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海地处九龙江下游,这条福建境内仅次于闽江的第二大河流,在博平岭山脉与戴云山脉的夹击下,由干流北溪和支流西溪、南溪在龙海境内汇合,向东注入太平洋。河流入海口的有机物质和无机盐类让浮游生物大量繁殖,再加上台湾暖流和沿海寒流的交汇,从而形成了渔获量丰富的闽南渔场。

触电身亡,电力公司应该赔偿吗?

近年来,我国稻渔综合种养产业快速发展,在促进乡村振兴、脱贫攻坚和渔业高质量发展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个别地区或从业者片面追求经济利益,忽视社会效益,出现稻渔综合种养沟坑面积过大、种养环境不达标、稻米产量偏低、产品抽检不合格等情况,影响了产业的健康发展。为进一步促进稻渔综合种养产业规范发展,现就有关要求通知如下。

摄影:陈广程

既然事故已经发生,责任如何划分,受害者的家庭是否应该得到相应的赔偿?

一、开展全面摸底调查,对存在问题抓紧整改

陆地上的人可以发展农业,而岸边的人则不可避免地要走向海洋。龙海一带自古就是渔业发展的重镇,沿江、沿海的人们也都以捕鱼为生。据史料记载,在宋代天圣年间,龙海沿江沿海之处就已有“疍船争送早鱼归”的场景。这里描述的就是连家船民,即人们常说的“疍民”。疍民终日生活在船里,漂泊水上,九龙江沿岸的疍民,直到新中国成立前都是“上无片瓦,下无寸土”的生活状态。

看看法院如何审理相关案件。

各地要加强对稻渔综合种养主体的管理,按照2017年发布的行业标准《稻渔综合种养技术规范
通则》中的技术指标和要求,对本省稻渔综合种养产地和产品开展全面摸底调查。对存在沟坑占比超过标准上限,种养环境、水稻亩产量或产品质量安全不达标等问题的,要抓紧进行整改。

和九龙江沿岸一样,沿海的岛美、浯屿也是重要的渔民聚居地,同时又是当地最靠近外海的渔村,直接面对广阔的台湾海峡。至清代时,浯屿岛渔民就已远征到了温南渔场。

案例一

二、强化指导监督,提高新发展主体质量

近代以后,钢制渔船渐趋取代了传统木船,让远洋捕捞更为可行,围网、拖网等捕鱼技术的发展,鱼价格的不断上涨,更是让龙海渔业成为本地经济不可替代的一部分。

2016年12月16日,四川绵阳某镇村民W先生去河边钓鱼。河边高压电杆上竖立着“高压危险,禁止钓鱼”的警示牌,也有钓友前来劝阻,但W置若罔闻,仍然在此地作钓,结果鱼竿碰到高压线,触电身亡。

各地要对近期拟发展的稻渔综合种养主体加强指导和监督,以“稳粮增收”为根本前提,以“不与人争粮,不与粮争地”为基本原则,按照《稻渔综合种养技术规范
通则》的有关要求对沟坑占比和水稻产量等指标进行严格控制。对不符合标准要求的,要及时报告同级人民政府,会同有关职能部门开展相应措施,确保新上的稻渔综合种养主体在沟坑占比、种养环境、水稻产量和产品质量等方面符合要求。

摄影:马海燕

2017年3月10日,W先生的妻儿作为原告,向当地法院提出诉讼,要求供电公司给予经济补偿8万元。

三、建立长效管理机制,确保规范有序发展

穿过岛美村,视线忽然开阔起来,星星点点漂在海上的渔船,渐次展开在画面中,伴着轻微的鱼腥味,一条似乎没有尽头的弯曲小路,一直向前延伸入海。除了一条正泊在岸边卸货的小渔船,这里没有任何码头的标志,千百年来,这里就是从岛美通往浯屿的水路。而我所要去探访的这个浯屿,也正是整个龙海渔业的一道缩影。

案件受理

各地要完善管理制度,联合有关职能部门,对稻渔综合种养产业建立长效管理机制。对已创建的省、市级示范区要加强动态管理,实施退出机制,对于达不到标准的示范区,省级渔业主管部门要及时取消其称号。各级渔业主管部门要开展调查研究,掌握本区域稻渔综合种养发展现状和潜力空间,科学制定发展规划,因地制宜,积极有序推进稻渔综合种养产业发展。

战略意义上的浯屿是海上门户,但对于岛上的人来说,要在这里谋求生计,除了四周的茫茫大海之外已经没有退路。虽然是孤零零的一个海岛,但是老天爷却也给岛上的人们留下了一条谋生之路。浯屿岛毫无遮拦地面对着广阔的太平洋,周围的海域为咸淡水交汇区,丰富的有机物和有营养的水体,让他们拥有比岸边居民更好的捕鱼条件。

法院实地测量W先生的死亡现场,输电线距地面垂直距离为7.8米,电杆上也有“高压危险,禁止钓鱼”警示标识。

四、加强支持引导,推动三产融合发展

随着客轮慢慢接近浯屿,逐渐能够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渔家气息:数十艘未出港的新式钢造渔船整齐地停在岸边进行检修,船头写着“闽龙渔”的字样;岸上的渔家女们,三五成群地坐在门口小板凳上修织渔网,边晒太阳边唠家常,还有的背着待哺的婴儿;海鸥、白鹭偶尔划过天际,像电影画面一样落在船上,装点出一幅千年未变、岁月静好的渔家图景。

法院审理认为,事发现场的输电线距地面垂直距离高于法律法规规定的输电线距地面垂直距离。

各地要积极争取政府及发改、财政等部门的支持,将稻渔综合种养纳入绿色循环优质高效特色农业促进项目、扶贫开发等政策支持范围。充分发挥科研高校推广机构作用,广泛开展技术指导和培训工作。积极打造地理标志农产品、水产品和区域公共产品品牌,促进稻渔综合种养与美食餐饮、特色民宿、渔事体验、休闲垂钓和科普教育等旅游业态充分融合,提升稻渔综合种养经济效益和产业竞争力。

摄影:陈海山

电杆上有禁钓标识,被告供电公司已经做到提示、告知的相关义务。

请相关省份将清查整改情况于5月6日之前报送我部,我部将适时开展调查,并向全国通报有关情况。联系人:渔业渔政管理局科技与市场加工处李乐,电话010-59192960,邮箱sunfish@agri.gov.cn。

浯屿虽小,然而因为渔业的发展,岛上人的生活看上去安定而有序。小岛中间高,四周低,由无数条没有名字的羊肠小道结成路网互相通达。这些年来,不少赚到钱的渔民都盖起了小洋楼,取代了老式的石头房子,密密匝匝地让小路更难见天日。这不禁让人心生感慨,可见岛上房屋的翻新速度与渔民的收入程度是密切相关的。

死者W先生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应该认识到在高压电线下钓鱼会给自身带来安全影响。

农业农村部办公厅

浯屿的渔排离码头很近,100 多米的距离,搭乘摆渡船过去,片刻就到了。

其他钓鱼人员在死者钓鱼前,已经对其进行了危险提醒,W先生置之不理,抱有侥幸心理,其行为视为对自身安全危险的放任,直接造成了死亡结果。

2019年 4月15日

岛上人告诉我说,渔排养殖是龙海渔业一个很重要的部分,而浯屿的渔排数量也是龙海最多的。在去年莫兰蒂台风之前,浯屿岛的渔排数量已达到了4190
口,岛上有60
多户渔民以此为生。而在台风过境后,整个浯屿岛的渔排毁于一旦,连一口都没剩下,全村渔排损失上千万。

法院受理结果:

摄影:马海燕

本案被告供电公司在本次事故中并不是受益人,不具有向原告进行经济补偿的相关情况,W先生死亡的结果是自身行为导致。

从远处看去,渔排就像是倏而凭空从海上冒出的小房子。用来休息的活动板房约莫5
平方米大小,最多能容纳两个人活动。一席卧榻、一方茶几、几把椅子、一个小小的简单的煤气灶,肚子饿了可以做点简单的面食。泡工夫茶是在渔排上唯一的消遣,不干活的时候,几家渔排之间会来回串门。

法院一审判决供电公司无责任,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一审判决后,原告未上诉,判决生效。

渔排主要由一口口网箱构成。每口网箱的大小约为330
厘米见方,由抗风力强、柔韧性强的白桉绑接而成,每块桉板的厚度在8
厘米左右,足以对抗7级以上的风浪。旁边延伸出的一个“棚户”是渔排上最大的空间,摆着两个冷冻柜,主要用来贮藏喂鱼的饵料。每天清晨和黄昏,金辉要从冷冻柜里抓出50
斤以杂鱼为主的饵料,经过简单的清洗和挑选后,放入旁边的搅拌机里磨成料浆,再用一柄长勺给鱼儿喂食。

案例二

一勺下去,密密麻麻的鱼儿浮出水面。一口网箱中饲养的鱼苗大概在两万条,以本地常见的真鲷、鲈鱼、春子鱼为主,偶尔也会搭配养一些黑包公、石斑这样售价较高的鱼。选择养哪些鱼,第一要看适不适合这个海域,第二也是由市场需求决定,像本地人常吃的真鲷就是饲养的主力军。

2011年一天早上6点多,福建泉州某镇的Z骑摩托车到某养殖场的渔场钓鱼,同时将车停放在高压线下,渔具则放置在“严禁高压线下钓鱼”警示牌前。

摄影:梁艺栊

其他钓友在Z先生甩竿钓鱼前曾予以劝阻,但Z先生我行我素。之后他因鱼竿触到高压线,当场触电身亡。

农民在陆地上春播秋收,好歹是半年左右的光景就可以收成。渔排养殖的时间更漫长,一年之中有冬、春两次投放的时间。因为水温更适合鱼苗生长,渔民一般会在春季进行大量投放。以真鲷为例,每年农历三月下苗,要经过漫长的15
个月,鱼苗才会从指甲盖大小长到十多斤。

事后,Z先生的亲属起诉供电公司、养殖场、镇政府,要求赔偿死亡补助费等各种费用数10万元。

在这个过程中,每年的夏天不仅是渔民也是鱼类最难熬的季节。当海水温度上升到30
摄氏度时,鱼会大量死亡,直到挺过这段时间,渔民悬起的心才可稍稍放松。直到长到可以售卖的十来斤,就有专门的鱼贩子来收鱼,再转手卖给批发商流入市场。即便渔民们错开鱼苗投放的时间,最短也要经过6
个月才能看到经济成效,而在这个过程中需要漫长的投入、昂贵的饵料,以及日夜不停地照顾……

案件受理

每扩出一口对他们来说都是艰辛的,虽然意味着能带来几万元的收入,但也代表着前期更巨大的投入,以及更多精力的耗费。他们说,做渔排命苦,看天吃饭,但是等老天爷发了怒,来了台风,也只能听天由命,吹走便也吹走了。

法院现场测量渔场高压线对地垂直距离,结果为左侧线对地垂直距离5.95米,右侧线对地垂直距离5.9米,均符合国家技术规范。

摄影:黄恒日

法院审理认为,高压线下禁止钓鱼作为一个基本常识,无论养殖场的经营者是否给予提醒,受害人均应自我保护。

渔排养殖人正试图在灾害过后恢复元气,而出海捕鱼的渔民们也还在面临渔业资源日益减少的窘境。因为早年间不加节制地酷渔滥捕,渔业资源遭受了严重破坏。休渔期在政府的控制下不断延长,远洋捕捞也已发展起来,但情况依然不容乐观。这两年来,浯屿岛已开始着力发展第三产业,依托渔排养殖,借鉴台湾澎湖休闲鱼排的模式,加入旅游休闲和体验的元素,做起了“海上牧场”,供游客垂钓娱乐,但去年的一场台风却让海上牧场荡然无存。对于以浯屿为代表的龙海渔民来说,从连家船式的生存挣扎,到近代渔业的发展带来的美好光景,他们实现了生活上的蜕变。当其生计面临着不可抗的天灾和历史遗留的人祸的双重威胁时,这样的渔村生活显得如此脆弱和珍贵。

法院受理结果:

撰文:黄达隆。内容来自:《风物中国志.龙海》对原作有部分删改

Z先生系成年人,具有民事行为能力,明知有高压线而不听劝阻,仍往高压线甩鱼竿,导致触电身亡,应承担事故主要的过错责任。

养殖场管理不完善,虽然有设置警示牌,但不明显,且养殖场明知场内有高压线,但未在高压线下设置安全防范措施,应承担该项事故责任。

供电公司架设的高压线符合法律规定,不存在技术违规操作问题,且受害人行为违反行政法规强制性规定,因此供电公司可以免责。

镇政府并不是养殖场所有人,也不具有使用权,因此镇政府也免责。最后,法院依法判决Z先生、养殖场共同承担事故的责任,供电公司无责任。

判决法律依据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触电人身损害赔偿案件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四款规定:“受害人在电力设施保护区从事法律、行政法规所禁止的行为,电力设施产权人不承担民事责任。”

▶《电力法》第六十条规定:“由于不可抗力或用户自身的过错造成损害的,电力企业不承担赔偿责任。”

▶《电力设施保护条例》第十四条明确规定:“任何单位或个人不得从事危害电力线路设施的行为,包括向导线抛掷物体、在架空电力线路导线两侧各300米的区域内放风筝等。”

▶《电力设施保护条例》第十条第一款规定:“电力线路保护区、架空电力线路保护区:导线边线向外侧水平延伸并垂直于地面所形成的两平行面内的区域,在一般地区各级电压导线的边线延伸距离为:1~10千伏,5米;35~110千伏,10米。”

根据相关法律可得知,案件审判并无偏薄,电路设施按照规范设置,钓鱼人垂钓发生安全事故,电力公司不承担任何法律责任。

电力无情,人有情,宣传垂钓安全准则,是每个钓鱼人力所能及的事情,别让悲剧一次又一次的发生。

钓鱼安全准则

一、防电

1、不在雷雨天气作钓,鱼竿举起来就是避雷针。

2、不在电力设施下垂钓,侥幸心理很危险。

二、防水

1、荒郊野外,结伴而行,相互照应。

2、不熟悉的陌生钓点,切莫轻易下水捞渔具。

3、有人落水,莫轻易下水搭救,需量力而行

三、防蚊虫,防中暑,防蛇蝎,不要忽视钓鱼防护装备。

四、防纠纷,钓鱼人之间偶尔会出现小摩擦,需相互礼让,和气生财。

五、爱护钓点环境,留大放小,垃圾随身带走。

钓鱼季已开始,新的钓鱼人不断加入,转发分享给身边的钓鱼人,安全宣传,不是太多,而是太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