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周期”是我国农业供给体系粗放的一个缩影。理论上来讲,互联网
的发展是有利于市场信息及时传导的,但如何在农业实际中加以应用,还需要各方的努力。
进入…

近日,汕头市农业局加强对“瘦肉精”等违禁添加物的监管,对全市生猪养殖场在养猪只进行现场抽检,共抽检15个猪场33批生猪尿液,经省兽药饲料质量检验所监测…
近日,汕头市农业局加强对“瘦肉精”等违禁添加物的监管,对全市生猪养殖场在养猪只进行现场抽检,共抽检15个猪场33批生猪尿液,经省兽药饲料质量检验所监测,产品检验结果全部合格。据了解,汕头市突出抓好生猪产地检疫、屠宰检疫和打击屠宰出售病死猪肉行为,目前,在全市农牧系统责任监管环节中继续保持畜产品质量安全零事故。
为切实把好动物产品质量关,汕头市各级农牧部门切实加强对出栏生猪的检疫,防止未经检疫或检疫不合格的生猪出产地,禁止检疫不合格的生猪进入流通环节,并加大对养殖场巡查的密度和频率。今年来共开展生猪产地检疫12.05万头,屠宰检疫26.68万头。此外,采取定期和不定期相结合、例行监测和突击抽样相结合方式对生猪屠宰场抽样监测。

2015年12月,研究者已进行抗辩,要求泔水饲料饲喂猪只重新合法化。这对于英国养猪业而言值得注意,因为英国曾因泔水饲料导致口蹄疫而禁止饲喂泔水。
厨…
2015年12月,研究者已进行抗辩,要求泔水饲料饲喂猪只重新合法化。这对于英国养猪业而言值得注意,因为英国曾因泔水饲料导致口蹄疫而禁止饲喂泔水。
厨余垃圾是否可做猪饲料?这取决于人们如何看待它。回顾历史,猪可谓是最古老的厨余垃圾回收者。9000年前,在安纳托利亚、湄公谷、现代的土耳其和中国地区,野猪第一次偷吃了人类留下的厨余垃圾,迈出了被驯养的第一步。食物残羹或熟制食物残渣被人们通俗地称为“泔水”,其被用来喂猪是流传已久的循环利用过程,将厨余废料变成高品质的猪肉。
欧盟禁用泔水饲料
尽管全世界很多地方还都在小型生猪生产中使用泔水饲料,但是其应用已被一些国家禁止,且其接受度和管制程度也都有所不同。2002年,在英国口蹄疫暴发之后,欧盟禁用泔水饲喂猪只。尽管这种传染只是由于用了未烹饪的厨余垃圾喂猪引起的。而后,日本、韩国、泰国、中国台湾等地纷纷效仿。
英国对于泔水喂猪的民意调查
虽然目前欧盟禁用泔水饲料,但是并非总是如此。在20世纪早期的时候,泔水是主要的猪饲料来源,而且在二战期间,英国政府为了食品安全还大力推广使用泔水饲料。随着战后廉价谷物的充足供应,泔水饲料不再风行,养猪业也越来越多地关注谷物和大豆为基础的日粮生产上。
亚洲:热处理灭活口蹄疫及古典猪瘟病毒
尽管欧盟只是把泔水饲料当作一种疾病风险,其他国家仍然把它当作一种潜在资源。热处理灭活诸如口蹄疫及古典猪瘟等病毒,并将厨余垃圾再加工后变成安全的动物饲料。在英国禁用泔水饲料的同一年,日本政府提出倡议,推动厨余垃圾在动物饲料中的规范使用。
当前,日本和韩国的厨余垃圾约有40%用于饲料。在这些国家,饲料行业得到紧密监管,经认证的“生态饲料”制造商对泔水进行热处理,按照食品安全法令对含有肉类的厨余垃圾进行至少30分钟的70℃高温加热,或者是在80℃下加热3分钟。一般,厨余垃圾饲料被加工成脱水颗粒或发酵液体饲料。
在日本和韩国,泔水已被看作是一种战略资源,它不仅廉价,而且是一种比谷物大豆饲料更便宜、价格更稳定的本土替代品。用泔水饲料饲喂的猪只肉质较高,与谷物饲料喂养的猪只肉质无异。虽然饲喂泔水饲料的猪只可能生长速率慢于传统谷物饲喂的猪只,但其在饲料成本方面的节约可以抵消生长速度的减缓。

“猪周期”是我国农业供给体系粗放的一个缩影。理论上来讲,互联网
的发展是有利于市场信息及时传导的,但如何在农业实际中加以应用,还需要各方的努力。

进入今年春季,家庭主妇的“菜篮子”明显重了起来,多地猪肉价格出现持续上涨。据报道,在吉林长春,3月份猪瘦肉的平均零售价在每斤14.80元,创下6年来的同期新高,肋排则卖到了每斤35.80元。统计数据表明,3月份国内猪肉价格相比去年同期,出现了猛涨30%的纪录。

按照一般的想像,猪肉价格暴涨,菜场里的肉摊主一定赚到了大钱。但是,电视新闻里画面却是,摊主正在肉摊上打瞌睡,很显然暴涨的价格正在吓退顾客。但是,猪肉毕竟是“菜篮子”里的大宗消费品,“猪司令”跑在前面,就导致物价指数上涨。今年2月份的CPI指数已重回“2时代”,相比1月份环比暴增0.5个百分点,主要就是菜价在作“贡献”,3月份的CPI指数尚未公布,但再创阶段新高已无悬念。

猪肉价格暴涨,一个直观的原因是近期市场上猪肉供应开始减少。农业部提供的数据表明,今年头两个月全国能繁母猪存栏量降低至3760万头,较上轮周期低点下降了17.9%。母猪存栏量的减少,生猪出栏量自然也会减少,并且推动生猪出栏价格急剧上升。

而生猪出栏减少与前几年猪肉价格处于相对低位有直接关系。农产品价格近几年一直在上升,这导致农民养猪的成本也在不断提高,为了保证猪肉的正常供应,国家对养猪有过财政补助,但这种补助只是面向大型养殖场,农民个体养猪基本被排除在外,养猪的积极性日趋淡薄。正是这种市场信息的传递,使得目前菜场里猪肉的供求关系出现了扭曲。

很显然,在猪肉价格暴涨的背后,存在着市场信息的失灵。农民根据直观的市场信息来决定是否养猪,但从仔猪哺育到成猪屠宰上市有半年左右的周期,同时农民对信息的接收大多限于一时一地,因此这种信息传播往往是滞后的,零碎的,并不能准确地传导出未来的市场状况。这种状况的存在,其结果便是养猪业的供给体系质量和效率都不高。

回顾近几年猪肉价格的走势,可以发现一个基本规律:猪肉供应丰富,价格平衡甚至有所下跌,导致猪贱伤农;养猪量减少又导致猪肉价格暴涨,农民养猪利润增加,养猪积极性提高,又使猪肉价格得到平抑,生猪供应开始减少,猪肉价格暴涨。这种被称为“猪周期”的价格波动,不仅影响到了居民“菜篮子”,更重要的是会扭曲市场供应,扰乱宏观经济运行。

实际上,“猪周期”是我国农业供给体系粗放的一个缩影。除了猪肉,别的农产品也常在“买难”和“卖难”中间摇摆不定。而近些年来,无论是中央还是地方政府也尝试过出台调控措施来摆脱“猪周期”。理论上来讲,互联网
的发展是有利于市场信息的及时传导的,但互联网与大数据如何在农业实际中加以应用,还需要各方的努力。

一方面,基层政府应该利用互联网的优势让农民及时掌握全局性的市场信息,另一方面,也是更重要的,基层政府、媒体等中介机构在向农民传递完整的市场信息的同时,还应该强化服务意识,对市场信息进行分析、提炼,使农民能够走在市场信息前面,而不是永远落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