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许多农村娃跳出“农门”,在城市里打拼一片天地的时候,毕业于保定职业技术学院的大学生刘洋,却一头扎回农村当起了“猪倌”。
从小与猪结缘,毕业后返乡养猪…

行业引种骤减,未来鸡价三年景气。我国白羽鸡总产量由祖代鸡引种量决定。公司2015年亏损主要由于2013年全国祖代鸡引种过多导致的2015年商品代鸡价…

4月末至今,北方地区终端交投难有向好,厂家出货难度不减,产品价格低位运行,厂家利润微薄,甚至有部分厂家下调补贴政策,合同鸭养殖户饲养…

当许多农村娃跳出“农门”,在城市里打拼一片天地的时候,毕业于保定职业技术学院的大学生刘洋,却一头扎回农村当起了“猪倌”。

行业引种骤减,未来鸡价三年景气。我国白羽鸡总产量由祖代鸡引种量决定。公司2015年亏损主要由于2013年全国祖代鸡引种过多导致的2015年商品代鸡价持续低位,行业低迷。自2013年引种高峰以来,我国白羽鸡引种大幅下降。2014年,白羽肉鸡祖代种鸡引种量已由154多万套下降至118万套,降幅超过20%;2015年,由于美国和法国先后发生禽流感,我国对美国和法国先后实施了祖代鸡引种禁令,促使祖代种鸡引种量锐减至72万套,降幅约40%。目前禁令尚未解除,2016年1-3月,我国白羽肉鸡祖代种鸡引种量不足3万套,远低于我国鸡肉消费的引种需求。2014年至今的引种减少将导致2016年-2018年商品代鸡的供给逐渐减少,预计未来三年中国鸡肉价格将逐步提高,白羽肉鸡行业将长期保持景气。

4月末至今,北方地区终端交投难有向好,厂家出货难度不减,产品价格低位运行,厂家利润微薄,甚至有部分厂家下调补贴政策,合同鸭养殖户饲养热情降低。社会鸭价格持续低位徘徊,加之饲料价格略有上调,社会鸭养殖户补栏热情亦不高。孵化企业排苗略有放缓。并且受制于五一假期,道路拥堵现象严重,孵化企业鸭苗货源难以外调销售,厂家走苗压力初现。种种不利因素,使得鸭苗价格由2.40元/羽下跌至1.70元/羽,跌幅29.17%。
受买涨不买跌的心理影响,养殖户拿苗积极性难有明显提升,加之毛鸭价格持续低位,卓创预计短期北方鸭苗价格不乏有小幅下行空间。

从小与猪结缘,毕业后返乡养猪

逆势扩张,产量稳步增长。公司近年生产规模连续逆势扩张,产量稳步增长,市场份额不断扩大。至2015年末,公司产能达到了5亿羽的生产能力。2015年公司鸡肉销量较上年增长22.38%,实现营业收入69.40亿元,较上年增长7.83%。2016年一季度公司鸡肉销售量较上年同期增加37.83%,实现主营业务收入17.6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加32.64%。公司预计2016年和2017年的肉鸡屠宰量为4.3亿羽和5亿羽,在行业总产量减少的情况下,市场占有率进一步提高。

责任编辑:王伟

刘洋自记事时起就经常看母亲养猪。受母亲影响,刘洋放学回家常常帮母亲喂猪,但由于采用祖祖辈辈流传的土法养猪,猪生长慢,生产效益低,而且病死率高。喜欢养猪的刘洋看在眼里,急在心里。高中毕业后,刘洋选择了报考保定职业技术学院兽医专业,想为家乡养殖业出一份力。

鲜美味打开B2C渠道,促进销售结构转型。公司在生产基地周边建立了服务终端消费者的销售网络,采用了加盟的方式设立圣农产品专卖店鲜美味,以零投资(轻资产)向终端消费者直销圣农冰鲜鸡肉产品。通过引进大批新的经销商开设圣农产品专场店的方式,不但提高了公司产品的销售价格,有效提高公司的盈利能力,而且也有利于公司在终端消费者树立公司和产品品牌。

2012年,从市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的刘洋,经过在外一年专业实习实践后,放弃了在城市里工作生活的机会,毅然选择回到家乡涞水县水东村,和母亲共同经营猪场,当起了“猪倌”。

盈利预测及评级:受祖代鸡引种持续减少的影响,预计2016年下半年鸡价将大幅上涨,白羽鸡行业长期景气。圣农发展一季度净利润已扭亏为盈,随着鸡价进一步上涨,2016年全年业绩将出现爆发式增长。我们预计公司16-18年摊薄每股收益分别为0.73元、1.24元、1.21元。维持增持评级。

从那以后,人们每天都可以在猪场看到刘洋忙碌的身影。无论是拌饲料、喂猪、清猪粪,还是母猪配种、仔猪接产、疾病防疫、猪场消毒,他都亲力亲为,从早晨4点钟一直忙到晚上9点多才能结束。在刘洋的辛苦打拼下,猪场的母猪已有33头,存栏生猪达到400多头。

风险因素:鸡肉价格波动;疫情风险;饲料原料价格波动等。

规避养殖风险,科学养猪出效益

刘洋对科学养殖很有信心,“我相信科学养猪能致富,只要我们运用好科学技术,就一定能规避养殖风险,实现养殖利润最大化。”他回乡养猪,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改造猪舍,提高猪的“福利待遇”。他将猪舍划分为配种室、怀孕室、产房、保育室、育成室五个不同的功能区域,半自动喂养,污净道分离,这样既卫生又能实现规范化管理。同时,他改造监控设备,利用一台电脑、一根网线、几个摄像头,就可坐在电脑面前将整个养殖场“尽收眼底”,再在手机里下载个远程智能监控系统同步app,只要有网络,在任何地方都可以对养殖场的情况了如指掌,省时省力,方便快捷。自监控设备投入使用以来,仔猪成活率提升到90%以上。

在养猪业,流传着“赚一年,亏一年,平三年”的说法,除生猪肉的价格随市场波动外,给养猪户带来最大损失的是猪疫。刘洋回家养猪伊始,就把“防疫”放在首位。2015年12月,我国大部分地区遭遇“世纪寒潮”,温度大幅下降,刘洋家乡周边养猪场爆发“腹泻”疫情,导致仔猪大批死亡,有的养猪户一次就亏损几十万。由于提前防疫,管理得当,刘洋家的猪场成功躲过了这场“劫难”,并且实现了当年出栏生猪600多头,净利润60余万元的好行情。

壮大养殖规模,做大做强产业

刘洋认为,没有过硬的技术和现代化的设备,在养殖行业中是坚持不下去的;只有走适度规模化养殖的路子,才能在融资、收购价格、疫病控制、环境保护等方面取得优势,有效抵御市场风险,最大限度保证养猪户的利益。

自2013年起,刘洋开始扩建自家养猪场,为此,他跑遍了周边的大规模养殖场,回母校请教老师,流转了30亩土地,开始了猪场扩建工程,并制定了科学可行的标准化猪场建设方案。

“扩建的猪场分为管理区、生产区、隔离区和粪污储存处理区,安装全自动送料和清粪系统,实施人工调控猪舍气候,确保实现健康养殖。”谈起新猪场建设,这个皮肤黝黑、不善言辞的小伙子脸上泛起了红光,“猪场还将建设生态型、环保型、能源型的污水处理系统,猪排泄物通过管道集中收集后,通过沼气池内发酵处理,利用沼气取暖、发电,固体物可以加工成有机肥,液态物可浇地施肥,真正实现零排放。”在理想的激励下,2015年6月,刘洋注册成立了“涞水县东扬饲养场”。

“几年后,我的饲养场里每年至少要出栏5000头猪,成为涞水县规模最大的山前养猪场。”对于未来的规划,刘洋显得十分有信心。他说自己是个“愿意吃苦的养猪农民”,在科学养猪的路上越干越有劲头,越干越有信心,虽然创业小有成绩,但创业梦始终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