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首部聚焦抑郁症题材影片,新京报专访导演,表示排片票房无法左右
《六欲天》票房仅百万,祖峰说心里有底

中新网太原11月6日电 (记者
胡健)荒诞喜剧电影《平原上的夏洛克》近日开启“侦探经验交流会”全国校园路演活动。5日晚,影片导演徐磊现身山西工商学院与广大学子近距离分享影片创作理念及台前幕后的故事。

出席表演创作讲堂谈心得

影片由一起离奇案件引入,实际是在讲抑郁症患者的情感世界。

本次路演准备的校园特供版影片也令同学们大饱眼福,观影结束后,同学们纷纷给予影片超高评价,不少学生都表示:“片子拍得非常真实,无论是道具的选择还是对乡村生活的呈现,都是我童年时的记忆,非常想念那个时候。”更有同学自FIRST青年电影展后便一直持续关注影片至今,慕名前来观看。

段奕宏:野性与温柔一体的豹子

祖峰与黄璐在《六欲天》中饰演备受抑郁症折磨的情侣。

不少学生影迷被影片中质朴的笑料逗得前仰后合。片方提供

2019中国济南吴天明青年电影高峰会首度设立“蒲公英公益行动”,11月6日举办了段奕宏表演创作讲堂,段奕宏结合自己在《士兵突击》《烈日灼心》《暴雪将至》等知名影视剧中的实战表演经验,分享了自己作为演员的从业心得。

《六欲天》 63分

《平原上的夏洛克》之所以会带来惊喜,与其流畅的节奏感、质朴的价值观、生动的素人演员分不开,把一出商业片题材才有的故事模版套在河北农村,使电影更具荒诞意味。更为珍贵的是,影片所传递的“仁义”“善良”的价值观,让人备受感动之余,也深感不易。

讲堂现场,数百名业内人士与普通观众,感受到了来自段奕宏的硬朗与温柔、敏感和坚韧,他对待表演事业的真诚与较真,以及面对自我内心时的赤裸与理解,正如此前演员郝蕾对段奕宏的评价:他就是野性与温柔为一体的豹子。

观影地点:百老汇影城国瑞城店

影片自带的标签如“浪漫”、“反高潮式剧情”等深深吸引了所有观众,导演一现身便引起了同学们的热情提问。谈及“浪漫”,导演称“任何电影都需要有抒情的镜头,但抒情不是矫情,有分寸才会显得浪漫”;阅历尚浅的同学们也纷纷对影片“反高潮式剧情”设计提出疑问。

齐鲁晚报·齐鲁壹点 记者 倪自放

观影人数:15人

导演徐磊表示:“给出一个明确答案固然很容易,但更想表达的是主角们面对意外和苦难时展现的淡然与坚韧,对未来茫然不知但依然坚定地生活下去,这种力量远比一个廉价的结局、一个所谓的答案更宝贵。”除此之外,还有观众提到影片批判现实的元素,称影片以喜剧的形式轻轻带过,却在观众心中留下重重一击。对此,导演徐磊表示感谢大家能get到影片想表达的东西,称“有人喜欢,这部片子就没有白拍。”

我是一颗种子,仍有许多可能

祖峰自导自演电影《六欲天》11月1日上映,该片聚焦抑郁症题材,曾入围今年戛纳电影节的“一种关注”单元,但目前市场反应尴尬,和很多文艺小众影片一样,《六欲天》票房仅过百万,豆瓣评分也并不理想。对市场反馈,祖峰表示心里早已有底:“在选这个题材的时候我很清楚它的小众气质,也很清楚它不如商业大片那样卖座。对于市场因素不可能完全不考虑,但在创作者的创作过程中你该把外界因素放一放,很多优秀的作品未必会有那么多人捧场,创作之初,我们也有预估到只有比较窄的一部分人能够理解故事,重要的是影片传达出很多值得思考的东西。”祖峰笑言,惨淡的排片量也会令他心中泛起波澜,他清楚自己没法左右,只能把能做的事情做好。

导演徐磊现身山西工商学院与学生映后交流。片方提供

“来参加这个活动我是义不容辞的,因为我是吴天明青年电影专项基金的受益者。”今年10月22日,第32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提名名单公布,段奕宏凭借在《暴雪将至》中饰余国伟获最佳男主角提名。而《暴雪将至》正是吴天明青年电影基金会帮助的项目之一。讲堂一开始,段奕宏就展示出了谦卑的态度,表示自己此行并不是“捐献时间”,而是出于作为吴天明基金会受益者肩负的义不容辞的责任。

创作

该片讲述河北农民超英翻盖老房,好友树河来帮忙做饭,在买菜途中被车撞了昏迷住院,肇事车辆逃逸。超英和好朋友占义化身乡村侦探组合,骑着电动三轮奔走在华北平原上,踏上了追寻肇事司机之路的故事。影片荣获第13届FIRST青年电影展“最佳电影文本”获奖作品。

讲坛开始,作为本次活动的主持,知名制片人、监制焦雄屏首先对段奕宏的从影经历进行了介绍。近年来段奕宏在尝试电影监制等工作。对此段奕宏说,其实做一个演员让他感觉更踏实,之所以愿意尝试监制,是因为在长期的拍戏生涯中,他发现导演跟演员的沟通,常常不只停留在演技方面,在服装、道具、场景等方面都有很多想法。这启发到他也应该把这些想法跟青年导演一起分享,碰撞出更多创作的火花。

杀人案是引子,讲内心压力

据悉,影片校园路演还将去往郑州、大连、哈尔滨等城市,电影《平原上的夏洛克》将于11月29日全国上映。(完)

段奕宏刚刚从吉林的片场赶到济南,他正在拍摄的是自己担任监制的网剧《双探》。之所以愿意演网剧并同年轻导演合作,段奕宏说,“我害怕自己越来越没有冒险精神,青年的鲁莽劲儿、鲜活劲儿,是我想始终保持的。”虽然从业至今获得了众多的最佳男演员奖,但段奕宏说把自己视作一颗“种子”,“我仍有许多可能。”

2016年夏天,祖峰拿到了《六欲天》的剧本,“我每一遍看剧本都不一样,第一遍看是内心忏悔,再看的时候也能看出它对未来世界的陈述与探讨,它很厚重,虽然基调沉郁,一些优秀的小说和名著何尝不是这个气质呢?”

责任编辑:刘迅

曾拒绝《士兵突击》,被孟京辉“击碎”

据悉,《六欲天》原本的片名叫《热》,但祖峰觉得这个字相对来说还是单薄了一点。“六欲天”这三个字,出自《楞严经》,是佛教用语。祖峰说“六欲天”代表的是人的七情六欲,也正是他想要用镜头所聚焦的东西:“六欲天就是欲界六重天,因为局中人也在讨论死者灵魂的问题,包括另外一个世界是否存在,往小了说就是我们每一个生命个体,处在人生的不同的阶段,心境也是不一样的。片中的主人公就有不同的心境和变化,与这些字眼表达的深意还挺相似的,于是就用了这个名字。”

段奕宏在《士兵突击》中演的军人形象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这个角色也让他声名远播。但是段奕宏透露,这个角色他拒绝过三次。

国外一直有不少抑郁症题材的电影,如美国的《超脱》,日本的《丈夫得了抑郁症》等,但国产片却很少涉足抑郁症,《六欲天》讲述了祖峰饰演的刑警阿斌在侦破一起离奇碎尸案件时,和黄璐饰演的被害者家属李雪产生了不一样的情愫,两个人渐渐发现对方身上都承受着和自己相似的痛苦经历,于是备受抑郁症折磨的他们,决定一起在这个世界里寻找着出口的故事。很多人看《六欲天》,一开始会以为它是一部悬疑犯罪片,但拍杀人案其实是为了引出人物,并得以展现人物的内心世界,电影并未直接去展示抑郁症患者的生活状态,而是着力展现抑郁症患者身边的人所受到的影响以及这些人的所思所感。

“我怕自己没有能力重塑一个大家没见过的军人形象,又不想去复制一个常见的军人形象。”段奕宏说,他很喜欢跟康洪雷导演合作,渴望被导演发掘潜力,再加上剧本的魅力,最终才接演了这个角色。他解释说,现在很多演员都要求演出“个性”,但是他觉得能演出某一类人普遍的共性其实更重要,因为这是基础。

表演

段奕宏接着谈到他的另一次突破,是2003年参与孟京辉重拍的话剧《恋爱的犀牛》。在此之前,段奕宏是体验派,讲究逻辑严谨,因为、所以、存在都要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种表达方式曾让段奕宏享受了很多年并得到认可。但这些在孟京辉那里是不存在的,他曾经坚信不疑的方法都被孟京辉击碎了,“他击碎了我。”

祖峰要出戏,黄璐要演出“丧”

段奕宏说,那个阶段,他的状态是孤立无助、恐惧害怕,但后来一位前辈的一句“似是而非”让他顿悟,“我太固守于一种表达的可能性,我太相信表达只有一扇窗户,这是局限。如果这个问题解决不了的话,我永远演的是自己那点局限性和自己那点认识,这个是很可怕的,我要感谢孟京辉,感谢《恋爱的犀牛》,它打开了我在表演上最大的可能性。”

男主角阿斌深受抑郁症患者女友影响,这个角色在巨大的情绪压力下生活散发出的一种孤独感,对祖峰来说既是迷人的,又是感同身受的:“现在的社会其实大家或多或少,因为工作压力大,生活节奏快,信息发展也特别快,心理上会有一些积压的负能量。如果不及时疏解的话,它有可能会形成疾病。”《六欲天》整个基调很丧,阿斌做什么事情都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被很多人评论为渗透了祖峰的个人气质,对这样的评价祖峰笑着说:“我和阿斌很像,人多的场合没那么张扬,也不爱说话,其实做导演的时候多多少少会让我从人物跳脱出来,就没有一直沉浸在角色里,就能从角色里比较轻松地出来。但不好的是当导演可能会对我的演员身份进行一些干扰,有一部分戏对我的状态确实有些影响。”

始终“忐忑”,始终怀疑自己

片中黄璐不但演出了李雪身上的丧,也演出了她身上的“欲”。黄璐透露,自己在大一时曾得过抑郁症,甚至去超市、一见到人就会恐惧:“我当时处在做什么事情都会害怕,我很在意别人怎么看我,我大二的时候问同学,你们是不是不喜欢我,同学说没有。我当时觉得他们不喜欢我,就打电话给父母说要退学。那段时间半年没办法睡觉,吃安眠药都没办法睡觉。”后来考上电影学院,被电影“治愈”了抑郁症后,现在的黄璐变得非常“二”。祖峰说自己没有问黄璐出戏与否,但她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因为她一拍完戏就张罗着跑着去吃好吃的了。

讲堂开始前的中午,嘉宾主持焦雄屏特意与《恋爱的犀牛》女主角、著名演员郝蕾通话联络,请她谈一谈自己眼中的段奕宏,并在讲堂现场与所有观众分享了这一特别惊喜。

■ 对话

在郝蕾眼中,段奕宏像集合温柔与野性于一身的豹子,既有西北汉子荷尔蒙十足的特点,在做人做事和演戏上又非常细腻。郝蕾在上海电影节担任评委时,看到《烈日灼心》这部影片,打心底里感动,“看到一起成长、进步的演员竟然进步的幅度这么大,真的特别的惊喜。”

祖峰:其实我不会太伤心

在回答是否认可郝蕾高度评价的问题时,段奕宏表现出了对同行的尊重与重视,“我特别在乎郝蕾这样优秀演员的认可,他们看得到同行取得的成绩,因为我也是,作为演员我们有责任相互提色,有责任让同行看到一种可能性,包括廖凡、王景春,我觉得他们取得的结果,他们的付出让很多年轻的演员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坚持的希望,我们有责任提高中国演员的表演、表达水准。”

新京报:《六欲天》的口碑并不理想,你会去网上搜集观众的反馈吗?票房和口碑会影响之后你的导演计划吗?

责任编辑:刘迅

责任编辑:刘迅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