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近期发布的《全球渔业及水产养殖业报告
2018》,全球有1/3的鱼群存在过度捕捞的问题;另外全球35%捕捞的水产品被丢弃。粮农组织的全球捕捞数据库中统计了1600种海洋捕捞物种,而25个主要种属就占海洋总捕捞量的近40%。阿拉斯加狭鳕鱼、秘鲁鯷鱼和金枪鱼是最受欢迎的捕获物种。

(16吨螺蛳被铲到西凉湖中放生)

据越通社消息,泰国政府计划在今年12月将该国未登记的861艘渔船进行销毁,以整治非法捕鱼现象,摆脱因非法、不报告和无管制捕捞而引起欧盟委员会的制裁。

因为过度捕捞,世界上最重要的金枪鱼生产地之一桑托斯将军城的渔民们生活愈加艰难。绝望——是他们能遇见的未来。

水域面积12万亩的咸宁西凉湖,是湖北省第五大湖泊,也是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和市级水生生物自然保护区,早已全面禁捕。湖中的螺蛳,对净化水质、维持湖泊生态平衡起着重要作用。

图自:越通社

桑托斯将军城是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的一个沿海城市,这里是拳王曼尼·帕奎奥的故乡,而更让他们引以为傲的是这里盛产的金枪鱼,世界上每两条金枪鱼中就有一条来自桑托斯将军城。因此桑托斯将军城更是自称为“金枪鱼之都”。Raul
Gomez是这里的渔民,自14岁起他便跟随父亲出海捕鱼,有着40年捕鱼经验的他如今却无鱼可捕。今年,世界领先的生物多样性科学家做出了可怕的预测,他们警告说,到2048年,亚太水域可开发的鱼类储备将逐渐降至零。尽管Raul
Gomez并没有亲耳听到这一预测,但是他知道,每过一年,他就必须在海上度过更长的时间才能捕获更小的金枪鱼。风险更大,回报更低,这就是Raul
Gomez的真实感受。

然而,赤壁男子何某多次驾驶货车来湖边,组织渔民们捕捞螺蛳,他收购后运往外省贩卖,今年已先后运出去几十吨。20日,他被蹲守的执法人员逮个正着。

越通社报道称,泰国政府将销毁未登记的渔船,更新其登记号码并对其进行审查,以确保这些船只不用于非法目的。截至今年8月,泰国已登记的船只共1万多艘,未登记船只6315艘,其中的861艘将被销毁。

Raul
Gomez已经两个多月没有足够的食物用来养活家人了,他的妻子甚至已经代替他,成为这个家的经济支柱。14岁时Raul
Gomez跟随着父亲乘坐小型渔船从桑托斯将军港出发,驶向萨兰加尼湾,一个晚上就能捕获十几条金枪鱼,而且重量通常超过100公斤。如今,Raul
Gomez捕到70公斤的金枪鱼就已经十分满足了,而且为了这不起眼的70公斤金枪鱼,他可能还要面临牢狱之灾。

目前,何某已被刑拘,此次截获的16吨螺蛳已放生湖中。

泰国政府希望通过加强对渔船的管理和严厉打击非法捕捞活动,欧洲委员会将考虑取消对该国发出的“黄牌”警告。

与棉兰老海周边的大部分水域一样,这里的海湾基本上已经被捕捞殆尽,渔船常常要在海上航行数月之久,但是渔船越来越大,捕到的金枪鱼越来越小,成本和收益成了绝对的反比。为了捕获更丰富的金枪鱼,Raul
Gomez的菲律宾老板要求他们穿越海上边境,前往金枪鱼数量更多的印度尼西亚。这种非法捕捞令Raul
Gomez在印度尼西亚被捕三次并入狱,但是这一切罪责都只能他自己承担,老板不负任何责任。Raul
Gomez认为这是一种奴役,不仅仅是牢狱之灾,更令他难过的是,他已经在海上度过了几年几乎零薪资的生活。因非法捕鱼获罪并不是个案,在印度尼西亚的监狱中有600多名菲律宾渔民在服刑。船老板要求跨海捕鱼,可是一旦被捕,他们不会向被捕渔民提供任何帮助和支持。即使这样,渔民也只能接受,因为如果他们不跨越国界进行非法捕鱼,就无法获得老板的续约。

蹲守截获运螺车辆

2015年,欧盟对泰国IUU问题发出黄牌警告。2018年5月,欧盟对泰国IUU问题进行审查,并认为该国没有采取足够强硬的措施,因此决定继续对泰国发出黄牌警告。据泰国农业部的消息,影响欧盟作出上述决定的两个主要因素是泰方的船舶管理和执法状况,欧盟希望泰国方面在4个月内取得明显进展。

随着生活质量的提高,消费者越来越多的从海产品中获取蛋白质,船老板们从中看到了巨大的利益,但这却给渔民带来了更大的压力,高需求降低了捕捞的质量,也侵蚀了渔业的可持续性。因为过度捕捞,多种金枪鱼种群正处于危险之中,蓝鳍金枪鱼甚至濒临灭绝,其生物量仅为1950年的2%,黄鳍金枪鱼也下降了70%。为此,日本和韩国等主要渔业国家加强了对其沿海水域的限制,但是大公司却通过使用悬挂外国国旗的船只,前往监管不力的港口进行作业,尤其是西太平洋地区和中太平洋地区。

19日,线人举报,有人在西凉湖边收购螺蛳后,用小货车从赤壁市神山镇将军路运出来,在京港澳高速旁一民房院子里装上大货车,再运到外地贩卖。当晚,赤壁市官塘驿镇平安协会巡逻队队长徐虎子带着队员们,和民警以及西凉湖综合管理执法局执法人员一起,在路口蹲守。

据悉,泰国水产品每年对欧洲出口额约5亿美元。

由于金枪鱼捕捞量的稳步增长,桑托斯将军城政府计划在2021年之前进一步扩建港口。这一计划引发了许多人的抱怨,因为大量外国船舶使用围网捕捞幼鱼,导致了当地渔业的不可持续。在世界上大部分地区,捕捞幼鱼都是违法的,而在菲律宾却属于合法。港口监管机构表示,2050年之前渔业将消失的警告是现实而可怕的。“渔民越来越多,鱼越来越少,这就是问题所在,”一位政府官员说。“未来必须有一些限制。”事实上,在四年前菲律宾因其渔业问题已经被欧盟发了黄牌,之后菲律宾政府通过了一项更严格的渔业法,但这并没有效果,非法和无管制的捕捞仍然司空见惯。

20日早晨7时许,安静的村庄传来隆隆的货车声音,身着便装的徐虎子等立即守在路口拦截。不一会儿,一辆白色小货车驶来,执法人员挥手示意停下。

(来源:东博社)

依据菲律宾统计局的数据,与2017年同期比拟,本年第二季度菲律宾的海产养殖场和贸易海上捕捞功课产量增添了2.64%,至113万吨。菲律宾港务团体在其截至6月份的渔业季度事迹陈述中显示,贸易捕捞产量同比增加了2.27%,至287,680吨,这归功于桑托斯将军城罐头厂原料鱼——鲣鱼登岸量的增加,而金枪鱼的数量始终在减少。

货车司机见状,不仅不停,反而加速准备冲卡。徐虎子立即通知前方的民警,民警驾驶警车横在路中拦住去路。

随着人口增长以及人们对鱼虾等海鲜河鲜需求的增加,渔业和水产养殖业的发展得到促进的同时却也带来了隐忧:超过三分之一的鱼群过度捕捞。粮农组织总干事若泽·格拉齐亚诺·达席尔瓦说:“渔业正面临着各种挑战,包括需要减少某些鱼类的捕捞,以避免影响生物可持续发展。”

看到警车,小货车司机立即减速停车,乖乖下车接受检查。执法人员上前一看,车厢中装满了刚捕捞起来的螺蛳。

渔业枯竭的问题不仅仅是桑托斯将军城的金枪鱼,而是全世界范围内渔民的共同灾难。

货车司机就是货主何某,面对执法人员,他如实交待了自己的违法事实。他说,此前已经运出了12吨,这一车约4吨运出去后,共16吨装上大货车便会运到江苏贩卖。

长江是我国的第一大河,水域面积约占全国淡水面积的50%。长江渔业是我国淡水渔业的摇篮,是鱼类基因的宝库。历史上长江捕捞产量最高的年份达45万吨,占全国淡水捕捞产量的60%,四大家鱼的最高年捕捞量达300亿尾。尽管长江有禁渔期制度的保护,但是随着长江流域的发展,长江渔业水域生态环境遭到破坏,渔业资源总量大幅下降,一些经济鱼类资源已经走向枯竭。

每斤螺蛳毛利7角

尽管世界各地渔业枯竭的问题愈加严重,但是日本却一直在致力于推翻已经实施长达32年的国际捕鲸禁令。上周于巴西举行的国际捕鲸委员会会议上,在一份名为“前行的道路的提案中,日本方面认为目前全球鲸鱼的数量已经到了能够承载商业捕鲸的程度,因此要求开放商业捕鲸。在此之前,日本始终以“科研”的名义进行捕鲸作业。不到一个月前,日本刚刚结束了为期三个多月的年度捕鲸活动,共捕获了134头塞鲸和43头小须鲸。

据介绍,何某今年27岁,是神山镇西凉湖村人。去年,执法人员曾抓到他贩卖螺蛳,鉴于其家庭贫困,当时只是给予行政处罚以警告,不料今年抓到的又是他。

在长期的过度捕捞后,品质好的鱼类只出现在很远的海域,而能够支付去到这些海域捕捞的汽油费用的渔船越来越少了。在桑托斯将军城,过度的渔业捕捞开始反噬本地经济,这对每个人来说都是个坏消息。除了渔民,消费者同样面临过度捕捞带来的问题,比如价格上涨。

何某交待,今年他已经贩卖螺蛳3次,每次都是一大货车,每车都有十多吨。他在西凉湖边从渔民手中以每斤0.3元收购,运到江苏后,以每斤0.9元或者1元的价格出售,丰厚的利润让他舍不得停手。

据查,渔民们在白天偷偷捕捞,当巡逻快艇一出现,他们立即上岸。到了夜里,他们则大张旗鼓地捕捞,并就在湖边交易。他们的渔船船尾放着拖网,只要船只所到之处,螺蛳难以幸免。一个渔民一晚可以捞2000斤至3000斤,少的也有500斤到1000斤。执法人员说,这样捕捞几乎是“一拖光”,对水体影响很大。

昨日,楚天都市报记者从被查获的两辆货车上看到,车厢里装满了螺蛳。据执法人员介绍,螺蛳的生命力较强,这样捞起来存放,可以活过4天。昨日下午,执法人员让司机将两货车共16吨螺蛳运到湖边,几名工人花了两个小时,才将螺蛳全部铲送到湖中放生。

两车螺蛳放生湖中

据咸宁市西凉湖综合管理执法局办公室主任陈玉梅介绍,螺蛳虽是美味,更是维持良好水生态环境的大“功臣”。螺蛳一般生活在水底,能摄食微生物和有机质,可以吃掉水底的浮游生物,间接将水底淤泥释放的氮、磷和营养盐吸收掉,是湖泊中活的水质“净化器”,对维护湖泊的水生态平衡具有重要作用。

为了保护 湖 泊
,2016年7月,咸宁市进行了声势浩大的“拆围还湖”行动。去年该行动圆满结束,斧头湖、西凉湖碧波重现,西凉湖被列为国家级水产种质资源保护区和市级水生生物自然保护区,目前正采取增殖放流、休养生息等方式恢复生态之中。

警方介绍,何某在全面禁捕的区域组织捕捞、贩卖螺蛳,其行为属于非法捕捞水产品,违反了《渔业法》。何某已被刑拘,两名被他雇来跑运输的货车司机也被行政拘留,对捕捞螺蛳的渔民也在追查中。目前,此案正在进一步侦办。

来源:楚天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