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十年奥斯卡最佳影片中有8部是R级,导演创作空间大,遗憾是观众比例相对缩小
通过“小丑”看R级电影的利与弊

主演电影《终结者:黑暗命运》以72岁高龄回归;作为好莱坞的异乡客,“名字太长”“有口音”的他一路走来靠的不是身材
阿诺·施瓦辛格 曾经我敲开哪扇门,都会被人关上

中新网11月6日电
综艺《限定的记忆》已播出至半,通过对NINEPERCENT成员的纪实采访,逐渐让大众了解到了“偶像”背后的故事。在即将上线的第五期节目中,以《偶像练习生》第二名出道的陈立农,将探访许久未见的家人,讲述成名心得。

《小偷家族》

片方供图

节目剧照

《水形物语》

电影《终结者》

自出道以来,陈立农的工作日益增多,事业渐入佳境。拍杂志、拍电影、做音乐、广告代言,工作俨然已经成为陈立农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

《鸟人》

《终结者2:审判日》

“当这些东西都慢慢开始,你也慢慢开始去熟悉、去适应。”在陈立农看来,工作都是累的,各行各业都有辛苦的地方。他也直言,工作的百分之七十是享受,但也会有百分之三十的累。而对于工作的努力和付出,陈立农说,“累的时候,就只能告诉自己,工作没有不累的,享受了工作给予你的快乐以及成就,势必也要去吸收它的付出。”

《国王的演讲》

《终结者3:机器的觉醒》

“当有了工作,有了事业,真的没有时间陪家人。”虽然享受着工作带来的快乐和充实外,陈立农也体会着工作带来的遗憾。由于长时间的密集工作,陪伴家人已经成为了一种奢侈。

上映34天,R级漫画改编电影《小丑》已在全球斩获9.4亿美元票房,登顶成为全球R级片票房冠军,暂时位列全球票房榜第76位。而在威尼斯金狮奖的认可下,IMDb网站上评分8.8的《小丑》也成为DC电影最高票房第4名。《小丑》没有魔法、导弹、超能力,也没有宇宙级的打斗场面,却凭借着真实反映社会边缘人物的生活状态打动了观众。而随着今年上映的《X战警:黑凤凰》《阿丽塔:战斗天使》等超级英雄电影在口碑票房双双遇冷,R级漫改电影似乎迎来了自己前所未有的票房和口碑新高度。

《终结者:创世纪》

此次录制《限定的记忆》,给陈立农提供了一个难得的机会探访家人。节目中,他的童年照和心愿也一一曝光。原来陈立农小时候就想做明星,还收获了老师的意外评语。

带有一定现实主义社会批判意义,又有浪漫伤感《小丑》的大卖,也意味着观众对以漫威为首的传统好莱坞大片已经审美疲劳,渴望看到有更多不同层次尝试和探索、有不同主题表达的电影。除《小丑》外,今年大热的《小丑回魂2》《好莱坞往事》《爱尔兰人》《我们》影片等都是R级,他们同样受到更广的受众认可。而最近以马丁·斯科塞斯为首的电影导演一直在呼吁全球电影市场要正视漫威影片所带来的“危害”,批判漫威电影不是真正的电影。越来越浮躁的电影界也需要R级电影逐渐卸下票房桎梏,开拓出更广阔类型和打破常规的叙事风格。

《终结者:黑暗命运》

从节目曝光的预告中可以看到,陈立农和家人的相处关系很平等。回到家里的陈立农驾轻就熟地调节起了家里的搞笑气氛,不仅和妈妈“斗嘴”,还陪外公和妈妈唱歌,甚至在带外公和妈妈拍摄复古风全家福的时候,也趁机“捉弄”外公。

崛起

曾经那句经典的“我会回来的”,如今成了“我再也不会回来了”。

虽然和外公、妈妈一起拍摄了全家福,但在陈立农心里还有着深深的遗憾。在海边,陈立农忍不住落泪感慨:“有时候,有些东西错过了不在了,是没有办法去改变的,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把这些美好的时光记下来!”

《小丑》导演擅长拍R级片因为成本低,更写实!

年少时的阿诺·施瓦辛格。

责任编辑:刘迅

在拍摄《小丑》之前,导演托德·菲利克斯是经典R级成人喜剧《宿醉》系列的导演,三部电影都充斥着酗酒、暴力、性暗示和少量裸露镜头,他与小罗伯特·唐尼合作的电影《预产期》也是R级作品。凭借着这四部R级喜剧,托德·菲利克斯执导的影片在全球获得超过了16亿美元总票房,可以说他最擅长也最被认可的风格都是在R级片得以展现。尽管从小就喜爱超级英雄漫画,但托德·菲利克斯始终排斥超英电影:“这些电影实在太吵了,超英电影本质上不是我想制作的电影,我不想看这些电影。漫改电影已经成了一种类型片,我觉得我们可以尝试一种截然不同的方向,对反派做一个深入的角色研究,拍出一部非常写实的电影”。想要解开超级英雄们的战衣和无所不能的武器,用真实世界运作的法则来制作电影,就无可避免地会跨越R级红线。

健美后的施瓦辛格。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托德·菲利克斯曾经透露,从剧本完成开始就遭遇了重重阻力,自己花了整整一年的时间才最终说服华纳允许他制作这部R级漫改电影。他还表示,《小丑》本质并不是一部超英电影,小丑也不是超级英雄,他的创作灵感来源于自己热爱的上世纪70年代R级经典电影——《出租车司机》《喜剧之王》《飞越疯人院》《愤怒的公牛》《冲突》等,将经典漫画角色用限制级的风格呈现,让小丑真正成为一个被真实纽约生活压力击溃的失败者,是托德·菲利克斯坚持的观点。

可能很多人都没想到,原来阿诺·施瓦辛格也曾是好莱坞的异乡客,被人嫌弃名字太长、身材奇怪,但他凭借自己的完美主义和精神力,充分利用异乡客的特征,最终成就了一番事业。

从成本角度来看,也是让电影公司点头放行并给了导演最大自由发挥空间的关键原因——《小丑》成本太便宜了。《小丑》的制作成本仅为5500万美元,在漫改电影中是非常低的预算,几乎是近期DC电影成本的三分之一而已。最终这也让《小丑》有望成为史上最赚钱的超级英雄题材电影之一,成本和收益比甚至超过《复联3》。

他在好莱坞行业内的影响力毋庸置疑,如今就连“星爵”克里斯·帕拉特也要喊他一声“岳父大人”;他在文化产业中的影响力则是基于其曾经塑造的经典形象,随着《终结者:黑暗命运》的上映,T-800这一经典角色重现银幕,他又如此前承诺的那样,再次回归了。

弊端

儿时备受凌辱,曾被父亲蔑称“灰姑娘”

观众人群和票房受限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后两年,阿诺·施瓦辛格在奥地利人口只有1200的小镇特尔出生了,虽然父亲是当地的警长,但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比镇上其他居民好。阿诺成长在一个破旧的小屋中,没有电话、没有冰箱,甚至连最基本的马桶也没有。他回忆年幼时的高光时刻,就是家里买了一台冰箱。

据资料显示,1988年到2003年,美国R级电影生产的数量是非R级电影的10倍,但票房非R级电影却是R级电影的10倍。虽然新千年之后有《黑客帝国:重新上阵》《小丑回魂》《宿醉2》《五十度灰》《泰迪熊》《疯狂的麦克斯4:狂暴之路》《异形:契约》等票房非常高的R级电影,但R级片仍是低成本、另类极端、受众限制的代名词。

更糟糕的是,生活的窘境并没有将这个小家庭团结在一起,阿诺从小就生活在父亲和哥哥的压迫和霸凌之下。二战伤病退役、见惯枪炮硝烟的父亲无法理解小儿子对身材和美的执着,嫌弃他不够阳刚,当面嘲笑他是“灰姑娘”,甚至怀疑阿诺不是亲生的;哥哥也延续了父亲的性格和作风,时不时就欺负他,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男性角色构成了他整个童年和青春期的灰暗记忆,某种程度上也成为他美国梦的重要推动力。只有母亲在他的生命中扮演着温柔的角色。

在北美市场,一部被评为R级的影片通常意味着观影人群受限,并直接导致票房受限,据数据统计,一部影片在相同条件下,被评为R级平均将会比被评为电影PG-13级少赚取1500万到3400万美元票房,这对投资较大的商业大片而言无疑是很大的打击。因此在2015年,竟然没有一部R级影片进入北美票房榜前十。

很多年之后,阿诺凭借努力,成为全世界最具标志性的健美明星,而父亲和哥哥的结局都不算体面,父亲死于中风,哥哥死于车祸,两人的葬礼他都拒绝出席,可以算得上断绝亲属关系的举动。

责任编辑:刘迅

关于阿诺为什么没出席父亲的葬礼,一直是个谜,他曾在纪录片《施瓦辛格健美之路》里将这一段加进去,佐证自己为了取胜,备战阶段必须保持极致的精神力,不得受任何事情干扰;后来他和制片人澄清这只是为了戏剧效果,真实的阿诺没这么无情;而阿诺第一个正式交往的女友回忆说他面对父亲的死亡,毫无情绪波动。

不过,阿诺确实没那么无情,因为哥哥去世后,他仍选择帮忙养育哥哥的孩子,并帮他移民到美国。

十几岁时决定练健美,梦想走出奥地利

移民美国是阿诺·施瓦辛格从小的梦,所以他也相信这是对后辈最好的安排。在那个物资贫乏的年代和小镇里,阿诺的父母践行着严苛的教育理念:“那时的奥地利是一个完全不同的世界,如果我们做了什么坏事,或者违背了父母的意愿,一顿棍棒教育是免不了的。”而美国所宣扬和传播的自由和梦想支撑着阿诺成长,他相信只要自己够努力,终有一天可以在美国过上富足的生活,再也不用忍饥挨饿受人欺压。

在他十四五岁的时候就为自己做好了决定,他要练健美,要举重,要追求极致的肌肉线条和身材比例。“错过任何一次健身都会让我坐立不安。”

美国著名健美运动员史蒂夫·里夫斯对阿诺影响很深,他曾是首批在全球平台上公开展示自己肌肉的运动员之一,一生所获荣誉无数,不仅阿诺,连史泰龙也是他的忠实粉丝。在阿诺心中,这位美国运动员既是偶像,也是他美国梦的集合,对他来说意义非凡。2000年史蒂夫逝世,阿诺还对他发表了追忆:“史蒂夫·里夫斯陪伴了我整个青春,他那些青史留名的成就为我打开了全新的世界,所以我才能有幸获得那些成功。”

责任编辑:刘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