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然水体中,鱼苗从受精卵中孵化后,主要以浮游动物为食,也兼食浮游植物(如藻类),特别是轮虫以及一些小型种类的枝角类,无论鱼在长大之后的食性如何。浮游动物作为鱼苗的优质饵料,就目前饲料工业的工艺和成本来说,有着人工饲料所不能替代的绝对优势。

随着中美之间的贸易紧张态势逐渐升温,近来有关中国是否将对美国采取贸易反制措施的讨论越来越多。

池塘养殖投饵除需遵循”四定”的基本原则外,还需依据养殖对象、水体环境、养殖目标等选择适合的饵料和投喂方法。

(水体中的微生物)

3月19日,《环球时报》发表评论文章,聚焦美国对华大豆出口问题,称进口大豆之所以疯狂蚕食中国大豆市场份额,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以美国为代表的外国大豆在本国获得了巨额补贴。

一、根据水中溶氧度控制投料。

首先,一般来说粒径小于50微米的颗粒物不易被鱼苗探测到,且有研究表明一些种类的鱼苗不摄入不移动的食物。不同食性的鱼类的早期发育阶段,其食性均为浮游动物食性,活饵(如轮虫或枝角类)由于其运动方式和运动速度相对来说更易被鱼苗探测到。

“尽管美方一再声称补贴占产值的比例小、且符合世贸组织规则,但实际上,美国政府给豆农提供了巨额补贴,带来了不公平竞争优势,使其得以用很低的价格对中国市场进行倾销,对全球市场产生冲击。”

水中溶氧是鱼类最主要的环境影响因子,它的多少直接影响鱼类的摄食和鱼类对食物的消化吸收力,水中溶氧丰富时,鱼类摄食能力强,消化吸收率高,这时应多投饵料,以满足鱼类的生理和营养需要。在阴雨天和高温天气以及高密度养殖情况下,池塘缺氧,尤其在出现浮头现象时,应注意减少投饵或不投饵,以免造成饲料浪费和水质污染。

(水蚤)

对此,英国《金融时报》将其解读为,中国国内有声音支持对美国大豆出手。

二、根据水温调整投饵率。

其次,脂类在鱼苗早期发育阶段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在行业中鱼苗开口时通常投喂以生豆浆或熟蛋黄为主,诚然大豆和蛋黄中含有丰富的大豆磷脂和卵磷脂,但是具体摄入量或者是否吃食非常让人怀疑。加之鱼苗对于不移动的,且没有添加任何诱食剂的食物敏感度不高。而浮游动物体内含有丰富的不饱和脂肪酸,如EPA和DHA,有文献表明这对于提高鱼苗成活率有显著作用。

今年2月4日,中国对原产美国的进口高粱开启了反倾销立案调查。

所谓投饵率就是每天投饵量占池鱼重量的比例,投饵率与水温、鱼类品种、个体大小等有关,尤其是应随着水温变化、季度变化进行调整。以鲫鱼为例:水温达到15℃时,鲫鱼这时投饵率为0.5-1%;当水温达18-22℃时,投饵率应上升至1-2%;当水温在22-30℃时,投饵率应提高至2-3.5%。投饵率除依据水温变动外,还需根据当时实际情况,如:天气、鱼病等而作调整。

(轮虫)

美国大豆补贴严重冲击中国豆农

三、确定投喂频率。

其实,人工饵料生豆浆或蛋黄中,熟蛋黄应该比生豆浆好得多,因为熟蛋黄具有特别的蛋黄味,鸭蛋具有一定的腥味,可作为一种诱食味,鱼儿上食率高得多,并可见鱼儿肚内有明显的蛋黄粒,让人们可以观其量掌握其是否饥饱程度。

美国对中国出口金额最大商品是什么?不是波音飞机,不是美国汽车,也不是什么高科技产品,而是大豆。

投喂频率即每天投喂次数,一般依据鱼类的品种、大小等因素确定,鱼苗期投喂次数多于成鱼时期,无胃鱼投喂次数多于有胃鱼,高温季节投喂次数多于低温季节。实际生产中,若投喂次数过少,鱼类处于饥饿状态,营养得不到及时补充,会影响其生长。若投喂频率过快,食物在肠道中消化吸收率降低,会造成饵料浪费,污染水质。

(熟蛋黄)

单品类产品中,美国对华出口大豆最多,价值超过12亿美元

四、投喂速度的控制。

浮游动物的密度和生物量通常和水体的氮磷浓度呈正相关关系,而从浮游动物群落组成来说,在氮磷浓度较高的水体中轮虫的比例相对较高,因此,通过肥水的方式确是一种增加活饵的有效方式。

据中国统计局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7年,中国大豆进口量由5479.8万吨增加到了9552.6万吨,增加了4072.8万吨,增幅高达74.3%。

投喂饵料一般以两头慢、中间快为好,先慢是为了将鱼引过来,然后再加快投喂速度,后期再放慢投喂速度,以免饵料落入水底,造成浪费。在驯化投饵时,应先慢后快,先少后多,先集中投于点,后扩大至面。投喂时间随池塘内鱼类多少调整,存塘量大,投喂时间就相对长一些。另外,不同种类的鱼,吃食速度也有区别,如:草鱼吃食速度快于鲤鱼,而鲤鱼又快于鲫鱼、鳊鱼。

(生豆浆)

与此同时,中国大豆产量连年下滑,国产大豆在国内市场的份额由2010年的22%下跌至2016年的13%,2016年产量仅有1294万吨,不及进口量的七分之一。

刚下塘的鱼苗以轮虫和无节幼体等小型浮游动物为主食,兼食人工投喂的饲料(如熟蛋黄、生豆浆),因此,鱼苗下塘前,池水清瘦的应适量投施粪肥进行肥水繁生水生生物,以满足鱼苗的营养需求。

那么,拥有悠久大豆种植历史、曾为全球最大的大豆生产国、1995年还拥有全球大豆90%生产能力的中国,在短短几年内,怎么就成了世界大豆主产国中对进口大豆依存度最高的国家呢?

鱼苗的生长速度和轮虫的生物量之间有一定的相关性。

《环球时报》对此认为,一方面,美国政府给予本国粮农高额补贴,致国际市场大豆价格畸形扭曲,成功实现了对中国市场份额占据;另一方面,以美国企业为主的跨国粮商垄断操纵,也导致了国际市场需求不足,进一步加剧了我国大豆内外价格倒挂,使得国内豆农在进口大豆持续低价的冲击之下频现“卖豆难”情形,大豆产业日渐衰落。

轮虫的生物量在0~30毫克/升的范围内,鱼苗的日增重率随轮虫数量的增多而加快,两者呈正相关。

美国对华出口大豆数量自1995年之后逐年扩大

轮虫的生物量在32~160毫克/升的范围内,轮虫的数量越多,鱼苗的日增重率越低,两者呈负相关。

据观察者网查询,一直以来,美国政府对美国粮农的补贴超过了40%,但这一数字在中国仅为4%

因此,控制轮虫的生物量极为重要。鱼苗下塘时,轮虫的生物量为20毫克~30毫克/升较适宜。

美国政府对其农业补贴的方式既有价格补贴,也有收入补贴,既考虑市场价格高时的补贴,也考虑到市场价格低时的补贴,多种补贴方式的运用,使美国大宗农产品价格在国际市场上具有强大的竞争力。

水体轮虫生物量的检查方法:在晴天中午,用有刻度的小量筒随机取塘水数毫升,对光看,像灰尘大的乳白色小点即为轮虫,数其个数,求出每毫升水中的个数。多取几个点求平均值,如每毫升水中有10个轮虫,即达到肥水标准。观察水质,以灰白色水色为好,黄绿、嫩绿、黄褐色也很好。

2010年中国成为美国农产品的第一大出口目的国,进口美国农产品的金额达到175亿美元,其中进口美国大豆108亿美元,占美国全部出口大豆的58%。中国进口美国农产品的迅速增加,与美国持续合理的农业补贴政策密不可分。

(才孵化己平游可进食的水花鱼苗)

美国豆田

老塘少施肥或者不施肥也能水体肥度适宜,但瘦水池或新池塘在放苗前要肥水操作,肥水程度的标准是池塘中浮游动物(轮虫)正处于繁殖高峰期,保证鱼苗入池后,有充足适口的天然饵料,能提高鱼苗培育成活率。

确实,中国是美国大豆最大的买家,美国国内也一直在扩大大豆种植规模。

一般鱼池施肥后6
天~7天,轮虫繁殖达到高峰期,所以施肥时间应在鱼苗下塘前7天~8天为宜。如水温低,还可以提前2天~3天,每亩施有机肥400斤~500斤。

2017年,中国进口美国大豆的数量超过了美国总出口量的57%,近年来进口量整体呈现不断加大趋势。

掌握适口天然饵料轮虫的高峰期对水花培育的存活率很至关重要,老塘用石灰清塘注水后5-7天即达高峰,也可用透明试管装些塘水对着阳光看去,能看到轮虫游动,或者镜检,枝角类、挠足类肉眼均可看见。枝角类运动能力差在水里不能快速游动,不能直线游动。挠足类可以直线游动。这些饵料一般只有针头大小,有红色、黄色、白色、甚至绿色虫体。一般成群活动很容易看见,很容易评估池塘的轮虫饵料密度。

据美国官方数据显示,2010年至2017年,美国大豆播种面积增长了16.8%,产量增加了31.8%,美国大豆增量占全球大豆增量30%;在美国所生产的大豆中,有超过一半用于出口,直接造成了大豆在全世界范围内的供过于求。

养殖池塘及鱼苗准备好后,即可进行放养。

美国方面:是中国需求上升吸引了更多美国大豆

养殖量一般根据出池规格大小而定,一般情况下亩放20-30万尾。

但《财经》杂志3月19日发表文章援引美国大豆出口协会中国首席代表张晓平的说法称,从中美大豆贸易的市场层面来看,至今为止的情况都是比较正常的,涉及的非市场因素很小很小

如果培育乌仔(1-1.5厘米)后陆续出售或分塘的,每亩水面可以养殖80-100万尾。

《财经》杂志说,就价格因素而言,受制于土地、农药等一系列成本及可耕地受限等因素的影响,美国大豆并不具备绝对优势

如果培育3.3厘米左右即寸片的夏花,每亩水面养殖15万尾。

“美国的问题是,我们已利用了所拥有的所有可用于农业生产的可耕种土地,已无法开发新的土地来用于农业生产,”美国堪萨斯州立大学国际谷物培训中心主任Jay
O‘Neil说,“此外,美国农民在做出自己的耕种决策时,不仅要考虑价格因素,更要考虑自家的土地上适合种什么。”

如果1次培育7厘米以上鱼种,每亩养殖8万~10万尾。

堪萨斯州某豆农也表示,“因为没有绝对的价格优势及供应能力限制,美国农民实际上对于向中国出口大豆的立场是保持正常平稳运行和有一定合理增长即可,其他问题都让市场解决,不希望受到外来因素的干扰。”

如果要在短时间内1次养成10厘米以上鱼种,每亩水面养殖5万~7万尾为宜。

成本没优势、价格没优势、土地很有限,那美国大豆为何在中国还是占据了很大的市场份额?

如果采取三段培育,一般先按每亩水面20万~30万尾的量养殖水花鱼苗,培育10天~15天,达2厘米左右(黄瓜子规格)分出;再按每亩3万~5万尾的养殖量,养10天~15天,也可直接原塘培育至达到夏花(多指3厘米的寸片)规格再分出,进行鱼种培育。

美国大豆出口协会北亚区总监狄翠山将其归结于曾经一段时间,美国豆农受到了中国需求上升所带来的价格上升驱动,“从1997年开始,来自中国的大豆需求为美国农民生产的大豆提供了一个新兴的、不断增长的市场。自2006年以来,全球大豆需求的增长使大豆的价格上升了50%,进而使美国农民的生活得到改观。上升的价格让农民们得以购买新的设备来改善或扩建他们的农场仓储体系。全球大豆需求的增长促使美国大豆种植面积第一次超过了玉米。”

如果池塘条件好,饵、肥料量多且质优,培育技术水平高,养殖密度可以偏大些。

1993年至2018年大豆价格走势:美国控制中国大豆市场后,迎来一波国际价格上涨,巴西、阿根廷加入竞争后,国际豆价有所回落

但需要注意的是,如果对水花育苗技术不熟悉的,有可能存活率很低甚至为0,建议以夏花小规格苗下塘培育较为妥当。

巴西才是中国市场最大的大豆出口国

另请参阅:

综合各媒体的说法可以得出这样一个结论:前些年,在美国政府的大力补贴之下,美国确实蚕食了中国大豆市场的很大一部分,摧毁了中国的大豆产业;但如今,这一情况已经发生了些许变化。

水花鱼苗饲养方法与实践操作(第353期)

由于货币贬值、库存充足、成本低廉,巴西大豆近来相较于美国大豆,在中国市场的表现更为突出。

水花鱼苗培育成活率低的八个原因及对策

据《财经》杂志梳理,2017年时,中粮集团已成为巴西大豆的第三大出口商;而在此之前,自2012年起,巴西已取代美国,成为中国最大的大豆供应国,其份额可占到中国大豆进口总量的一半左右。而且,巴西大豆的蛋白质含量也较之美国大豆更高,因此更受中国相关加工企业的欢迎。

水花鱼苗的开口饵料

从路透社给出的数据来看,2017年9月至12月,中国从巴西大豆采购量比去年同期大幅增加719万吨,从美国的采购量则比去年同期下降了537万吨

更多信息请登录点击网站,了解更多哦~~~

也即目前,中国是美国大豆最大的出口国,但美国大豆不是中国市场的最大进口来源。

而巴西和美国之间,对于国际大豆贸易也有争执。2015年以来,国际粮价有明显下跌趋势,巴西国内曾对美国大豆、玉米补贴展开审查,也曾将此问题诉至世界贸易组织。

另据巴西咨询机构Agroconsult公司于去年底作出的预测,2018年度,巴西的大豆产量将达1.11亿吨,而巴西国内对大豆的需求十分有限,大部分将会用于出口。

中国政府已经对美国大豆出手?提升自产能力才是硬道理

此外,中国政府近来也针对美国大豆采取了一定的限制措施。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去年,国家对大豆目标价格政策进行了调整,开始实行“市场化收购加补贴”机制;从2018年1月1日起,中国对从美进口大豆开始实施更严格的质量控制标准;而路透社也于今年2月称,中国正在评估对从美国进口的大豆施加贸易措施所带来的影响,或对其展开反倾销和反补贴调查。

对于中国的大豆安全问题,有农业部官员此前曾介绍,我国进口大豆目前主要用于两方面:一是饲料豆粕,二是食用豆油。以食用豆油为例,在十几亿人食用油大量增加的背景下,人均使用量年消费从80年代初的2.6公斤增加到目前的22公斤,在这样大量增加的背景下,我国进口大豆是必须的、难免的

观察者网专栏作者、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历史系教授黄宗智也曾指出,用对大豆进行“双反”来“迎战”美国,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如果中国想要完全由自己来生产每年所消费的大豆,每年需要另外播种多少亩大豆,占用全国总播种面积多少?按照历年大豆进口量和国内大豆单产量来估算,2009年以来,每年需要另外播种约四亿亩以上的大豆,占到全国总播种面积的15%~20%。这意味着必须减少如此幅度的谷物或高值新农业产品,实际上根本就不可考虑。这是国内大豆产量没有显著增加而大豆进口快速增长的基本原因。

此外,由于美国和巴西的大豆生产季节相反,所以中国目前不可能仅进口一个国家出产的大豆。

而香港《南华早报》也曾援引中粮集团相关负责人说法指出,目前来看,对于中国所有的大豆进口商或者买家来说,美国大豆都是非常重要的供应来源。因为美国市场非常开放,供应链系统有效率。

假如中美之间出现贸易争端进而影响大豆贸易,狄翠山预计,包括欧盟28个成员国、日本、韩国等国会增加购买美国大豆。另外,美国农民也可能会扩种高油酸等高品质或新品类大豆,以增加美国本土食品企业的青睐。“解决贸易不平衡,最好的方式就是把合作的蛋糕做大。双方互掐让蛋糕越做越小,彼此的回旋余地也就越小。”

2018年中央“一号文件”指出,乡村振兴的重点是产业兴旺,必须构建农业对外开放新格局,要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粮商和农业企业集团,积极参与全球粮食安全治理和农业贸易规则制定,促进形成更加公平合理的农业国际贸易秩序。

(观察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