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据日经中文网近日的报道,目前已正式迎来秋刀鱼的捕鱼期,但在捕获量位居日本第一的北海道花咲港,今年的产量大幅减少,仅为往年的10%。日本水产厅等的资源调查结果显示,游至日本近海的秋刀鱼同比减少,预计捕不到鱼的情况将会持续到9月中旬。

8月5日上午,4.5万尾黑鲷鱼苗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检察官、法官、渔政执法人员、渔民等100多人的见证下,被放流到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电城镇下村海阜海域中。记者6日从广东省人民检察院获悉,4.5万尾鱼苗背后竟然是一个惊心动魄的求生故事。

2018年2月的一个冬日,渔民王海颖和牛玉山报警说,自己捕捞的螃蟹被抢了。

由于缺货,秋刀鱼的批发价不断上涨,门市价格也有可能随之抬高。报道指出,在8月22日的拍卖中,秋刀鱼每公斤交易价格为1404日元~2430日元,最高价格同比上涨了8成。日本全国的平均批发价是2018年的10倍左右,每条为175日元~300日元。

当地一位老渔民为了多赚钱,并自恃经验丰富,竟趁着休渔期和台风天下海捕捞,在迷失方向、与外界失联、燃油几乎用尽的情况下惊险逃生,并向救援人员承认了非法捕捞行为。

当天是农历腊月二十八。在河北乐亭唐山港集团首钢码头暗堤附近海域,王海颖和牛玉山满载着160公斤“铁夹子”和“红腿”螃蟹的渔船一靠岸,就上来一伙人,将螃蟹全部搬走。“抢劫者”声称,王海颖、牛玉山捕捞的海域由张仲明、张仲成兄弟承包,他们是在“偷捕”,要将他们“送到派出所过年”。

报道还指出,在公海上,来自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的捕捞活动越来越多,秋刀鱼生长海域的水温等变化也对生态系统产生了巨大影响。

周某清等4人非法捕捞水产品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成为茂名市首例海洋资源公益诉讼案,并在5日开展了生态修复增殖放流鱼苗活动。活动现场,
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区两级检察院与电白区法院、渔政等部门的工作人员对鱼苗的数量、规格及活力进行检查验收后,将4.5万尾黑鲷鱼苗进行放流,对非法捕捞给海洋渔业资源造成的破坏进行修复。检察干警还通过拉横幅、派发公益诉讼宣传资料、现场说法等形式积极开展宣传教育活动,引导渔民群众树立保护海洋生态公益意识,拒绝非法捕捞,共同守护海洋生态环境。

王海颖、牛玉山随后报警。出乎意料的是,这桩“螃蟹抢劫案”竟牵出了一个65人的涉黑团伙案件,涉案金额达6400余万元。张仲明、张仲成兄弟被认定为“横行乡里、称霸一方,欺压残害群众,侵蚀讹诈国企”的黑社会组织领导者,2019年4月22日,一审认定二人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敲诈勒索、非法拘禁、非法捕捞、诈骗、串通投标等多宗罪名,判决有期徒刑24年,并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一个早前时候的报道,也提及了中国捕捞的增多。报道指出,今年7月16日召开的北太平洋渔业委员会上,日本提议限制捕捞秋刀鱼。日本秋刀鱼捕捞量从2009年的39万吨降至去年的13万吨,但中国在去年的秋刀鱼捕捞量已升至26万吨。

因周某清等4人非法捕捞行为触犯《刑法》的同时,还破坏了沿海渔业资源的可持续发展,损害了国家利益与社会公共利益,依法还应承担生态损害赔偿责任,茂名市电白区检察院依法提起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该案成为茂名市首例非法捕捞水产品刑事附带民事公益诉讼案。

7月9日,唐山中院对此案的二审书面审理维持原判。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日本捕捞低迷,去年7月,日本一档晨间新闻谈话节目《羽鸟慎一Morning
Show》也颇有“甩锅”中国的意味。主持人羽鸟慎一表示,日本秋刀鱼捕获量减少,一个重要原因是中国的渔船在太平洋海域的日本专属经济区外侧公海上“爆渔”。

经依法审理,法庭当庭宣判,判决周某清等4人犯非法捕捞水产品罪,判处拘役3个月至6个月,缓刑4个月至1年不等刑罚,并判令4人在判决生效后10日内,放生黑鲷鱼苗45000尾,在茂名市公开发行的报纸上发表赔礼道歉声明。4人当庭表示认罪服判,愿意尽快购置鱼苗投放涉案海域,促进恢复海洋渔业生态。

但张仲明和张仲成一直喊冤,对除了非法捕捞之外的其他指控全部予以否认。两人和家人认为,涉事的海域是自己合法承包的,期间制止他人偷窃海产品,是私力救济、排除妨害,即使存在纠纷,也是民事纠纷的范围,而被指控参加“黑社会”的人员,不过是他们正常雇佣的渔民。

节目分析称,这很大程度上是中国著名歌手周杰伦引起的。不少中国消费者了解秋刀鱼,是来自于周杰伦热门歌曲《七里香》中的一句歌词:秋刀鱼的滋味,猫跟你都想了解。

周某清在增殖放流活动中表示:“我认识到自己非法捕捞行为的危害,我愿意如数放流鱼苗。休渔期内非法捕捞,损人损己,破坏海洋渔业生态,希望大家以我为戒,不要再非法捕捞!”

4月22日,玉田法院依法对张仲明、张仲成等26名被告人涉黑案件进行了一审公开宣判。

实际上,日本秋刀鱼捕获量已连续四年处于低迷。2015年开始,日本的秋刀鱼捕获量开始急剧下降。
2017年,日本国内秋刀鱼捕获量为77169吨,较上年减少了30%,遭遇近50年最大的“鱼荒”。

“检察机关组织开展本次增殖放流鱼苗活动值得点赞,既彰显了检察、法院、渔政、公安等部门联合打击非法捕捞等破坏海洋渔业资源的力度,也让渔民群众懂得了保护海洋渔业生态资源的重要性。”当地政协委员朱秋莲在参加活动时表示。

财新记者崔先康前往当地采访,发现整件事要从2007年讲起。

据日本共同通讯社报道,2018年日本全国秋刀鱼捕获量同比增加55%,达到11万9930吨。虽然超过了2017年,但与通常年份20万吨的捕获量相比,2018年的捕捞量仍然处于低位。

2007年后,乐亭县政府为了经济发展,在沿海区域大规模征收养殖滩涂用于项目建设,其中张仲明、张仲成家中拥有使用权的养虾池和滩涂被征收和占用共计1000多亩。

据了解,围绕秋刀鱼的捕捞配额,日本曾在2017年的会议上提出为了恢复资源,希望能决定各国和地区的具体上限数值,但因各国反对未能达成共识。2018年的会议暂时搁置了个别数值,聚焦于争取针对公海捕捞设定各国和地区上限的框架,但再次以破裂告终。

但征地补偿还未谈妥,项目就已开工建设。2008年,在一份国家土地督查部门转来举报信的回复报告中,乐亭县政府坦诚,在没有取得全部立项手续和用地批准手续的情况下,实施了回填土方等项目前期工程。这份报告也承认,收回虾池的补偿“与现实经济发展水平和群众基本生活水平相比,低了一些”。

时任乐亭县副县长赵长玺的证言也显示,因建设紧急,张家一块土地上的养虾池在还未进行价值评估前就被吹填。

张氏兄弟和其他养殖户一起,曾为征地补偿问题上访、举报多年,期间项目建设一直推进。直到2013年,项目建设方唐山港集团的主要领导主动找到县主要领导,说要加快解决张氏兄弟家族拆迁遗留问题,表示愿意采取协商办法,多出钱也认可。后来,乐亭县政府和唐山港集团出钱,委托张氏兄弟找到一家咨询公司出具了一份土地及地上附着物价值的评估报告。针对报告,政府组织人员进行了“三堂会审”,对报告的数据进行了删减,最终确定了补偿数额。

2013年10月,唐山港集团首钢码头公司和张仲明、张仲成等人签订了六个补偿协议,合计补偿1879.3万元。2014年1月,乐亭县国土局就因京唐港建设征收的张氏兄弟等九人名下的养虾池给予了2157.2万元补偿款。

而张氏兄弟承包四号港池东南防波堤附近海域,也是相关补偿条件之一。2013年10月9日,张氏兄弟向首钢码头公司递交了一份“关于在四号港口池东、南防波堤两侧捕捞的申请保证书”,随后获得唐山港集团同意。

张家随即开始了在防波堤两侧的生意经营:在堤坝入口安装铁门,投放海产品幼苗,招渔民来捕捞并分成,雇佣工人看守海域,阻拦外来渔民及渔船来捕捞,等等。到了2016年,张仲成还出现在了央视《生财有道》栏目里,用一口乐亭方言介绍自己的“碧海牧场”。

张仲明、张仲成兄弟承包的首钢码头四号港池东南防波堤附近海域 图/财新记者
崔先康

但实际上,依据法律规定,港口水域内是禁止从事养殖、种植活动的,张氏兄弟的申请保证书中也只写明了捕捞。

根据检方指控和法院审理认定,张氏兄弟等人在其养虾池和首钢码头公司东南防波堤附近海域,都对其他垂钓、捕捞人员进行了威胁、敲诈勒索、非法拘禁等活动。

财新记者采访时确认,张家和工人多年来确实多次扣留进入海域捕捞的人员,要求缴纳罚款,对方曾报案称被殴打,强迫跪下。不过,张家雇佣的人员都表示自己只是打工,并非参加黑社会。张家人也认为,在指控时间内没有发生过黑社会常见的伤害案件,没有查获管制刀具等物品,发生纠纷时张家人也大多选择报警。

“不是说我们一点瑕疵都没有,但是定为黑社会就有点过分吧。”张仲明的女婿赵鹏称。

在这次涉黑判决中,张氏兄弟从政府及唐山港集团等处获得的征地补偿和赔偿款,都被认定为诈骗及敲诈勒索。

检方指控称,张氏兄弟及其家族成员以越级上访、媒体炒作等形式向乐亭县政府及相关职能部门施加压力,以阻止施工、胁迫企业工作人员等形式向首钢码头公司施加压力。

检方提交的证据中,唐山港集团副书记金东光在给警方的证言中称,“张仲明、张仲成以环境问题施压,用打混凝土的石子堵路,要求当面跟公司负责解决这事的人说”,公司是“为了防止经营生产遭受更大、更长期的损失和干扰,不得已赔偿了他们”。

唐山港集团董事长宣国宝的证言则表示,“听下面的人说张仲明等有阻工行为”,而同意张氏兄弟承包东南防波堤一事,是“下面的人被迫给他们的一个所谓的申请书上盖了一个章”。

张仲明的辩护律师魏汝久认为,唐山港等没有经过合法手续就征占了张仲明等人的养虾池进行施工,是典型的非法施工行为,张仲明要求停止施工和赔偿,合情合理合法。“经过反复协商最后达成赔偿协议,这是一种民事主体意识自治的行为,是合法有效的,怎么就成了刑事犯罪呢?”他对此表示不理解。

法院审理认定的张氏家族另一起诈骗引起了更大争议。法院认定,张家3023号土地重复获得了两次补偿款。但实际上,其中一次补偿是针对张家另一块地,土地证号为CT0156,但因为当时此块土地上的养虾池已经被吹填,无法评估,经过乐亭县政府和唐山港集团联席会议的讨论,就以面积接近的3023号土地的评估作为参照进行了补偿。乐亭县水产局原局长吴树群和时任副县长的赵长玺都在证词里证实了此事。

辽宁抚顺人肇恒波卷入此案的情节则显得离奇,他在张仲成的地上做生意,被叫来在一份补偿协议上签字,并未获得任何实际好处。他以诈骗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五万元。

张仲成表示,让肇恒波签字顶名,本是想给自己留点私房钱,但后来事情被妻子知道,钱还是全部打到张妻的银行卡上了。

(来自财新记者崔先康:调查报道《“螃蟹抢劫案”风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