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客户端11月8日电
“祝大家好花常开,好景常在,各位朋友,珍重再见,谢谢各位。”

“破圈”不是为了找存在感,而是为公众提供亲近专业知识的渠道,生活的浓墨重彩里,这样的供给不应该缺席

中新社广州11月9日电
广东·贵州“东西协作产业合作”对接会9日在广州市举行。本次对接会共签约项目134个,投资总额达874.5亿元,涉及高科技、智能制造等项目。

7日晚,
64岁的歌坛“常青树”费玉清,在台北小巨蛋完成最后一场告别演唱会后,正式“封麦”,退出歌坛。

最近,综艺节目《舞蹈风暴》火了。观众惊叹于舞姿的曼妙,在荧幕前领略芭蕾舞、现代舞、中国舞、国标舞等不同舞种的魅力,“看一次震撼一次”……舞蹈的画卷,在台前幕后被徐徐拉开,全景展现。

近年来,贵州抢抓机遇,积极承接广东产业转移,加快推进投资洽谈成果化。贵州重视与广东的经贸交流合作,积极搭建交流合作平台,大力优化营商环境,吸引了一大批优强企业落户。

费玉清在告别演唱会上流露不舍 图片来源:台湾东森新闻云

“诗,言其志也;歌,咏其声也;舞,动其容也。”从古至今,舞蹈从未远离生活。现在,我们能看见公园里跳广场舞的大妈,晚会上异彩纷呈的翩翩起舞,也依然用手舞足蹈来形容开心时的反应。

2019年以来,贵州组成11个产业链招商分队,赴广东洽谈。经沟通对接,达成签约项目134个,总金额874.5亿元。本次对接会现场签约项目20个,投资总金额468.2亿元,投资额20亿元以上的项目11个,50亿元以上项目2个,包括华为、腾讯、温氏集团等知名企业,涵盖基础材料、现代化工等领域。

最后一场演唱会

但更多时候,相较于演唱会、话剧的一票难求,年轻人对流行歌曲、热门电影的如数家珍,舞蹈似乎又成了小众的艺术。毕竟,鲜有人热切地追一场舞剧演出,当被问到舞蹈有多少种类和什么特点时,人们也大多一脸茫然。

本次对接会上,贵州省投促局面向广东企业和客商发布了贵州省2019年第六批共计200个产业招商推介项目。发布项目涵盖贵州省12个农业特色产业、十大千亿级工业以及五大现代服务业等产业领域,引资规模总计1938.6亿元。

“我也是一般人,总是会情绪起伏,百感交集,身为一个歌者,就是在寻觅他的知音,各位朋友,你们就是我的知音,谢谢大家。”

这其实不难理解。今天,文化消费的选择太多,个性化需求也在增加。然而,认知和了解是选择的前提,让更多人先看到舞蹈之美,它才能抵达喜爱的那部分人。这样看来,《舞蹈风暴》有了突破专业壁垒的意义。

责任编辑:刘迅

在7日晚告别演唱会上,费玉清除了演唱自己的经典歌曲外,选唱了陈奕迅、张学友的歌曲。其中,他本来觉得《千里之外》太过伤感,没放入歌单,但最后还是和台下观众一同合唱。

朱自清写过:我爱热闹,也爱冷静;爱群居,也爱独处。对于许多相对不太为人所熟知的艺术门类或领域来说,如何在群和己、小众和大众之间找平衡,一直是个问题。现在,我们看到的更多选择是“破圈”。流淌向更开阔的场域,靠近更广阔的人群,借助的也不仅仅是综艺这种形式。街头、商场里,会飘扬震撼的交响乐、高亢的歌剧,引人驻足;经过时光淬炼的非遗手艺推陈出新,设计出能走进现代生活的物件,用更新鲜的方式展示蜕变;做科普的科研人员越来越多,写读物、开公众号、直播讲座,把引力波、量子科学等高深的科学知识讲给大家听……

费玉清提到,自己要珍惜演唱会的每分每秒,“三个钟头时间我一定要多唱几首歌,谢谢来到现场的各位,我们的缘分大家不嫌弃,让我亲自跟各位朋友多年来的厚爱和支持,再次说声,谢谢大家!”

曾经有科学家们探讨,科学传播是不是“刚需”,局限于小圈子是不是一种浪费?最终,一个答案成为共识:靠谱的研究成果、科学知识要在大圈子里向公众诉说,这才算没有辜负科学、没有辜负科学家的社会责任。这应该也是那些转身拥抱大众的艺术门类、小众领域的初心。“破圈”不是为了找存在感,而是为公众提供亲近专业知识的渠道,生活的浓墨重彩里,这样的供给不应该缺席。正如热衷于科普的美国天文学家卡尔·萨根所说:如果科普能够点燃人们的好奇心,那么他就是成功的。这样的“破圈”也在一定意义上丰富了文化表达,培厚了社会的人文精神和科技素养。

虽然是最后一场演唱会,但费玉清保有一贯的斯文、风趣,直到进入尾声,才两度哽咽语塞,也和观众畅聊心得。

《舞蹈风暴》里最让人惊叹的是“风暴时刻”,摄像机用定格的方式,捕捉舞者瞬间的惊艳,成为全场的“高光时刻”。我们也能留住很多相似的“高光时刻”,迈出脚步、走出“舒适区”的时刻,主动拥抱、惊喜赞叹的时刻,都值得聚光灯和掌声。越来越多的参与和互动,知识的传递才会水涨船高、共同受益。

费玉清说,自己一直记得妈妈生前不断鼓励他继续唱歌,也牢记爸爸的叮咛要多看看人生,他坦言非常后悔两年前没有暂时放下麦克风陪爸爸,让子欲养而亲不待的痛一直留在心中。

责任编辑:刘迅

三个小时的演唱会很快结束,看着台下观众不舍落泪的情形,费玉清又强忍欢笑说:“日后在街上遇到我,别客气,跟我打招呼,旁边有咖啡馆,坐下来喝咖啡聊聊天啊!”

费玉清 图片来源:台湾东森新闻云

一年时间的告别

费玉清其实去年9月底就宣布要退出歌坛。

彼时,他通过亲笔信披露心声,称自己从17岁踏入歌坛以来,一直快步向前,忽略了欣赏沿途风景;父母亲都去世后,顿失人生归属,掌声也填补不了失落,停下来才能学习从容地品味人生。

对于退休后的安排,费玉清表示,自己会多花时间游山玩水,因为工作至今他甚至连台湾的阿里山都没去过。

“我这么愉快地工作了这么长时间,如果要什么都放下,开始新的生活尝试,其实蛮绝的。但我真的不希望唱到老态龙钟,有的人(选择继续)唱是因为开心,但对我来说,要留点时间给自己,好多事我都还没有去做。”

从宣布退出后,费玉清的每一场演唱会都充满了离别的忧伤。澳洲开唱时,他感叹自己出道一晃就是几十年,虽然到了告别的时候了,但是心中还是不舍。

在重庆开唱时,他一度哽咽唱不完《但愿人长久》。在台下观众的欢呼和鼓励下,费玉清用手帕擦拭泪水,深呼吸一口,感叹“离别怎么这么难说出口”,才唱出最后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费玉清解释自己仰头唱歌的原因 图片来源:节目视频截图

自小清贫、至今未婚

费玉清本名张彦亭,1955年出生,哥哥是台湾主持人张菲,姐姐原名张彦琼,艺名费贞绫,后出家为恒述法师。

姐弟三人由于父母离异,自小生活清贫,早年费玉清经姐姐介绍进入夜总会唱开场,靠在酒吧唱歌谋生。1977年,他在姐姐推荐下,得到知名词曲作家兼导演刘家昌的赏识,与海山唱片签约,正式开始演艺生涯。

出道数十年,费玉清拿奖无数,他的嗓音温柔、纯净,邓丽君曾经称赞他的声音如此响亮清晰。因此,在新人层出不穷的乐坛,始终保有一席之地。

虽然是歌坛前辈,但费玉清向来低调温和,他的演唱会总是一个人,一套衣服唱完全程,给人一种听CD的感觉。

64岁的他,在早年经历过一场失败的感情后,一直未婚未育,有媒体问他缘由,他说:“不是随便牵手就能点燃一场爱情,不是随便一个女子便能将就半生,恩爱承欢。”

责任编辑:刘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