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11日下午,在第十三届人大二次会议记者会上,生态环境部部长李干杰针对媒体提出的“部分地方存在环保‘一刀切’”的情况表示,第一,企业是污染防治的主体,依法履行环保责任,依法运行达标排放,这是应尽之责。生态环境部门作为监管部门,依法履行监管职责,依法监督,对违法行为依法进行查处,这也是应尽之责,这一点不能混淆,不能含糊。

五人非法捕鱼被提起公益诉讼

近期,农业农村部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国家质量兴农战略规划》。《规划》明确提出要“依法制定出台养殖水域滩涂规划,合理划定水产养殖区、布局限养区、明确禁养区,集成推广稻渔综合种养技术模式,到2022年建成2500个水产健康养殖示范场。压减内陆和近海捕捞强度,科学划定江河湖海限捕禁捕区域,建设海洋牧场和渔港经济区,打造海外渔业综合服务基地”等

第二,所谓“一刀切”,指的是一些地方,一些部门平常不作为、不担当,到了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强化监督,还有年终考核开展的时候,急急忙忙,临时抱佛脚,采取一些敷衍应付的办法,也包括对一些需要达标改造的企业,不给予合理的过渡期和整改时间。一些地方和部门平时不闻不问,到了检查的时候,紧急要求停工、停产、停业,采取一些简单粗暴的做法。

4月2日,泸州市龙马潭区检察院联合区法院、区农业农村局在长江流域泸州段“二道溪”码头开展公益诉讼案件增殖放流活动。两起因破坏生态环境被检察机关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的五名涉案人员在现场执法人员帮助下,将5万余尾鱼苗投放长江,由龙马潭区人民检察院民行科干警全程监督。

《规划》发布为推进渔业高质量发展,建设现代渔业强国指明了方向。下一步,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监督管理局将会同全国渔业系统,围绕《规划》确定的重点任务,坚持提质增效、减量增收、绿色发展、富裕渔民的目标不动摇,深化渔业改革开放,不断创新体制机制,重点在以下几个方面下功夫:

第三,对于“一刀切”,环境部的态度一贯是非常鲜明的,即坚决反对、坚决制止、严格禁止。“一刀切是生态环境领域严重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的典型表现。它既影响损害了我们的形象和公信力,也损害了合法、合规企业的基本权益。”李干杰说,尽管就全国而言,这一问题并不是主流,但它确实在一些地方,一些时候是存在的,并产生了不好的影响,环境部坚决反对,坚决制止。

将5万余尾鱼苗投放长江

一是在推进养殖业绿色发展上下功夫

李干杰说,两年来,在制止“一刀切”问题上,环境部实际上做了四项工作。

投放鱼苗过程中,被判处赔偿渔业资源的郑某某等表示对自己当初非法捕鱼的行为感到后悔。“当时没去想是不是禁渔期,只管自己要吃就来捕鱼,也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行为对生态环境会造成什么危害。”郑某某表示,现在知道自己的行为很不对,也认识到自己对生态环境的破坏,以后再也不会犯了。

贯彻落实农业农村部等十部委联合印发的《关于加快推进水产养殖业绿色发展的若干意见》,推进水产养殖水域滩涂规划的编制工作,主产县于2019年上半年完成发布,省级和应编制湛江湛江市级规划的于2020年底前完成发布。

第一,号召。反正不管大会、小会,什么场合和活动,环境部都旗帜鲜明的坚决反对“一刀切”,因为它对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没有好处,相反是一粒老鼠屎,打坏一锅汤;

2018年,郑某某、匡某等5人在禁渔期内携带电鱼工具,在长江流域通过电击方式捕捞水产品,被查获非法捕捞的水产品共计63.35千克。龙马潭区人民检察院审查案件后,依法向区人民法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经区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判令五名被告人承担刑事责任、并且赔偿渔业资源损失共计29178元用于增殖放流、生态修复。

加快发展现代水产种业,推进联合育种和育繁推一体化进程,深入开展水产健康养殖示范创建活动,大力发展稻渔综合种养,积极推广池塘工程化生态养殖和工厂化循环水养殖、深水抗风浪网箱养殖,开展深远海大型智能养殖装备和集装箱养殖试验示范。

第二就是规范。环境部下发相关文件,禁止“一刀切”提出明确对要求;

“此次增殖放流活动旨在教育涉案人员承担刑事责任的同时,亦需承担相应的民事侵权责任,引导涉案人员修复生态环境,达到办理一案,教育一片的目的。”龙马潭区人民检察院民行科科长李霞告诉记者,希望借此活动引起全社会关注长江流域生态环境,增强公民保护生态环境法治意识。

积极改善养殖水域滩涂环境,推进养殖用水循环使用和尾水集中处理,实现尾水达标排放。

第三,查处。在开展环保督察和强化监督的过程中,检查双查,既查不作为,慢作为,又查乱作为,滥作为。不作为、慢作为,就是该做的事,能做的事,容易做的事不做。乱作为,滥作为是平常不做,到时候乱做,典型的“一刀切”;

相关链接:

加强水产品质量安全监管,加大“三鱼”等重点品种监管力度,将“水环境改良剂”等非规范渔药纳入兽药监管。

第四就是带头。在环境部开展中央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和强化监督的过程当中,如发现企业有问题,交给地方政府,由地方政府环保部门和企业来商量,也给予企业相应的整改时间,三个月也好甚至半年,整改期现到了,如果还没有做好,再对企业采取相应的处罚措施。

增殖放流:用人工方法直接向海洋、滩涂、江河、湖泊、水库等天然水域投放或移入渔业生物的卵子、幼体或成体,以恢复或增加种群的数量,改善和优化水域的群落结构。

健全水生动物疫病防控体系,加强水生动物疫病监测预警、风险评估和应急处置。完善渔业官方兽医队伍,将水产苗种产地检疫试点扩大到苗种主产省。

李干杰说,上述这四项工作开展后,对于遏制和制止、禁止“一刀切”的现象发挥了很好的作用。下一步,环境部在继续做好这四项工作的同时,还有两个方面的工作要强化。

相关法条:《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三百四十条规定,违反保护水产资源法规,在禁渔区、禁渔期或者使用禁用的工具、方法捕捞水产品,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罚金。

二是在推进渔业资源养护工作上下功夫

第一,规范好环境行政执法的行为,尤其是规范好自由裁量权的适应和监督工作。其次,环境系统还要增强服务意识和水平,既监督又帮扶,真真正正设身处地帮企业排忧解难。

《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规定,禁止使用炸鱼、毒鱼、电鱼等破坏渔业资源的方法进行捕捞。禁止使用小于最小网目尺寸的网具进行捕捞。在禁渔区或者禁渔期内禁止销售非法捕捞的渔获物。

坚决打好长江流域重点水域禁捕攻坚战,2019年底前长江流域水生生物保护区全面禁捕,2020年底前实现长江干流和重要支流等重点水域常年禁捕。

禁渔期:每年3月1日至6月30日为禁渔期,其目的是保护水生生物的正常生长或繁殖,保证鱼类资源得以不断恢复和发展。

坚决完成渔业资源总量管理制度改革任务。到2020年压减海洋捕捞机动渔船2万艘、功率150万千瓦;将国内海洋捕捞总产量减少到1000万吨以内。

坚决打好涉渔“三无”船舶和“绝户网”清理取缔攻坚战,打赢渤海综合治理攻坚战。

坚持实施渔业资源保护制度,实现禁渔期制度全覆盖。加大增殖放流力度,继续组织开展放鱼日活动。

以国家级海洋牧场示范区建设为重点推进现代化海洋牧场建设。

提升水生野生动物保护水平,建立有效保护和严格监管长效机制,组织实施好中华鲟、长江江豚、斑海豹、中华白海豚、海龟等重点物种国家保护行动计划。

三是在推进渔船渔港综合改革上下功夫

大力推进渔船渔港综合改革,加快推进出台渔港振兴指导意见。推动试行港长制,逐步实现渔业管理重心由投入管理为主向投入产出并重、渔业执法重心由海上执法向渔港执法转变,聚焦渔业生态保护、渔区振兴和安全监管目标,推行船舶进出渔港报告、渔获物定港上岸、渔业船员违法记分、渔获物可追溯绿色标签等制度,全面推进渔船渔港综合改革,实现依港管船、管人、管渔获、管安全,促进捕捞业可持续发展。

加快推进渔港经济区建设,将渔港经济区建设作为乡村振兴的优先选项,不断加大对渔港基础设施建设的支持力度,推动将渔港经济区建设纳入沿海地方政府的约束性指标进行目标责任考核,推进渔港经济区成为渔业新的增长点。

四是在推进产业融合发展上下功夫

以大水面生态渔业为抓手,推进渔业融合发展。突出大水面渔业的生态属性、美化效果、富民功能,把大水面生态渔业打造成渔业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绿色发展的样板。

积极发展水产品加工业,组织技术研发攻关,强化产地加工技术对接,努力在水产品精深加工、加工副产物高效利用等关键技术领域取得突破。

加快发展休闲渔业。继续加大品牌创建,形成一批休闲渔业精品,带动产业素质整体提升。同时结合人工渔礁、海洋牧场建设,大力发展滨海渔业旅游观光和体验。

五是在推进渔业对外开放上下功夫

推进远洋渔业规范有序发展,稳定船队规模,提高质量效益,推动我国从远洋渔业大国向强国转变。

加快修订出台《远洋渔业管理规定》,坚持不懈严厉打击违法违规行为。

深化与“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双边渔业合作,积极参与相关区域渔业组织谈判,加快推进远洋渔业海外基地建设,积极稳妥有序地开发南极磷虾资源。

继续加强渔业对外合作,开展欧美等渔业大国对话,巩固与东盟国家、澜湄国家渔业合作与水生生物保护成果,加大力度推动加入港口国措施协定,积极参加联合国可持续渔业决议磋商等国际渔业治理规则制定,维护和拓展渔业发展权利与空间。

积极推动产业转型升级,引导产业结构调整,提升产品品质,扩大出口,实现出口湛江湛江市场多元。

六是在完善优化支持保障体系上下功夫

强化依法治渔,加快渔业法修订进程,争取2019年底前报请国务院审议,2020年提请人大审议。

加强渔政执法队伍建设,推动合理配置渔政执法力量,构建权责明晰、指挥顺畅、运行高效、保障有力的渔业行政执法体系。组织实施“中国渔政亮剑”系列专项执法行动。

强化渔业政策支持体系,启动新一轮渔业油价补贴政策改革,研究提出政策改革方案,进一步深化渔港投资体制改革,推动政策性银行等金融机构出台相关优惠政策。

创新保险支持方式,推动渔业自然灾害保险试点。

强化渔业科技创新。充分发挥国家农业现代产业技术体系作用,加强渔业重大基础前沿研究和重要共性关键技术研发,谋划“十四五”渔业科技创新重点方向。发挥水产技术推广体系作用,做好全方位技术服务和支撑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