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媒体报道“莆田系”牵扯新希望集团及刘永好家族
“魏则西事件”的风波还在发酵,而且牵扯出了越来越多的关联方,其中上市公司也难以幸免,首当其冲的是港股上市…
有媒体报道“莆田系”牵扯新希望集团及刘永好家族
“魏则西事件”的风波还在发酵,而且牵扯出了越来越多的关联方,其中上市公司也难以幸免,首当其冲的是港股上市公司华夏医疗。华夏医疗是莆田商人翁国亮旗下公司,他旗下还拥有惠好医药200家连锁店。
据媒体报道,顺藤摸瓜,一些A股上市公司亦受波及,其中新希望及刘永好家族被卷入其中。
华夏医疗的股东名单显示,2015年6月底,新希望集团及其董事长刘永好,以及他的夫人李巍、女儿刘畅出现在华夏医疗股东名单中。改革开放以来第一代企业家刘永好及其家族,以及他们实际控制的公司,共计持有上市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的20.66%,持股比例仅次于公司董事长翁国亮。
华夏医疗受“魏则西事件”影响,2天最高跌幅达到18%。而上市公司新希望究竟是否牵扯到了其中,又会否对新希望股价造成影响呢?金融投资报记者拨通了上市公司新希望董事办的联系电话,其中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表示:“我们没有听说过上市公司入股华夏医疗这个事情,这件事究竟是股东行为还是个人行为我们也不太清楚,但与上市公司无关。”
然而有不愿具名的分析人士表示:“即使上市公司新希望和莆田系没有直接的联系,但不可否认的是,新希望集团有限公司和大股东刘永好家族涉足其中是有确确实实的证据。不排除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可能性。”
5月4日收盘,新希望报收17.23元/股,小幅上涨0.58%。

新华网 陈俊松
4月26日,武汉市小动物保护协会发表了一则声明,称“418湖北工业大学保卫处碾压撞狗”事件中所有涉事保安都已被停…

自全县开展“三线三边”环境整治以来,何湾镇以创建生态、文明农村为抓手,结合美丽乡村建设,充分调动各方力量,为人民群众办实事、办好事,逐步提高了人民群众生活质量、幸福指数和满…
自全县开展“三线三边”环境整治以来,何湾镇以创建生态、文明农村为抓手,结合美丽乡村建设,充分调动各方力量,为人民群众办实事、办好事,逐步提高了人民群众生活质量、幸福指数和满意度。现在的环境让该镇的居民改变了原有的观念,文明创建、“三线三边”环境整治、农村清洁工程和老百姓息息相关,都应该积极参与和支持。

新华网 陈俊松

亮点一:规划先行,注重特色保护。加强村庄规划和整治,改善农村人居环境,改变村容村貌,是新农村建设的重要任务之一。该镇在美丽乡村建设过程中,始终把规划放在首要位置,把美丽乡村建设村庄规划与城镇规划、产业发展规划等相衔接。古建筑作为历史文化遗产,是一笔珍贵的资源,该镇抓住美丽乡村建设契机,保护修缮古建筑,力促打造丫木脚千年古村落旅游景点,突出地域色彩。

4月26日,武汉市小动物保护协会发表了一则声明,称“418湖北工业大学保卫处碾压撞狗”事件中所有涉事保安都已被停职。这个结果虽然并非唾手可得,事件也总算是“圆满”解决了。

亮点二:建立长效机制,共建美好家园。该镇以“三线三边”环境整治活动为契机,实现环境保洁从集镇,到中心村、自然村的全覆盖,聘请了多名保洁员对全村实施分片保洁。为使“三线三边”及村庄环境整治工作常抓常新,该镇加大了明查暗访力度,双月一次实地考核,村委书记具体抓、具体负责,发现问题,及时通报,限期整改。要求各村进一步加强督查,对聘请的保洁员强化监督,建立相应的考核考评机制,对整治不力的不定期以文件或在网站上通报。

人类在自身生存有充足保障后,“生存权”的外延就会扩散到其他物种,最先“获益”的就是动物。普通人被宠物“萌化了”,自然保护区尽力为野生动物创建宜居地。

亮点三:注重乡风文明建设。“乡风文明”建设是新农村建设的重要内容之一,也是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主要内容。该镇把精神文明建设作为丰富群众精神生活,提高群众素质的重要载体来抓。出台了《关于加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实施意见》。积极广泛的在各村开展道德讲堂、美丽乡村大舞台、送戏下乡、广场舞比赛等一系列活动。组建腰鼓队、象棋队、广场舞队等民间活动组织,开展一些丰富多彩、群众喜闻乐见的业余文化活动。以创建“体育强镇”为抓手,建设篮球场、健身路径等文体活动场所,实现每个行政村都拥有文体活动设施。以新农村建设为主题,将召开农民运动会,组织新农村建设文艺晚会。

然而公众的动物保护观念中也存在诸多误区,谁该保护、怎样算违法等问题还有待厘清。

亮点四:推行志愿服务理念,助力“三线三边”整治。该镇“爱心港湾”志愿服务队立足本职岗位,以身示范,积极投身环境整治,用自己的行动彰显志愿者精神,用自己的行为影响他人。他们每月定期在社区内、道路沿线和集镇街道周边开展“小环境大清洁”行动,清除牛皮癣、清扫垃圾、清理不规范广告、发放倡议书等,推行志愿整治行动常态化,全面助力
“三线三边”环境综合整治。在实践中摸索建立“三线三边”志愿服务长效管理机制,将社区、集镇、农村等形象建设好、美化好、维护好。

哪些动物必须保护?

人类保护动物主要是维护物种多样性,进而保护人类自身。动物个体的死亡是必然的,种族本身却可以繁衍生息。人类自身资源有限,只能设置优先等级,于是濒危野生动物被优先保护,其中又会分为一级、二级等级别。

针对这些动物物种的行为有严格法律限制,非法捕猎、买卖、食用都可能构成犯罪。大学生贩卖燕隼蛋被判十年半因此有法可依,并不冤枉。

需要保护动物的范围具备鲜明时代性,物种资源和栖息地会随生态环境变化和保护措施而改变。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近日审议的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草案,就拟通过调整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将养殖技术成熟稳定的一些人工种群移出该名录,比如已有百万头的梅花鹿,这也与国际上的通行做法相一致。

而假如一个物种完全没有灭绝的担忧,部分人刻意保护该物种的个体就很可能打破食物链,对其他物种带来威胁。

试想一下,若地球上所有人都成“猫奴”,家猫野猫恣意繁殖,那就是鸟类和小型哺乳动物的末日。事实上,猫的威胁已经显现,为了保护当地濒危物种,澳大利亚就已经规定在2020年前要消灭200万只野猫。

哪些行为应受谴责?

动物物种不濒危,个体就不能得到“特殊关照”,但并非意味着个体就完全不能享有一些“权利”。文明化进程使人类不能以“丛林法则”来对待人与动物的关系,如同部分动物肉制品渐渐淡出餐桌一样,一些对待动物的残酷行为也被认为是冲击人类底线。

人类并不反对将一些动物“物用”,只是情感联系要求给予这些动物相对舒适的环境和体面的离去方式。

近年各类虐待动物的事件频频曝光,活杀鳄鱼表演、高跟鞋虐杀小猫等,每一件都冲击人们的同理心,引起强烈愤慨。每到此时,舆论便会呼吁对普通动物的保护立法,学习相关国家的立法先例,将施虐动物违法化。以残酷屠杀为乐的杀戮欲与文明格格不入,也无法“物用”,理应得到惩罚。

另一方面,裹着善意外衣的盲目放生也应控制。放生背后非法利益链早已被多次曝光,善男信女明天准备放生,投机取巧的人今天就去买甚至是非法捕猎动物来卖给他们,堪称“订单式”买卖。于是为了放生鸟类,林子里的鸟反而落入网中、无巢可居。

盲目放生还会因放生地不符合动物栖息条件而变成“杀生”——或放生动物难以存活,或影响其他动物生存环境,破坏原有生物链。

1992年开始实施的《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就考虑限制此种“以善之恶”,条例里提到违规放生的,林业部门可以责令捕回,一些代表和专家也建议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草案就放生做出强制性规定。

爱心的“群己权界”在哪儿?

在动物保护领域中,最直观、最具冲击力的是“救助个体”,看到一只流浪狗从骨瘦如柴到“膘肥体壮”足以在社交网络中得到广泛情感共鸣。

宠物猫狗因与饲养人形成了情感依恋,部分人对个体意义上猫狗的恶劣命运难以忍受,于是高速上“拦猫”“拦狗”、去狗肉节示威等案例频繁见诸媒体,其中不乏有抢夺等暴力行为。

动物的“权利”由关爱动物者争取,“权利”争取又从来都会略显激进。但法无明文规定即可为,爱心人士站在道德和情感的高度并不能阻止法律框架下的可为之事。

人类历史发展给予动物越来越多的关注,同样也对人的私域愈加保护,人在私域里有自由做事的权力,财产权和人身权不容侵犯。“群己权界”在法律框架下有着较为明确的规定,动物保护者还需好好安置自己的爱心,不让其“出界”,更不能触犯法律法规。

和部分人类群体争取权益的进程类似,动物保护者能够推动民众意识转变和立法的关注,动物因此能够越来越“有尊严”。但与其越界拦车,不如更务实地普及保护动物的概念,寻找动物安置的科学方法,同时,避免被以爱心之名大获其利的人所煽动。

责任编辑:孙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