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水冲刷油桶致1100多亩稻田、鱼塘受污染 湖南两市紧急处置“油污”事件
孟立华手捧一把因洪水和油污而干枯的水稻,心痛不…

老房子在海边这座石头房外打发时间和照看养殖池。 即将成熟的龙虾。
收获是最美丽的风景,梦想或许也能用称量。如今的石狮渔民蔡上碧…老房子在海边这座石头房外打发时间和照看养殖池。
即将成熟的龙虾。

随着国家提出精准扶贫的号召,不少地方政府开始与电商集团达成合作意向,并利用电商平台和大数据的优势开启“互联网
”的精准扶贫新模式。今年,承德市政府和京…
随着国家提出精准扶贫的号召,不少地方政府开始与电商集团达成合作意向,并利用电商平台和大数据的优势开启“互联网
”的精准扶贫新模式。今年,承德市政府和京东集团签署合作意向,一只只产自承德山间的“蹦跶鸡”登录京东电商平台。“蹦跶鸡”一经上线,销量极其火爆。在各个领域都取得了很好的销量。甚至一度出现断货的状况,在消费者的信任和追捧下“蹦跶鸡”项目取得了辉煌的成绩,更是走上了众筹的平台。
近来“蹦跶鸡”众筹项目更是上线京东众筹平台,上线的短时间以来就筹集资金600781元,一路横冲直撞直达电商扶贫项目的众筹资金额第一,生鲜肉品类众筹金额第一,生鲜品类众筹金额第三的位置。“蹦跶鸡”众筹项目上线比其他扶贫项目晚,却位居众筹项目多个类目第一的宝座,截止到目前为止,蹦跶鸡项目已经收到4480名支持者众筹的资金600781超越目标筹集额60000元,目前还有源源不断的支持者投入资金支持该项目。
那么“蹦跶鸡”是凭借怎样的魅力来取得这样的成绩呢?让我们一起来揭开电商扶贫项目第一的神秘面纱。
绿色养殖,品质保证
何谓绿色养殖呢?蹦跶鸡又和普通的土鸡有着怎样的区别呢?为何能在同类市场上脱颖而出呢?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们一起来蹦跶鸡的养殖地亲眼见见绿色的养殖方式。
当我们走进蹦跶鸡的养殖所在地,一眼望过去就可以看见一只只的蹦跶鸡惬意的行走在绿色盎然的林间,他们时不时的低下头好像在地上寻找,那是他们在啄食林间的各类昆虫,为保证蹦跶鸡的营养,农户还会在地上洒落一些玉米粒供其食用,林间有一条小河,一只只蹦跶鸡吃着天然的食物喝着优质的泉水有着充足的活动空间,这样的养殖环境还不是纯天然绿色养殖吗?
除了养殖条件比一般土鸡更加绿色优越外,蹦跶鸡的养殖周期也比普通土鸡更加长,一般土鸡的成长时间都在180天-240天左右,而承德蹦跶鸡的平均成长时间为400天以上,400天的时间里,蹦跶鸡历经四季而成长成熟。因此用蹦跶鸡做食材煲出的汤更加醇香。
“政府 企业 农户”模式保障食材安全
蹦跶鸡是承德市人民政府联合京东电商平台和怡达集团要让“互联网
”的模式助力承德精准扶贫让农村土特产走上网络,走向全国各地。由此可见,蹦跶鸡前有京东品质电商做销售,后有承德市政府做坚强的后盾,还有纯朴的山间农民辛勤的养育做保障,这样的多重保障,你还会对你购买到的蹦跶鸡的品质有怀疑吗?
比一般土鸡更加优越绿色的养殖环境以及“政府 企业
农户”三重保障的模式,让蹦跶鸡在众多众筹中独领风骚,成就第一的位置。

洪水冲刷油桶致1100多亩稻田、鱼塘受污染

收获是最美丽的风景,梦想或许也能用称量。如今的石狮渔民蔡上碧、蔡明灯便期待着农历春节的到来,因为那个时候他们精心培育三年的海鲜便可以进入市场,而且按照目前市场趋势应该可以赢得一个好价钱。潜心钻研
一对渔村花甲老人合作开办了养殖所

石狮市永宁镇浯沙村是一个面朝大海的闽南渔村,蔡上碧、蔡明灯两位现已过花甲之年的老人自幼便在这里长大,靠海为生,有着共同的兴趣爱好,有着共同的理想目标,私底下他们亲切地称呼彼此少年仔和同安豆腐。蔡上碧比蔡明灯年长一岁,身高略高,性格较为开朗,而蔡明灯则会略显羞涩。

湖南两市紧急处置“油污”事件

也正是因为有着共同的话题和理想,2013年,两人合作成立了联盛养殖农民合作社养殖场。养殖场不大,距离海岸200米。那里目前主要暂养了野生青龙虾和红斑鱼。所谓暂养,即水产动物苗种放流或移至养成池养殖之前进行的适应性短期饲养。蔡明灯对于大家陌生的暂养一词做了解释,同时边看着一旁的蔡上碧一边笑着告诉记者:是蔡上碧带领我们成立合作社的。
蔡上碧说,自己从小生活在渔乡,十五六岁便跟着大人下海捕鱼,那时候就萌生了暂养青龙虾和红斑鱼的念头,因为两种海鲜都是不易养殖的品种。而这几年来,蔡上碧便是靠着观察青龙虾和红斑鱼的生活习性不断摸索,也为后来的养殖事业奠定了基础。
将养殖池设置在距离海岸线200米的地方,是否有特点的依据和意义呢?
就记者的疑问,蔡上碧并无法说出个所以然来,他微笑着表示,这个距离是他经过多年的观察总结出来的,至少对于这片海域还说,这个位置应该是最佳暂养点。
在两位老人的带领下,记者趁着退潮时露出水面的小路来到养殖池边。这个养殖基地大约有五亩,被分成48个养殖池,均用50米长和1米宽的水泥板为隔四周,每个养殖池最深2米,最浅1米。蔡上碧告诉记者,这些养殖池是2013年建造的,当时为了节省开支,我们到南安收购石材边角料,后来也向石改房购买拆迁的石材,再利用海蛎船将石材从岸边运送到指定的地点。然而,这些都只是基础工程的一部分。为了活络海水,避免退潮时龙虾和鱼缺氧,蔡上碧和蔡明灯还在养殖池的两边建造了两个蓄水池,海水通过蓄水池流通,这便可以最大限度的保证水池内的含氧量。

孟立华手捧一把因洪水和油污而干枯的水稻,心痛不已。

摸索门道 打破了青龙虾和红斑鱼难养殖神话
一样是在2013年,蔡上碧和蔡明灯从渔民手中购买了2400只青龙虾和红斑鱼幼苗,分养在24个养殖池内。同时,每个池子还混合喂养青龙虾和红斑鱼各50只。
鱼苗一斤100元,龙虾苗一斤170元,每只刚买来时仅有一两厘米长。不过养三年后,每只差不多可以长到一斤左右,收成时每斤可以卖到三四百元不等。谈起三年的养殖日子,蔡上碧很有一番感触。他说,这三年里,每两天就要给它们喂养60斤的新鲜小鱼。而当冰山融化,海洋水下温度低于15度时,它们就会躲到事先为它们准备好的空心砖里冬眠,我们也不需要再喂养它们。采访中记者也注意到,两位老人的养殖方法也与大部分养殖场有所差异,他们每次都将喂食的鱼碾碎,而是将小鱼切块,以此来保持良好的水质。
然而,两位老人的养殖独特之处并不只在于喂食方面,设置空心砖也是他们的独特之处。蔡上碧分析透露,空心砖砌在养殖池的水泥板上,空心砖的20厘米左右空间,并可以供它们筑巢。这样它们才会在这儿安家,其中最明显的应属会产卵的青龙虾,而那些养在鱼排上的龙虾并不会产卵。
蔡上碧在多年的研究中认为,由于这两种海鲜均是暖水性生物,这种做法便是为了最大力度地还原它们原有的海洋生存环境,还原环境就是还原野生,这种方式养出来的龙虾个头才会大,肉质才会好。
此外,为了方便看护养殖场,蔡上碧和蔡明灯每天都会在附近自建的小石头屋呆上八九个小时。小石头屋里面摆放着各种渔民的工具,两人通常利用围棋打发时间,等到涨潮,海水淹过养殖池,他们就会结伴回家。
经过三年的努力,两位花甲老人果真把这些青龙虾和红斑鱼养大,且存活率高达80%,对于普通的养殖户来说已着实不易。这两种海鲜对于水质、温度等要求真的很高,所以能这么大面积的养殖成功也是要靠很多年的积累,并非一朝一夕的照搬照抄就可以达到如此效果。蔡上碧说。记者手记:
大海梦想还将延续

从围建养殖池到收购幼苗,从管理照顾到细心守护,已过花甲之年的蔡上碧和蔡明灯两位老人就像照顾孩子一样照看着他们的鱼苗和龙虾苗。三年过去了,如今收成在即,池子里的青龙虾和红斑鱼也个头渐显。然而,对两位老人而言,最初的生活梦想或许也就是丰收。而从初心中,让人更佩服的是老人们多年来孜孜不倦的潜心钻研和自信精神。
养殖青龙虾和红斑鱼除了赚钱,也是希望将这两个品种合理地留在我们的家乡。两位老人表示,由于它们的喜温性,一到寒冷的天气,成熟的青龙虾和红斑鱼就会大量向南迁移,这也是以往这两种海鲜捕捞量不高的原因。如今,或许这个养殖方法对这个问题来说可以有缓解作用。
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将海的文化延续,也许靠的就是渔民的智慧和一双双勤劳的双手。面对老人们的匠心追求,记者也就其传承问题向老人提问。蔡上碧和蔡明灯自信而微信地表示,目前儿子目前都是在外打工,经验的传授也就是靠三不五时的口口相传,但我们相信,再过几年,他们还是会子承父业。

菁华铺乡政府组织人员在被污染的鱼塘中打捞油污。

本报记者张振中杨娟文/图

7月4日早晨,湖南省长沙市宁乡县菁华铺乡菁华铺村,种养大户孟立华惊心地发现,不仅稻田和鱼塘被洪水淹没,而且水面上漂浮着上百个油桶。在菁华铺乡,由于邻近的益阳市赫山区一矿物废油收集企业油桶被洪水冲刷,有3个村近千亩稻田、100多亩水域都受到油污污染。在初步去污之后,7月12日,两地环保、农业部门和当地政府开始制定系统处置方法,将油污损失减少到最低程度。

据孟立华反映,退水之后,有些油桶栽倒在田间,不少油污泄露出来,烧坏了部分中稻禾苗;损失最大的是自己家鱼塘,因油污致死的鱼就有3000多斤,自己家因洪水、油污引发的损失近30万元。

联络菁华铺村的该乡纪委书记熊建斌向记者介绍,洪水中的油污来源于赫山区一家已经停产的矿物废油收集企业。该企业地处菁华铺村与赫山区交界处的稻田边,与周边稻田仅有一墙之隔。暴雨中,油类收集站全部被淹,洪水将大量油桶冲刷至稻田、鱼塘。赫山区和宁乡县两地农业部门相关负责人分析,目前看来,稻田损失相对较小,而鱼塘由于受洪水和油污双重影响,损失较大。

稻田、鱼塘油污该如何处置?熊建斌介绍,对于受污严重的鱼塘,主要通过吸油棉吸走水域表面的漂浮油,并铲走带有油污的泥土进行紧急处理。该乡乡政府规定,哪怕是活鱼,只要受到油污污染,都不能流向市场。至于稻田污染的最终情况,只有在7月18日通过第三方环保公司跟踪检测以后,再具体由农业、环保部门负责科学施救。益阳市环保局表示,将责令涉事企业搬离。至于受损农民关心的赔偿问题,当地政府称因为洪水侵袭是主因,企业管理不当是次因,将责令涉事企业进行相应赔偿。

7月12日,记者刚到现场,一股刺鼻的油污味道扑面袭来。大部分池塘水域漂浮的油污已初步清除掉,仍有一些池塘还漂浮着大量油污,当地政府正在组织人员进行打捞;一些稻田不同程度受到污染,记者随手扯起一把禾苗,手上便沾满油污。孟立华等村民担忧地说:“中稻受污,影响分蘖,导致减产;如果鱼塘污染不彻底清理干净,以后将不能养鱼;由于油污味道太浓,惟恐影响身体健康,我们一些村民连自家的房屋都不敢居住。”

责任编辑:雍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