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柔潮白河大沙坑治理成效

党的十八大以来,榆林建设樟子松、长柄扁桃、沙棘等百万亩基地,推广油用牡丹、长柄扁桃、樱桃等经济林新品种,实现沙里淘金。目前,榆林经济林面积400多万亩,拉动全市农业人口年均增收1900元,2018年全市林业总产值71.2亿元。
据第五次荒漠化和沙化监测结果显示,榆林市沙化土地治理率93.24%,荒漠化土地面积比1999年减少472万亩。每年发生30多次的沙尘暴已经几乎不再发生,年扬尘天气由100多天减少到10天以下。榆林市植被覆盖面积占陕西全省的20.9%,林草覆盖面积占全省20.4%,分别列全省第一、第二位。2017年,榆林优良空气天数达到285天,空气质量指数连年位居陕西前列。
曾经风沙肆虐的不毛之地已成为人与动植物的宜居之地。榆林现有470种野生植物、90多种新引进栽培绿化植物、37种国家二级以上野生保护动物。湿地面积69万亩,位列陕西省第二名。建立了各级森林公园、湿地公园、沙漠公园,沙漠绿洲成为生态乐园。

为全球生态治理贡献中国智慧第25个世界防治荒漠化与干旱日纪念大会暨荒漠化防治国际研讨会综述

责任编辑:刘迅

榆林治沙的脚步,每一步都走得艰难而有力。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成立国营林场,广泛发动群众治沙造林,数十万群众扛起镐头、背起树苗,挺进毛乌素沙漠。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大规模集体治沙造林大会战相继上演。榆林在全国首创飞播技术,600多亩沙地通过飞播技术得到治理。
上世纪80年代推行承包治沙造林,涌现出石光银、牛玉琴等造林大户和造林先锋,榆林治沙成为中国治沙的一面旗帜。
进入新世纪,三北防护林、京津风沙源治理等国家林业重点工程,大面积发展防风固沙性能优良的樟子松。从没有一棵到130万亩,樟子松成就了毛乌素沙漠最令人惊艳的绿色。

近年来,随着生态文明建设的成功实践,国土绿化和防沙治沙工程不断推进,治沙科技成果不断涌现,我国实现了从沙进人退到绿进沙退的历史性转变。
蓝天之下,沙柳丛丛,绵绵无际。置身绿海之中,很难相信这里就是昔日寸草难生的毛乌素沙地。
6月17日,第25个世界防治荒漠化与干旱日纪念大会暨荒漠化防治国际研讨会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举行。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组织选择在此召开会议,别有深意。
森林覆盖率由9%提高到23%
25年前,联合国大会通过了防治荒漠化公约,开启了各国携手防治荒漠化的新征程。
25年来,国际社会在公约框架下为解决荒漠化问题进行了不懈努力,取得了重要进展。在此基础上,《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确定了到2030年实现全球土地退化零增长的目标。
然而,全球荒漠化仍以每年7万平方公里的增幅扩张,全球超过25%的土地出现荒漠化与退化,有100多个国家和地区、15亿人口长年饱受沙害之苦。土地荒漠化直接危及全球粮食安全和生态安全,加剧饥饿与贫困,对地区及世界和平与稳定构成严重威胁。
按现在的趋势发展下去,到2050年,全球将有7亿人因土地退化和气候变化而流离失所,全球农作物产量将下降10%,生物多样性将下降40%左右,数百万个物种将灭绝。6月17日,在第25个世界防治荒漠化与干旱日纪念大会暨荒漠化防治国际研讨会上,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秘书处副执行秘书普拉迪普蒙珈忧心忡忡地说。
普拉迪普蒙珈曾多次来到中国,深入内蒙古、宁夏、甘肃和贵州等地实地调研中国在土地退化治理方面的成功实践。他亲眼看到,在过去的几十年内,中国森林覆盖率由新中国成立时的9%大幅提高到目前的近23%,土地荒漠化趋势得到有效逆转,7000多万依赖退化土地生活的农民实现了脱贫。
还有什么地方比呼和浩特更适合召开这次大会呢?在这座蓝色之城里,我们可以享受蓝天绿草的纯净和永恒,享受这独特而和谐的文化、民族与自然的融合。普拉迪普蒙珈颇有感慨地说。
治沙成果世界公认 中国是世界上受荒漠化危害最严重的国家之一。
横亘在呼和浩特市北部的大青山,一度草木葱郁、古树参天。由于立地条件所限和千百年来人为破坏,大青山前坡植被渐渐消减,以致岩石裸露、草木稀疏,水土流失日趋严重,生态环境日益恶化。
1999年以来,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呼和浩特将大青山作为生态建设的主战场,实施了一系列规模宏大的生态建设项目。大青山前坡森林覆盖率由上世纪90年代末的13.03%提高到目前的50%。昔日黄沙漫天、污水遍地的大青山前坡,已成为绿树掩映、风景秀丽的城市生态画卷。
鄂尔多斯的库布其沙漠和毛乌素沙地,曾是内蒙古沙化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上世纪70年代中期,沙化土地面积占全市总面积的45%,每年因风沙毁种的农田占40%左右,20%的农田几乎颗粒无收。经过几代人的不懈努力,毛乌素沙地和库布其沙漠治理率达到70%和25%,如今两大沙漠森林资源总面积达到3457万亩,森林覆盖率达26.07%。鄂尔多斯环境空气优良天数连续几年稳定在340天左右,获得了全国绿化模范城市、全国防沙治沙先进集体、国家森林城市等称号,并成为2017年《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大会举办城市。
内蒙古沙区生态显著改观,只是我国治沙卓著成果的一个缩影。研究数字表明,近20年来,全世界新增绿地的四分之一来自中国,中国新增绿地42%来自人工植树造林。
作为荒漠化公约缔约国,中国政府始终高度重视荒漠化防治工作,采取了政策、法律、科技、行政等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措施,推动荒漠化防治工作。在长期的荒漠化防治历程中,中国人民创造了令人瞩目的辉煌成就,实现了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持续净减少的历史性逆转。在作会议主旨演讲时,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局长张建龙如是说。
张建龙向来自世界各地的嘉宾介绍了中国治沙中涌现出的一系列先进典型和成功做法。比如:地方政府主导、广泛发动群众,一代接着一代、一任接着一任治沙的山西右玉、陕西榆林、新疆柯柯牙模式;政府主导、企业主体、群众参与多方协同治沙的库布其模式;以个人为主、带动群众治沙的石光银、牛玉琴、石述柱等先进治沙模范。
这些成功做法和宝贵经验,既为中国荒漠化防治作出了重要贡献,也为全球生态治理贡献了中国智慧。张建龙说。
科学治沙才能持续 如何遏制全球荒漠化趋势?答案是科学治沙。
张建龙表示,中华民族向来尊重自然、热爱自然,绵延5000多年的中华文明孕育了丰富的生态文化。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是我国推动绿色发展、解决荒漠化问题的根本遵循。
荒漠化地区生态脆弱、缺林少绿,需要实行最严格的生态保护制度,实施荒漠生态系统保护工程,并严厉打击各种破坏荒漠生态的违法行为,让大自然休养生息。荒漠化地区还需要积极开展治理修复,增加绿色。中国实施京津风沙源治理、三北防护林建设等重点工程的成功实践表明,人工植树种草、封沙育林育草等人工促进生态修复是增加绿色、恢复生态的有效措施。荒漠化地区光热资源丰富,需要适度科学开发利用,充分发挥荒漠化地区光、热、土地资源优势,按照多用光、少用水、新技术、高效益的技术路线,科学适度发展特色产业,这样既可以增加群众收入,还能减轻生态压力。
防治荒漠化事业要发展,就一定要大力发展科学技术,通过科技创新提升整体水平。一是要以问题为导向,对关系防治荒漠化全局的科学问题和阻滞防治荒漠化的技术瓶颈组织攻关,尽早破解荒漠化防治的重点难点问题;二要以需求为导向,积极运用遥感、信息、生物以及互联网等新技术,为防治荒漠化探索新思路、研究新方法、开发新技术,提高防治荒漠化的质量和效益;三要以效果为导向积极推广科研创新成果,让科技成果在荒漠化土地上落地生根,开花结果,真正实现创新价值,实现创新驱动发展。
据介绍,中国将在一带一路防治荒漠化合作机制框架下,继续与有关国家开展交流合作,加强人员互访,组织相关培训,并根据对象国实际开展专题研究,促进互学互鉴。未来中国还将谋划在特定国家和区域,研究建设一批兼具技术性和示范性的荒漠化防治合作项目,让中国防治荒漠化经验真正实现全球共享,造福世界人民。

中国绿色时报6月18日报道70年,247.5万亩,北京五大风沙危害区得到彻底治理。曾经的荒漠化边缘城市实现华丽转身,一幅生态美、产业兴的壮美画卷正在京华大地徐徐展开。
新中国成立之初,北京林木覆盖率仅为1.3%。延庆康庄、昌平南口以及潮白河、永定河、大沙河流域等五大风沙危害区总面积高达247.5万亩,涝、旱、风、沙等自然灾害频发,上世纪50年代前后,全市年均沙尘天气达26天。
面对薄弱的绿色家底,北京市开启了植树播绿斗风沙的艰苦战役。上世纪80年代起,北京陆续实施了三北防护林、农田林网、重点风沙危害区绿化造林等工程。进入新世纪,又陆续实施了退耕还林、京津风沙源治理和平原百万亩造林等生态工程。
2000年,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启动。19年来,北京市在门头沟、昌平、延庆等区累计完成造林营林830万亩、小流域综合治理3448平方公里、人工种草100万亩、生态移民3万人,有力夯实了首都北部地区生态基础,构建了抵御风沙的第一道防线。截至2018年底,工程区森林面积达976.3万亩,山区森林覆盖率达53.9%,比2000年增加14.1个百分点,其中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的贡献率超过90%。实施工程的7个区先后被评为国家级生态示范区,平谷区于2018年成功创建国家森林城市。
2012年,北京市启动平原百万亩造林工程。工程聚焦废弃砂石坑、荒滩荒地造林,在五大风沙危害区加大生态修复力度,营造具有防风固沙、景观游憩等多种功能的森林25.3万亩。永定河沿线新增造林5万亩,形成长70多公里、森林面积14万亩的绿色发展带。昌平西部2万多亩沙坑煤场,怀柔区平均深度60米、面积6400多亩的砂石坑如今已林海绵延,昔日沟壑纵横、垃圾横飞的沙地、沙坑,变成了绿树成荫、花团锦簇的生态景观游憩区。
树木长起来,风沙渐离北京城。目前,京津风沙源治理工程区已由沙尘加强区转为减弱区。北京观象台沙尘资料统计分析结果显示,上世纪90年代至本世纪初,全市沙尘日数明显下降,年均为5-7天;2010年以来,年平均沙尘日为3天左右,京津冀沙尘暴频率降至每年0.1天。
不仅要让沙地变绿,还要让百姓变富。2000-2018年底,门头沟区共完成京津风沙源一期工程102.17万亩、二期工程19.8万亩,森林覆盖率由25.1%增加到45.73%。在工程带动下,全区果树栽培面积达6.8万亩,建成观光采摘果园100余个,果农人均年收入达4.2万元。5662人通过生态林管护实现绿岗就业,人均月收入638元。
近年来,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创新林下经济发展模式,依托平原百万亩造林工程,积极发展林下药材、食用菌、花卉等林下经济和休闲旅游,构建近郊休闲观光、远郊循环示范、山区自然经营等特色产业群。2018年,全市林下经济规模达17.76万亩,产值3.26亿元,山区农民告别黄色风沙,端起了绿色饭碗。
绿起来、富起来之后,首都园林绿化向活起来进阶。2018年,北京市新一轮百万亩造林工程启动,规划在城市、平原和浅山区构筑起3道绿色屏障。新一轮造林工程融入森林城市、海绵城市及全周期、近自然、多功能森林经营等理念,选用乡土、长寿、抗逆、食源、美观树种,注重乔灌草复层结构和林分密度调控,构建健康稳定的森林湿地生态系统,大力提升生物多样性,让树上有鸟、草下有虫。

1978年,榆林在全国首创飞播造林技术

治理后的北京怀柔潮白河流域

波浪河女子治沙连挺进沙漠

治理前的北京怀柔潮白河流域

毛乌素沙漠变绿洲,一代又一代榆林人续写绿色传奇

责任编辑:刘迅

曾经三翻五种,十年九不收的农田已实现了稳产高产。在防护林屏障的庇护下,榆林成为陕西省马铃薯第一大市、第二大粮仓、全省羊子第一大市。

中国治沙史上的治沙英雄,有一大批出自榆林。从上世纪的惠中权、李守林、石光银、牛玉琴、漆建忠、朱序弼到新世纪的杜芳秀、张应龙、李增泉等。他们塑造了不畏艰难、敢于斗争、矢志不渝、开拓创新的榆林治沙精神,激励着一代又一代榆林人续写绿色传奇。
塞上榆林正在创建国家森林城市。这座昔日的沙漠之城正昂首阔步走向绿色之城。

春光无限,莺飞草长,古塔镇万亩杏林花开正艳

近70年来,陕西省榆林市持续开展大规模治沙造林运动。将全市林木保存面积从1949年的60万亩提高到现在的2157万亩,林木覆盖率从0.9%提高到33%。治理沙化面积2.44万平方公里,使境内860万亩流沙全部得到固定或半固定。陕西的绿色版图因此向北推进了400余公里,成为我国第一个完全拴牢流动沙地的省份。
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局长张建龙曾评价,中国的治沙是从榆林走出来的。

治沙队在堆子梁小滩村拉土压沙

中国绿色时报6月18日报道
榆林,地处毛乌素沙地南缘,是全国土地荒漠化和沙化危害严重的地区之一。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近百年间,流沙越过长城南侵50多公里,沙区6个城镇412个村庄被风沙侵袭压埋。沙进人退,榆林城曾被迫3次南迁。

1974年,中共九大代表、全国治沙劳模、定边小滩子大队支部书记李守林带领群众拉沙造田

治沙队正在开展水桐育苗

榆林市靖边县森林覆盖率由新中国成立前0.5%提高到现在37.9% 高展摄

1950年,原西北军政委员会农林部成立陕北防沙林场,1953年2月撤销陕北防沙站,成立陕北防沙造林局

榆阳生态河口成为鸟类的乐园

责任编辑:刘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