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促进渔业转型升级与贫困地区产业发展有效衔接,拓宽贫困地区优质水产品销售渠道,构建采购端与贫困地区水产养殖企业和贫困渔民的交流合作平台,5月17日,全国渔业扶贫产销对接活动在广东珠海启动,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出席产销对接活动。

近日,农业农村部组织完成了2019年第一季度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例行监测。

远洋捕鱼距离我们并不遥远,我们日常所享用的金枪鱼、秋刀鱼和鱿鱼,就有相当一部分来自这些远洋捕鱼船。

本次活动37个贫困县45家企业参与渔业扶贫展销,活动现场举行了产销对接签约仪式,意向成交金额3000万元。活动期间,还举办了亚太水产养殖展,参展企业160家,展示销售优质水产品,推广水产养殖的新技术,打造优质水产品品牌。通过这次活动,将搭建贫困地区水产品产销对接平台,帮助贫困地区水产品打开销路,拓展市场,为打赢脱贫攻坚战和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作出贡献。

据了解,今年农业农村部对国家农产品质量安全例行监测计划进行了再次调整,扩大监测范围,完善随机抽样程序,加大“三前”(食用农产品从种植养殖环节到进入批发、零售市场或生产加工企业前)抽样比例以及增加畜禽和水产品禁用药物参数等,监测工作的科学性和针对性进一步增强。一季度共监测了全国31个省和5个计划单列市共153个大中城市的475个蔬菜生产基地、430辆蔬菜运输车、186个畜禽屠宰场、177个蛋鸡养殖场、718辆水产品运输车或暂养池、838个农产品批发市场,抽检蔬菜、水果、畜禽产品和水产品等4大类产品94个品种,监测农兽药残留和非法添加物参数130项,抽检样品10479个。

和普通渔船不同,这些远洋捕鱼船每次出海时间很长,有的甚至一次出海2年才会返航。那,它们捕获的鱼虾如何保鲜呢?难道我们吃的是冷藏2年之久的鱼虾吗?本文将带大家初步了解远洋捕鱼行业,并探索远洋捕鱼的保鲜之道。

据了解,近年来,全国渔业系统坚持把发展贫困地区特色渔业产业作为产业扶贫的重要措施,打造了稻渔综合种养、盐碱水渔农综合利用、冷水鱼产业等典型模式,创立了一批优质特色品牌,有力促进了贫困地区产业发展和农民脱贫致富。

监测结果显示,抽检总体合格率为97.6%,同比上升0.3个百分点。其中,蔬菜、水果、畜禽产品和水产品抽检合格率分别为97.4%、98.5%、98.5%、95.7%。畜产品“瘦肉精”抽检合格率为99.9%。农产品质量安全水平持续稳定向好。

曾经,渔民的生活是诗意的,这些最后的狩猎者,仅需轻舟一叶,万顷碧波,随波渐远。由于近海捕鱼往往是朝发夕归,所以从前并不存在渔获保鲜的问题。

来源:农业农村部新闻办公室

从监测品种看,抽检的72种蔬菜中瓜类蔬菜和食用菌抽检合格率最高,均为99.7%;其次是甘蓝类、根菜类和白菜类蔬菜,分别为99.6%、99.2%和97.7%,薯芋类蔬菜抽检合格率为93.0%。抽检的6种畜禽产品中,猪肝和羊肉全部合格,猪肉、牛肉、禽肉和禽蛋的抽检合格率分别为99.7%、99.1%、98.1%和95.3%。抽检的14种大宗养殖水产品中鳙鱼和鲫鱼全部合格,草鱼、鲤鱼和鲢鱼抽检合格率相对较高,分别为99.6%、99.5%和99.1%;鳊鱼、大菱鲆、对虾和罗非鱼抽检合格率分别为96.8%、96.3%、95.8%和95.7%。

可好景不长,全球范围内的近海渔业资源日渐枯竭,而市场上对远洋捕捞海产品的需求越来越旺盛,这一推一拉,促使许多渔民尝试着走向深海。不过,在扬帆起航之前,渔民们还需要解决几个难题,那就是:

农业农村部已将监测结果通报各地,对监测发现的突出问题进行督办,要求地方农业农村主管部门有针对性地跟进开展监督抽查,依法查处不合格产品及其生产单位。继续深入开展禽蛋禁用药物、牛羊肉“瘦肉精”、水产品兽药残留及非法投入品等专项整治行动,加大行政执法和刑事司法衔接力度,始终保持高压态势,严厉打击违法违规行为,确保农产品质量安全。

1、渔船能否抵达远洋渔场?

来源:农业农村部新闻办公室

2、即便到了渔场,气象预警、鱼群探测、医疗保障、油料和饮食的补给谁来提供?

3、如果船舱装满就即刻返回,经济上是否划算,一船鱼能抵得上来回的燃油费吗?

4、返航途中,渔获腐烂变质问题又要如何解决?

大型远洋捕捞船

自主作业能力很强的大型远洋渔船

人们最初的解决思路是建造更大、功能更健全的大型渔船。以前的近海渔船大多排水量不过几吨、十几吨,这样的小船显然无法进入远洋作业。那么,可否建造一种超级渔船?它应该有近千吨的排水量,安装有全套雷达、测鱼器等昂贵设备,船上有-60℃超低温冷库用来保鲜,并可以携带几百吨燃油、食物和药品补给,配备几十名船员。这样的船,可以单船出海,自给自足的进行远洋作业。

大型渔船的思路一经推出,很受热捧。相比于老旧的小渔船,大型渔船功率大,捕鱼效率更高,而且船更大更结实,相应地就可以在更广阔的水域、更恶劣的海况下进行作业……可尽管有如此种种优点,大型渔船这条路却并不容易普及,它的核心问题就是经济性依然不够好。

首先大型渔船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出发——捕捞满仓——返航”模式的经济性困境。大型渔船通过扩大船舱容积来分摊每次出海的成本,但这种优势也会因为捕鱼区域的路程增加而被抵消。比如:从我国前往日本海捕鱼,派一艘1000吨大船在经济上是划算的,但如果要这艘船去秘鲁渔场或南极海域捕鱼,依然会陷入“一船鱼是否能抵得上来回燃料费”这样的尴尬处境,难道要再建造更大的船只?这是一种“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的死循环。此外,这种大型渔船造价惊人,2009年上海水产集团订购的75米级金枪鱼船“金汇8号”,单艘造价1.1亿元人民币!这个价格还是相当良心的,在国际市场上,使用10年左右的二手船卖的也是这个价……这大大超出了中小型渔业公司和个体渔民所能承受的范围。

还有没有更好的解决办法呢?有!人们苦思冥想,终于想到了——组建远洋捕鱼船队。

既然全能型的大型渔船的经济性并不好,那不如化整为零,以几艘甚至几百艘船组成大型远洋捕鱼船队。船队中的每一型船仅承担一种或几种功能:

小型远洋渔船:承担主要的捕鱼工作,这些渔船的种类可以根据目标海域的水产种类灵活变化,如拖网船,围网船,钓鱿船或延绳钓船。渔船不需要自己储存和加工渔产品,体积可以压缩到很小,一般来说,长度30米左右,排水100总吨以上的船只就可以胜任远洋捕鱼作业;而因为不需要返航送货和靠岸补给,所以这些船出海时间很长,经常连续2年一直在相关海域作业;

母船:将小型渔船的渔产品收集,通过低温冷库速冻,并对部分产品进行海上现场加工,母船同时为整个船队提供天气预报、医疗保障、食物和油料补给等支持;

冷藏运输船:迅速将母船冷冻、加工好的渔产品运回港口;

补给船:如果船队成员较多,还可能跟随专业补给船,小船队一般由母船兼任。

日本捕鲸船

看到这里,想必本题已经有了答案了。大型渔船单次出海并不会待太长时间,通过自带的冷藏舱速冻就可以保障水产品的新鲜;而远洋捕鱼船队虽然外出作业时间长达2年之久,但可以由冷藏运输船定期将渔获送回港口,它的渔产品新鲜程度也是有保障的。

正在日本港口卸货的金枪鱼。金枪鱼捕捞上船后,必须在5分钟之内切掉鱼鳃、鱼尾,马上放在-60℃超低温冷库速冻,最大程度上保证鱼肉新鲜。

不过,凡事情都有例外,总有一些海产品是注定与“新鲜”二字无缘的。

比如我们常见的虾皮。虾皮是由毛虾晾晒而来,小小的毛虾外壳脆弱,捕捞上岸后极易破碎。为了保障卖相,现在一般由大型加工母船在海上对毛虾直接烘干,制成虾皮后再由冷藏船运输上岸。

与之类似的还有著名的南极磷虾。作为南极地区的基石生物,磷虾数量多,营养成分也非常高。它的体内除去水分之外,几乎全都是蛋白质,是自然界中最优质的蛋白质来源。但我们不可能品尝到新鲜的磷虾,因为磷虾好捕,却超级难保存。在它的虾壳里含有一种自解酶,磷虾被捕捞上来之后,这种自解酶就会很快和虾肉里的蛋白质发生反应,虾肉在几个小时内就会变质腐烂。这就意味着磷虾捕捞后要立即进行现场加工,捕捞磷虾的捕虾船就是一座移动工厂:个头大的磷虾会被首先除掉虾壳,再将虾肉预煮,最后冰冻保鲜或制作成罐头、虾饺;品相不好的小磷虾,以及人工剥落的磷虾虾壳,则通过仪器绞碎、烘干,制成虾粉,成为提炼磷虾油的原料;磷虾油提炼完成后,所剩残渣又可以制作动物饲料。因为要深入南极海域作业,普通补给船只、运输船只无法伴随左右,所以只能由大型渔船单船作业,待最终返航后才会售卖这些磷虾半成品。

南极磷虾

还有一些“海产品”因为其他原因无法及时被送入市场。典型的就是鲸肉。目前,日本的捕鲸船队是由母船——“日新丸”号、4艘捕鲸船、以及1艘韩国补给船组成的。其中,“日新丸”号拥有完整的宰杀、加工、冷冻生产线,4艘捕鲸船捕捉鲸鱼后,直接拖拽至“日新丸”船尾,由“日新丸”上的吊车将鲸拖上船进行加工。在这个远洋作业团队中,偏偏没有冷藏运输船存在,究其原因,主要是因为日本的商业捕鲸业务受到了全球抵制,“绿色和平”、“海上牧羊人”等组织经常与“日新丸”船队发生冲突。为了防止落单的运输船被相关组织扣押,“日新丸”团队选择抱团取暖共进共退,完成全年捕捞计划后才会返回东京卸下冷藏的鲸鱼肉。即便有如此不便,“日新丸”团队的捕鲸效率依然高的惊人,2007年一次出航即捕杀鲸508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