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3月24日,北京,首届全国林业信息化工作会议召开,开启了加快林业信息化,带动林业现代化征程。大兴安岭雪原林海作证,五指山热带丛林作证,十年的坚守,十年的开拓,全国林信人书写了一篇华美乐章。
记忆掠过的只是历史的痕迹,然而,这些一鳞半爪的记忆片段同样让我们心灵为之震颤,为之激动。我们林信人创造的辉煌成就不仅是协作共赢的典范,更是一种创新理念的胜利。珍视我们林信人前行的每一个脚印,让它不被记忆的尘埃淹没,成为我们林信人未来璀璨前程中滋育成长的沃土。
十年林信,国家率先垂范为引领 十年栉风沐雨,十年砥砺前行。
十年来,国家林业局高度重视林业信息化建设,林业信息化的战略地位和事关林业振兴的战略高度以一恒之,六届全国林业信息化工作会议先后召开,主要领导亲自动员部署,为全国林业信息化擘画蓝图,谋划发展,确立了三步走发展路径,明确了四个服务目标,形成了五大重点工作格局,坚持了五个统一基本原则,确定了五大技术基本支撑。
十年来,全国林信人在掌舵人李世东主任的带领下,以一种持之以恒、不解决问题不罢休的敬业精神,一种对所从事工作热爱、专注的执着精神,怀揣梦想,始终坚守。
十年来,《全国林业信息化建设纲要》及《技术指南》《智慧林业指导意见》《互联网+林业行动计划》《中国林业大数据发展指导意见》等林业信息化顶层设计如同及时雨般的出现,为科学谋划林业信息化发展蓝图指引了正确方向。
十年来,工程引领,中国林业网站群建设打造了中国林业网上航空母舰,金林工程、生态大数据和国家物联网应用示范工程有力推动了全国林业信息化服务支撑林业高质量发展,全国林业信息化示范建设起到点亮一个、带动一片的示范效果,互联网+林业、三大战略数据共享、国产卫星应用、OA群、网上行政审批等一批智慧林业项目实施,显著提升了林业现代化治理能力。
十年来,注重人才培养,国家林业局信息办先后联合六大名校举办了六届林业CIO研修班,聘请院士及专家教授强化对林信人的集训。各高校浓厚的学术气氛、厚重的人文积淀、前沿的理论和思想极大丰富了林信文化。尤其令人难忘的是在湖北武汉大学举办的第五届CIO培训班。2017年3月14日,第五届林业CIO研修班在武汉大学开班,李世东主任在培训班上作了《大数据时代下的智慧林业建设》专题讲座,介绍了硅谷发展及其带给我们的启示,阐述了大数据概念、特点、价值机制、发展状况、内涵及作用,解读了林业大数据顶层设计和实践探索,安排了今年几项林业信息化重点工作。珞珈文化激起了林信人珞珈在此,山川起伏为衣襟,人间四月绣一树樱花的豪迈与激情,全体学员进一步认识了大数据的重要性,掌握了大数据时代下的智慧林业建设重点和方法,一致认为,要紧抓信息化发展机遇,大力推进智慧林业建设,为提升林业现代化作出新贡献。
十年来,林业信息化已成为国家信息化的新亮点,在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党组的正确领导和决策部署下,以李主任为首的林信人坚守梦想,砥砺前行,诸年行事,十年成势,以信息技术与林业业务高质量的融合,有力地助推了林业高质量发展。
十年林信,湖北博采众长紧追随
湖北不仅是全国林业信息化十年奋进、砥砺前行的缩影,更是全国林业信息化创新发展道路上进取精神的生动诠释。
十年来,湖北林业信息化紧跟全国林业信息化发展步伐,风雨兼程,由弱到强,逐步壮大,连续6年荣获全国林业信息化建设十佳单位称号,
2016年、2017年连续两年林业信息化率评测稳居全国前列,湖北林业信息化各项工作有了长足的进步,呈现出繁荣发展的良好局面。
十年来,成绩的取得,离不开国家林业局信息办指引的正确方向,离不开湖北林信人持续不断的努力。每每回忆起湖北林业信息化这十年来的发展历程,感慨万千:我们不是没有困难,而是把困难当成机遇,实现换道超车。
走进湖北林业信息中心机房,一排排黑色机柜矗立,柜内的服务器指示灯不停地闪烁着,大屏幕上显示着全省17个市110个县网络连接状况,这便是湖北林业信息高速公路的中心枢纽。
没有人能够料想到,在十年以前,湖北林业信息化建设几乎还是一张白纸:网络基础设施差,设备老化,没有管理机构、没有专职人员,信息孤岛突出,大量的信息不能共享,林业信息资源效益低下,信息化工作严重滞后。全省各地林业信息化工作也基本处于无序状态,没有统一的规划和蓝图,各地各自为政,好似散兵游勇。这种群龙无首的无序状态,导致湖北林业信息化建设没有明确的发展方向。
2009年,国家林业局发布了《全国林业信息化建设纲要》及《全国林业信息化建设技术指南》,这是首个全国林业信息化发展规划。湖北林信人紧紧抓住了这个时机,在积极争取局党组高度重视和支持的同时,认真梳理湖北林业信息化建设内容,编制了《湖北林业信息化建设总体规划》,开启了湖北林业信息化建设的新篇章。此后,在国家林业信息化十二五十三五等一系列战略规划的指导下,又相继编制了《湖北林业信息化建设十二五总体规划》《湖北智慧林业规划纲要》《湖北智慧林业总体设计方案》《湖北林业物联网三年行动方案》《湖北林业信息化建设十三五规划》等,为湖北林业信息化发展做好了顶层设计,描绘了湖北林业信息化建设的宏伟蓝图。
正确的道路确定之后,人便是事业成功的决定因素。2012年省林业局成立了信息中心,并充实了一批技术骨干。全省80%的市县级林业部门逐步明确了信息化管理机构,其中,武汉市、襄阳市、宜昌市和神农架林区信息中心已列编。机构和人员为全省林业信息化发展注入活力,解决了全省林业信息化建设过程中存在的力量分散、指挥体系协调不当等问题,提高了信息化建设队伍的专业化和正规化水平,推动全省形成了统一协调、上下联动的信息化管理体制,湖北林业信息化建设逐渐步入正轨。信息化经费投入渠道,也在湖北林信人的努力下不断地拓展。国家支持、省级自筹、省财政信息化专项预算、林业业务建设资金整合、市县投资撬动等多种方式保障了信息化建设,十年来,省级信息化专项投入达19970万元。
按照国家林业信息化建设的统一部署,2013年启动了湖北林业信息化三大重点建设工程。林业专网成为BOT投资模式的建设典范;林业协同办公平台实现了省、市、县三级林业部门办公的无纸化;审批平台成为了全国林业系统第一家网上审批平台,湖北林业互联网+政务服务入围第二届全国行政服务大厅典型案例展示活动百优案例。14个单位纳入全国林业信息化示范建设,起到了点亮一个、带动一片的示范效果。
随着信息化建设步伐的加快,各类应用系统数据之间的互联共享成为了主要瓶颈和关键问题。湖北积极响应国家生态大数据建设的决策部署,抓住这个关键的牛鼻子,首先开展了湖北林业信息化标准体系建设与应用专题研究。构建了湖北省林业信息化标准体系框架与参考模型,修编了不同层级、不同领域的核心标准60个,标准体系已列入地方标准,
有力地践行了国家林业局所倡导的标准先行、标准引领,保障了信息系统在全省范围内的互联互通。同时,通过十年来不断摸索实践,湖北逐步形成平台统一、数据统一的林业信息化建设思路,实现了全省平台统一,践行并发展了国家林业局提出的平台上移、应用下移的发展理念。十年来,完成了29个林业业务系统整合,建设林业大数据平台,建成了林业一张图,收集整理入库林业数据、非林业生产数据49类、9种数据格式,跨越17个年度,数据样式239种,数据量6.7TB。
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这是湖北林信人践行的新着力点,实现对全省生态资源的动态、实时、全面监管,也是湖北林信人追求的新目标。在国家林业局的大力支持和指导下,通过国家北斗示范项目以及全省林业资源动态监测体系项目建设引领,湖北建成了全省林业资源综合监管平台和卫星遥感监督平台,初步形成了天网、地网、人网、林网的林业资源监测体系,把湖北林业信息化建设推向了新的阶段。
新的时代,林信人有了新的使命和担当。湖北林信人找准定位,勇于担当,主动作为。在坚守生态红线方面,通过遥感、卫星导航等技术手段,保障全省各级林业部门坚守生命线和高压线;在预防基层微腐败方面,运用大数据分析,对基层微腐败实行精准打击;在助力绿满荆楚、精准灭荒和长江两岸造林绿化等重点工程行动中,借助信息技术手段,对造林绿化进行精确管理和监督核查。用高质量的林业信息化助力全省林业高质量发展,开创湖北林业信息化发展新局面。
十年林信,我们继往开来再起航
十年时间,凭着久久为功的韧劲和真抓实干的闯劲,同步全国林业信息化高速发展,湖北林业信息化完成了化茧为蝶的蜕变,这其中凝聚着国家林业局信息办领导的关心和厚爱!凝聚着兄弟省份林信人的帮助和支持!凝聚着湖北林信人辛勤的汗水和全心的付出!湖北林信人用坚定执着的信念、勇于挑战的气魄谱写着全国林业信息化建设壮丽篇章的湖北篇!
十年的砥砺与沉积,时光的年轮记录下了林业信息化辉煌的印记;十年的耕耘与奉献,湖北林业信息化的成长始终与国家林业信息化事业的腾飞血脉相连;十年的奋斗与求索,湖北林信人用辛勤的足迹和汗水铸就了湖北林业进步的阶梯。十年,时代巨变;十年,凤凰涅槃。新的蓝图,新的起点,新的征程!
责任编辑:刘迅

中国绿色时报6月20日报道北京林地总面积达到109.93万公顷,林业有害生物防控实现了有虫不成灾。经国家林业和草原局重大林业有害生物防治目标责任书检查考核组核查,2015-2017年,北京市年重大林业有害生物成灾率平均控制在0.03,远低于责任书规定的1.2。
京津冀林业有害生物实现了区域联防。北京联合天津、河北林业部门,联合印发毗邻地区林业有害生物协同防控联动工作方案。全市落实市、区、镇三级防控责任制体系。市园林绿化局与市发展改革委、市财政局、市农业局、北京海关等林业有害生物防控成员单位协调防控。市园林绿化部门还同中科院动物所、北京林业大学等科研机构联合开展林业有害生物防治研究。
目前,北京共建有国家级中心测报点11个、市级监测测报点546个、区级监测测报点3311个,国家级、市级、区级三级测报监测预报网络体系持续完善。2015-2017年,全市共签发《产地检疫合格证》1万余份,发现美国白蛾、杨干象等全国林业检疫性有害生物2种,查处检疫性、危险性有害生物疫情46批次,涉及苗木23.15万株,从源头防止了有害生物的传播。
在春尺蠖、美国白蛾等林业有害生物发生期,北京市园林绿化局在五环路以外,对部分高速路、环路、交通要道两侧高大树木,片林、林网以及部分山区使用直升机开展预防性防治。2015-2017年,全市共飞防作业3481架次。全市3年施放周氏啮小蜂50亿头、施放肿腿蜂1290万头,共计减少化学农药使用量15吨。
责任编辑:刘迅

牛玉琴一家接力治沙,30多年带领植树2800万棵黄沙有尽头 植绿无止休

核心阅读
为防治荒漠化,中国人民付出了艰苦卓绝的努力。牛玉琴是其中耀眼的一位。
全国三八绿化奖章、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劳动模范、世界优秀林农奖牛玉琴身上有好多荣誉。30多年来,她带领家人与工人植树2800万棵、造林11万亩,使当年的不毛之地变成了现在的人造绿洲。如今,儿子张立强继承了父母的事业,琢磨着让林子在治沙的同时产生经济效益,让绿树变成摇钱树。

牛玉琴与儿子张立强和工人们一起到沙地里种树。张 辰摄

哇,打上蛋蛋了!已过不惑之年的陕北汉子张立强,高兴得像个刚刚得到期盼已久的玩具的孩童。
在一片手植松林里,一株三年前嫁接在樟子松上的红松结了果,有小拇指肚那么大。以后毛乌素沙地里也能卖松子了。好事儿,我得接母亲过来看看。张立强跳上车,一溜烟儿回家去了。
母亲:打下荒沙造林底子,牢牢地
有一个拿过所从事领域从县市级到国家甚至是世界级奖项的母亲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呢?
张立强的母亲牛玉琴,与共和国同岁。她先后荣获全国三八绿化奖章、全国三八红旗手、全国劳动模范、全国优秀共产党员、全国防沙治沙英雄等20多个荣誉称号,并被联合国粮农组织授予世界优秀林农奖。
母亲获得的荣誉,我别说超过了,是想也不敢想的。张立强说,但是上一辈人的辛苦,为我们铺好了路,让我们可以更好地去种树。
张立强的父亲张加旺是榆林市靖边县东坑镇金鸡沙村的移民户。为了能在村里扎根,他寻思着必须做出一件让大家认可的大事来。
那时候,父亲喜欢抱着收音机听新闻。有一段时间,他在广播里听到国家在推进三北防护林工程。我们村在毛乌素沙地南部边缘,是重点治理区。望着屋外的漫漫黄沙,他逐渐有了主意。张立强说。
刚开始,由于政策不明确,张立强的父母是偷偷栽树治沙。等到1984年冬天,终于等来了治沙造林的好机会:靖边县决定将全县的荒山荒沙划拨到户,承包治理。1985年1月,夫妻二人承包了金鸡沙村北边的1万亩荒沙地。当年春天,牛玉琴变卖了所有家产,又借了4500元用于购买树苗,植树6600亩。但是第二年春天,因遭遇沙尘暴灾害,造林全部失败。
就当时来说,家里要是不造林的话,养鸡养羊一年能赚5000元,到了1988年家里可能就有三四万元的存款,但造林后,家里反而欠下5000元的债。张立强说。
开弓没有回头箭,牛玉琴跑到靖边县林业局向技术人员讨教造林治沙经验。1986年春天,牛玉琴全家用人背驴驮的方式运送树苗和生活物资,还雇请30多人,连续奋战20余天,栽植杨树、榆树及沙柳等树木近10万株,让承包的1万亩荒沙得到治理。
就这样,1万亩、2万亩、9万亩直到现在的11万亩。其间,丈夫因病去世,牛玉琴扛起了植树造林的重任,在30多年中筹资860多万元带领家人与工人植树2800万棵,使当年的不毛之地变成了现在的人造绿洲。
儿子:接过母亲治沙事业,妥妥地
1994年,初中毕业的张立强进入原陕西省林业学校学习。当时是市县领导出于为我母亲培养一个好帮手的初衷,推荐我去的省林校。张立强说。
母亲的事业我能接得住、接得好吗?张立强觉得压力很大:这种压力,不在于我自己能获得多少荣誉、取得多大成绩,而在于我能不能在治沙造林中干出一些不同于以前、属于我自己的东西。
张立强毕业后被分配到陕西省林科院治沙研究所,没多久,他就接到领导分配的任务:到金鸡沙村做一线技术指导员。
以前条件有限,治沙种植的多是杨树和杂草,树种单一,对生物多样性不利,还会加重病虫害。我在所里看到治沙基地种植的樟子松长势非常好,就在村里推广,当然得先从自家林地开始。张立强说。
母亲也同意了他优化林分的建议。他们购买了一批樟子松树苗准备种植,母子二人有了分歧。牛玉琴坚持,樟子松应该像杨树一样种植在流动沙丘的背风坡。可是,张立强很清楚地记得老师说过,阳面的柏树,阴面的松,沟壑里面栽国槐。千年松树万年柏,不如我老槐歇一歇。
这里常年西北风,沙丘的迎风面是阴面,按照老师的教导,松树喜阴,应该种在迎风坡。可是张立强又不敢当面顶撞母亲,反正沙漠那么大,就趁她不注意时把松树种在迎风坡,被发现的时候也没办法了。
过了一年,一对比,母亲发现我种植的松树比她种的成活率高,长势好。我跟她讲了原因,之后她就按照我的方式种植了。张立强说。
张立强在实践中钻研治沙育林技术,大胆提出乔、灌木和草本植物混合种植、根据地形条件种植不同树种的沙漠育林方法,极大提高了造林效率和质量。在育苗基地,他引进太阳能光伏扬水及节水灌溉系统,使苗圃幼苗的成活率达到92%;造林成活率达到90%。现在,苗圃规模已扩大至600亩,每年可出圃的樟子松等种苗达80万株。
孙子:多为治沙储备知识,稳稳地
在大兴安岭考察时,张立强看到那里的森林不仅木材卖得好,还有松子、榛子等附加的经济作物,他羡慕不已。
母亲那代人完成了绿进沙退,我们就得想办法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张立强说。
和全市大多数地方一样,樟子松、杨树以及一些沙生灌木是牛玉琴绿化11万亩黄沙地的主力树种,而树种单一和经济效益低下,甚至是全无经济效益的问题也存在。
不同品种的松树,经济效益有很大差别。比如说,红松产出的木材价格就远超樟子松,松子也可以有不错的收益。张立强说,榆林境内以百万亩计的樟子松林除了作为生态建设中的绿色宝库,也完全可以成为产生巨大经济效益的绿色金库。
2008年,张立强投入90多万元建立松树育苗基地;2009年,又投入了170多万元,种植文冠果树。然而,树苗相继死去,张立强靠其他生意积累的200多万元资金全部打了水漂。
我没敢告诉母亲和妻子真正的经济损失,我怕他们不让我再种树了。虽然心疼钱,可张立强从没想过放弃。
张立强开始小规模试验。他在家门口开辟了十几亩试验田,里面种植了油牡丹、皂角等十几种植物,仔细观察。
目前,张立强最成功的试验就是樟子松上嫁接红松等,嫁接成活率已经提高到97%以上。
为什么一定要嫁接?因为樟子松的根系发达,适合沙漠种植。而且它的落叶产生的干物质比较多,可以让松散的沙土变成能种植耕作的土壤。张立强说。
今年,嫁接的红松第一次结果。这意味着他的试验成功了,嫁接技术可以在村里大面积推广。以前植树投入的钱,差不多是家里承包的200多亩耕地种植蔬菜的收入。相信不久以后,这片沙漠也会产生经济效益了。
张立强的儿子张继功还在山西农业大学园林设计专业读大三。他建议父亲在治理好的沙地上种一些城市绿化用的景观林,也许会有不错的收益。
张继功的名字是爷爷取的,他和其他三个堂兄弟名字的第三个字连起来是林业成功。这既是爷爷的心愿,也是张继功的兴趣所在。
去年十一假期,父亲嫁接成功的一万棵榛子树结果了,为了挑选出优良基因,每一棵树上的果子都要摘下来装到袋子里称重量,观察质量。整个假期,张继功带着比他小十岁的妹妹和村里的两个老汉,硬是把这一万棵树给测量了个遍。张继功说:这活儿不但干着不累,还越干越有趣,因为每棵树的情况都不一样。
张继功说,他打算继续读研究生,多学些知识,才能更好地治理沙漠。

责任编辑:刘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