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讲好藏民族的故事? 导演万玛才旦:国内观众在不断成熟

拍摄过历史风云、金戈铁马、社会问题、家长里短等多种题材电视剧的著名导演高希希,因优质高产颇受观众喜爱,曾凭借作品《新上海滩》《三国》《纸醉金迷》等多次入围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导演奖提名。

很多时候,看到在中国街头跳舞的少年时,会有人忍不住认为他们是不误正业的“坏孩子”,因为他们和其他专注学业的孩子都不一样,太过特立独行,活在“正常轨迹”之外。但最近热播的街舞综艺节目《这就是街舞2》让人看到了舞者的另外一面,他们衷心地热爱街舞这件事情,并把它做到了专业。

导演万玛才旦的讲座,探讨少数民族题材电影的制作与实践。

与白玉兰奖颇为有缘的他,今年首次“执掌”该奖项电视剧单元的评选工作,“白玉兰奖评选的标准一直都在提高和改进,它的公平性,以及题材的丰富性,让我对这个奖项深怀敬畏。”

为什么说他们特立独行?单看节目中选手们的模样,你可能觉得他们潮酷到另类……松垮破洞的衣服,夸张潮酷的配饰,而且,进入battle斗舞时,更是天不怕地不怕的样子,进攻性十足。总之,为舞蹈陶醉到发痴。

万玛才旦。

《都挺好》。 上海电视节 供图

(金小根在《这就是街舞2》中比赛)

6月11日晚7点,一场名为《影视人类学视域下藏族电影的制作与实践》的讲座,在西南民族大学展开。中国导演协会会员、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中国电影文学学会会员万玛才旦的到来,让这场讲座变得意义非凡。
导演、编剧、制作人,万玛才旦身上存在多变的标签与身份,但其最重要的特点,还是他专注于以藏族题材为主题的文学创作和影视创作。1969年12月,万玛才旦出生于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德县,所以他的作品中,总是带着鲜明的藏地痕迹。譬如电影作品《静静的嘛呢石》《五彩神箭》《塔洛》《撞死了一只羊》等,因对故乡深入而细致的描述,使人们对藏族文化及其生存状况有了新的体认。万玛才旦先后获得了意大利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最佳剧本奖、美国布鲁克林国际电影节最佳影片奖、中国台湾金马奖最佳改编剧本奖等几十项国内外大奖。
今年4月26日,万玛才旦编剧兼执导的电影《撞死了一只羊》在国内上映,是继他的“藏地三部曲”后,又一部“进阶”之作。该电影由王家卫监制,与其同期上映的,还有《复仇者联盟4》。面对如此强大的全球性“爆款IP”,《撞死了一只羊》仍凭借自身故事的独特性,获得了不少观众的认可。
“电影创作和文学创作有很大的区别,它们在一些意象呈现方式上、叙事的层面方法上还是有非常大的不同。”在讲座开始前,封面新闻记者采访了万玛才旦,他谈到,“以前因为写小说,加上电影也是叙事的艺术,就觉得两者很接近。当然,两者有相似的地方,但是有很大的区别。从文学的作品的文本中转到电影画面的呈现,还是需要经过很多的影像化的处理。”
在当下的影视市场中,尤其是在电影行业中,一股“藏地电影新浪潮”正在聚集。万玛才旦说:“目前有很多年轻人,他们正在进入影视创作的行业,也陆续有作品出现。而最近几年在电影行业中出现的‘藏地新浪潮’,它有一个特点,就是作品反映的是纯粹的藏人文化,或者说里面的对白完全采用藏语。”
在讲座现场,来了不少万玛才旦的粉丝。一位名叫华安格慕的彝族青年,就手中捧满了万玛才旦的小说集来“求签名”。华安格慕告诉记者,自己的创作生涯就深受万玛才旦的影响,甚至以他为榜样拍摄了短片。“近年来,随着国内艺术电影的观众不断成熟,以少数民族故事为题材的电影,关注度也在不断增高,它的受众面越来越广。”万玛才旦说道。

今年,共有10部作品获得了白玉兰奖最佳中国电视剧的提名。其中,年度“爆款”《都挺好》以最佳中国电视剧、最佳导演、最佳编剧(改编)等8项提名实力领跑,高话题度作品《大江大河》以7项提名紧随其后。聚焦时代、社会和人际关系的现实题材作品于本届上海电视节集中发力。

但当人们真正了解这些舞者的故事,就会发现在他们“好炸好燃”的表演背后,是一群自学街舞的自强自立的普通人,和他们对舞蹈十数年的付出和追求。

责任编辑:刘迅

什么样的电视剧才能称之为优秀作品?如何在这些入围作品中“优中选优”?高希希有一本自己的“创作经”。

在《这就是街舞2》节目中有很多街舞界的大咖,其中有一个倍受瞩目的舞者Physicx金小根,一出场就惊艳四座,他被主持人廖搏介绍为“现场每人不认识的韩国传奇地板舞舞者”,被队长易烊千玺称赞为““神”一样的人物”。

在他看来,优秀作品必须养心又养目,目击而道存。一是要有昂扬向上的主题;二是要有完整精彩的故事;三是要有一群有价值、有性格的人物存在于剧中。“不管哪一类电视剧,反映的都是人和时代的故事,需要创作者用心面对,拍出故事里的精彩、内涵和温度,与观众建立起很好的沟通。”

如果用歌坛作比,“韩国腰王”金小根在地板舞界的地位相当于“天王刘德华”。他的经典动作“碎腰”和“旋旗”等漂亮动作让整个BBoy界惊艳,能用一次发力做出16圈肘转以及spinning
flags,更可贵的是,36岁的金小根仍然保持着良好的状态,带领联队常年活跃在世界各大街舞赛事。

《大江大河》。 上海电视节 供图

从上学时就开始入行舞团,到成为韩国全明星project
soul成员,金小根是世界上最好的Bboy之一,与著名街舞人物Darkness并称为“韩国两大以手代脚”的
Bboy界传奇人物。直到兵役之后,金小根在转型中慢慢明白自己想要什么。他和中国女友结婚,在中国过上自己一直想要的普通生活——开心的跳舞。

与记者交谈的过程中,高希希多次提到导演的责任意识。为何都市职场剧表现的职场“不真实”?为何年轻演员无法获得观众的满意?对于这些行业乱象,高希希的观点是:这是导演的问题,不应由演员“背锅”。

2018年,他开始用快手记录自己“普通生活”(快手号:jinxiaogen528),视频里都是舞蹈和一起开心跳舞的朋友。他会在上海的家中安静的练习瑜伽,也会到中国不同的城市与朋友聚会,一起享受练舞的乐趣。

高希希指出,作为二度创作的首要表现者,导演应对观众负责,直面不同人文环境下不同的话题和细节。“拍摄历史剧时,我对我的创作团队只强调一个词——细节,因为细节是历史的表情,细节是决定成败的关键,不能让观众对这些细节之处产生质疑。”

(金小根在上海家中瑜伽(左),金小根和晨香一起跳舞(右))

至于当下影视圈存在的“注水长剧”现象,在高希希看来,是创作态度的问题。“过去我们有些优秀的作品能够脍炙人口、流传下来,就是由于创作者严谨的创作态度和精益求精的创作风格。我觉得‘注水’电视剧一定留存不了多久,它会像美国的肥皂剧一样,泡沫冒完就结束了。”

他还成立国际街舞联队Juice
Crew,和中韩等国家地板舞者一起征战各大世界街舞赛事赢得冠军。他有足够的才气,表达自己对舞蹈的理解,创造出更耳目一新的编排,而且他的“低调、客气”,赢得了更多粉丝的喜爱和尊敬。同样,他努力保持身体状态,用更长的生命去舞蹈,也成为年轻舞者的榜样。

第25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终评选结果将于6月14日晚正式揭晓。(完)

现在,金小根在中国的普通生活过得有滋有味,他不仅努力的学习汉语,还经常邀请亚洲各国的知名舞者来中国,与国内的舞者一起交流。他们会一起拍快手,和国内的舞者在快手上互动,其中就有“BBboy浩然(bboyhr666)”和“晨香大魔王(Cx888888)”。

责任编辑:刘迅

22岁的王浩然是安徽合肥的一名大三学生,曾在荷兰、法国、俄罗斯等世界街舞总决赛中代表中国队出战,2019年,他还登上了央视春晚表演开场舞《春海》。金小根在韩国的一次比赛中认识这位年轻人,当他决定在中国长期发展并组建Juice
Crew国际街舞联队后,就邀请浩然作为队友一起参加世界级比赛,勤奋的浩然果然不负期望,在2018年俄罗斯街舞大赛power
move中获得了冠军。

(浩然参加《这就是街舞2》节目)

浩然是国内典型的新生代地板舞舞者。2008年,还在读小学的浩然在电视上看到一档街舞节目,从此每天在家自己练舞,直到大学依然保持着每天练习舞蹈三四个小时的习惯,他觉得“一天不练舞就很别扭”。浩然原本是一个不爱说话喜欢默默努力的孩子,而舞蹈改变了他的性格,让他有勇气当众表演或者在直播中跟粉丝交流。现在,学习计算机专业的浩然,打算毕业后做一名职业舞者,他在快手上有超过32万粉丝,这也是他追求自己舞蹈事业,打造个人品牌的后盾。

事实上,选择街舞作为职业是需要勇气的。街舞和说唱一样,都属于嘻哈文化这种亚文化,亚文化有特定的圈层和受众,要想“出圈”走向大众是非常困难的事。舞者的职业道路和收入水平远远没有嘻哈歌手和影视那么高水平,头部舞者的代言和商演都要少得多,腰部舞者的后续发展有些冷清,大多数靠授课和比赛收入维持,因为国内街舞环境尚不发达,很多街舞“前辈”都坚持不住而转行。

责任编辑:刘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