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业农村部新闻办公室定于2019年3月21日下午3时举行渔政执法工作专题新闻发布会,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向媒体介绍“中国渔政亮剑2018”系列专项执法行动情况,并回答记者提问。中国网现场直播,以下是现场实录。

人民政协网北京3月28日电

3月28日“毒鱼”事件发生,引起足够重视——秀山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县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县河长办,县公安局,县农业综合执法大队,平凯街道成立联合调查组,目前已掌握固定部分证据!欢迎广大群众积极提供毒鱼相关线索!

农民日报社记者:

“我们养殖产量和养殖面积均位居世界前列,但随着水产养殖业的高速发展,环境问题日趋凸显。”在今年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重庆市生态环境局副局长余国东呼吁,要根据我国水产养殖行业发展趋势、养殖模式、养殖尾水排放特征等,从源头到末端,全方位完善水产养殖标准体系。

今日,秀山市民,前往梅江河河段时遭遇这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

我们注意到,近年来渔政执法力度是在不断加强的,为什么仍然有不少不法分子铤而走险,从事非法捕捞?请问发言人,针对这种现象,下一步将采取哪些具体措施?谢谢。

长期从事生态环境管理,余国东在工作中发现,目前水产养殖已成为水环境污染的重要来源。

视频截图

于康震:

“按照现在要求,水产养殖区等渔业水域应满足地表水Ⅲ类水质标准,也就是化学需氧量20mg/L、总磷0.2mg/L;但事实上,部分养殖者并未做到。”余国东在重庆市内选取了两片主要养殖区域进行了监测——大足区濑溪河养殖水域化学需氧量浓度为34~63mg/L,总磷浓度为1.34~4.55mg/L;巴南区鱼溪河相应的值分别为54.8~56mg/L、2.1~11mg/L。“这些数据均大大低于地表水Ⅲ类水质标准。”

“好多死鱼,小的餐条鲫鱼,大的好几斤的鲤鱼、大黑鱼都死了,这明显就是有人下毒了”

谢谢,我也一直在想这个问题。近两年来,按照农业农村部的统一安排,各地扎实推进”中国渔政亮剑“专项执法行动,持续加大违法捕捞行为的打击力度,依法实施严厉处罚,社会上一直给予肯定,称为”史上最严执法“。

究其原因,余国东指出,部分养殖者为了片面追求经济利益,往往选择高密度、高产量的养殖模式。而这种模式要求在养殖过程中提高饵料的投放量,同时为了防治各类病害,还需要投入大量的杀菌剂、抗生素等渔药,甚至还会投放促进鱼类产卵和生长的激素类药。“这些残饵、粪便极大的增加水环境负荷,一旦超过水体自净能力,就会造成养殖水域严重污染;同时另一部分还会富集在水产品体内,造成水产品药物残留超标,影响食品安全。”

3月28日梅江河官舟段被毒死的鱼有些属于稀少的品种

就是在这种高压严打的态势下,各种违法捕捞现象、各种违法行为依然屡禁不止,确实值得深思。我想,产生这种现象的原因肯定是多方面的,比如说经济利益的驱动,再比如说渔政监管力量比较薄弱,监管手段也不足等等。除了这些之外,我还在想,大家也都知道,打击违法怎么打击?根本是要依法打击违法行为。所以,我想强调一个重要的原因,还是在于我们渔业的法律体系不健全,法律的武器有时候显得无能为力,力度不大。现行《渔业法》是1986年制定的,期间虽然经过几次小的修订,但是这个法的总体格局一直没有变。由于年代久远,《渔业法》已经严重滞后于产业和社会经济发展的实际。举两个例子,一个是很多违法行为,比如刚才提到的涉渔“三无”船舶,以及非法从事远洋渔业的行为,现行《渔业法》对此就没有规定罚则,存在执法难的问题。再比如,对非法捕捞行为处罚标准太低。现行《渔业法》对非法捕捞处罚标准是根据上世纪八十年代社会经济状况设定的,罚款数额大多数都在5万元以下,对电鱼的处罚标准更低,这与违法捕捞的危害和获利程度,特别是违法海洋捕捞所获得的巨额经济利益相比,是完全不成比例的。也就是说,现行法律不足以对违法行为形成有效震慑,我想这是个重要的原因。

仅鱼塘污染了还不算结束。由于大部分养殖者往往不采用循环水养殖和水体净化技术,鱼塘的废水经常直接排放到河道中,又直接加剧了整条河流的污染。

这位市民气愤说,上个星期他还来这条河钓过鱼,可是如今成了一条“死河”!

所以,要解决这些问题,需要尽快修订《渔业法》。全国人大常委会对修法工作非常重视,已经把《渔业法》修订列入规划。2019年,农业农村部将加快推进《渔业法》修订,并列入了重要议事日程。修订草案准备将各种违法捕捞行为特别是涉渔“三无”船舶和“绝户网”、非法从事远洋渔业等现实中经常发生的严重违法违规行为都纳入法治监管轨道,并合理提高违法违规的成本,也就是处罚力度要大幅度提高,做到处罚与违法行为相当。草案现在正在征求各方面意见,农业农村部争取早日完成此项工作。下一步农业农村部将根据中央《关于深化农业综合行政执法改革的指导意见》的要求,进一步加强渔政队伍规范化建设,合理配备执法装备,提升素质能力,提高严格规范公正文明执法的水平,落实好中央关于加强水域生态文明建设的有关要求,推动渔业高质量发展,这就是我们的打算。谢谢。

事实上,国家已经制定了淡水池塘养殖水排放要求。“但这个标准还不够严格。”余国东告诉记者,即使按照此标准达标排放,以总磷浓度限值为例,尾水仍属于劣Ⅴ类水质。

3月28日梅江河官舟段被毒死的鱼

当然,这个标准的制定有其历史沿革。渔业水质标准发布于1989年,当时化学需氧量、氨氮、总磷等常规污染因子浓度限值均未在此标准中明确;淡水池塘养殖水排放要求属推荐性标准,并未要求强制执行。

可是,在如今生态资源如此脆弱匮乏的今天,竟然还有人敢用这种方式“毒鱼”?

“只是随着时代的发展,现行标准已经不能满足现阶段需求了。”因此,余国东建议,目前亟须从源头到末端,全方位完善水产养殖标准体系。

许多大鱼都搁浅在岸边死亡

“一方面,结合渔业水质标准、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等,制定养殖水域水质标准;另一方面,结合水环境质量改善的要求、养殖尾水污染物浓度、排放特征、对水环境的影响等因素,尽快修订出台养殖尾水排放标准。”他提醒说,在发展水产养殖时,要对养殖水域进行环境评估,合理确定养殖规模、养殖密度、饲料和渔药投放量等;同时要求养殖者定期监测尾水排放情况,防止养殖尾水污染环境。

事实上,如今各地都在禁渔期——并且禁渔的范围、时长,都因为生态告急而比往年力度更大!

3月28日梅江河官舟段被毒死的鱼

比如在南方的鄱阳湖、长江流域的许多江段,都采取“全年、全面”禁渔政策,严禁渔船下水、商业捕捞…

3月28日梅江河官舟段被毒死的鱼正处于产卵期

秀山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文件精神,自3月1日起,已经对秀山县水域全境实施禁渔期制度。进入禁渔期,一直持续到6月30日24时。

秀山县违法捕捞举报电话

可以说,如今无论上当局,还是大众,对生态环境的保护意识和关注度都前所未有!可是,在这种态势下竟然还有人采取这种“灭绝式”的毒鱼方式,实在令人发指!

专案组成立

令人欣慰的是,今天“毒鱼”事件发生,引起足够重视——秀山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县公安局成立专案组;县河长办,县公安局,县农业综合执法大队,平凯街道成立联合调查组,目前已掌握固定部分证据!欢迎广大群众积极提供毒鱼相关线索!

悬赏通告

有网友气愤表示,这种现象并不是孤例!

秀山还有些地方对于电鱼、药鱼,往往管辖部门互相推诿,“一点不积极”,而即使抓获违法捕鱼的,往往也只是没收渔获、渔具,以及说服教育为主,最多就是处以罚款,根本达不到警戒的作用!

而这些违法捕鱼,不管是电鱼还是药鱼,却会造成极为恶劣生态危害,是否应该从严惩罚?

(来源: 秀山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