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6月21日电
根据赣南真实事件改编,由著名导演高希希执导的战争电影《八子》今天正式上映,片方同步曝光了一组角色关系海报。

97岁常枫:我就卖个老命,哪知道这么幸运!

横店影视政协委员会客厅举行首场活动

片方供图

常枫亲吻奖杯

一场关乎影视业未来的探讨泡沫散去 内容为王

这组海报分别呼应了片中母子、兄弟、战友三条情感线。画面中,白发苍苍的杨母(岳红
饰)独自守望远方,期盼孩子平安归来,而其眼角闪动的泪光胜似千言万语……满崽(刘端端
饰)分别与大哥杨大牛(邵兵 饰)、狙击手李大山(何润东
饰)在硝烟中生死与共,战斗到最后一刻的热血感扑面而来。

《拂乡心》是秦海璐打造的“归乡三部曲”之第二部

省市政协委员、影视行业从业者代表和相关部门负责同志面对面交流,共同探讨影视行业的改革创新与未来发展之路。

电影《八子》讲述了红军反围剿时期,一位母亲将八个儿子全部送上了战场,原以为终会等来一家团圆的一天,结果这一去竟是天人永别,八个儿子全部壮烈捐躯。

博纳影业将推出“中国骄傲三部曲”

2018年,对中国影视行业来说,是不平凡的一年。

对于为何拍摄这样一部作品,作为土生土长的江西人,著名导演高希希直言:“这个真实的故事应该被更多人知道,《八子》不仅想告诉大家英雄如何诞生,更希望大家铭记:英雄永远不朽。”

羊城晚报记者 何晶

这一年,中国电影票房首次突破600亿大关,《红海行动》《我不是药神》等一批高口碑、高票房国产片相继出现。浙江作为全国影视产业副中心,影视生产的数量和质量均居全国前列,呈现出良好态势。然而,影视行业快速发展的同时,天价片酬、阴阳合同、偷逃税等问题有所显现,影响到行业的健康发展。

片方供图

6月23日晚,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金爵奖颁奖典礼暨闭幕式在上海大剧院举行。众多影星走上闭幕式红毯,包括外国影星“抖森”汤姆·希德勒斯顿、长泽雅美、片寄凉太、米拉·乔沃维奇,中国演员吴京、王景春、郝蕾、王大陆、张榕容、许魏洲、张子枫等。

影视行业如何进一步发展对于处于影视行业最前沿的横店来说,这个问题需要找寻答案。

此次《八子》的演员阵容十分强大,不仅有新生代演员刘端端,还有“戏骨”邵兵、岳红等。无论是“史上最痛母子情”,还是希望对方替自己好好活下去的手足兄弟情,三人之间的亲情让无数观众潸然泪下。

今年的颁奖典礼上,最佳男演员奖开出“双黄蛋”,由97岁高龄的《拂乡心》演员常枫和《梦之城堡》男主角哈穆德·贝哈德共同摘得。伊朗电影《梦之城堡》还摘得最佳导演、最佳影片两项大奖,成为当晚最大赢家。华语片《春潮》摘得最佳摄影奖。

6月20日,全省唯一的影视行业的“政协委员会客厅”——横店影视政协委员会客厅正式开门迎客。省市政协委员、影视行业从业者代表和相关部门负责同志面对面交流,共同探讨影视行业的改革创新与未来发展之路。

《八子》的英文名是“Advance Wave Upon
Wave”,意即“前赴后继”,该片堪称高希希导演作品中场面最宏大、细节感最强的一部,战争场面比例高达80%、全片有4500多个炸点的爆破量。此外,作为影片的结尾“彩蛋”,主题曲《时光擦身而过》由谭维维演唱。

A

“阴阳合同”事件后,建议尽快形成管用的长效机制

责任编辑:刘迅

金爵奖现场特写

与影视作品的轻松相比,这场聚焦影视行业未来发展的线下活动,话题并不轻松。

在秦海璐导演的处女作《拂乡心》中,常枫饰演漂泊异乡多年的孤寡老人蒋生。他出生于战争年代,成长在迁徙之中,回家是他如今最大的盼望。这部电影也是秦海璐继编剧和主演《到阜阳六百里》后打造的“归乡三部曲”之第二部。

“这是全省唯一影视产业的政协委员会客厅。”牵头的徐天福委员说,“从此,横店增添了一个从省级层面精准服务影视文化产业发展的新平台,打开了一个影视文化产业与省级乃至国家层面对接沟通的新渠道。”

在《拂乡心》中,常枫贡献了极为细腻动人的表演。他1923年出生在哈尔滨,今年虚岁97,已经演了70多年戏。在颁奖典礼上,主持人曹可凡说,导演秦海璐告诉他,常枫老师演了几十年戏,但对每个细节还是非常较真。拍摄过程中,有一场分量最重的戏拍到了凌晨两点,但常枫拍完回到酒店后并没有立刻就寝,而是又喝了点儿小酒,因为这场戏的完成,让他如释重负。这份对表演事业的敬畏与热爱,赢得了现场热烈的掌声。曹可凡说:“在他心中,戏比天大!期盼着三年以后,常枫老师再来上海电影节,我们一起为他庆祝百岁生日!”

这位委员会客厅的“厅长”徐天福,是省政协委员、横店影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获奖后,常枫捧着奖杯来到后台接受记者采访,他激动地捧着奖杯做出亲吻的动作。常枫透露,秦海璐邀请他出演《拂乡心》时,他已经20多年没出来演戏了,心里有些犹豫:“我身体不行,走路也不方便,我说那先看看剧本吧。一看,剧本我非常喜欢,角色我更加喜欢,只好‘无可奈何’地接下了:我就卖个老命、拼着命演吧!哪知道我这么幸运,在今天能拿到这个奖。”幽默又谦虚的常枫老爷子再次打动了现场媒体,热烈的掌声又一次响起。

大家在发言中,很自然提起了那起闹得沸沸扬扬的“阴阳合同”事件。

此前,常枫更多是在电视剧中和观众见面。在1994年马景涛版《倚天屠龙记》中,他曾饰演张三丰。在几十年的演艺生涯中,常枫获得过金马奖最佳男主角、男配角、终身成就奖,金钟奖最佳男演员奖、特别贡献奖等。

深耕影视行业多年且财务金融出身的他,对这场“税务风波”有着更深层次的见解。

B

“截至目前,国家还没有出台专门针对影视产业的会计准则,而现行的以工业、商业体系建立的会计核算方法,与影视产业特点不相适应。我们要加快建立影视产业专业会计结算制度。”

上影节行业观察

为此,徐天福委员呼吁,推进影视业改革,既要抓住当前群众普遍关心的具体问题,又要聚焦影视行业标准等要害问题,形成管用的长效机制。

星光熠熠,大咖云集,作为中国唯一的国际A类电影节,每年的上海国际电影节聚集了大半个中国的影视从业者,它也成为中国电影发展的晴雨表和风向标。

影视行业遭遇阵痛,业内人士理性思考和探索

6月23日,电影专资办统计的票房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内地电影票房突破300亿元,达成这个数据所用的时间比去年晚了7天。另一组数据是:今年1月到5月,中国内地电影分账票房和观影人次的同比增速均为负数,这也是自2011年来首次出现下降。

行走在横店,有气势恢弘的“秦王宫”,也有明清时期的“广州街”“香港街”等。张艺谋的《英雄》从这里诞生,谢晋的《鸦片战争》也在这里拍就。

票房收入下滑,影视项目开机数和申报数大幅减少,资本从亢奋转为低落……应当如何看待降温的电影市场?如何应对影视发展进入低谷期?这些问题,成为本届上影节的热门议题。

规模宏大的明清宫苑、精巧秀美的江南水乡,以及古韵传神的清明上河图等景观的背后,是从业人员的思考。

资本退潮,行业洗牌

这场“政协委员会客厅”活动,邀请到了十多位活跃在影视业一线的知名制片人、导演和演员。他们在谈论影视行业未来时,体现出来的更多是理性。

“去年的日均票房是1.68亿元,今年却有将近40天的日票房只有三四千万元。”光线传媒总裁王长田在本届上海电影节金爵论坛感叹,今年的开机数和项目申报数都大幅减少,资本从亢奋转向低落。

新丽电影总裁李宁,来参加这场论坛之前,刚刚从上海国际电影节赶到横店。他在上海参加的多场影视行业沙龙上,听到最多的是谈论行业阵痛,这位从业多年的老兵对此有着自己的见解。

同样是王长田,在去年的上海电影节金爵论坛上就曾说:“未来会有几千家影视公司要倒闭。”预言正在成为现实。今年,他解释说:“去年这时候,行业变化已经出现了预兆,我只是做了个判断。没想到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寒冬一直在加剧。”目前大约有2万家影视公司,在王长田看来,几千家影视公司倒闭是正常的市场反馈:“有些公司刚成立,就关门了。”不过,他预计寒冬不会持续太久,大约在明年下半年会有所改善。

“我们还是要理性面对现实。我在这个行业工作了20年,20年前,电影票房只有9亿元,到2018年全国电影总票房达到600多亿元,在高速发展的同时,必然有阵痛。”李宁说。

在博纳影业总裁于冬看来,目前电影行业正处于洗牌期,虽然寒流仍然会持续一段时间,但中国电影的发展步伐不会停滞。于冬认为,越是经济不好的时候,电影反而成为人们的精神慰藉:“美国好莱坞的崛起就是在经济大萧条之后。”

采访中,多位业内人士直指这是过度追求“流量”热点、片面追求商业效益现象的恶果,而这一现象正在改观。

责任编辑:刘迅

导演姚博文透露,他和团队正准备在横店筹拍一部关于工人题材的影视作品,在前期内容谨慎审核,在演员的选择上也是层层把关。

横店是我省乃至全国影视产业重镇,徐天福委员表示,“要充分发挥影视文化产业实验区的优势,力争成为规范从业行为的示范生和政策落地的试验田,把建好用好政协委员会客厅作为落实省委提出的‘打造全球最强的影视产业基地’目标要求的具体举措,推动影视产业积极健康发展。”

泡沫散去,内容为王,在挑战中提振信心寻找机遇

会客厅的讨论持续进行,大家的共识也越来越接近:影视业需要深化综合改革,促进健康发展。

泡沫散去,才能看清哪些人在“裸泳”。

“要在挑战中寻找机遇!”东阳市政协委员、横店影视城有限公司董事长桑小庆说,在大家都在犹豫观望的阶段,横店影视城正抓住时机,进行大规模、高标准的基地升级和技术升级,着力做大平台、做响品牌。

李宁说,影视产业正在经历一个渐趋成熟的过程,以前大家普遍不看好部队题材、科幻题材,现在有《战狼》《流浪地球》这样的爆款。“国人越来越喜欢看中国制造、本土故事,这对影视从业人员是一大利好。我们一定要做出更多富有中国精神的大片。”

责任编辑:刘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