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9月10日电
据俄罗斯卫星网报道,南极与南大洋联盟(ASOC)住俄罗斯代表叶连娜·扎尔科娃表示,南极的阿德利企鹅因气候变暖和磷虾捕捞面临灭绝威胁。

前不久,新华社授权发布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立法规划共116件。其中《长江保护法》被列入第一类项目。

提倡鱼儿放生或者放流,虽然对资源的恢复有促进作用,但不科学的放生放流,却会对当地资源有破坏,甚至是物种入侵。

资料图:2018荷赛奖自然类单幅二等奖:跳跃。
当地时间2017年4月18日,南非南极领地马里恩岛崎岖的海岸线,南跳岩企鹅没辜负它们的名字,在岩石之间不断跳跃。
摄影师:Thomas P. Peschak 图片来源:东方IC 版权作品 请勿转载

笔者认为,长江生态环境问题突出,除了执法不严,更深层原因在于:一是改革开放中因法制不健全导致历史环境问题越积累越多,越积累越严重;二是由于立法分割缺乏系统统筹造成的立法空白;三是现有的专门法律相互间衔接和协调也有不足;四是体制机制不顺造成出现一些谁都无权管、谁都不愿管以及部门间监管尺度和标准不一致等问题。

这鱼很厉害

扎尔科娃在东方经济论坛上向卫星通讯社表示:“2017年南极总数达4万只的阿德利企鹅只有两只新生小企鹅幸存。原因是气候变化和该地区过度捕捞磷虾。那里的磷虾足够多,但企鹅和人类都在一个地方捕捞。因此,目前正在讨论在东南极洲建立新的海洋保护区。如果这种状况持续下去,未来十年内企业的数量将会减少50%。”

因此,《长江保护法》的制定需要以现实环境问题和上述立法问题为导向,体现特殊性规范要求和方法的综合性。这部法律的制定也是中国环境法律体系形成后,按照现实需要开展立法整合的一个应用立法创新试点。

清道夫学名下口鲶,80年代,作为观赏鱼,因为喜食水族箱的残饵、污物而得名,也叫垃圾鱼,但如今却被列入物种入侵名单。

扎尔科娃将在东经济论坛框架内举行的海洋禁渔区和海洋保护区圆桌会议上提交一份形式报告。

1 立法的总体思路是什么?

清道夫表皮粗糙,有鳞盾,坚硬的外表起到很大的保护作用,少有天敌。极其强悍的适应性,无论高温,还是低温,低氧,还是高氧均能生存,在弱酸、弱碱的水体也能适应。自然水域,有水,它就能好好活下来。而且生长速度非常快,两年,身长就可超过30厘米。

第四届东方经济论坛将于9月11日至13日在符拉迪沃斯托克位于俄罗斯岛的远东联邦大学校园内举行。

关于立法定位,首先,应当定位为“保护”法,内容要以如何保护长江的生态环境展开。为了维护法律的衔接性,也要设立对长江流域开发利用的原则性或者宣誓性规定。

其繁殖能力强,一次产卵约500到3000颗。每年夏天是其繁殖高峰期,能够持续几个月,在一些环境和气候适宜区,繁殖期甚至能长达一年。

其次,以综合性调整为主。立法地位应当与《水法》《水土保持法》《农业法》《水污染防治法》《土壤污染防治法》《森林法》《草原法》等专项法律一样,属于一般性法律,以《宪法》为根本遵循,以《物权法》等基本法律为立法指导,以《水法》《水污染防治法》等专项法律的规定为方法支撑。因此,要在相关的法条设立与其他法律衔接的立法指引接口,以体现其综合性和协调性。

食量大,成年的清道夫食量巨大,除了食藻类,它还会以其他鱼类的鱼卵为食,一天可以吃掉3000~5000粒鱼卵,并且会吞食鱼苗。

欧洲杯线上买球,关于立法目的,加强山水林田湖草、上中下游和水上、水面、水下、水底的综合协调管理,改善长江流域的总体生态功能,提升生态文明建设的绩效与水平。

在入侵的水域中,清道夫以强大的适应能力,生存优势,迅速取代当地的原生小鱼,加快了当地个别鱼类的灭绝,降低了当地的物种多样性,破坏当地的生态平衡。

关于立法思路,按照特殊的现实问题、特殊的立法目的、特殊的方法开展立法。

入侵物种很猖獗

现在社会上有一种思维,那就是一出现问题,就习惯性地批评立法有问题。对于长江经济带出现的水资源、水生态、水环境、水安全问题,是执法不严造成的,可以完善配套的考核等机制,促进严格执法;是立法不健全造成的,要系统地梳理现有的法律有哪些方法上的欠缺,然后针对性地建立可操作的特殊方法,即以特殊的体制、原则、制度、机制、责任予以解决。

20世纪六十年代,美国为控制藻类植物的泛滥,先后引进中国四大家鱼,被统称为亚洲鲤鱼。进入部分水域之后,由于优渥自然环境,生长极为迅速,种群迅速扩大,对当地生态环境造成巨大的威胁。体重30公斤的亚洲鲤跃出水面,在美国密西西比河却极为常见,渔夫需带头盔,有些地方还开展射箭射鲤鱼的旅游活动。

2020欧洲杯买球app,例如,基于不同区域不同发展定位开展差别化考核,解决一些生态保护区域以环境为代价追求GDP的问题;基于国有的自然资源资产产权,可以建立长江流域自然资产管理对山水林田湖草综合管理的模式,替代传统的一些监管方法。当然,把现有的法律调整方法予以整合,也是立法创新,体现立法的特殊性。

为控制亚洲鲤蔓延至其他水域,拉电网,修大坝防止亚洲鲤鱼向其他流域蔓延,但收效甚微。亚洲鲤对生态,水产的破坏,造成了不可估量的经济损失。

关于立法方法,为了保证实施力,建议以管区域、管行业为主,尽量依靠现有的专门法律管企业,为此可建立考核评价体系、执法和应急联动体系、综合监测体系,信息共享体系、流域空间规划和产业规划体系、统一和协调的司法体系等,不要复制《水法》《水土保持法》《农业法》《环境保护法》《水污染防治法》《环境影响评价法》《土壤污染防治法》《森林法》《草原法》等法律已有的规定,也不要全部推翻这些法律设立的法律制度另行设立全新的制度。为了保障实施效果,还要完善上述法律法规等,让它们发挥更好作用,在各自的调整领域打好生态环境法治基础。

这些年欧美也爆出不少生物入侵案例,小龙虾,牛蛙,野兔,野猪,为了防止对生态系统造成严重的破坏,每年还需拨款雇人进行捕捞、猎杀。然而这些物种在中国,依靠多元的饮食文化,成为吃货餐桌上的美味。据统计,一年吃掉的小龙虾创造经济价值多达7.5亿美元,带动500万人的就业岗位。

2 建议围绕七方面加强立法设计

清道夫能吃吗

一是宣布国家关于长江保护的方针和政策。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确立保护优先、绿色发展,在保护中发展和在发展中保护的原则。

清道夫是不同的,虽可食用,但价值极低,除去厚厚的盔甲,身体的上半截大部分是内脏,下半截有少许肉,因饮食习惯,腥味较重,国内少有人食用。

二是处理全局和属地的关系,即处理好流域生态建设、资源保护、污染防治的整体性和属地利益分配的关系,处理好流域监管和属地监管的关系,设立地方党委和政府决策的环境影响评价制度。

在我国汉江和珠江流域,由于人为的放生活动,清道夫的数量越来越多,已经对当地生物链造成破坏。不科学放流是主要原因。除清道夫以外,巴西龟,鳄龟对水系的危害也日益严重。

三是处理好上游、中游和下游的保护联动问题,从“三江源”到上海,从干流和一二级支流到大型湖泊,采取信息共享、市场准入、产业结构集聚规划、生态补偿、污染应急、水坝修建论证等措施。

生态系统是经过长期进化形成的,系统中的物种经过成百上千年的竞争、排斥、适应和互利互助,才形成了现在相互依赖,互相制约的密切关系。一个外来物种引入,可能因新的环境中没有相抗衡、制约它的生物,打破原有的平衡,改变或破坏当地的生态环境、严重破坏生物多样性。

四是处理好水量、水质和水生态的综合保护关系,水量、水质是根本,水源地保护是重点,水土保持是基础,生物多样性是保护成效的表征。

渔道

五是处理好工业、农业、服务业(交通等)的绿色化,城镇和乡村建设的绿色化。

山川、河流、海洋、沙漠原本是天然物种隔绝机制,但如今人的活动跨越了屏障,成为物种扩散的主要原因,所以放流也要讲究科学性,切莫无意之间成为生物入侵的幕后黑手。

六是协调流域的生产、生活、生态关系,把水、草地、湿地、国家公园连起来,防止生态碎片化。

七是体现地方立法的协同化与协调性,可以通过挂牌督办、中央环境保护专项督察等措施,提升权威,震慑地方保护主义;促进流域执法与地方执法的标准、尺度、方法的协同化,促进流域司法和守法的一致性。

3 具体制度建设上还有哪些考量?

在管理和监督体制方面,按照流域监管体制改革方案的要求,建议设立协调性议事机构长江保护委员会。办事机构设在生态环境部。同时建议设立单列的综合执法监察机构和监测机构。

为了防止部门监管分割和国家投资的重复化,提升监管的综合绩效,建议组建长江流域综合执法队伍,开展包括水资源、水污染、水生态、水运输、矿产资源开采等方面的综合执法;建议统筹开展长江水量、泥沙、水生态、水环境的综合监测,可考虑不要全盘推倒重新构建,毁掉已有的工作基础和优势。

另外,建议加强人大对长江流域生态环境保护的监督,要求政府、检察院、法院每年向同级人大常委会专门汇报综合保护的情况。

在制度建设方面,重点解决区域、行业、部门职责和工作的相互打通问题。

一是在信息共享方面,《土壤污染防治法》的制定为部门间信息共享树立了一个榜样,《长江保护法》应当有所作为,解决部门间水质和水量信息不共享的问题,解决上游、中游和下游的信息不共享问题。

二是对于有跨区域环境影响的工业园区的建设问题,要加强环境影响评价的区域沟通,加强区域特色产业的协调管理,如长江中下游水质中磷超标问题突出,主要是长江流域一些城市的磷化工产业集聚,历史遗留的磷石膏堆场存量巨大,新增的量也大,须从全流域的角度建立统一的规划管控制度和产业准入制度,予以规范解决。

在执法和司法方面,按照流域设立长江流域生态环境法院和综合执法队伍要解决的一个现实问题是,流域管辖和属地管辖的关系问题。流域分为一级、二级甚至三级、四级支流,管辖的范围往上溯源到底有多远才算科学,需要界定,否则一些省市县的生态环境执法和司法,基本上都属于流域监管机构,流域监管机构可能会忙不过来,管不了也管不好。

建议针对长江流域的一、二级甚至三、四级支流,采取分级监管和分级司法。

此外,要解决经费欠缺的问题,建议设立专项经费,如设立长江流域的公益保护基金,专门用于长江经济带的生态修复。还要建立流域地质灾害预防预报制度,提高保护的科学性。

作者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

(常纪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