滕州市的杜先生,是当地的养殖大户,在他的养殖场,有上万只蛋鸭。这段时间,他的鸭棚出现了十分怪异的情况:前一晚还好好的鸭子,第二天早上,在没有丝毫征兆的…
滕州市的杜先生,是当地的养殖大户,在他的养殖场,有上万只蛋鸭。这段时间,他的鸭棚出现了十分怪异的情况:前一晚还好好的鸭子,第二天早上,在没有丝毫征兆的情况下大面积死亡。这到底是咋回事呢?鸭子怪异死亡,原因到底是什么呢?
一夜之间 鸭子瘫痪了!
滕州市养殖大户杜先生:“你看这些鸭子,再轰它,它不动。”
前一晚还活蹦乱跳的鸭子,放佛就在一夜之间失去了活动能力。不管杜以洪怎么轰赶,鸭群里总有一部分呆在原地,动弹不得。
滕州市养殖大户杜先生:“开始很正常,后来就不能走路,你看现在他不会走了,慢慢的就瘫痪了,就死了。”
杜以洪说,他的鸭棚位于滕州市级索镇,5个鸭棚,总共养殖了1万多只金定蛋鸭。辛辛苦苦将他们饲养大,需要1年半的生长周期,饲养到第5个月,才开始产蛋,获得收益,眼下,新鸭长成正到了收获鸭蛋的时候,却出现这样的状况,这让杜以洪措手不及。
滕州市养殖大户杜先生:“投了这么多的药物,没见效果,接近一万块钱的药,没见有效果。”
三天死亡三千只!啥原因?
消毒药,营养药,杜以洪想尽一切办法治疗,鸭子还是以每天近千只的速度死亡,3天的时间,死了3000多只。杜以洪说,最让他感到蹊跷的是,前一晚鸭子都还好好地,第二天早上就不能活动,死的是毫无征兆。
滕州市养殖大户杜先生的儿子:“每天的饲料量不减,还是那么多,要是之前出现这种病况的话,鸭子不吃饲料。”
饮食正常,饲料不减,那么,这会不会是饲料出了什么问题呢?
滕州市养殖大户杜先生的妻子:“没找到什么原因,如果是饲料的问题,咱买点儿去除霉菌的药物,就可以停止了,现在没检查出来,吃什么药都没不管用。”
滕州市养殖大户杜先生的妻子:“刚才他们拉走了一车,这一车损失了三万多啊,我养了十年,没见过这样的危害。”
巨大损失 养殖户欲哭无泪
蛋鸭产蛋才会产生收益,眼看着鸭群大片死亡,杜以洪只得将病鸭廉价处理。杜以洪核算养殖成本:每卖一千只鸭,就要损失4万多块钱。3天下来,已经损失十几万,而剩下的鸭子,还在持续死亡。
杜以洪请来了当地的饲养技术员,对鸭子进行现场解剖,技术员能检查出鸭子死亡的原因吗?
饲养技术员:“你要是有毛病的话这些位置会出血,现在是肉眼观察不到。”
滕州市养殖大户杜先生:“这是什么位置?” 饲养技术员:“这是心脏。”
滕州市养殖大户杜先生:“心脏有问题吗?” 饲养技术员:“没有呢。”
具有十年饲养经验的杜以洪,从未见过这样的景象。到底是什么原因?!能在短短三天时间内杀死3000多只鸭?!杜以洪心焦的死去活来!未知的疫情如果得不到控制,鸭子还在持续死亡,直到死光最后一只鸭,杜以洪一辈子的家底,可能会赔的血本无归!
技术员:死因是啥 查不出来 饲养技术员:“你看这些地方,都没有任何问题。”
连续解剖了多只病鸭,翻遍鸭子的五脏六腑,技术员也未能找出任何病变痕迹。
饲养技术员:“没见过死亡这么多的。”
滕州市养殖大户杜先生:“你怀疑是什么问题,造成的这个问题?”
饲养技术员:“现在是不是水质的问题引起它的中毒?”
记者发现,在鸭场的旁边,有一条河流,那么,病死的鸭会不会跟这条河流有关呢?
滕州市养殖大户杜先生:“它一直在这个里面,一发生这个病情,我就赶上来了,上来之后,就治愈不了了。”
养殖户怀疑:水质污染惹的祸
杜以洪说,前段时间的暴雨,河流水位上涨,他就将鸭子赶下了水,随后,鸭子就出现病死的现象。那么,鸭子的死亡会不会与河流水质有关呢?记者来到了河流的源头。
在河流源头,杜以洪发现有一条黑色的管子伸了出来,而管道下方的水草已经枯萎,呈现灰黑色。
滕州市养殖大户杜先生:“可能那边新盖了个工厂吧,你看,那边的水都是黑的。”
杜以洪怀疑,自己的鸭子死亡很可能就是水质污染造成的,那么,事情真的像杜以洪想象的那样吗?为了减少现有鸭子的死亡,记者第一时间向当地畜牧局反应了杜以洪鸭场出现的情况。
滕州市畜牧局疫病防治站站长唐仰龙:“巴氏杆菌引起家禽发病,叫做禽霍乱,又叫家禽出血性败血症。”
畜牧局:俗称禽霍乱 并不影响人类
滕州市畜牧局疫病防治站的唐仰龙站长实地勘察鸭场,并解剖多只病鸭后发现,杜以洪鸭场出现的是一种细菌性的传染病,是由巴氏杆菌引起的,俗称禽霍乱。
滕州市畜牧局疫病防治站唐仰龙站长:“这种疾病叫做细菌性传染病,这种要比病毒性传染病轻的多。”
唐站长说,目前,鸭群所表现出的症状与禽霍乱的病症基本吻合,这种叫做巴氏杆菌的细菌对家禽具有极大杀伤力,由于细菌病症不是肉眼可以观察到的,唐站长称,畜牧局疫情防治站将会进一步检查病鸭体内的细菌核对,及时控制,尽量减少杜以洪鸭场的损失。
滕州市畜牧局疫病防治站站长唐仰龙:“有可能是环境当中出现了这种细菌。”
记者:“这种细菌对人类有影响吗?”
滕州市畜牧局疫病防治站站长唐仰龙:“没有。”
目前,杜以洪已经按照疫情防治站唐站长的建议给鸭棚杀菌,给鸭子上药,希望这些措施能起效果。至于这种细菌究竟是如何产生的?杜以洪的怀疑,还需要拿出证据,需要源头。但是当务之急,是先把鸭场的疫情控制住。

7月份以来的罕见强降雨致长江中下游地区汛情告急,除造成人员财产损失外,也淹死、冲走大量畜禽。

记者走访安徽省滁州市全椒县了解到,这个县近年来探索稻虾连作综合种养模式,将小龙虾做成了大产业。

新华社北京8月14日新媒体专电原标题:数万头洪水猪去哪了?南方多省水灾死亡畜禽调查

原标题:王如峰:稻虾连作生出7项发明专利

浙江省温州市平阳县萧江镇陈孝枢的150头猪被洪水冲走20头

吾谷导读:记者走访安徽省滁州市全椒县了解到,这个县近年来探索稻虾连作综合种养模式,将小龙虾做成了大产业,在示范带动、市场拉动下,该县稻虾连作规模不断扩大,发展势头强劲,形成了稻田龙虾养殖热潮。全县稻虾综合种养12万亩左右,稻虾产业年产值达6亿元。

吾谷导读:7月份以来的罕见强降雨致长江中下游地区汛情告急,除造成人员财产损失外,也淹死、冲走上数千万只畜禽。这些死亡畜禽去哪了?会否上餐桌?

眼下正值秋收秋种时节。记者走访安徽省滁州市全椒县了解到,这个县近年来探索稻虾连作综合种养模式,将小龙虾做成了大产业,吸引3万多农民参与种养,涌现了一批养虾能手和致富带头人,其中包括已获7项国家发明专利的王如峰。

记者姜刚郭强杨玉华
7月份以来的罕见强降雨致长江中下游地区汛情告急,除造成人员财产损失外,也淹死、冲走大量畜禽。公开信息显示,安徽死亡或冲走生猪近8万头、家禽1200余万只;湖北因灾死亡猪超8万头,禽类逾360万只;江西死亡家禽520余万只。一个多月过去了,这些死亡畜禽去哪了?如何处理的?会否上餐桌?新华社中国网事记者对此进行采访调查。

这两天我和社员们一边忙着收割水稻,一边准备亲虾的投放工作。在全椒县赤镇龙虾经济专业合作社的田头,今年60岁的理事长王如峰谈及稻虾连作模式如数家珍:稻田养殖小龙虾,春季养虾,夏季种稻养虾,秋季种虾繁育,冬季虾种越冬,循环往复

一部分仍泡在水中,一部分被冲走下落不明

对于从事水产养殖工作30多年的王如峰来说,在政府政策感召下,十年前在全椒县二郎口镇曹埠村租用了350亩低洼水稻田建立了龙虾科学养殖实验示范基地,开展龙虾种、苗繁育和稻虾连作,取得了较好效果。他于当年牵头成立了合作社,带领社员们共同致富。

相比一个多月前,江西省九江市修水县征村乡白沙村陈本益家猪栏里的猪少了很多。7月初,白沙村遭遇洪水袭击,他家的养猪场被淹。虽然从洪水中抢救出160
多头猪,但仍有239头生猪被淹死。在洪水后第二天,记者在现场看到,养猪场内满是洪水留下的水渍和垃圾,从墙头的水印可以看出,当晚的水漫出地面有一米多深。

开展技术研究和科技创新,不仅成为合作社发展壮大的法宝,也使王如峰成了远近闻名的稻虾发明家。稻田养虾利用时间空间和水稻龙虾的生长发育规律,形成良好的生态系统,是水稻种植、龙虾养殖技术的有机融合。王如峰说,我们坚持田头做试验示范,探索标准化、规范化种稻养虾方法,总结提炼了一些种养技术,目前已获7项国家发明专利了。

这家养猪场的遭遇是洪灾的缩影。安徽省农委的统计显示,截至7月底,当地死亡或冲走生猪约8万头、家禽超过1200万只,倒塌损毁畜禽圈舍150多万平方米。在江西省,也有6.6万平方米畜禽圈舍在洪水中倒塌损毁,约7000头生猪、520余万只家禽因灾死亡。

记者翻开王如峰捧出的一摞专利证书,看到内容涵盖龙虾环保养殖、幼虾饲料等方面。他指着去年3月获得的发明专利一种龙虾环保养殖方法说,这项专利的核心是养殖龙虾要注意避开四周污染源和投喂合适饲料,具体包括选择池塘的深度、饲料的制备、饲料的投喂、水体循环管理等。环保养殖有利于龙虾的成长,使得龙虾不受污染物细菌的污染。

记者在洪灾重点地区采访发现,目前部分畜禽仍浸泡水中。在安徽省安庆市怀宁县高河镇万兴圩,怀宁县畜牧兽医局局长朱淑清说,此次该县受灾养殖场(户)230余个,死亡或被大水冲走家禽超15.7万只,猪死亡1.7万余头。

正在介绍期间,王如峰接到安徽省农业科学院水产研究所一位研究人员打来的电话。我们讨论了产学研合作的具体事宜,前几日刚签订了产学研合作协议,建立龙虾白斑综合征快速诊断方法是合作内容之一。王如峰告诉记者,这是合作社开展产学研合作的一个案例。截至目前,该合作社已取得稻田养殖小龙虾技术集成与优化等多项科学技术研究成果。

朱淑清举例说,7月3日,万兴圩溃破,附近这家猪场1万多头猪除转移出几百头母猪和少量育肥猪外全部被水淹没。经全力搜救,共从水中打捞出幸存生猪3000多头、死亡生猪3400多头,目前尚有数千头死猪仍浸泡水中无法打涝。

得益于科技创新、规范化管理和质量安全可追溯体系,稻虾连作恢复良好的生态系统,稳定水稻产量,增加龙虾数量质量,提高经济效益,合作社成员的腰包鼓起来了。过去是种养户找市场,价格低、效益差。合作社成员、村民陈厚德说,由于技术上去了,质量提高了,现在是市场找种养户、找产品,平均亩产龙虾约100公斤、稻谷约550公斤,纯收入2000多元。

当前,除了仍浸泡水中,还有相当一部分畜禽被水冲走不知所踪。

与此同时,全椒县赤镇龙虾经济专业合作社也逐步发展壮大。记者了解到,该合作社社员数已从2006年的57户增至347户,稻虾连作面积从3400亩左右扩至1.35万亩,龙虾产值从300万元增至6000多万元。

江西省上饶市鄱阳县凰岗镇农业综合服务站站长张道卉告诉记者,在今年的一次洪峰中,当地有6家养殖场、3家养鸡场被淹,其中有6头牛、100多头猪被洪水冲走,至今下落不明。

如今,在全椒县,像王如峰一样的养虾能手越来越多。在示范带动、市场拉动下,该县稻虾连作规模不断扩大,发展势头强劲,形成了稻田龙虾养殖热潮。全县稻虾综合种养12万亩左右,稻虾产业年产值达6亿元。

在宣城市,当地农委副主任洪旭初介绍,受此轮罕见强降雨影响,全市有超过500万只家禽死亡或被冲走,其中一部分家禽不知去向。

今年洪水来得又猛又急,几个养鸭场漂走了五六万只鸭。怀宁县高河镇平安村主任胡以群说,这些鸭子也不知道漂到哪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