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观察 乐队的夏天,摇滚的深秋?

中新网广州6月30日电 题:腾格尔谈翻唱走红:与时代妥协 不失自我

《少年的你》上映13天,票房破12亿,新京报独家专访三位“欺凌少女”谈影片幕后
“少女的你”:三种“欺凌者”表演方法论

综艺节目《乐队的夏天》在持续着它的热度,第五期节目中,盘尼西林乐队翻唱朴树的《New
Boy》,一开口就让坐在嘉宾席上50岁的张亚东流出了眼泪,有着20余年历史的新裤子乐队翻唱了汪峰的《花火》,被认为赋予了这首歌新的力量感。有人用“出圈”这个网络词语来形容《乐队的夏天》,而所谓“出圈”的意思,即走出小圈子,影响扩散到圈子之外。这样的说法,其实已经是将摇滚乐定义为小众音乐、圈子文化。

中新网记者 程景伟

刘然

在《乐队的夏天》第一期刚播出的时候,就产生了一些争议,因为邀请的乐队新老皆有,演唱风格也超出了摇滚的范畴,更接近于流行音乐,使得一些乐迷认为这不够“老炮儿”,不够Rocker,当然也有人觉得,狭义上的摇滚已经产生了很大的变化,流行文化已经将摇滚调和得更加柔软与细腻,摇滚已经不再是一种旗帜,而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早些年,蒙古族歌唱家腾格尔以《天堂》等粗犷豪迈的歌曲唱响大江南北。而今,他却因翻唱台湾女歌手张韶涵《隐形的翅膀》、大陆女子组合“火箭少女101”《卡路里》等风格反差巨大的歌曲再次走红。对此,腾格尔近日在广州回应称,他翻唱是一种妥协,但不会因此丢掉自己的风格。

周也

类似的争议,也曾发生在朴树与汪峰身上,他们的作品算不算摇滚,圈内外都有着不同的、甚至是截然相反的评价。到今天,再议论某位歌手够不够Rocker,已经有了时过境迁的味道,有了口水话的嫌疑。《乐队的夏天》以两首翻唱歌,迎来了节目到目前为止最大的一个沸点,足以说明一点:摇滚已经成为一种怀念,一份情怀。流泪的张亚东在那一刻让无数人感同身受,过去的岁月不复重来,泪水的涌出不是因为感伤,而是因为纯真与美好。

腾格尔近日现身广州,参与录制广东卫视推出的创新型中国经典音乐竞演节目《国乐大典》第二季,录制前接受了记者采访。腾格尔将在节目中以鉴赏嘉宾的身份和观众见面。腾格尔表示,他十分期待在《国乐大典》的舞台上露两手,他自己原来也学过三年蒙古三弦,有机会可以给大家展示一点。

张歆怡

可纯真与美好,现在依然有,唱《莫欺少年穷》的九连真人,唱《马马嘟嘟骑》的斯斯与帆,都让人觉得这些年轻人身上闪闪发光。有人认为,年轻乐队的创作,包含了新鲜的元素与文化气息,具有洗涤心灵的效果,他们给萎靡的流行音乐,带来了原创的力量,而他们的草根出身,则有望改变流行音乐的走向,让难以再诞生经典的当下,拥有更多的可能性。

对于很多观众来说,最期待的还是腾格尔的“硬核”翻唱功力。据了解,在社交网络上,年轻网友们称腾格尔为“萌叔”,他们听得最多的是腾格尔翻唱的作品,比如《隐形的翅膀》以及流行歌曲《可能否》和《卡路里》。在这些作品里,腾格尔用推土机一般的嗓音将歌曲呈现出一种反差萌,被赞“硬核翻唱”“酷、可爱”。

更多内容详见新京报APP

腾格尔谈翻唱硬核走红:是一种妥协 不会迷失自我。尽管老乐队是不少新乐队的偶像,但起码在《乐队的夏天》中,不同年龄段的人,是看不太清楚彼此之间的联系与传承的,也就是说,如果不是包容性很强的综艺形式将这31支乐队拉到一起,他们不太有可能产生交集与交流。对于多数观众而言,《乐队的夏天》是一盘装饰精美的拼盘,每个人可以从中挑选自己喜欢的口味,只是不知道具体会在哪一个时刻,被哪一首歌、哪一个人、哪一段记忆所打动。

腾格尔将自己的歌唱事业上的变化,归结为“根据时代特点做出的一点改变”。他说:“其实偶尔这样的翻唱,对大家和我自己都是有利的。因为你让现在的孩子们喜欢我那种纯粹的风格,也是挺难的。毕竟年代不一样,我既然生活在这个年代,我就一定要学会融合。”

由曾国祥执导,周冬雨、易烊千玺等主演的《少年的你》上映13天,票房已破12亿,成为近期关注度最高的电影,片中涉及的校园欺凌也成为社会热议的话题。其中,三位“欺凌少女”:魏莱的笑里藏刀、罗婷的朋克嚣张、徐渺的挣扎软弱也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其实,最初试镜时,三人试的都是魏莱这个角色,而后导演根据各自的表现分配了三种不同性格的角色。新京报记者独家专访了饰演魏莱的周也,饰演罗婷的刘然,以及饰演徐渺的张歆怡,听下三位90后年轻演员对饰演“欺凌少女”幕后解读。

参加《乐队的夏天》的老摇滚乐队并不算多,大众知名度上也不算高,但这并不影响这档节目唤醒了观众对老摇滚人的记忆,崔健、丁武、窦唯、高旗、许巍、郑钧、张楚、何勇……以及他们背后的乐队——鲍家街43号、黑豹、唐朝、零点、轮回、超载,等等。“今天我们已经离去在人海茫茫”“他们都老了吧,他们在哪里呀”,把朴树歌词中的“她们”改为“他们”,足以代表一代摇滚乐迷对这些熟悉名字的想念。

作为一名成名已久的歌唱家,腾格尔并未对自己做出的妥协而感到纠结。相反,他称,翻唱是一件非常轻松愉快的事情。

踹人不敢出力

曾经的歌手会老去、远去,但摇滚情怀是不会老的,除了不断聆听老歌来回忆青春,摇滚乐迷也会在新的乐队那里寻找一种继承或者寄托。这样的寻找换来的也许是失落,即便如此也没什么,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摇滚,只要还有人不断在唱,不断尝试在作品里融入更多的摇滚精神或者人文精神,就依然会有人在舞台下送上掌声。

实际上,腾格尔还翻唱过崔健、刘欢的歌曲,但最后都没能让大家记住。“这个有些遗憾,我也不是一定要唱最红的歌,我可以唱任何人、任何类型的歌。”他说。

刘然

责任编辑:刘迅

在腾格尔看来,翻唱和原唱其实一样都不容易,因为他翻唱别人的歌不是模仿,而是二重创作,越是经典的歌翻唱就越难。

出生日期:1995年9月9日

说到歌曲的创作,腾格尔表示,接下来他也会考虑一些跟“国乐”相关的元素,反而自己熟悉的草原题材比较难以突破,“因为我以前写过好多关于草原的歌,现在写的话会有一种重复,很难超越《天堂》。”
责任编辑:刘迅

学校: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

刘然毕业于北京电影学院文学系,是一名编剧,她参与编剧的《夜空中最闪亮的星》已于今年播出。《少年的你》是其第一部演员作品。刘然表示,目前主要精力还是在编剧工作上,“对演员身份不是特别急于求成,我不觉得我要赶在20出头就成为一个好的演员,相信再过20年,中国也会像美国、英国一样有很多成熟女性角色。”她现在大部分时间还是参与熟悉整个行业的流程,梦想是做自己的独立电影。

朋克造型

试造型时,刘然饰演的罗婷没那么朋克,造型师先把她头发扎起来,发现效果不好,当场决定剃掉头发,刘然想都没想,就说剃吧。造型师就把整个后脑勺连着耳朵的头发全推掉,剃成寸头。

踹人戏

片中有场戏是刘然饰演的罗婷一脚把周冬雨踹倒,现场武术指导教她卸掉一些力气,往背上踹,不要踹腰,但她仍然不敢用全力。导演曾国祥让刘然拿他练习,踹了七八次之后,始终不满意,速度和力道还是不够。正式开拍时,刘然最后关头脚总是有一点软。导演说如果不想周冬雨反复地摔,不如狠点心一条过。最后刘然心一横,用力踹了一脚,就过了。

追逐戏

拍摄时,刘然正在减肥,“体力有点跟不上,低血糖”。片中有一场刘然等三人与周冬雨的楼梯追逐戏,刘然回忆,那个楼大概有八九层,很多地方都已经锈掉,“心里有点怕”,最后具体跑了多少遍,刘然已经不记得了。

欺凌戏特压抑

周也

生日:1998年5月20日

学校: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

周也目前在北京电影学院表演系读大四,出演《少年的你》时正值大二暑假。在此之前,只演过一部文艺片。因为《少年的你》中“魏莱”角色太“坏”,她也会有点担心以后接到的都是类似角色。周也最近正在外地忙着拍戏,她在拍摄间隙接受了新京报记者的采访。

微笑戏

周也饰演的魏莱总以面带微笑的方式来做出令人不寒而栗的“霸凌”。周也说这种表演方式,她一开始想过,后来跟导演聊过之后,最终确定了这个人物的状态,“她的笑是自己的一个保护伞,一个人的外表和内心世界不是绝对挂钩的,常常反差特别大”。

欺凌戏

片中魏莱有很多欺凌戏,“后来我真的不想再拍了,拍得我特别难受”,尤其是巷子里的那场欺凌戏,“当时特别压抑,一句话都不想说”。周冬雨是周也的师姐,周也下不去手,“她跟我说,没事,你就打,来吧,一直在鼓励我”。

滚台阶戏

片中最后魏莱被陈念失手推下楼梯身亡,这场夜戏是在重庆洪崖洞附近拍摄的。为了达到最真实的效果,周也从下午两点开始练习从楼梯上滚下来的动作,“这是我第一次吊威亚,威亚一松,整个人就开始后空翻往下滚,楼梯特别长,前面还铺着垫子,后面就没有垫子了,最后头就撞在石阶上”。周也回忆当时整个人晕乎乎的,因为是真撞,一开始用头和脖子撞石阶,后来找到了方法,就用屁股和腰着地,但是腰就会摔得特别疼。

剃眉戏被剪掉

张歆怡

出生日期:1998年5月29日

学校:中央戏剧学院导演系

责任编辑:刘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