事儿都能成……”笔者离开时,天空还在飘落着雨滴,远处的民房却传来了宋祖英的《好日子》,整个山村被歌声弥漫着,渐行渐近。

湖北省副省长任振鹤说,虾稻共作的综合种养方式,为全省确立了现代农业发展的新标杆,提供了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新样板;两高一优的绿色发展模式,为全省创造了城乡统筹协调的新优势,构建了产业融合发展的新典范。

十多年来,潜江市水产研发团队始终掌握核心科技,不仅首创了虾稻连作虾稻共作小龙虾种养模式,还制定了《潜江龙虾虾稻共作养殖技术规程》等标准,成为全国小龙虾标准化养殖示范市。

潜江市水产局总工程师陶忠虎说:我们还将实现虾稻共生的更高目标,不掺入任何人为因素,让虾稻相伴相生、自然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