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中种集团为例,2004年并入中化之后,中种集团经营业绩、经营效益都开始大幅上升。在近三年国内种业的整合潮中,中种集团一般都是通过并购、参股其它种子企业,快速壮大自身规模的同时,再进一步联合科研院所、农业院校和骨干种子企业,提高其科研育种技术水平,目标是在5至10年,跻身国际种子企业十强之内。

和传统育种模式从头跟到尾不同,在育种流水线上,每个人只负责一个环节,整个育种过程依赖的不是某一个专家,而是一个合理运作的系统。我们这里没有一个环节的工作人员会自称为老大,每个环节都很重要,但又都不是最重要的。庞金安感慨道,从事育种工作的每个人都很重要,但是任何一个人离开之后,整体的工作都可以继续进行下去,不会出现因一个人离开整个团队就玩不转的情况。

7月12日,侯营镇徐楼村村民徐保冉正在对育种黄瓜进行初步处理

经济观察报了解到,现在中种集团在河南、山东、湖南、湖北、安徽、四川等粮食大省都有种业布局。前述农业部专家告诉经济观察报,近两三年,中种集团在转基因玉米、水稻等育种方面进展很快。

在德瑞特的培育基地内,记者看到350亩温室大棚串联成片,每个大棚内每一株瓜苗下面都有采摘下来的成瓜和标签。每年1.5万个组合,并不是德瑞特追求的目标,也不是育种结果,只是育种的一个环节。马德华告诉记者,正是有了这些组合,德瑞特每年的新品种才能够万里挑一。

几年前,徐保冉接触到了育种黄瓜这一冷门产业,他连续几年都与泰安和天津的育种基地签订订单合同,大大拓宽了增收渠道。

与中种集团在国内种业所处的优势不同,中农发与中粮两大集团都是在2011年前后才正式进入种业生产领域。从综合情况来看,目前,中农发在种业方面的优势要比中粮集团明显。

如果越来越多的企业学会流水线育种,会不会对德瑞特构成威胁?听到这个问题时,马德华笑答:我还真不怕别人学我!我真心希望中国种企都能建立这套育种体系。

7月12日,侯营镇徐楼村村民徐保冉正在对育种黄瓜进行初步处理
几年前,徐保冉接触到了育种黄瓜这一冷门产业,他连续几年都与泰…

受三大种业文件的接力推进,国内种业出现了大洗牌,有的种子企业迅速壮大,有的则是被并购、被淘汰。

首先收集育种材料,从世界各地搜寻优秀的黄瓜、甜瓜品种,从抗病虫害、抗旱、抗热、抗低温、产量、口感等不同方向考量各个品种的优势与劣势。

前述农业部专家也看好中粮集团对Nidera集团的控股。这位专家说,从目前的进展来看,中粮集团的起点相对更高。如果中粮集团有意大举进入种业领域,其发展步伐会走得很快。

和国外种企相比,国内种企特别是民营种企在技术和资金上都不占优,但是政策的扶持和相对廉价的劳动力,却可能成为流水线育种生长的沃土。我们的育种人才基本都是自己培养的,大部分都是农业院校的应届毕业生,在公司工作一段时间后逐渐成为骨干力量。马德华说,不光要注重人才的培养,科研的投入也同样重要,德瑞特每年投入新品种研发的资金超过700万元。

中农发集团原以远洋捕捞及农业资源开发、农牧业生产及相关配套服务为主,2011年8月收购了国内最大的小麦经营企业河南地神种业公司53.99%的股权,之后又控股广西格霖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湖北种子集团等6家种业企业。

黄瓜和其他蔬菜不同,在品种筛选时,需要针对品种的抗逆性、外观、产量等不同指标进行频繁的评估。这之中最重要的一项就是瓜条,也就是黄瓜的外观,而在黄瓜的整个生长周期内,瓜条是不断变化的,这也就需要不断对黄瓜进行观测、评估和筛选。黄瓜不像萝卜、白菜等蔬菜一次性收获,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在地里面一眼就能看出来;黄瓜每一次挂果都要记录下来,有可能前期结果非常漂亮的品种,到后期反而结不出好看的果实了。天津德瑞特种业有限公司研究部总监庞金安告诉记者,黄瓜从开花到收获只需要2周时间,最短10天就可以摘,1株黄瓜平均两天就可以摘一次果,一直持续4-5个月,这样一来,种一季黄瓜至少需要90次测评和记录。

国内种业在过去的3年中创造了一个奇迹,企业数量由8700多家缩减至5200多家,核算下来,平均每年有1160多家种子企业或者被并购重组,或者被彻底淘汰。

通过基因优秀的父母来培育优秀的后代,是很多人对于育种工作的认识,但是通过平凡的父母培育出优秀的后代,同样值得育种家关注。郑单958、京欣西瓜和新三号白菜这些品种,都是相对普通的父母培育出的优秀后代,但按照这个思路育种,只有加大规模才能找到特殊配合力非常好的优秀品种。马德华说,组合的量越大,出现好品种、优质品种的机会就越大。

虽然行业内人士看好最先进入世界种业前五强、前十强的国内企业多半是隆平高科、大北农集团等民企,但农业部专家认为,上述三家种业央企更有戏。

商业化育种因其工厂化的组织原理形式,常被形象地称为流水线育种。和传统的课题组育种相比,流水线育种由于育种目标明确、人员利益一致、操作流程标准化,可使资源利用率、育种效率和成果转化率明显提高。针对我国科研与生产两张皮、育种效率不高等痼疾,《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现代农作物种业发展的意见》明确提出要建立商业化育种体系。建立商业化育种体系,究竟能在多大程度上改变育种,对于民族种企的发展意味着什么?今天本版邀您一起关注。

在这三家央企中,中种集团被业内最为看好。原因是中种集团进入种业的时间最久,已经长达36年,育种等方面的种业基础研究已属世界一流;另一方面在2007年国务院将中种集团划归中化集团之后,中种集团在整个育繁推的实力上,更有了进一步的优势。

每个人都很重要,但不会因一个人离开整个团队玩不转

在这场声势颇为浩荡的种业整合潮中,被淘汰的基本都是实力偏弱的小微企业,被整合的则是以中小企业居多,像袁隆平农业高科技股份有限公这类种业龙头企业,则扮演了强势角色。

因此,在天津德瑞特成立之初,马德华就提出了流水线育种系统的理念,即将育种工作分为若干个环节,各个环节由专人负责,工作人员各司其职互不干扰,在此基础上进行大量品种组合试验,一步一步筛选有价值的品种。

国内种业出现整合潮主要是受到国家政策推动,标志性的文件是国务院在2011年4月出台的《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现代农作物种业发展的意见》,在2012年、2013年分别出台的《全国现代农作物种业发展规划(2012-2020年)》、《关于深化种业体制改革提高创新能力的意见》。

流水线育种是把育种当成工作来看待,而不是研究。马德华解释说,育种研究是针对国家项目和课题,是为政府做研究,而企业开展育种工作时,客户是农民,农民需要什么,企业就研究什么。

农业部相关专家给出的答案是可以,不过或许不会是种业民企,而是像中种集团、中国农业发展集团有限公司和中粮集团这样的种业国企,更确切地说,是央企。

面向市场需求育种,才能育出解决农民痛点的品种

中国种业公司可以诞生出像孟山都、益海嘉里这样的国际巨头吗?
农业部相关专家给出的答案是可以,不过或许不会是种业民企,而是像…

从科研院所到种业企业,身份的变化让马德华对两种育种模式的区别有切身感触,在他看来,国内科研院所的课题组因为项目申报、成果评审、评奖等问题,团队不会很大,更像是个体户,而建立了育种流水线的企业倒更像是科研机构。

这位不愿署名的农业部专家说,从2011年起,中种集团、中农发集团和中粮集团等央企就加快了并购种子企业的步伐,目前中种集团、中农发集团两大央企在育种等方面的综合实力,都在国内种业十强之列,而稍靠后的中粮集团今年在收购荷兰Nidera集团51%的股权后,也已成功进入国际种子企业行列。

最后是对筛选出来的组合扩大种植规模,进行品种考察。随着种植规模的扩大,考察的范围和精细程度也在不断增加,每次考察只有不到10%的品种可以进入下一轮筛选。经过3次越来越严密的筛选后,选出来的3~5个品种进入大面积推广示范。

中农发集团旗下具体经营种业的是中农发种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业内简称农发种业,是目前央企中唯一从事种业的上市公司。据农发种业内部人士透露,现在该公司正在与法国Eu-ralis集团公司进行洽谈。Eu-ralis是法国大型农业及食品集团。

在天津市黄瓜研究所工作了17年之后,马德华到一家世界排名第四的荷兰蔬菜种子公司担任亚太区发展经理。在外企的2年中,马德华近距离地观察了国外顶尖公司的运作模式。咱们和国外公司在系统上的差距非常大,但是这些差距是能追赶上的。马德华坦言,外国人把分工的理念用在育种工作的各个环节。当时我就感觉,以中国人的努力程度和聪明才智,如果我们借鉴他们的模式,一定可以做得和他们一样好甚至更好。

中国种业公司可以诞生出像孟山都、益海嘉里这样的国际巨头吗?

其次将育种材料与已知亲本杂交,培育出具有优良遗传特性的后代。

与国内所有种子企业不同的是,中粮集团实施的种业并购,第一步就锁定在国际种业巨头上。国家玉米产业体系首席科学家张世煌告诉经济观察报,中粮集团今年收购的荷兰Nidera集团,是一家国际大粮商,在农作物育种、销售等方面也占有较大市场。

正因为摸准了农民的痛点,天津德瑞特的黄瓜品种德瑞特、德尔、博美以不歇秧、油亮、抗病高产等突出特点推向市场,在山东寿光、临沂、德州,内蒙古包头,甘肃白银,山西太原,河北石家庄、廊坊,河南扶沟等地成为主栽品种。

商业化育种因其工厂化的组织原理形式,常被形象地称为“流水线育种”。和传统的课题组育种相比,“流水线育种”由于育种目标明确、人员…

德瑞特在全国共设有7个办事处,在最初的几年里,德瑞特免费聘请黄瓜专家到田间地头给农民上课,从种到收手把手教农民如何种黄瓜、如何种好黄瓜。完全公益性的服务,不求一丝回报,只在培训结束时推荐一下自己的黄瓜品种,也不强迫农民买。马德华说,很多农民就抱着试一试的心态,种植了德瑞特的黄瓜。

流水线育种是把育种当成工作来看待,而不是研究

为了这万里挑一,德瑞特将黄瓜育种过程分成了不同的环节:

流水线的模式在黄瓜常规育种上已经非常成功了,但是育种不能仅靠以量取胜,还要发展高新技术,通过生物技术辅助育种来以质取胜。马德华告诉记者,我们准备借着种业创新基地建设项目的东风,建立一个生物技术辅助育种实验室。这样一来,育种效率可以进一步提高。

德瑞特育种团队有26个研究人员,每年配黄瓜新组合1.5万个,而国内很多科研院所1个课题组5-10个人,每年只能配出600-700个组合,差距显而易见。从天津市黄瓜研究所所长到天津德瑞特种业有限公司总经理,马德华对课题组育种与商业化育种之间的效率之差别深有感触。

在优秀的品种初步推广开来后,办事处的工作人员频繁地往来田间,向农民征求意见,然后将农民的喜好、需求以及对品种的评价、期待、不足等汇集并反馈到总部,进而指导接下来的育种工作。我们推广的黄瓜品种是能够解决农民痛点的品种。马德华介绍说,究竟要带刺儿的、油亮型的还是长把儿的、耐热型的都是农民说了算。

培育出表现优秀、性状优良的新品种还不是流水线育种的终点,品种育出后,就进入了示范推广和制种销售环节。从2003年至今,德瑞特共推出了100多个黄瓜品种,占据了全国70%的黄瓜市场,在很多黄瓜主产区市场占有率超过90%。这不仅仅依靠种子本身的高质量,还有赖于德瑞特精诚所至金石为开的服务理念。

再次通过选取不同的亲本配出不同的组合,然后对组合进行小规模试种,每种30株左右。通过频繁的考察和检测,来衡量各个组合的特性,筛选出有价值的组合。经过这个环节只有7%~10%的组合能被保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