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这种特别的鱼,浙江舟山的陈优存常年漂在海上。2012年,当他把这种鱼养出来后,经销商不愿意卖,连他自己都说不好吃。历经千辛万苦却可能没有回报,他自己…

2000年,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洪塘镇田湾村彭水平成为了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带着父老乡亲们的重托与希望,他踏上了四年的求学之路。毕业后的彭水平第一站就来到…

猪粮比已进入“红色警戒”,政府调控会提前来临么?
近几周全国范围猪价一路攀升,据新牧网监测数据显示,自2016年第9周起,猪粮比就已突破9.5:1,上周更是超过了10:1。

为了这种特别的鱼,浙江舟山的陈优存常年漂在海上。2012年,当他把这种鱼养出来后,经销商不愿意卖,连他自己都说不好吃。历经千辛万苦却可能没有回报,他自己都不知该如何收场。可是一天,一股刮来的风却让他找到出路,原本卖不出去的鱼在他手里神奇“变身”,身价倍增,十分走俏。看陈优存如何让咸鱼翻身,在大海上编织自己的财富大网。

2000年,江西省宜春市袁州区洪塘镇田湾村彭水平成为了村里的第一个大学生,带着父老乡亲们的重托与希望,他踏上了四年的求学之路。毕业后的彭水平第一站就来到了特区深圳,在这里,他一干就是6年,既收获了事业,也拥有了美满的家庭。他说:“虽然我在深圳发展的不错,但我还是想回家带领乡亲们一起发家致富,这是当年乡亲们对我的重托,更是我的责任。”

根据最新版《缓解生猪市场价格周期性波动调控预案》规定,猪粮比超过9.5:1时,属于红色区域,对应猪价的政府调控一级响应——1.由发展改革委牵头会商,提出增加中央冻猪肉储备投放计划,由商务部牵头组织实施;2.研究采取其他调控措施。

这里是浙江省舟山市。

2013年,彭水平辞职回到家乡开始了他的创业之路,凭借在外的积蓄,他创办了胜利养猪厂。在创业初期,由于市场变化大,加上缺乏必要的生猪养殖技能,他前期投入的35万元开始呈现亏本的局面,残酷的现实让彭水平的自信心一跌到了谷底。了解到彭水平的情况后,该区就业服务部门组织创业指导专家上门开展了指导,组织他参加了为期半个月的养殖技能培训班。

2015年10月份修改调控预案时将中央冻猪肉储备收储最高可增加至25万吨,如果政府进行调控,力度的上限将会超过以前。

这里有着我国著名的渔场,以盛产各种鱼类闻名。

2015年,彭水平通过自筹12万元,加上小额贷款政策帮扶的10万元,他新建了猪舍、购买了良种猪仔等。他说:“算盘一打,我2015年的纯收入超过了60万呢。小额贷款真是及时雨啊。”

如今各地猪价相继逼近或突破10元/斤,玉米等饲料原料价格又一直偏低,猪粮比最终是会通过市场自身调节降至“正常区域”,还是迎来政府的一波调控呢?

在这片茫茫的大海上,离登步岛不远的地方,有一个人,他却为了一种独特的鱼,常年漂在海上,在整个舟山做着独一份的生意。

目前,彭水平的养猪场带动23名乡亲就业。今年3月初,他又注册成立了一家集生猪养殖、育种、肉加工为一体的食品公司,将带动就业40人。

此前长江证券分析认为,后期宏观调控的影响可能要到下半年,对于5-8月份猪价影响不大。国家调控主要是放储备肉,进口猪肉,还有消费者补贴,而目前储备肉库存小。

他叫陈优存,是这个渔排的主人。记者到的时候,他正在修渔排。这个长120米宽40米的渔排对陈优存来说十分重要,关系到他一家的生存和财富,不能出丝毫差错。陆地上简单的工作,在这里却变得十分危险。

谈起自己的创业经历,他感慨地说:“当年,我是村里第一个大学生,我光荣。现在,我在村里带领乡亲们就业,我自豪。”

不过,分析师认为,如果猪价再涨,将有可能促使政府在两会后出台调控策略。

陈优存:跟地上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这边有点危险。我已经掉下去好几趟了。

近期猪价行情展望

渔排下每个小格的渔网就有3米多高,如果一块木板松动,都可能导致上万元的鱼被海水冲走。今天渔排上的风浪很大,木筏都被打坏了,

北方猪源持续外调,突显南方猪只供应不足,也导致北方本地供货紧张,屠宰厂稍调高价格收购,但来自鲜销压力,又试机调低价格,各地屠宰厂收购价格调整频繁,试控性压价表现强烈。养殖户经过近期一段时间压栏,华中区域内出栏主流体重已超220斤以上,预计本周生猪供应关系将趋向于平衡,供方市场的主导力量稍有转移。

现在陈优存最怕的是风,但是每年到了冬季,他最盼的却是西北风。因为西北风越大,越是他挣钱的好时候。

据调研了解,各地仔猪价格飙涨,30斤以上的仔猪价格多在800元/头以上,部份地区已达900元/头的天价,社会养殖户补栏积极。生猪需求提振点不明显,唯一的消费增长点可能是春季出游对餐饮拉动。猪价再涨一方面将刺激消费减量,另一方面可能促使政府在两会后出台调控策略。

每当临近春节,陈优存的渔排都是最忙的时候。他要赶着着要将新鲜的鱼打捞上来,供应红红火火的春节市场。陈优存今年52岁,浙江省六横人,养鱼卖鱼十多年,一直小打小闹,默默无名。直到一次搬家后,老陈养上了网箱里的这种特别的鱼,他在舟山变得有名气起来。而这种鱼也给陈优存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财富,改变了他的命运。

就近期全国生猪市场行情而言,上周猪市行情仍较好,个别区域猪价虽然有小幅回落,但总体尚保持震荡向上的势头。消费终端进入阶段性的淡季,高企猪价抑制市民购买力,总体肉食消费疲软,企业屠场面临利润与销售双跌压力,所以联合压价动作频繁。然而,养殖户惜售待价情绪并未有减弱,压价效果不大,整体生猪存栏处于低位,猪群长速放缓,各地适重猪源供应量不多,体重大的优质猪源得到追捧,各主要产区出栏价格依然高企。华南及西南区域猪价上涨幅度是上周之最,北方地区价格起伏较大,而目前西南区域价格依然领涨全国,现已突破10元。

陈优存:这个是日本黄姑鱼,这条上面有一条金线,人一样,好像银子一样,特殊标志,会漂亮一点。

从短期猪价走势来看,3月猪价将继续高位震荡。

陈优存手中的这种鱼叫日本黄姑鱼,是东海的固有品种。说它特别,是因为在舟山,这种鱼到现在还只有陈优存养殖成功,是陈优存的独家买卖。

责任编辑:王伟

柴学军:他是从头到尾把这条鱼养成商品鱼的第一家养殖户。

陈优存:这个鱼我们这边是很少见的。我们舟山其它地方现在买不到,只有我一家。没有第二家有这个鱼的。

陈优存告诉记者,春节前后,他的这种鱼如果不提前预订,根本要不到货。为了买到这种少见的鱼,不仅当地的五星级酒店慕名而来,定点拿货,甚至很多顾客都特意到到渔排上等货。

应丽雅:因为它们都是活着剖的,很好吃。蛮少见,送东西都是拿得出的,拿出去也上档次。有时候人家还问我说,你是哪里买的这么好吃的东西?

夏汗世:越吃越感觉到味道好,送客户送朋友拿得出去,我很骄傲的,人家介绍的时候,这种鱼很少,别的地方买不到。

可是据记者了解,这些新鲜的日本黄姑鱼并不值钱,市场上最多能卖十多元一斤。但是这些鱼只要到老陈的手里待上两天,不仅能卖到50多元一斤,还十分走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陈优存又是怎样与这种特别的鱼结下不解之缘的呢?

2008年,陈优存在舟山市沈家门的这个巷子里,开了一家的档口卖海鲜。别看档口面积不到10平方米,一年忙活下来也可以赚30多万元。

周凤儿:最忙的时候就是几十只船一起来了,潮水它有时间,一起来的时候,很忙的。两个人真的来不及了,吃饭的时间也没有。

可是,2008年一天,陈优存却告诉妻子,他要关掉这个档口,把家搬到海上去。这个消息让妻子一惊。

周凤儿:他心太大了,我说我们少挣一点,不用挣这么大,热闹一点就好,这里是很热闹。他就是不听,那我也没有办法。我一般都是听他的。

陈优存为什么突然想到要将家搬到海上去呢?

距离陈优存的档口大约100米,是我国有名的渔港,沈家门渔港。舟山很多出海捕捞回来的渔船都停靠在这里。直到现在,陈优存有时候也会来到这里收货。

虾子、虎头鱼、石头蟹,当时陈优存经销的水产品种有十多种。就是在收货卖货的过程中,陈优存发现了一个商机。

陈优存:这个就是八爪鱼,天气热的时候,这样去抓,它马上会咬。

记者:咬?

陈优存:咬你的。

陈优存:我们一般抓的时候都是这样去抓的。

记者:它还能咬人吗?

陈优存:咬啊,我给它咬了好几次了。

记者:它哪有长牙齿?

陈优存:嘴巴里面就是牙齿,扒开来这个牙齿很厉害的。

八爪鱼不仅会咬人,在它捕捉不到食物的时候,还会吃自己的触角,补充能量。

陈优存:自己会吃自己的。等天气冷了,它不动了,不动了就是自己吃自己的。它会这样抓起来吃。吃到一定的时候,有时候我们发现,渔民捕上来,只剩下一个两个角都有的。

遇到危险时,八爪鱼会喷射出墨汁,掩藏保护自己。陈优存就是在八爪鱼身上发现了机会。当时陈优存一年销售八爪鱼达到两万多斤,一买一卖,一年就能赚20多万元。尝到了甜头的陈优存打听到八爪鱼的生长速度很快,动起了自己养殖八爪鱼的心思。

陈优存:这有一斤重,它两个月就会长到两斤。一个章鱼我本钱15元,卖出去最多可以卖到50元,挣钱很厉害。

2008年7月,陈优存挑中了登步岛附近的这片海域,决定在这里安家,养殖八爪鱼。

陈优存:因为这里资源很多,小船捕上来的八爪鱼很多。船有三四十条,一条船每天有一百斤,也有三四千斤可以收购。我就想进来投资100多个网箱。

陈优存将家从繁华的沈家门搬到了海上不到100多平米的渔排上,刚开始老陈很不适应,感觉渔排上摇摇晃晃,干活都不踏实。吃饭烧菜,蔬菜都得省着吃,吃完就要上岸采购。渔排离不开人,妻子一年难得上岸几回,还闹了笑话。

周凤儿:海上很冷,穿着羊毛衫,一上到沈家门,沈家门穿的都是衬衫,人家笑我了。海上比上面冷了好几度,外面是什么世面,我一点也不知道。

即使是过年,夫妻俩也要守在渔排上。

陈犹存:就是黑黑一片,我们山坳里面,人家都是鞭炮翻天,工人全部回家了。就这样过了七年。

因为忍不住海上的冷清和寂寞,工人走了一拨又一拨。老陈一年年扩大着渔排的面积,他相信自己能在海上织起新的财富大网。到2012年,陈优存的渔排已经从100个网箱扩大到1000多个,陈优存不仅在沈家门买了房,还添了两条渔船。

就在陈优存想进一步扩大渔排的时候,2012年7月15日,台风来袭,他眼睁睁地看着渔排被台风卷得七零八落,鱼挣破了网全跑了,他喊破喉咙,却没有任何办法。

陈犹存:七个渔排全部冲倒外海走了,后来出去两条船,两条船拖不动,后来又出去两条,将近拖了一天一夜才把剩下的拖回来,只有三分之一了。

周凤儿:每天哭,我从来没有这么伤心过。那时候我老公说话也不想说,反正喉咙声音没有了,他很大的声音,叫那个渔船,就叫,两天时间喉咙一点声音也没有了。

渔排只剩下了三分之一,一百多万元的鱼,所剩无几。四年的心血,一下回到了原点。

2012年8月,就在陈优存心灰意冷的时候,他得知浙江海洋学院海洋水产研究所正在舟山附近推广一种名为日本黄姑鱼的品种,这种鱼已经推广了很多年,都没有渔民养殖成功。

柴学军:2002年开始我们推广养过来,在这里登步岛也养了一次,在六横岛,在宁波市象山港,最后到玉环市,还有温州市洞头县,还有南麂岛,东极岛,还有温州市沙埕港,我都没看到他们养成很大的,很符合规格的商品鱼。

日本黄姑鱼主要分布在我国的东海和日本南部沿海。因为东海区野生资源日趋减少,市场上很难见到。浙江海洋学院海洋水产研究所推广日本黄姑鱼一是为了增殖放流,保护生态环境。二是因为这种鱼生长速度快,养殖周期短。

可是陈优存很疑惑,日本黄姑鱼五个月能从五公分长到一斤左右,按理说应该很受养殖户欢迎,可是为什么推广十多年,效果却不理想呢?他找到试养的一些养殖户打听,才找到原因。

陈优存:这个鱼是挺会吃的,这两万条鱼最多可以吃两三千斤一天,那吃起来这个饵料一元一斤的话,就得两三千元一天。渔民养不起,因为这个鱼出去,到底价格怎么样都不知道的。

原来日本黄姑鱼长得快,但吃得也多,市场上没见过这种鱼,养殖户担心卖不出去,不敢养。陈优存却觉得这是一个机会。如果自己能率先将这种鱼养殖成功,说不定这种鱼就能成为自己独一无二的王牌。

陈优存:这个鱼因为是我们这边没有的,没有的鱼是比较好卖的,我是这样想的。

2013年1月,养殖五个月后,两万条5公分的日本黄姑鱼苗长到一斤多。陈优存十分高兴,兴冲冲地拉了两万斤鱼到浙江省舟山市的东河市场,可很快陈优存就傻眼了。

陈优存:所有的人过来就是一看就走,一看就走,就是没有人感兴趣过。

浙江省舟山市的东河市场是一家大型的水产品交易市场,经营的经济鱼类有四五十多种。在这里,鱼的价格从十几元一斤到上千元不等。陈优存本觉得日本黄姑鱼少见,定价十五元一斤也不贵,肯定能一炮而红,却没想到经销商并不感兴趣。

经销商:因为这种鱼我们一看没进过市场,反正是没听说过。我们舟山人都吃海鲜,养殖的不要吃的,都是吃野生为主。肯定怕,万一销售不出去,你便宜给我也没用的,卖给谁去,对不对。

戎建宏:第一是这个鱼大家都对它不熟悉,它的肉质口感可能人家没吃过,或者也不懂这个鱼到底怎么样。第二可能市场销路没打开,这边的经营户不会进这种鱼来卖,毕竟这个成本,万一进了亏本,人家毕竟是做生意。

陈优存:我花了这么多的本钱,鱼没卖出去,我也很心痛,那时候就是乖乖地回家了。

大家的担心变成了现实,陈优存灰溜溜地回到渔排上。他很不服气,决定自己烧一条尝尝,这一吃,陈优存觉得坏了。

陈优存:不好吃啊,活鱼的时候腥味很重。.

陈优存觉得新鲜的日本黄姑鱼口感不占优势。两万多条鱼,半年就砸了20多万元,卖不出去甭说挣钱,每天还得喂两三千元的小杂鱼,这可怎么办?

就在这时,一阵风吹来屋里做饭的香气让陈优存有了灵感。原来是家人正在做鱼鲞,鱼鲞的香气启发了陈优存。

在浙江省舟山市,晒鱼鲞是渔民的习俗,鱼鲞俗称鱼干。将新鲜捕捞上来的鱼刮掉鱼鳞、剖开、清洗、用盐水浸泡后,趁着海风晾干,最终制成鱼鲞。陈优存决定将日本黄姑鱼也做成鱼鲞试试运气。

2016年1月12日,陈优存邀请了一些亲朋好友上渔排游玩。很快,老陈渔排上的鱼就引起了客人的阵阵尖叫。

周伟伟:从来没来过,没有看过各种各样的鱼,觉得很好玩,以前吃过,但是活的那么大的没见过。

记者:大叔您在玩什么呢?

周永丰:挖海星,您看这里面,还有海星呢。

记者:挖海星,这都被你们发现了。

周永丰:做玩具,一个一个吊起来做成装饰品,很好看。

当年陈优存就是靠着这种渔家乐的方式,将日本黄姑鱼推荐给经销商和朋友们。

陈优存:这个就是日本黄姑鱼,两年的日本黄姑鱼,养了两年了。

看完日本黄姑鱼,再吃一顿全鱼宴,红烧鱼鲞,清蒸鱼鲞,鱼鲞炖白菜,陈优存没有想到用日本黄姑鱼鲞烹制的美食竟然很受欢迎,朋友和经销商纷纷向他订购鱼鲞,两万斤日本黄姑鱼销售一空。

在舟山的市场上,鱼鲞并不稀奇,种类很多。从40多元一斤的黄鱼鲞到80多元一斤的墨鱼鲞,顾客的选择很大。那陈优存做的鱼鲞到底有什么特别,能让日本黄姑鱼身价倍增呢?

陈优存告诉记者,他做的的鱼鲞味道鲜美有两个绝招。第一,他的鱼

都是新鲜捕捞的鱼,现杀先做,而市场上卖的鱼鲞不一定都是新鲜的活鱼制作。用新鲜的活鱼做出来的鱼鲞在口味和外观上都会有差别。

陈优存:这个鱼有光泽,很有光泽,活鱼劈的,就有透明的感觉。这样对着看是很好看的。死鱼劈的话,光不一样,它看过去就是黄的。里面看不出亮。

鱼鲞味美,除了鱼要新鲜之外,海上自然的西北风是老陈做鱼鲞最重要的配方。

陈优存:西北风因为鱼干晒得干,快。

记者:它怎么和方向还有关系呢?

陈优存:因为西北风它是干爽,冷。我们海上晒出来的鱼干会比较好一点,环境没有污染什么的。

那么一般鱼鲞晒成什么样会比较好吃呢?

陈优存:这个鱼就是七分干就可以了,挺好吃的。晒得太干以后太硬,人家有的都不喜欢。闻起来还是很香。

记者:来闻一下,有点香,有鱼香,没有腥味了。

陈优存:腥味给太阳一晒,风一吹,腥味就没了,带走了。

冬季从陆地刮来的西北风凉爽干燥,不仅带走了鱼的腥味。和工业设备烘干的鱼鲞相比,更保留了传统的味道。这也是老陈的日本黄姑鱼鲞受欢迎,能卖到50多元一斤的原因。老陈的日本黄姑鱼鲞有了名气,甚至当地五星级的酒店也定点从老陈这里拿货。

马学民:就日本的黄姑鱼鲞,因为这个东西舟山的市场也只有他们家有,有些客人,像日本的客人,国外的客人,来点这个鱼鲞,只能向他买。

现在每年老陈的日本黄姑鱼鲞订货量达到近一万斤。春节是销售的旺季,每次订货量大的时候,西北风一吹,陈优存都得抓紧喊人帮忙赶工,生怕错过了做鱼鲞的时机。

陈优存:今天我晒六百条鱼干,多的时候一天要晒几千条。

周凤儿:过年人家都要拿去送礼,我们包装好,箱子全部包装好。人多一点,天气好,多杀一点,等一下天气不好了,那不能杀了。

到2016年1月,为了增加渔家乐的趣味性和降低养殖的风险,陈优存将渔排上鱼的品种扩大到七八种,一年的销售额大约有200多万元。

陈优存:这个里面有真鲷鱼,黑鲷鱼,石斑鱼,十八枚,黑鮸鱼七八个品种,因为游客们一看,都是像刚才一样很感兴趣的,他要买几条,他要买几条,是这样的。

2016年刚刚开始,陈优存计划将渔排上的网箱再增加100个,养殖更多的日本黄姑鱼,开发出更多的美味,做成自己的品牌。

陈优存:我现在就是在想鱼干品牌,做糟鱼,用酒粑放起来,前天也在做,就是说腌制品,腌制品人家挺喜欢吃的。市场上也会卖四十多元一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