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品猪育种总的来说采用的是杂交计划,选择决策在纯繁核心群做出,而最终的屠宰猪通过商品猪群的杂交配种生产。
这种类型的配种计划在商品代和父母代的生产…
商品猪育种总的来说采用的是杂交计划,选择决策在纯繁核心群做出,而最终的屠宰猪通过商品猪群的杂交配种生产。
这种类型的配种计划在商品代和父母代的生产当中都利用了个体的和母系的杂交优势,应用非常广泛。
在核心场,候选种公猪先是出生时根据父母信息选择,然后在经过断奶后性能测定、收集了诸如增重、采食量和身体构成等信息之后再对公猪和后备母猪进行最后选择。
通过基于谱系和性能测定的选择方法已经爱这些形状上取得了显着的遗传改进。然而,对于伴性性状(例如窝产仔数性状),估计育种值(EBV)的精度通常较低,因为这些性状的记录通常在候选个体选择的时候(断奶后性能测定结束时)都还不存在。
在猪的育种计划当中,总的来说母系育种目标50%以上强调的是母系性状,因此尽可能提高母系性状的EBV精度是有好处的。
对于难以通过基于谱系和性能测定的方法改进的性状(例如母系性状)来说,基因组选择方法是一个可选方案。
基因组选择方法可提高候选个体EBV的精度,而这个属性可以用来提高整体的遗传改进速度。
基因组选择方法可以简要总结如下:从一个既有表型数据又有SNP(单核苷酸多态性)信息的已经确定了基因型的群体中,首先估算标记效应,或SNP效应。
之后,再利用这些SNP效应来预测育种值,这个育种值通常被称为没有表型记录的年轻动物的基因组育种值(GEBV)。加裕进行的研究显示,基因组选择方式可显着改进EBV的精度。
上述GEBV计算并不利用未确定基因型的候选个体的亲本的表型或谱系信息。但研究已经显示,通过把未确定基因型亲本的谱系和性能信息与基因型确定动物相结合,可以进一步提高基因组选择方法的精度。
Legarra等人 (2009)、 Aguilar等人 (2010)、以及Christensen和Lund
(2010)讨论了同时采用基因型确定动物与未确定基因型亲本的信息预测EBV的方式。这种方法常被称为基因组选择的单步方法。传统的选择方法采用基于谱系的关系和表型来估算EBV。在单步基因组选择方法当中,会采用来自基因定型动物的关系信息对基于谱系的关系信息进行修改。

畜牧大集网舆情观察员认为,罗牛山1月份销售生猪13742头,其中种猪3618头,仔猪1411头,2月生猪销售环比下降32%,主要受春节因素影响,而其中种…
畜牧大集网舆情观察员认为,罗牛山1月份销售生猪13742头,其中种猪3618头,仔猪1411头,2月生猪销售环比下降32%,主要受春节因素影响,而其中种猪销售环比下降高达47%,受猪价高涨推动,目前规模企业更多选择减少种猪、仔猪出售比例,扩大自繁自养规模,提升盈利空间。受环保因素影响,罗牛山近几年关闭大量猪场,使得生猪养殖规模大幅缩减,2015年出栏仅16万头,同比下降近50%,目前公司十万头现代化养猪场正在建设中,年内有望完工,但产能释放仍待时日,或错失本轮猪价高涨红利。
事件:罗牛山3月17日晚发布2月畜牧业销售简报。2月份,公司共销售生猪12435头,销售收入2245万元,其中商品猪销售9190头,种猪1920头,仔猪1325头。1-2月共销售生猪22932头,销售收入5652.8万元。

李庭亮靠养羊自力更生的故事在当地传为佳话,但尝到甜头的他并没有忘记村里的人,而是主动联系周边一些残疾人搞养殖,将自己的种羊低价销售甚至免费送给他们,鼓励他们乐观生活,走出困境。

“咩……咩……”“快拦一下,两边堵住,别让羊跑了……”

在李庭亮的苦心经营下,他放养的野山羊数量不断增长,一年多来,已从父亲最初留下的40只羊增长到现在的200多只羊。

现年45岁的李庭亮,有9级伤残。2014年10月,在内昆铁路上修理搅拌机时,遭遇事故,导致其左脚大小骨断裂,粉碎性骨折。从此,他便不能再像常人一样行走,更不能干重活。一时间全家人都陷入绝境,就连后来考上重点高中的大儿子也因为家庭经济困难,只好辍学外出打工。

“听说现在的人都喜欢绿色食品,喜欢吃野味,为啥不能养野山羊呢?”李庭亮打起了关河周围几千亩荒坡的主意,这些荒坡因陡峭而无法耕种,但有丰富的草料,正是放羊的好地方。他决定将山羊“放归自然”。李庭亮说,他只是偶尔放一些盐巴在羊的栖息处,给它们开胃,其他时间就都远远看守着。羊从来不回家,天亮就成群结对到山上去找吃的,天黑就回关河边的山洞里睡,成了真正的“野山羊”。

李庭亮的“羊圈”

产业壮大川滇汉子盼望销路更宽

李庭亮的“羊圈”
天刚亮,清凉的晨雾还未散去,在宜宾县凤仪乡普选村广春组的一处陡峭山崖上,村民李庭亮正和其弟李向一起围堵、抓捕野山羊。现场人声,羊叫声,串…

在宜宾县最南端,普选村处于四川云南分界的关河边,距离宜宾县县城单面车程就要近4个小时,多数村民生活困难。而村民李庭亮的不甘落后,谋划起“养羊大计”,要让“野山羊”为村民照亮了通往外界的致富路。

山羊放归自然出乎意料回收“巨款”

据李庭亮介绍,他每年都能卖出去10多只,一斤羊能卖18元,一年就能收入近2万元,对这个原本困难的家庭来说这无疑是一笔“巨款”。这也坚定了李庭亮通过养殖野山羊脱贫致富的想法。

“这种养羊的方式本身就是山羊养殖的一大特色,养出的羊肉质细嫩紧密,口感鲜美,村里哪家过红白喜事都在他这儿买。”说起李庭亮,普选村村主任李小波不住地竖大拇指。

腿残了还有一双健全的手

“当时只考虑到我们这儿的地理优势,却并没想到这也是劣势。”李庭亮说,由于凤仪乡位于宜宾县最南端,普选村更是处于四川云南分界的关河边,距离宜宾县县城单面车程就要近4个小时,路程太远,加上自身的文化水平不高,不懂得宣传和营销,致使大家根本不知道他养殖的野山羊,所以没有市场资源,而购买者只局限于周边农村的散户,销量好的时候一年也只能售出20多只。李庭亮期盼,今年野山羊能有更宽的销路。

天刚亮,清凉的晨雾还未散去,在宜宾县凤仪乡普选村广春组的一处陡峭山崖上,村民李庭亮正和其弟李向一起围堵、抓捕野山羊。现场人声,羊叫声,串成一组致富脱贫的美妙乐章。

但李庭亮并没放弃希望,在家休养的时候,他想到了父亲去世后留下的那40只山羊。为什么不能搞山羊养殖呢?他开始谋划自己的“养羊大计”。

近日,记者走进普选村广春组,在李庭亮的带领下,来到他口中所说的“羊圈”:陡峭的山崖,仅可一人通过,非常危险,山崖上有四五个串联共通的石洞,到处都是山羊的粪便。“这山洞,这羊,就是我的希望。”看着这一只只活蹦乱跳的山羊,李庭亮说,“虽然我的腿残了,但我还有一双健全的手,养羊就是我的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