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农业农村部办公厅公布了2018年度国家农民合作社示范合作社和全国农民用水合作示范组织名单。我市“鹤壁市山城区蚂蚁山果树种植农民专业合作社”被评为“2018年国家农民合作社示范社”。

三、多方筹资,加大投入,保证资金充足。一是县财政多方筹措资金,保证国土绿化提升工作顺利开展;二是积极争取上级造林工程资金用于造林奖补;三是按照渠道不乱、用途不变、集中使用的原则,整合县水利、发改、林业、土地、农业、农开等涉农资金投入到国土绿化提升工程中,同时积极吸纳社会闲散资金用于国土绿化,确保绿化资金充足,保证国土绿化工作顺利推进。

据了解,《牡丹之歌》是1980年由乔羽作词、唐诃和吕远作曲、蒋大为演唱的歌曲,该歌曲曾于1989年获得中国唱片奖,经过30多年的传唱已成为脍炙人口的经典歌曲。众得公司后经乔羽授权依法独占享有《牡丹之歌》词作品以及音乐作品著作权之共有权利的著作财产权,并有权依法以自己的名义提起诉讼。2018年4月,众得公司发现贝壳公司、岳云鹏未经许可,擅自将《牡丹之歌》中的歌词改编后使用在贝壳公司北京、上海两地版本的广告中,并使用该广告开展商务推广活动,认为上述行为共同侵害了众得公司对《牡丹之歌》享有的改编权。

六、加强管护,保证成效,提高苗木保存率。一是实行护林员护林制度,施工完成后,每建设单位根据实际管护需要,平原区每200亩要聘用1名护林员专门进行管护,签订管护合同,加强防火、灌溉、松土除草、施肥、除蘖、整形修剪、病虫害防治等管理,县财政给予补助。二是实施封山育林,山区村每1500亩聘用1名护林员,负责防火、禁牧、开荒等林地管护,县财政根据管护效果给予补助。三是加大涉案案件的打击力度,减少人为损害。

“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

为积极响应11月13日下午全省“国土绿化森林河南建设”会议精神,全面推进淇县全域绿化,提升淇县国土绿化水平,加快我县国土绿化建设步伐,淇县及时制定了“全域植绿、绿满淇县”国土绿化提速实施方案,并采取多项措施,大力推进淇县国土绿化工作,据截至目前统计,全县已完成冬季新造和补植补造5000余亩,栽植栽植海棠、刺柏、女贞、蜀桧等树种20余万株。

因此,在判断侵害音乐作品改编权时,需要结合被控侵权作品的使用形式,具体分析使用了三种作品中何种作品的独创性表达,从而判断被侵权的客体。

一、强化领导,明确责任,抓好工作落实。成立淇县国土绿化提升工作领导小组,王海涛县长任组长,王国伟、郑志学、张永胜、曹宇飞、刘文献任副组长。各有关单位明确分工,各司其职。各乡成立相应的国土绿化工作领导小组,负责本区域绿化工程的推进;县财政局负责资金筹备和拨付工作,县林业局负责绿化规划设计,抽调技术人员组成技术服务和督导组,分包乡和工程,保证建设质量;县政府督查室负责工作进度督导和进度通报工作;其他各相关部门主要领导要亲自负责协调,做好本单位绿化工作,确保国土绿化提升工作落到实处。

本案的核心问题是,当被控歌曲仅使用了原告歌曲的曲谱、而未使用歌词的情况下(以下简称“奉曲填词”行为),是否侵犯改编权?如果构成侵犯改编权,侵犯了谁的改编权?

五、强化督导,严格奖惩,增强领导责任。县政府督查室对全县国土绿化提升工作进行督导检查,要认真履行职责,严格督导,及时发现问题并促其改正。县电视台要公布工作进度,对落后乡及单位予以通报。造林工作每年核查两次,对未能按标准完成造林任务或造林环节出现偏差的,进行通报批评,并督促限期完成;对因栽植质量差、管理不善、成活率偏低,导致造林失败等出现的重大责任事故,将按照有关规定追究相关人员责任。

□ 本报通讯员 王栖鸾

二、创新机制,明晰产权,保证林农利益。积极探索绿化经营机制,创新和推广各种行之有效的营造林新办法、新举措。生态廊道建设实行土地流转,由公司、合作社、大户实施造林,收益归己。积极探索村集体参与造林机制发展村集体经济,探索农田防护林、围村林等绿化建设由村委会统一流转土地,统一规划、统一挖坑、统一供苗、统一栽植、统一浇水、统一管护,收益后村委会、护林队和农户按比例分成。

同时,法院认为,虽然被诉广告中的相应词句与《牡丹之歌》相应唱词的曲谱相同,但上述使用方式是涉及《牡丹之歌》曲作品和歌曲整体的改编权问题。而众得公司仅从词作者处获得相应授权,未获得曲作者的相应授权,无法以自己的名义单独主张曲作品及歌曲整体的相关权利。据此,法院一审判决驳回众得公司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宣判后,双方均未上诉,目前判决已经生效。

四、科学规划,精心施工,确保绿化质量。一是抽调技术人员深入到实地开展调查,搞好规划设计,为施工提供科学依据;二是各单位要按照方案规划设计严把苗木质量关,优先使用本地优质苗木和乡土树种,严禁使用不符合标准的劣质苗木和未经试验的外来树种进行造林;三是严把整地关,积极推广机械整地,提高整地质量;四是严把栽植关,各单位要成立造林专业队,开展造林技术培训,严格按造林标准和操作技术规程栽植、浇水、封堆,确保造林质量。

□ 本报实习生 蒋子豪

法院审理后认为,《牡丹之歌》构成合作作品,其中的词和曲谱部分又可以分别作为文字作品和音乐作品(即能够演奏的不带词的作品)单独使用,故《牡丹之歌》为可分割使用的合作作品。涉案广告中的“啊五环”“啊三环,你比五环少两环”以及“啊外环”“啊中环,你比外环少一环”4句内容较《牡丹之歌》中的“啊牡丹,百花丛中最鲜艳”一句,除仅有“啊”字这一不具有独创性的语气助词外,歌词部分既不相同也不相似,未使用歌词部分具有独创性的基本表达,表达的思想感情与主题亦完全不同,故未侵害众得公司就歌词部分享有的改编权。

“啊,牡丹,百花丛中最鲜艳……”

□ 本报记者 徐伟伦

简单来说,当被控歌曲仅使用了原告歌曲的曲谱、而未使用歌词的情况下,首先,对于歌词部分,由于未使用歌词的独创性表达,所以不构成对词作品改编权的侵害;其次,对于曲谱部分,由于被控歌曲的曲谱与原告歌曲曲谱相同,也就是使用了曲谱部分的独创性表达,如果被控歌曲曲谱在使用原曲谱的基础上,没有创作出新的具有独创性内容,则可能构成对原曲谱复制权或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侵犯,如果创作出新的作品,可能构成对原曲谱改编权的侵犯;最后,对于词曲共同组成的歌曲整体,由于曲谱是歌曲整体独创性表达的一部分,在被控歌曲使用了歌曲整体中的曲的部分的情况下,参考上述对曲谱部分的论述,也可能构成对歌曲整体改编权的侵犯。

对此,法官解释称,著作权法意义上的改编,是指在保留原作作品基本表达的情况下、通过改变原作品而形成新作品,因此,被控侵权作品是否构成侵犯原作品改编权的重要基础是使用了原作品的基本内容,而且所使用的作品的基本内容必须是受著作权法保护的具有独创性的表达。

“奉曲填词”是否侵犯改编权应综合判断

责任编辑:刘迅

《五环之歌》与《牡丹之歌》因旋律相近闹上了法庭。仅从《牡丹之歌》词作者处获得授权的北京众得文化传播有限公司,认为贝壳找房(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岳龙刚(即岳云鹏)未经许可,擅自将《牡丹之歌》的歌词改编后用以商务推广,侵犯了其对该歌曲享有的改编权,遂将二者诉至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法院审理后认为,众得公司仅享有词作品改编权,无法单独主张曲作品及歌曲整体的相关权利,故判决驳回众得公司全部诉讼请求。

“对于音乐作品来说,判断是否侵害改编权还需要考虑音乐作品这一作品形式的特殊性。”法官称,我国著作权法规定的音乐作品,包括带词的作品和不带词的作品。对带词的音乐作品来说,又包括带词的音乐作品(即歌曲整体)、词作品以及不带词的音乐作品(即仅指曲谱)三种作品,且这三种作品的著作权权利人也有所不同。带词的音乐作品(歌曲整体)的著作权由词曲作者共同享有,词作品的著作权由词作者单独享有,不带词的音乐作品(即曲谱)的著作权由曲作者单独享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