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建忠 崇明兴桥菜场水产商,从事刀鱼售卖20多年 张金法
崇明老滧港村原村主任,从事刀鱼捕捞40多年
记者:你们和刀鱼打了几十年的交道,是否还…

日前,经自治区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审议,内蒙古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获得批准。《纲要》指出,“十三五”时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

导读:
经申请,公司股票已于2016年2月4日开市起停牌。2016年2月18日,公司发布了《通威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公告编号:2016…
导读:
经申请,公司股票已于2016年2月4日开市起停牌。2016年2月18日,公司发布了《通威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公告编号:2016-009),该重大事项对公司构成了重大资产重组,公司股票自2016年2月18日起预计停牌不超过一个月。
本公司董事会及全体董事保证本公告内容不存在任何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并对其内容的真实性、准确性和完整性承担个别及连带责任。
通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公司”)因筹划重大事项,经申请,公司股票已于2016年2月4日开市起停牌。2016年2月18日,公司发布了《通威股份有限公司重大资产重组停牌公告》(公告编号:2016-009),该重大事项对公司构成了重大资产重组,公司股票自2016年2月18日起预计停牌不超过一个月。
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标的资产确定为公司控股股东通威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光伏新能源产业相关资产,包括通威太阳能(合肥)有限公司及其下属子公司(以下简称”合肥通威”),主要从事光伏晶硅电池片的研发、生产及销售。目前,合肥通威拥有超过2GW的多晶硅电池片和250MW的组件产能,并计划2016年-2017年在合肥与成都分批启动并完成5GW高效晶硅电池片建设项目,建设完毕后,合肥通威将拥有超过7GW的电池片生产产能,成为国内主要的高效晶硅电池片专业供应商。
公司正与有关各方研究论证重大资产重组方案,积极推动审计、评估、尽职调查等各项工作。因相关程序仍在进行中,有关事项尚存在不确定性,为切实维护投资者利益,在停牌期间,本公司将根据重大资产重组的进展情况,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每5个交易日发布一次有关事项的进展情况。待有关事项确定后,公司将及时公告并复牌。
公司指定信息披露媒体为《中国证券报》、《上海证券报》、《证券时报》、《证券日报》和上海证券交易所网站,公司所有信息均以指定媒体正式公告为准。鉴于该事项仍存在不确定性,敬请广大投资者注意投资风险。
特此公告。 通威股份有限公司 董事会 二〇一六年三月十六日

黄建忠 崇明兴桥菜场水产商,从事刀鱼售卖20多年

日前,经自治区第十二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审议,内蒙古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获得批准。《纲要》指出,“十三五”时期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的决胜阶段。推进农牧业现代化建设是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壮大地区综合经济实力的重要举措。畜牧业作为内蒙古农牧业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一期间要深入贯彻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发展理念,以优质、品牌、诚信、安全为核心,着力构建产出高效、产品安全、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现代发展体系,实现产业可持续发展。

张金法 崇明老滧港村原村主任,从事刀鱼捕捞40多年

按照《规划》关于推进农牧业现代化建设的任务目标,“十三五”全区农牧业将立足资源优质,围绕市场需求,合理调整粮经饲种植比例,发挥区域品牌优势,加快种养业协调发展。大力实施“稳”战略,改变“一畜独大”的养殖生产结构。主动承接中东部生猪产业转移,提高生产业综合生产能力。通过采取畜牧业标准化建设工程和提质增效工程等政策性保障措施,扶持牧区生态家庭牧场和农区标准化规模养殖场建设,大幅提升标准化饲养水平,提高基础母畜种群数量和个体产量,支持发展高端畜产品,做优草原畜牧业,做强农区畜牧业,积极打造草食畜牧业及特色畜禽绿色生产基地。力争到“十三五”末,畜牧业产值占第一产业比重达到50%以上;肉牛、肉羊、奶牛规模化养殖比率分别达到60%、80%和100%;2020年牧业年度牲畜存栏稳定在1.3亿头只以上,形成280万吨肉类生产能力。

记者:你们和刀鱼打了几十年的交道,是否还记得以前“捕刀”“卖刀”是怎样的情景?

黄建忠:其实年景最好的也就是2011年、2012年那两年。十几年前,刀鱼比较多,卖得也便宜,和普通水产差不多。后来价格逐渐上来,大家买了很少自己吃,大多是送人。2011年、2012年时,单条100克以上的刀鱼可以卖到每公斤1.2万元,只要有货基本都能当天卖掉,但当时刀鱼供应量已经很少了。

张金法:要是在20年前,大家都不把刀鱼当回事,实在是太多了,一网下去总能打上来三四公斤。后来越捕越少,市场价就跟着上来了,因此吸引了更多人去捕捞,其中有不少是非法捕捞者,这也造成了恶性循环。前两年,渔民捕来的刀鱼能以每千克六七千元价格卖给水产商,当天就能卖掉七八成。

记者:还记得你们盈利情况最好的是哪段时间?

黄建忠:十几年前刀鱼虽然产量大,但价格便宜,当天鲜鱼能卖掉三成左右,不赚钱。后来刀鱼成了奢侈品,价格极贵,但我们也赚不了什么钱,因为买的人少了。当单条100克的刀鱼每500克售价2000元左右的时候是最赚钱的,当天从渔船上收上来多少,就能卖掉多少,基本不会剩下什么。

张金法:对渔民来说不存在囤货,只要有鱼,总有水产商来收。渔民收入最高的是2013年。当年产量还可以,水产商来收鱼的价格回落也不明显,和之前最贵的几年差不多。当年,一艘船在一个捕捞季里大概可以有20多万元的收入,刨掉人工、油费等成本,一艘船可以有近9万元净利润。

记者:如果明年全面禁捕,你们有什么想法?

黄建忠:这是好事,但我觉得真要全面禁捕很难。渔民最赚钱的就是捕刀鱼和鳗苗,3月份本来应该也是捕鳗苗的时候,一旦全面禁捕,渔民全年生计都可能成问题。

张金法:我们是支持禁捕的,再不禁,刀鱼真的要见不到了。

其实刀鱼数量减少的一大原因就是非法捕捞。老渔民都知道,捕什么鱼用什么丝网是有讲究的,网眼大小要能保证把小鱼滤掉。现在一些非法捕捞者,用的是网眼最密的网兜,不管大汛小汛都下网,一网上来,再小的鱼也很难逃掉。如果明年真的要禁捕,我们希望政府能及时出台配套政策,不让渔民吃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