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殖黄鳝一般都是自己捕捉野生黄鳝,但是往往是不够用来养殖的,所以的很多黄鳝养殖户会选择购种苗的方式,那么,养殖鳝鱼市场购种应注意的哪些问题呢?本文为你详细解答。

11月13日,2019中国水产学会范蠡学术大会暨第四届范蠡科学技术奖颁奖活动在广西南宁市举办。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出席大会开幕式并讲话,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方春明在开幕式上致辞。中国工程院院士麦康森、中国科学院院士桂建芳、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局长张显良、农业农村部长江流域渔政监督管理办公室主任马毅、中国水产学会理事长王清印、广西壮族自治区农业农村厅厅长刘俊、农业农村部科技教育司副司长汪学军、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副院长林祥明等专家领导出席会议。中国水产学会秘书长崔利锋主持开幕式。

案情回放

鳝鱼养殖成功与否,关键是如何提高鳝种放养的成活率,目前鳝鱼人工繁殖技术尚未过关,很难从人工繁殖场购到大批鳝种,养殖黄鳝主要靠从市场上采购天然鳝种,然而若鳝种选择不慎,放养后成活率极低,致使养殖失败。两年来我站通过在牛庄、潭棚养殖鳝鱼的试验,总结出市场购种应注意以下几个问题:

农业农村部副部长于康震

年逾五旬的老张打年轻时就酷爱钓鱼,最近几年从网上看到电鱼更刺激,就常常带着自制工具到家附近的湿地公园电鱼。


选择最佳采购时间。采购鳝种最好选在春季的谷雨前后及秋季的秋分时节,避开炎热的夏季,即鳝鱼的繁殖季节,谷雨前后气温在15℃以上18℃以下,鳝鱼大量出现易于捕捉,易于采购,便于运输;秋分时节,气温转低,稻田区收过稻后,人闲开始用锹刨鳝,此法捉来的鳝,若受伤,伤势明显,易于挑选,投放后成活率可高达95%以上,之所以避开鳝鱼的繁殖季节,是因为繁殖季节怀卵鳝极易受伤,运输投放成活率均较低。

弄清鳝种来源途径。市场购种时一定要了解鳝种是采取何种方式捕捉的,摸清市场周边人常用的捕鳝方法,电击鳝、钩钓鳝、鳝夹子夹的鳝均不能用作鳝种养殖,最好采购用笼捉的或锹刨的鳝,即使是笼捉鳝也要告诉笼捉户笼里上诱饵的钓针最好能捏成大弯,让鳝吃不到,不伤及鳝。

要直接从捕捉户手中购买,不经中间商转手,以减少中间环节,因作为鳝种,暂养最好不超过两天。
四 购种时要选择体质健壮、无伤、无病者。 五
购买后放在盛有清洁河水的容器中,水、鳝比按1∶1的比例,且水位深以20-25cm为宜,利于鳝头伸出水面呼吸空气中的氧,收购后切不可放在容器中长时间高密度聚集,否则易挤压,造成内伤而引起生殖孔泛红,严重者外翻,此种鳝若不经药物处理挑选而放入池子,成活率不到50%。
六购种时最好就近购买。

广西壮族自治区人民政府副主席方春明

2018年7月15日,老张一早约好了朋友老王,便兴冲冲地开车到老王家,接上人后一起来到漕湖湿地公园。二人带着由老张自行组装的汽车直流电瓶,抄小路走到拦河网处,经验丰富的老张准备露一手,他对老王说自己下去电鱼,让老王在岸上等着捡鱼,然后就背着电瓶、电鱼器,拿着竹竿下去了。

据了解,中国水产学会学术年会是我国水产领域级别最高的综合性学术盛会,是水产科技工作者学术交流和思想碰撞的重要平台,已连续举行了19届。范蠡是世界公认的水产养殖的开创者,其在水产养殖发展史上具有不可磨灭的贡献。为着力打造水产领域高端学术交流平台,今年,中国水产学会决定将学术年会命名为“中国水产学会范蠡学术大会”。范蠡科学技术奖是中国水产学会于2007年,经科技部、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办公室和原农业部批准设立的,是全国性、综合性的水产科技奖励,旨在奖励对渔业科技进步、技术推广和科学普及作出突出贡献的优秀成果。

“当时看到老张两手撑着竹竿往前走了10多米,停下来把电瓶、电鱼器放在铁制三脚架上,又把两根竹竿放在水里开始电鱼。”事发后,据老王陈述,“很快就听他在水里喊说电到鱼了,叫我过去。”

会议指出,新中国成立70年来,中国渔业发展取得了举世瞩目的成就,与渔业科技的不断进步密不可分,广大水产科技工作者功不可没。中国水产学会作为科技工作者之家,多年来,紧紧围绕国家科技发展战略和渔业中心工作,积极搭建高层次学术交流平台,扎实开展科技成果评价奖励和人才培养举荐,着力加强研究咨询和科学普及,为推动渔业科技创新、促进现代渔业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范蠡科学技术奖自设立以来,评选出了一批非常优秀的成果,发现了一批优秀的科研团队和人才,在激励渔业科技创新和科学普及、调动广大水产科技工作者积极性、促进渔业科技成果转化应用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在水产科技界产生了重要影响。

就在老王赶过去之际,老张突然大喊一声“唉”,就掉进了水里。“整套电鱼设备还处于工作状态,他面向下趴在水里一动不动,我把电瓶上的夹子拿掉,下水将其翻过来急救,并大声呼喊救人。”

会议强调,当前,我国渔业仍然面临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渔业发展的主要矛盾已经转化为人民对优质安全水产品和优美水域生态环境的需求,与水产品供给结构失衡和渔业对资源环境过度利用之间的矛盾,正处在提质增效、转型升级的关键期。加快推进渔业绿色高质量发展,努力实现本世纪中叶建成现代化渔业强国的目标,必须要始终坚持把科技创新作为第一驱动力,必须紧紧依靠、切实调动广大水产科技工作者的积极性。

然而一切都太迟了,医院推断,老张的死亡原因为触电。“我们之前一起电鱼大概有五六次,那块水域是公共小河,没有禁止捕鱼标牌,我们就是娱乐玩一玩。”不过老王也表示,他们知道电鱼是违法的。

会议强调,中国水产学会作为全国性渔业科技社团,是党和政府联系广大水产科技工作者的桥梁与纽带,是广大水产科技工作者之家,要提高政治站位,坚持服务大局,推进科技创新,促进绿色发展,强化人才培养,加强智库建设,打造学术品牌,创建一流学会,充分发挥在水产学术交流、科学普及、人才培养和专家智库等方面的职能作用,团结凝聚全国水产科技工作者砥砺奋进,为我国渔业现代化建设发挥更大作用、作出更大贡献。

老张生前一直挂靠在大风公司做运输生意,公司曾买过一份保险,钱是老张自己出的,可当老张的遗孀、子女以及母亲找到保险公司要求理赔时却遭到拒绝,无可奈何才请了律师诉至法院,索赔100万元。

活动现场,与会嘉宾通过沙画的形式了解了“中国水产学术年会”更名为“中国水产学会范蠡科学技术大会”的背景、意义及深刻内涵,一同见证了“中国水产学会范蠡学术大会”的命名仪式。于康震副部长和方春明副主席等领导专家向获得第四届范蠡科学技术奖“科技进步奖”和“技术推广奖”一等奖的10名获奖代表颁发荣誉证书。第四届范蠡科学技术奖共47个奖项,其中,科技进步类25项;技术推广类20项;科学普及类2项。

庭审现场

开幕式结束后,大会学术交流正式开始。学术交流采取“1+8”的形式,即1个主会场,8个专题分会场。主会场报告中,农业农村部渔业渔政管理局局长张显良研究员、中国水产学会理事长王清印研究员、中国工程院麦康森院士、中国科学院桂建芳院士分别从国家战略、产业政策、学科发展、专业技术等方面介绍了相关情况、分享了思想和观点、提出了意见和建议。专题分会场中,报告专家分别就绿色水产养殖新技术、水产生物技术与育种、渔业资源与生态养护、现代渔业设施装备、疫病防控与质量安全、水产品加工与综合利用、休闲渔业与渔文化等内容展开学术交流。

双方争辩:挂靠算不算员工?电鱼属不属违法?

“你方现在要求被告赔偿理赔款100万的依据是什么?”庭审现场,原告代理人面对审判员的提问,拿出了一份保险合同。2018年5月,案外人大风公司曾向被告保险公司投保“家福安康”团体组合保险,意外伤害身故的理赔额是100万元。

这份合同在特别约定中明确,本保险仅适用于《意外伤害保险置业分类表》中1-2类职业的企业员工家庭;职业为3类及以上的企业员工家庭,则不在本保单保险责任范围内。而据老张的妻子陈述,老张与大风公司属于挂靠关系。

“他们夫妻二人长期在苏州从事汽车运输业务,之前买了辆车,挂靠在大风公司。”原告代理人称,“虽然保险由公司统一投保,但保险费完全由老张个人缴纳。”

被告保险公司辩称,老张并非投保人大风公司的员工或员工家庭成员,没有被保资格,而且医学证明书仅指出死亡是由于触电,不能直接得出系意外死亡的结论。

被告补充指出,即使老张属于被保险人范围,也确实是因电鱼而意外触电死亡,也属于保险条款中的责任免除情况。“上述团体意外伤害保险条款明确约定,从事违法、犯罪活动期间遭受意外伤害导致身故,保险人不承担给付保险金责任。我们还在合同中以加黑加粗方式作出了提示。”保险公司表示,老张属于从事违法、犯罪活动期间遭受意外伤害导致身故,根据免责条款,保险公司没有赔付义务。

对此,原告代理人当庭表示:“以前他们也去过几次,都没有发生这样的后果。”代理人认为,老张的行为是违反民事法律行为,不违反刑事法律,他电鱼纯粹是为了娱乐,也没有损害他人的利益,所以保险免责理由不成立。

法院判决:保险合同有效,但违法行为可免责

关于被告辩称老张并非大风公司员工或员工家庭成员,没有被保资格的意见,法院认为,被告自述其是根据大风公司的投保即认为老张是该公司员工,并未进行审核,而其在特别约定中未对具体类别进行举证,也未明确排除以内部挂靠方式成为单位成员进行投保的情形,所以法院认定,老张的家属即四原告系本案适格主体。上述免责条款对投保人大风公司及被保险人老张及其继承人均发生法律效力。

关于老张的电鱼行为是否属于违法、犯罪活动,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规定:扰乱公共秩序,妨害公共安全,侵犯人身权利、财产权利,妨害社会管理,具有社会危害性,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尚不够刑事处罚的,由公安机关依照本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本案中,根据老王在公安机关的询问笔录中的陈述,老张的自制电鱼设备即捕鱼器与电瓶联通后电压由直流电变为交流电后电压为220伏以上,具体最高值多少尚不可知,但实际已造成老张触电身亡的后果。

“也就是说,老张在公共水域电鱼的同时,将自己置身于危险的境地并最终因此身亡,且对同时可能在该水域活动的他人也造成相当的危害,仅是未造成其他人员伤亡,故其电鱼行为已妨害公共安全,具有社会危害性,其行为应属于违法行为,甚至可能构成犯罪。”法官指出,这显然不属于娱乐性活动或轻微民事违法行为,但其已因此身亡,不宜再对其进行追究。而老王在当时仅是在岸边旁观,公安机关未对其进行处罚,并不能据此认定老张的行为不构成违法。另外,《中华人民共和国渔业法》亦规定,禁止使用炸鱼、毒鱼、电鱼等破坏渔业资源的方法进行捕捞。

综合上述情况,法院认定老张的电鱼行为属于违法行为,其在从事上述违法活动期间遭受意外伤害导致身故,属于保险条款约定的免责情形,判决驳回四原告的诉讼请求。四原告不服提起上诉,后又于10月25日自动撤回上诉,本判决即发生法律效力。

来源:人民法院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