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自然》杂志日前在线发表的一项研究称,中英科学家携手运用高分辨率计算机断层扫描技术和
DNA
分析技术,得出了一个反映辐鳍鱼类系统演化的新的进化树,标志着我们对鱼类演化的理解向前迈进了重要一步。

近年来,人们开始尝试在养殖水体中施用有益微生物制剂来改善养殖生态环境,提高养殖动物的免疫力,抑制病原微生物,从而减少疾病的发生。微生物制剂是由一些对人类和养殖对象无致病危害并能改良水质状况,能抑制水产病害的有益微生物制成。主要有硝化细菌、光合细菌、枯草杆菌、放线菌、乳酸菌、酵母菌、链球菌和EM微生物菌群等。它们具有改良水质、增加溶氧、降低氨氮、抑制致病菌生长、改善动物体内水环境生态平衡、提高动物抗病与免疫力,促进养殖对象生长等功能。水体水色的不同是由不同的菌藻构成,才显现出不同水色的水体,水里的微观世界原来是绚丽多姿的,水中藻类植物是一群古老的植物,目前世界上大概有3万余种藻类,水中的菌类也是与生俱来的,水中的菌藻都是天然和固有的。即使现在市场上售卖的菌藻产物其原始出处也是在自然界提取而成的。对于水产养殖来说,养好鱼虾关键就在于养水,而养水的中心就是养好菌藻。因为水体中85%以上的溶氧是靠藻类光合作用产生,可以说藻类物质是养殖水体的初级生产力。

设施渔业的范围是在渔业中的养殖业中,我国渔业的特点是水产品产量以养殖为主,养殖:捕捞=5.5:4.5,其中养殖业中海淡水四六开。进入九十年代,传统的水产养殖业受到强烈的冲击,因此而导致了设施渔业的兴起,主要体现为:
1. 基础设施简陋、陈旧、经济基础脆弱。
根据1996年上海市的调查,其精养鱼池的固定资产每亩平均不到1000元。缺乏现代化、高层次养殖生产所必须的物质条件和综合经营规模。企业缺乏技术储备,无技术改造和扩大再生产资金,只能维持现状,在市场竞争中处于劣势。
2. 破坏性经营造成设施老化,固定资产贬值。
八十年代在大中城市郊区,国家、集体投资建设了一大批商品鱼基地。目前不少商品鱼基地由于经营体制不顺利,导致破坏性经营,后果是池塘坍塌、池浅、设备陈旧老化,企业又无力进行池塘改造,造成固定资产贬值。
3. 养殖水域环境条件不断恶化。
我国人口稠密地区的水域绝大部分都富营养化,例如全国有水质监测的1200多条河流中,有850条受到污染。而海洋方面,自1997年以来,我国海域多次发生规模巨大,毒性极强的赤潮对我国的海水养殖业造成的巨大的损失。在大中城市的郊区也由于种种原因,养殖水域污染日趋的严重,例如全国著名的池塘养鱼高产区-无锡河厥口的池塘养鱼业,因为梁溪河严重污染等原因而正逐步萎缩。
4. 养殖水域的二次污染十分严重。
在淡水养殖方面:根据测算,养殖一吨淡水鱼,产生的粪便相当于20头肥猪的粪便量,其中污染最重的是网箱养鱼。例如北京的密云水库发展网箱养殖鲤鱼,亩产在两万公斤以上。经济效益可观。但是其后果是导致水库水质转肥,其氨态氮增加了7.3倍,活性磷酸盐增加了10.3倍,不得不禁止网箱养鱼,但是其后的治理费用,超过了网箱养鱼的利润。在海水养殖方面:人类过度开发养殖业已经大大超过了海水的自净能力,其中对虾病的泛滥就是最典型的事例,至今还无法解决。沿海的养虾业,生产一吨虾大约需要投饲料3-5吨。相当于蛋白质1-1.3吨,但回收仅仅0.1-0.13吨。大量的氮流入水中污染池水,造成环境污染。
5. 水产资源遭到严重的破坏,不少水域生态失衡。
水域的过度开发,原有的水草资源破坏,”草型湖泊”转变为”藻型湖泊”。。例如,阳澄湖原来水草的覆盖率很高,水质清晰。而现在阳澄湖围栏养蟹,全湖布满网围,水草稀少,水质混浊,闻名全国的阳澄湖清水大闸蟹的命运令人担忧。
6. 水产养殖的种群混杂、种质退化。
目前水产养殖的繁殖基地混乱,由于急功近利,繁殖亲本小型化已经屡见不鲜。其中最典型的是:1、异育银鲫-采用”只生一胎”的方式繁殖后代。2、河蟹-小绿蟹繁殖;辽蟹南移,种质混杂,长江水系正宗的中华绒毛蟹种质退化。
7. 科技储备严重不足,引进消化不力,技术更新速度缓慢。
对机遇和信息缺乏敏感性,采取”以不变应万变”的态度,其直接的后果是产品与市场不相适应及养鱼成本上升经济效益下降。例如,目前的水产养殖业市场仅仅是满足了短缺型、温饱型的市场,不适应日益增长的消费需要。1999年春节,我国各大城市的淡水鱼市场普遍存在不同程度的压塘现象,因此再不改革养殖结构,就要被市场所淘汰。另外,自九十年代以来,养鱼成本上升幅度比鱼价大的多。象上海这样的特大城市,养鱼成本又比外地高的多,据上海崇明县5000亩精养鱼池1995年的统计养鱼成本已经占了88%,与十年前相比,尽管亩净常量增加了203公斤,但是亩产的利润仅仅增加了20元。如果不搞混养特种水产,单养常规鱼类就没有积极性。

现代辐鳍鱼包含了一半的现存脊椎动物,而且形态多种多样,如孔雀鱼和鳕鱼,该类群起源于泥盆纪“鱼类时代”前夕,约
3.85
亿年前左右。而多鳍鱼属于一种古老的小型鱼类群,其中包括鲟鱼,它们有鳞和肉鳍,具有一定的原始特征,形似鳗鱼,之前一直不符合某一分类,不过现已被接受为所有其它辐鳍鱼的现存姐妹群。它们的化石历史只有
1 亿年。如果它们比其它辐鳍鱼更原始,则起源时间应更早,这样就留下了 2.5
亿年的化石记录空白。

自然水体自身存在一定的细菌生态平衡系统,施用微生态制剂是人为改变条件,定向培育优势菌群并发挥其作用,形成新的动态平衡。在微生态制剂的使用过程中,首先要根据水体的理化因子正确选用菌种;其次,施放微生态制剂要达到一定的浓度、确保水体中活菌数达到一定数量,并营造适合培育菌种的生长条件,使之尽早形成并维持优势菌群,以取得良好的使用效果。

此次,英国牛津大学、中国中科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的科学家们,检查了阜康鱼化石的高清
CT 扫描图像,阜康鱼是分布广泛的斯堪尼亚鱼类群的成员,距今约 2 亿年至 2.5
亿年,也就是恐龙刚开始在陆地上演化的时期。斯堪尼亚鱼类一直被拿来与多鳍鱼相比较,但直到科学家们利用最新技术对其进行扫描,才观察到
3D 形态的鱼骨。

菌藻类是维持一个池塘生态系统稳定平衡不可缺少的一环。但菌藻类过多也会有问题。藻类有好有坏。好的菌藻类为水产养殖动物提供天然饵料,进行光合作用而释放氧气。坏的菌藻类消耗氧气,占据水体空间,释放毒素。

通过分析各种体型特征与 12 种基因的 DNA
序列,并与相关形态进行比较,研究人员发现,多鳍鱼属于斯堪尼亚鱼类群。这使得起源于三叠纪的斯堪尼亚鱼,成为多鳍鱼关系最密切的化石近亲。

水产养殖常见藻类包括:蓝藻门、裸藻门、金藻门、甲藻门、隐藻门、硅藻门、绿藻门、黄藻门。常见的有益菌种有光合菌,芽孢杆菌,乳酸菌,硝化菌,EM菌等等。

研究人员表示,这也意味着现代辐鳍鱼的起源时间可能比之前预期的更晚,而该发现或促使人们重新思考那些泥盆纪和三叠纪之间形似辐鳍鱼的化石。

浮游藻类在水产养殖中占有重要地位。它对于维持水生态系统的正常功能,稳定池塘水环境是不可缺少的。微藻在种群持续发展过程中,通过光合作用一方面为水体提供充足的溶解氧,另一方面降低并消除养殖水体中的有机污染和其他有害物质,保持养殖生态系统良性循环,达到改善水质的目的。

平时吃了那么多鱼,各位“吃货”可曾想过这些鱼如何进化而来?可别把这完全当成考古学家的考虑范畴。下次吃鱼前,先涨涨鱼类进化史“姿势”,你吃进去的就不仅仅是高蛋白了,而是几亿年波澜壮阔的历史。

光合细菌广泛分布于水田、河川、海洋和土壤中的一种微生物类群。光合细菌为革兰氏阴性细菌,在水温28℃~36℃
,pH偏碱(7.5~8.5)时,光合细菌生长较好。由于光合细菌制品多为活菌液,为保证使用效果,应注意尽量使用新鲜菌液以保证活菌数。成品菌液应先逐渐降温而后存放在温度较低(15℃
以下)并有一定光照的地方(每天2
小时以上),然后逐渐减少光照,再置于阴凉避光处。菌液开始发黑并有恶臭味可能是活菌死亡腐败所致,使用效果不佳。阴雨天使用光合细菌效果不明显,光合细菌需要光照为宜。芽孢杆菌,革兰氏染色阳性,是普遍存在的一类好气性细菌,枯草芽胞杆菌的分布非常广泛,土壤、湖泊、海洋、动植物体表及其栖息地皆能发现。最适生长条件为:温度37℃,pH值7.0左右,一般为严格好氧。由于大多数芽孢杆菌属好气性菌,需要有充足的溶氧其使用效果才好,在施用芽孢杆菌制剂时要注意保持水体中的溶氧量,以更好地发挥其作用。硝化细菌属化能自养菌,专性好氧,硝化细菌的繁殖周期特别长,因此在水中很难形成优势菌群。硝化细菌发挥作用的适宜条件为:pH
值7~9,低于6不利硝化细菌生长;水温在30℃
时活性最高;水中溶解氧对硝化细菌作用影响很大,和光合细菌一样,也需要有充足的溶氧其使用效果才好,溶解氧含量高则硝化作用能更好进行。此外,光对硝化细菌的生长繁殖有抑制现象。建议在使用硝化细菌制剂时,要注意水中溶解氧含量及光照强度。亚硝酸盐和pH偏高的水体,使用芽孢杆菌制剂的效果不明显;pH值低于7或者高于8.5的水体,以及溶解氧含量低的水体,不利于硝化细菌的生长。光对硝化细菌的生长,繁殖也有一定的抑制作用,它和光合细菌相反以不要或微弱光照为宜。EM菌由光合细菌、乳酸菌、酵母菌等5科10属80余种有益菌种复合培养而成。由于池塘泼洒EM菌后,水质相对较清,故这些塘不宜或少养肥水鱼,如鲢、鳙等鱼。

(隐藻水华)

水体中本身就存在着很多天然的菌藻类,这些水藻和菌种有些是益藻菌,有些是害藻菌,也有些菌藻类在少数存在时无害,只有当数量占比过大时才具有危害性(蓝藻即是)。在正常状态下,整个水体世界共生共存,平时的水体本身就是一个自然循环的良好水生态系统,具有和启动自我调节、自我修复的功能。

事实上,只有当水中微藻种类较多,并且相互之间形成稳定的竞争关系时,水体才能维持在一个稳定的良性状态。淡水水体常见的藻类有蓝藻、隐藻、甲藻、金藻、硅藻、裸藻等,各种类群相互制约,单一藻种就无法形成优势种群。但当施肥不当或水质突变等导致水体中某一种藻类在短时间快速繁殖时,就会使导致藻相失调。因此,只有当水体内各群落形成一个稳定的生态系统时,才能形成良性循环

(湖底生态系统示意图)

在现实中,有养殖人把一切希望寄于调水和培养菌藻上,不论时机不分情况,动不动就调水培藻投菌,甚者象被洗脑似的一年到头都在往塘头一股脑的下这放那的调水培藻育菌的”药”物,但稍不注意可能还会打破水体自我调节自我修复的功能,有时还会把一塘好水搞得稀烂。因为”是药三分毒”,有些药物(含制剂)入水后还有可能”按下葫芦起了瓢”,引起后续的一系列水生态未知结果的变化,有利有弊。任何调水、改水、促藻、培菌的东西虽然有利但也有弊,因为”物极必反”,某种情况下可能反而会破坏水体的自然生态系统,打破平衡,适得其反。正确认识和使用水产微生态制剂变得十分关键。尽管有益微生物制剂在水产养殖业的应用结果表明其有许多优点,研究和开发工作日益加深,应用范围也日益扩大,但仍存在一些问题和待研究领域,这一点应引起足够的重视。

许多养殖户对有益微生物制剂一知半解,或受广告夸大宣传的影响,简单地认为使用有益微生物制剂是只要向池中泼洒既可,不管是什么菌种的制剂、有何使用要求等,使用上存在着盲目性问题。微生态制剂的使用也是有条件的。无论是芽孢杆菌还是光合细菌,都是需要特定的生活环境的细菌,与其它成千上方种细菌一样,只有在能满足其生理特性需求的环境中才能正常地繁殖与生长,才能发挥其有限的作用。相反,如果将这种微生态制剂随意地泼洒在池塘中,将有可能导致这些池塘中固有的微生态群落结构发生改变,甚至引起池塘微生态群落多样性的消失,而这是非常有害的。各种环境因子都可能对微生态制剂产生一定的影响,我们应把不良影响降到最小,选择适宜的水环境,一般控制pH
6-8,水温15-35℃,水体溶解氧2毫克/升以上

常用的微生物制剂中芽孢杆菌为好氧菌(或兼性),硝化细菌为严格好氧菌,养殖户使用这类活菌产品,一定要保持水体足够的溶氧,提高水体活性,才能维持细菌快速繁殖和对污染物的有效分解。硝化细菌和光合细菌并不适合同时投放在同一养殖池塘中,因为它们净化水质的过程相互有抑制作用,会降低其使用效果。

(水生态系统食物网链构建示意图)

水体溶解氧的高低,会影响到好氧菌生长速率和氧化分解污染物的效率。目前微生物制剂中芽孢杆菌为好氧菌(或兼性),硝化细菌为严格好氧菌,使用含有这类活菌的产品,一定要保持水体足够的溶氧,才能维持细菌快速繁殖和对污染物的有效分解。

平时,有些养鱼人忽略”溶氧”工作导致水体恶化后,才急于花钱去买这样调水剂那样底改剂等等,殊不知,如果在水中本身溶氧不足的情况下,这些调水剂(大多是微生物制剂)泼下鱼塘后绝大多数是根本没有效果的,等于是花了冤枉钱而并没起什么作用的,因为这类调节水质的”药物”大多是微生物制剂,微生物本身也是”生命体”也要依靠有适度的氧气供给自身的生命活力,其后才会”运转”,没有氧气或者氧气不足的情况下何来”活力”,道理即如此。

每种细菌都有一个最佳pH值范围,过大的pH值波动会影响微生物制剂效果,如硝化细菌虽然各种亚硝酸细菌和硝酸细菌生长的最适pH值不同,但它们都在微碱性反应的环境中良好地生长,对DH值的变化反应明显。硝酸细菌如硝化杆菌为DH值为8.3~9-3,一般在中性或微碱性条件下生长最好。

硝化细菌类产品需要养殖水体保持较高的碱度才能很好的发挥作用,池塘底部污染严重时,发酵产生的有机酸积累,碱度太低,会使底部pH值很低,会严重影响芽孢类微生物制剂对池塘底部的改良效果。

天气好坏也会影响到藻类的繁殖和水色变化,大多数微生物制剂在20~3O℃内有比较好的活性,水温10℃以下时活性明显降低,在使用微生物制剂时要注意水温对产品效果的影响。在使用微生物制剂时要注意水温对产品效果的影响,有些厂家胡乱鼓动人们在冬春时节使用微生物制剂是严重不负责任的表现,非常令人遗憾亚硝酸细菌对近紫外波段很敏感,强烈的光照对于亚硝酸细菌影响较大,因此在使用硝化细菌类产品时养殖水体的透明度不能太大,或者选择合适的时间使用会有更好的效果。细菌进入水体后繁殖速度与水体的营养水平有很大的关系。一般认为细菌生长对水体C、N、P的利用率100:5:1。如果水体太瘦,或营养成分单一或失衡,有些异养菌为主的活菌制剂不会大量繁殖,使用活菌几乎无效,此时应向水体中适当补充缺乏的营养才能达到更好的效果。

在养殖水体和水生动物无异常时,尽量不投入或少投用药物(含制剂)入塘,尽量维持现有的自然平衡状态,不要动不动就大量投用药物和生物制剂,花了钱不一定就有好的回报,有时池塘因乱用乱投药物或制剂引起整个水体生物生态系统紊乱,有时还必须泼洒生石灰水才能重塑生态系统。正所谓”该出手时才出手”,在水体发生异常(比如水质恶化,蓝藻暴发等)时,应在判明水体系统出现何种的问题时,对症施治用药,也不能乱用乱整,方能保障水产养殖的顺利进行。

要想微生态制剂这一行业和市场协调发展,应该对从事水产养殖业和微生态制剂销售人员进行专业的技术培训,提高其专业素质,使他们对微生态制剂有一个全面,客观的了解;要求厂家生产规范,且在做广告推介时,不允许任意夸大其微生态制剂产品的作用,以免误导养殖户;如果客户没有得到效益反转来也对企业的生存有着不可估量的影响。不同的微生态制剂,有着不同的生物学特征,因此对微生态制剂的储运管理必须强调个体化原则,根据其不同的生物学特性,采取相应的管理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