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18日上午,为期两天半的第41届养猪产业博览会在农业部种猪测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成功落下帷幕。省农业厅副厅长、省畜牧兽医局局长郑惠…
6月18日上午,为期两天半的第41届养猪产业博览会在农业部种猪测质量监督检验测试中心成功落下帷幕。省农业厅副厅长、省畜牧兽医局局长郑惠典出席博览会,为获得种猪测定成绩第1-3名的企业颁奖,并为种猪拍卖鸣锣,激励养猪企业加快转型升级、提质增效,推进广东畜牧业稳步健康发展。省畜牧兽医局副局长刘付启荣在会上致辞。
猪粮安天下,养猪业对经济和社会发展和人民生活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近年来,广东养猪业转型升级步伐不断加快,保持稳步健康发展,2015年全省生猪出栏3663万头,全国排名第六。去年二季度以来,猪价迎来了近十年来持续时间最长、盈利水平最高的黄金行情。刘付启荣在讲话中强调,养猪人在获得丰厚利润的同时,也要积极推进养猪业的供给侧改革。一要保障上市生猪质量安全,杜绝滥用抗生素、使用瘦肉精和违禁添加物的违法行为;二要向市场提供多种不同品质、不同档次的猪肉,丰富“菜篮子”;三要减少散养产能,提高标准化适度规模养殖比例;四要大力推进良种工程,从根本上提升生猪供给效率。
广东养猪产业博览会已经成功举办了41届,作为国内规模最大的养猪行业博览平台,吸引了众多行业精英、专家学者以及基层从业者前来交流,为助推广东乃至全国养猪产业持续健康发展作出了积极的贡献。
据了解,本届拍卖会组委会尝试取消了种猪外貌评估,由养户根据测定成绩自行挑选喜欢的种猪。种猪拍卖环节一共有8头种猪参与现场竞拍,其余种猪均参与投标。在拍卖环节中,经过多轮激烈竞投,来自广西福昌种猪科研有限公司耳牌号为
153号杜洛克种猪以13000元的价格成交;来自惠州广丰农牧有限公司,耳牌号为609的大白种猪,以12000元价格成交;来自肇庆益信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耳牌号为340的长白种猪以12000元价格成交。其余种猪也均以不同价格顺利拍出。而在投标过程中,来自清远温氏种猪科技有限公司,耳牌号为
143号杜洛克种猪以13100元的成交价格,超过了拍卖环节所拍出的最高价,成为本届“猪王”。养猪产业博览会拍卖会历史上首次出现投标种猪成为价格最高猪王的情况。
本届养猪产业博览会人气火爆,尽管天气炎热,但观众仍然热情高涨,参展企业普遍反映参观博览会的规模猪场人数是近年来最多的一届。究其原因,都认为猪价高涨,养猪人参加活动的积极性也明显提高了。而本届猪王在投标过程中以13100元价格成交,价格不算太高,说明养猪人越来越理性。博览会也将和养殖企业一同进步、迈上一个新台阶。

2014年,省人大集团帮扶百德镇,村里计划成立合作社发展养殖业来带动村民脱贫致富,罗开甫便主动站了出来,带头成立了兴仁县百德镇银厂村众合农民养牛专业合作社,自己还投入120多万元,修建养殖场发展肉牛养殖,还利用集团帮扶农户的资金入股模式,带动农户发展能繁母牛,运用他多年的养殖技术为农户提供免费的技术服务。入股的农户不仅享有合作社提供的技术培训和指导,并且还可通过合作社积极向上争取国家项目的补助资金。在他的带动下,2015年村民左克良、周文祥等10多户农户积极加入了合作社,许多贫困群众正利用县里的无息扶贫帮扶资金进一步扩大了养殖规模。

“此外,回乡创业种田肯定不现实,养牛养羊成本太高,投资少回报高的项目才是我最需要的。”冉孟林分析说,野鸡目前在市场上还属于稀缺品种,价格、市场有保障。

兴仁县百德镇银厂村众合农民养牛专业合作社理事长罗开甫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曾在粮食部门工作20余年的他是一个土生土长的农村人,2008年回家乡发展养殖,先后养过羊、养过猪,养羊时从200只发展到600多只,并赚到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是当地群众眼中名副其实的养殖能手。

2014年,冉孟林回乡过年,惊觉家乡变化如此之大,就业机会很多。疲于奔波之苦的他决定留下来,在家乡创业。

百德镇银厂村是兴仁县比较偏远的乡村,是典型的山区,山上资源丰富,当地农户又以种植玉米、稻谷、小麦为主,草料资源充足。罗开甫正是抓住了当地丰富的山地资源和多年的养殖技术发展生态养殖,并利用国家加大对农业产业投入的政策优势,尝到了养殖的“甜头”。

年轻人做事,靠的就是一股干劲。

如今,银厂村和周边的村民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投入到养殖行业,目前,村里入股农户就有60多户,村里存栏5头以上的养殖户就有20多家,养牛已成为村里主要的致富产业。

跟许多创业者一样,当冉孟林满心欢喜地带着野鸡蛋四处叫卖时,遇到了令他尴尬的一幕。为了打开销路,他采取了“降价保销”的模式,每枚野鸡蛋1元左右,与普通鸡蛋价格一样,由于每个野鸡蛋还没有半个普通鸡蛋大,因而,许多顾客在看了个稀罕后,买的却是普通鸡蛋,冉孟林野鸡蛋几乎无人问津。

谈到今后的发展时,罗开甫信心满满地说,为了赢得更多的市场,带动更多的农户发家致富,如今他还在城里设立了专卖店来进行销售。同时做好表率,加强管理,带领农户走上致富路。

但是很快,一次偶然的机会促使冉孟林的家人改变了观念。

近年来,贵州省兴仁县鼓励并引导农村成立农业专业合作社共同发展,在全县涌现出一大批养殖大户和致富能手,他们利用手中的技术和国家的扶持政…

冉孟林说,现在取得的成绩只是创业起步的垫脚石,他的养殖梦还在继续,还要带动周边群众的养殖积极性,与大家共同致富……

责任编辑:莫志超

很多年轻人都向往都市生活,追求刺激的生活方式。但是,1988年出生的冉孟林却不一样,他辞去了在大城市的工作,回到家乡,发展养殖业,甘于在山沟沟里打拼创业。他说,每个人都有自己奋斗的舞台,我的舞台就在这里,山沟沟里一样能飞出“金凤凰”。

贫困户秦美书当初用2头牛加入合作社,现在已经养上了4头,今年合作社正完善手续向有关部门申请补助。

辞职回乡创业“偶遇”野鸡

近年来,贵州省兴仁县鼓励并引导农村成立农业专业合作社共同发展,在全县涌现出一大批养殖大户和致富能手,他们利用手中的技术和国家的扶持政策走在养殖业的前列,为带动邻里乡亲脱贫致富起到了先锋模范作用。

到目前为止,冉孟林的野鸡场已经出栏野鸡600余只,单价每只在80—120元,销售野鸡蛋4000余只。

从去年11月开始销售,到目前有如此良好的销售成绩,不是冉孟林的嘴皮子会说,而是他借了一股“东风”,乘风破浪。

很多年轻人都向往都市生活,追求刺激的生活方式。但是,1988年出生的冉孟林却不一样,他辞去了在大城市的工作,回到家乡,发展养殖业,甘于在山沟沟里打拼创…

巧借“东风”欲做品牌

放着大城市的工作不做,在乡下创业……这让冉孟林的家人及周边邻居一头雾水。

“有一次上街途中,看见有人手里提着几只野鸡叫卖,而且价格在100元一只。”冉孟林说,野鸡也叫七彩山鸡,在西南片区有大量分布。

冉孟林心想,“家乡自然环境优越,沟深林密,适合搞养殖,何不在野鸡养殖上下点功夫呢?”通过查阅相关资料,他了解到,野鸡与普通鸡不同,具有好动、少吃多餐、只吃五谷杂粮和野菜昆虫等习性,“更独特的是,由于野鸡的淋巴细胞和吞噬细胞较普通鸡种发达,抗病能力极强,几乎不会生病,更无需注射抗生素。这不正好迎合了当前的市场吗?”

为学习养殖技术,冉孟林跑遍了永川的多个养殖场,不求报酬为养殖场免费打工。学成归来后,没日没夜的守在鸡场,搭建鸡棚,困了就在鸡舍打个盹。

苦学一段时间后,他开始引种试养,没有场地,就在离家较远的一处山沟里,搭建起了鸡舍,开始养殖生涯,吃住全在鸡舍。在冉孟林的努力下,野鸡的成活率达到了九成左右。当收获第一颗野鸡蛋时,他彻夜未眠。

苦心学养殖合理算利润

在取得成绩的同时,冉孟林并没有被利益冲昏头脑。他算了一笔账,野鸡一般5个月就出栏一批,早期的野鸡一只利润能达到50—60元,随着养殖成本的增加,利润会缩减至30元。养殖一只家鸡,最大成本也在20元,再加上目前鸡场占地面积10余亩,规模还不算大,有不少地方闲置,利用这些空地再养家鸡,每年能有一笔额外收入。于是,他还在野鸡围笼周边养殖了几百只家鸡,提高利润空间。

“我们大足也有许多景区,宝顶、龙水湖每年的游客数量都有上千万人。”冉孟林说,整个大足旅游市场他都有关注,下一步,他打算利用重大节庆日在宝顶景区、龙水湖景区开销售网点,不仅挣挣人气,更重要的是做大作响自己的品牌。“有了品牌才有竞争力,有了竞争力才有更强的生命力。”

2008年,冉孟林电子商务大专毕业时,他还是珠溪镇下坝村位数不多的大学生之一。跟许多毕业生一样,毕业后找工作,在大城市里打拼,这一晃,就是6年。

于是,冉孟林把他人生的第一桶金“押”在了野鸡身上,也让家人对他回乡创业的反对减轻了不少。

此外,下坝村距离荣昌万灵古镇不出5公里,冉孟林还将自己野鸡场的广告打在了这个国家级4a景区内,趁着古镇旅游的开发建设,前来游玩的游客众多,冉孟林的野鸡和野鸡蛋销售也顺风顺水。每只野鸡蛋的销售价格飙升至3—4元一枚,就这样搭上了“顺风车”。

“最苦的是,前期野鸡苗很不好‘伺候’,要求室内温度在38℃左右。每天得在高温鸡舍里照料鸡苗,这才知道什么叫汗如雨下。”回想当初的创业经历,冉孟林虽然感慨万千,脸上却浮现出无比欣慰的笑容。

冉孟林并没有灰心,他开始尝试通过网络推销野鸡蛋。这一招果然奏效,野鸡蛋以其鲜嫩、味香、高蛋白、低脂肪、低胆固醇等独特的营养价值受到了城里人的喜爱,来自不同地方的顾客纷纷前来收购野鸡蛋,无人问津的野鸡蛋变得供不应求。

“我就是不想一辈子打工,想从事自己喜欢的职业。”说起自己的辞职原因,冉孟林解释,“因为辞职,父亲甚至大发脾气,几个月不理我。他觉得我好不容易大学毕业能留在大城市,突然又回家当农民,在乡邻面前很没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