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鳙常被认为主要摄食浮游动物,因此放养鳙将导致浮游动物小型化,基于经典生物操纵理论,放养鳙将不但不能控藻,而且可能加速藻类特别是蓝藻的增长。因此鳙控藻不成功的结果也似乎更容易被人接受。然而,多项“以鲢控藻”的试验,也没有显示出成功的控藻结果。

芽孢杆菌对水生生态系统作用效果去碳功能芽孢杆菌具有丰富的蛋白酶、脂肪酶、淀粉酶、纤维素酶、脱氢酶、脱羧酶、氧化酶等能强烈的分解碳系污染物,分解蛋白质和复杂多糖,对水溶性有机物分解也有重要的作用。养殖池塘内的悬浮物(简称“絮团”)和底泥严重恶化了水环境,引起动物发病。其中悬浮物由有机碎屑、细菌、藻类和矿物质等细微颗粒组成的胶粘状物;底泥由有机碎屑、细菌和藻类组成,含纤维素15%~60%,半纤维素10%~30%,木素5%~30%和蛋白质2%~15%,还含有可溶性物质如糖、氨基糖、有机酸和氨基酸,占干物质重的10%。而芽孢杆菌通过其酶的作用,能分解悬浮物和底泥,从而维持水生生态环境平衡。把芽孢杆菌(菌液浓度≥1010个/g)投入养殖池,能降低水中COD、BOD,有效改善水质和周围环境。去氮、去硫功能高密度集约化养殖给养殖池塘生态环境带来了严重的污染,研究表明,池塘每生产1吨虹鳟池塘总磷和总氮的负载分别为25.6kg和124.2kg。过量的N、P排入水体引起池塘富营养化,在池塘内也易形成对水产动物有毒性的NH4+-N、H2S,影响动物的生长,甚至死亡。而芽孢杆菌可利用其丰富的酶,强烈分解氮系、硫系污染物,净化养殖水体。应用芽孢杆菌为主导菌的复合微生态制剂,含活菌数为109个/g,首次用量为1.5~5.0mg/L,结果增加溶解氧(DO),降低NH4+-N、NO2–N及H2S,改善了养殖环境,池水和底沙中的异养细菌数量明显增加。分解淤泥用芽孢杆菌为主的微生物复合制剂,其活菌数为109个/g,用量为1.5~4.5
mL/m3,经1个月试验表明,池底淤泥被分解了3~125px。利用芽孢杆菌制剂改良底质的应用实验结果表明,有机碳未出现积累,芽孢杆菌降解有机碳效果显著;总氮出现积累现象,处理组与实验组之间差异不显著;碳氮比在底质中呈下降趋势。絮凝作用芽孢杆菌有很好的絮凝作用,且复合芽孢菌株比单株芽孢杆菌的絮凝效果好。这种絮凝作用可以将水体中的有机碎屑互相粘连在一起,构成菌胶团,担负氧化分解的任务,将有机物结合成絮状,使重金属离子、P元素沉淀,水体净化。硝化作用硝酸根离子在芽孢杆菌作用下,经亚硝酸根离子,一氧化氮,一氧化二氮被还原为氮气,即芽孢杆菌是好氧菌和兼性厌氧菌,以分子氧为载体,在供氧不充分的时间与空间,可以利用硝酸盐为最终电子载体产生氮氧化合和氮气,而起反硝化作用,将硝酸盐移出系统外,提高pH。总的来说,芽孢杆菌具有强烈的分解碳系、氮系、磷系、硫系污染物,分解蛋白质、复杂多糖、水溶性有机物的能力,已被广泛应用。

另外,同一池塘在不同风力风向的影响下,水体溶氧也处于不平衡状态。白天下风处由浮游植物产生的氧及从空气中溶入的氧总比上风处多,并且风力越大,上下处溶氧含量的差别越大。夜间则相反,因夜里下风处浮游生物和有机物比上风处多,导致夜间耗氧量大,所以上风处溶氧比下风处多。

另见:鲢鳙控藻:质疑的人们看过来?!(下)

芽孢杆菌类净水微生物的使用,使养殖者在不中断养殖过程的情况下,清除长时间残留于养殖水域底部废物,尤其是老虾池底部积累的大量残余饵料、排泄废物、动植物残体以及有害气体(氨,硫化氢等),使之先分解为小分子(多肽、高级脂肪酸等),后分解为更小分子有机物
(氨基酸、低级脂肪酸、单糖、环烃等),最终分解为二氧化碳、硝酸盐、硫酸盐等,有效降低了水中的COD、BOD,使水体中的氨氮(NH4+-N)与亚硝酸氮(NO2–N)、硫化物浓度降低,从而有效地改善水质。同时还能为以单细胞藻类为主的浮游植物提供营养物质,促进繁殖。这些浮游植物的光合作用,又为池内底栖水产动物的呼吸、有机物的分解提供氧气,从而形成一个良性生态循环

套养鳙鱼可以抑制水体中的轮虫。

(6.7-9.0)

芽孢杆菌对水质净化的作用机理:

正确分析与及时防控—鱼儿缺氧浮头的综合防治

1080

近年来,随着水产养殖业的蓬勃发展,养殖品种的老化和退化,水产动物疾病的频繁发生,养殖水体环境的日益恶化,这三大问题已成为阻碍我国水产养殖业发展的瓶颈。尤其是以投饵为主的养殖模式,残饵、粪便、死亡生物的残体、养殖池塘底物的沉积物、氮(N)、磷(P)等富营养因子排入水体,养殖水体中的化学需要量(COD)、生物需要量(BOD)严重超标,使水体日益严重恶化,水产动物疾病频繁发生。据报道,人工投饵输入虾池的氮占总输入的氮的90%左右,其中仅有19%转化为虾体内的氮,其余的62%~68%的氮积累于虾池底部淤泥中,此外有8%~12%以悬浮颗粒氮溶解有机氮、溶解无机氮等形式存于池水中,这造成池塘水质的严重恶化。改善水生养殖环境,实行生物修复势在必行。芽孢杆菌作为一种简易的细菌(真细菌),是土壤中的优势种群,能强烈地分解碳系、氮系、磷系、硫系污染物,分解蛋白质和复杂多糖,对水溶性有机物分解也有重要的作用,同时可以与养殖环境中的有害藻类及水产致病菌竞争,形成优势种群,抑制有害藻类及水产致病菌。由于它的特性与功能优于光合细菌而有望成为光和细菌的替代品,已成为当前国际净水界的研究热点。芽孢杆菌的种类:目前,可利用的芽孢杆菌有:枯草芽孢杆菌、凝结芽孢杆菌、缓慢芽孢杆菌、地衣芽孢杆菌、短小芽孢杆菌、蜡样芽孢杆菌、环状芽孢杆菌、巨大芽孢杆菌、坚强芽孢杆菌、东洋芽孢杆菌、纳豆芽孢杆菌、芽孢乳杆菌、丁酸梭等。

水透明度小,藻多底层藻类光合作用不够容易老化,加上藻多夜间耗氧多也会造成水中缺氧。

2.2 ± 0.4

由于芽孢杆菌大量繁殖,在池内形成优势种群,可抑制病原微生物的繁殖,减少疾病发生。

3、使用增氧机增氧

鲢/3000

二是来自大气中扩散溶于水中的氧。

1080

精养池塘应配备专门的增氧机,其中以叶轮式最好,开机增氧可使水体对流,增加水中溶氧和散发有毒气体,注意在晴天中午开,阴天清晨开,阴雨连绵天气半夜开,每次开机时间为1小时~4小时。一般可在晴天的中午2时~3时开机增氧,有浮头危险时更应开启机增氧。

X ± SD

解析:鱼类的浮头和泛池

TAN (mg/L)

三者以光合作用增氧最多。

0.1±0

1、观察水色和透明度

鲢鳙能否控藻,长期以来在国内广存争议,至今未能达成共识,致使未来可能还会有更多的纳税人的Money,被不得不用于开展相关议题的验证性重复研究,而不是被用于如何提高其效用的优化研究;同时也由于对这一问题分歧的依然存在,乃至可能对鲢鳙不能控藻的负面认识为某些重要人物所认同,从而或者会使鲢鳙对我国水环境的保护作用得不到应有的应用,或者可能使一些错误的水环境管理政策被推出。因此尽早形成对这个问题的明确解答或形成共识,对我国的水环境保护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4、晚上观察鱼虾是否有爬边、跳塘等现象

5

一、养鱼池塘的溶氧的来源

斑点叉尾鮰是美国最主要的养殖鱼类,年产量约在280万kg,年销售收入逾3.5亿美元。由于传统单养池塘中经常出现微囊藻水华等蓝藻,不但恶化水质,还会使养殖的斑点叉尾鮰出现异味,为了改变这种状况,Mueller等人开展了该池塘控藻研究[14]。

2、借捕鱼利用网具或定期搅动底泥

例如,唐汇娟、谢平[10]在武汉东湖水果湖湾开展了一个围隔试验,围隔骨架采用钢管结构,用不透水的聚乙稀塑料布缝合成袋状,即底部被封死固定于钢管上,使围隔内外基本没有水交换。围隔为2.5 m×2.5 m的正方形,围隔中水深一般为2 m。用抽水泵向围隔中注入附近的湖水,随后将在附近收集到的东湖底泥加入到围隔中,使各个围隔中底泥厚度达到5 cm。待底泥沉积1夜后,在围隔中放入鲢。试验用鱼为1龄鱼,平均体长为(19.1±3.3)cm,均来自东湖附近的小池塘,放入围隔之前在湖边驯养。试验共设4个不同的鱼密度:0、116、176和316 g/m2,即低密度(LF)、中密度(MF)、高密度(HF),以及1个空白对照:不放鱼(NF),每个处理设有2个重复。虽然论文作者没有给出试验的具体时间,但根据其中提供的部分信息可以推断,该试验是在2006年5~6月间进行,实验持续了2个月。试验结果为,氮磷浓度方面,围隔氨氮低于湖水,各围隔氨氮无显著差异;正磷酸盐浓度,无鱼围隔显著高于有鱼围隔和湖水,但三个有鱼围隔,以中密度组(MF)的磷浓度最高,且显著高于高密度组围隔。透明度方面,则围隔高于湖水,无鱼围隔高于有鱼围隔,有鱼围隔,透明度又随密度而递增。虽然有鱼围隔中,浮游植物生物量与鱼的密度呈反比,即随鱼密度增加而减少,但有鱼围隔生物量又大于无鱼围隔,表明,以鲢控藻的实验并没有成功。在分析造成该实验结果与以往围隔能够控藻的实验的差别时,唐和谢认为,主要基于2个方面的因素,一是该实验与以往实验的季节不同,其他围隔实验多在夏季蓝藻爆发季节,使得无鱼围隔更易爆发蓝藻;二是可能无鱼围隔中存在较多的大型溞一定程度上抑制了蓝藻的发生。

四、预测缺氧的方法

0.1±0

以养草、鲤鱼为主的池塘,水色较鲢、鳙鱼池塘水色淡些,每7天~10天左右应灌新水一次,每次宜提高水位15厘米~20厘米。

鲢/3000

一些养鱼密度大,又不能经常或不能换水的池塘,在PH值不高和非蓝藻暴发期应定期施生石灰调节水质,减少硫化氢等有毒气体的毒害。每次每亩池塘可用生石灰10-15公斤,加水后全池泼洒,尽量每隔20天左右进行一次。

处理系统

6、套养水生动物

(未完待续)

4、使用药物改良

(1.2-3.9)

暴雨前后水体缺氧的原理以及应对措施

5、移植水生植物改良

我们对任何科学问题的认识,都基于两方面的知识:一是基于现有科学理论所能作出的判断;二是得到了对相关科学问题的观察或研究结果的支持。之所以还有相当一部分人并不认同“鲢鳙控藻”的结论,就是因为,要么他们通过自己的观察研究发现了鲢鳙没有控制住藻类,或者发现了鲢鳙不能有效地摄食消化蓝藻的现象;要么看过这些研究的人认同了研究者得出了这些结论。因此解答鲢鳙能否控藻的问题,必须要找出导致鲢鳙控藻试验结果差异的原因。

此外,梅雨季节光照强度弱,水生植物光合作用差,也容易引起水体缺氧。同时,就天气来说,如夏季傍晚下雷阵雨,天气转阴,或遇连绵阴雨气压低、风力弱、大雾等,或久晴未雨,鱼类吃食旺盛,水质浓,一旦天气变化,均可引起缺氧,尤其是夏季有时天气变化比较剧烈,极易造成水体溶氧发生较大的变化。

1080

(文章来源:《渔业致富指南》,内容经”水花鱼”公众号修改有增减并配图)

NO2-N (mg/L)

套养青鱼可以抑制水体中的螺蛳等生物对水体各营养物质和氧气的消耗。

其次,我们还要区分“鲢鳙在任何情况都不能控制藻类”和“鲢鳙由于数量不足,而没能控制住藻类”之间的区别。即我们观察到的放养鲢鳙后藻类数量仍在增加的现象,究竟是因为鲢鳙牧食使藻类数量的下降还不足以抵消藻类因营养物过多造成的增长呢,还是因为鲢鳙不能摄食、消化藻类而根本就不能控制藻类?因为假如是前者引起的,那么只要增加鲢鳙至一定的数量,藻类还是可以被控制住的。这两种情况之间显然是不等同的。

同时,水体中的溶氧水平在昼夜间变化较大,夜间水体上层水温随着气温的下降而逐渐下降,密度增大,从而产生密度流,中下层水体溶氧慢慢补充,而上层溶氧则逐渐下降,到凌晨会降到最低水平。

6.0 ±1.1

鱼浮头不都是缺氧惹的祸!

12

如果水色浓绿、暗绿且暗淡无光泽、或水中藻类少且老化,说明水体处于缺氧与亚缺氧状态。

(0.9-16.8)

二是水体有些物质的化学反应而消耗。

25.6 ± 6.4

如果水面上的泡沫较多,且停氧机后泡沫久久不能消散,则说明水体处于缺氧与亚缺氧状态。

0.7 ± 0.3

光合细菌具有净化水质,增加水体溶氧量的优点,还可以作为滤食性鱼类的饵料,每20天全池泼洒1次。

溶氧

3、观察水中悬浮物的多少

鲢/3000

1、定期加注新水

C

对养鱼池塘条件及水质选择的思考

看了这些研究,你是否也对“鲢鳙不能控藻”的结论深信不疑了呢?

养殖中途轮捕鱼儿上市,用拖(刮)网打鱼时可以顺带搅转池底,在搅动底泥时可促进底质有害物质不断分解,间接控制水质变化,也可专门利用网具或其它器具来搅动池塘,每次搅动面积不少于水体面积的1/3即可,且以晴天中午搅动效果最好,但闷热、气压低的天气时勿搅动。

pH

套养草、鳊、鲂鱼可以保证水体溶氧充足,净化养殖环境。

14.2 ± 1.1

水体溶氧与季节与气候也密切相关,特别是夏秋季节,水温较高,投饵量增大,由于鱼类的排泄物与残饵的积累,导致池塘下层水体溶氧很低,水和底泥中的微生物、浮游生物等因缺氧新陈代谢受到抑制,导致底层溶氧处于非常低的水平。

8/30~9/1

6、有没有气泡溢出

18.5 ±1.2

套养鲤鱼、鲫鱼可充分利用水体中残余的有机物,大大减少水体底部有机物的腐化分解,减少污染发生的机率。

SD透明度(cm)

在鱼类发生浮头时,亦可选用增氧剂等相关药物予以增氧。

第三,我们还要搞清楚鲢鳙控藻也是有条件的。即应用鲢鳙控藻,通常都是在点源污染得到了较好控制的前提下,或者湖泊主要是受难以控制的非点源污染影响下,才能利用鲢鳙等生物控藻的手段。如果在点源污染没有得到有效控制的水体,或者污染强度非常大的水体,那么仅利用鲢鳙来控藻也不容易成功,但这并非是因为鲢鳙不能控藻,而只是因为在污染没有得到控制的水体中,藻类因过量的营养物作用使得其繁殖速度很快,单纯利用鲢鳙控藻的速度已赶不上其增长的速度了。在这样的水体中,把污染负荷降下来是能否控藻的前提。这与前面的情况也有一些类似,都是上行作用大于了下行控制了。只不过,前一种情况主要是鲢鳙数量不够造成,而后一种情况,再增加鲢鳙也是没用的,降低污染负荷才是关键。

看水色:水色浓,透明度小,如遇天气变化,易造成浮游生物大量死亡,水中耗氧大增,可引发缺氧。

试验期间,用蚌和鲢处理的池塘水质监测结果分别列于表2。从各项水质指标来看,在以鲢或蚌作为滤食生物进行控藻时各项水质参数之间差别不明显。

1、池塘水体变化影响

0.9 ± 0.2

如发现pH突降或逐渐下降,则说明水底缺氧。

5.5 ±1.2

看天气:根据天气预报和当天天气情况预测,如天气骤变时或连绵阴雨时,就要注意缺氧问题的发生。

鲢和鳙是我国最常见、也是世界上养殖产量最大的两种淡水经济鱼类[1]。鲢、鳙、青鱼和草鱼被并称为“四大家鱼”,在我国的淡水渔业发展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鲢和鳙,不但曾是我国池塘的主养鱼类,也被广泛用于全国各地湖泊、水库的增殖放流,成为这些湖库中最主要的鱼类放养品种,其产量在我国湖库的平均渔产量中占到40%左右,甚至在一些湖泊、水库中,其产量更是占到70%以上。因此鲢鳙毫无疑问是我国湖库中最具影响的优势类群,也是我国湖库食物网结构区别于国外湖库的最显著特征。

二、养鱼池塘的溶氧的消耗

(0.16- 1.4)

2、季节气候变化影响

蚌/3300

看浮头:鱼类时常因水质过肥、天气闷热而缺氧浮头,极易造成死鱼现象。鱼类浮头有轻重之分,一般早晨开始浮头是轻浮头,半夜开始浮头为重浮头。在池中浮头则较轻,周边浮头则为重;稍受惊动鱼就下沉者轻,受惊后鱼无反应者重。

案例一:美国斑点叉尾鮰养殖池塘中的控藻研究

套养鳜鱼、乌鳢、鲈鱼等可以有效控制水体中野杂鱼虾的生长繁殖,减少与主养鱼争食争氧的竞争压力。

一是物理作用向空中逸散消耗。

日期

影响水质好坏的三大件—水温、酸碱度和溶解氧

(0.33-1.6)

5、检查pH

( 10-25)

以养鲢、鳙鱼为主的池塘,水色应保持草绿色或茶褐色,透明度为20厘米~30厘米。

当很多人还在怀疑鲢鳙能否控藻的时候,“非经典生物操纵”的提出[5],无疑使人们对鲢鳙控藻有了明确的认识。然而非经典生物操纵的理论本身并非完善到足以让所有人都相信鲢鳙控藻的结论,特别是在非经典生物操纵提出后,仍不断有新的实验证据证明,鲢鳙不能控藻或不能消化蓝藻。因此在此背景下,虽然选择鲢鳙控藻“只能使普通的渔民受惠”,而不能给“水处理企业或设备制造商或收藻船制造者等带来利润”,而使“决策者毫无兴趣”[6]的情况也确实存在,但至少在学术界,人们不愿意相信“鲢鳙控藻”或仍对此提出质疑,则更多是基于对这个问题的看法不同所致。因此不管非经典生物操纵在我国国内有多么深入人心,但要使“鲢鳙控藻”的结论为所有人所接受,则至少还要对那些鲢鳙没能控藻的实验研究给出非常合理或真正令人信服的解释,当然最好还要能对鲢鳙控藻提出更确凿的科学证据。为了帮助人们解答“鲢鳙究竟能否控藻”的疑惑,笔者在此提出并尝试回答以下几个问题:为什么不同的研究者得到的结果会如此迥异甚至完全对立?对现有如此众多的鲢鳙控藻研究进行分析总结的话,是否已到了可以达成共识的时候?如果现有的证据还不足以形成共识,那么今后应开展怎样的研究才能有助于问题的真正解决?

调控水生动物是水体中的“消费者”,适当移殖可促进水体生态系统平衡,达到调节水质的作用。

鲢/3000

由于光照强度的影响,一般白天池塘的上层水体光照强度较大,浮游植物光合作用就强,溶氧就高;而下层因光照强度减弱,而且由于热阻力,上下层水体不易对流,溶氧就越低。尤其是高温季节上下层水温温差极大,底层水体溶氧微乎其微。

A

养鱼池塘的溶氧一般来源于三个方面:

1.1池塘和池塘围隔中的控藻试验

通过“三看”区分鱼池药害和泛塘!缺氧是养鱼的死敌,鱼病更是养鱼的天敌。缺氧和鱼病是养鱼的万恶之源!

7.5± 0.2

3、放养及投入品影响

(1.1-17.5)

另请参阅:

1080

说透水体中溶解氧对水产养殖的重要性

(0-0.2)

套养鲢鱼可以充分利用水体中的浮游生物等天然饵料资源,控制水体肥度。

非离子氨(mg/L)

更多信息请登录点击网站,了解更多哦~~~

(18.1-29.8)

六、判断养殖水体是否处于缺氧与亚缺氧状态的方法

N

池塘生态溶氧消耗也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0-0.2)

五、调控鱼池溶氧的措施

表1斑点叉尾鮰养殖试验控藻区滤食生物的放养处理设计

蓝藻过多,可用硫酸铜抑制,每立方米水体用药0.7亳升,或用现行有效的抑制蓝藻的药物。

水温

鱼类耗氧与鱼的种类、年龄、体重、性别及活动水平有关,同时也与水体的温度、溶氧、二氧化碳、pH值等因素有关。

1080

看季节:夏季投喂强度大,水温高,发生缺氧的机率较大。或是梅雨季节或季节交替温差变化大的时候应密切关注溶氧。

而更近一次显示“鲢不能控藻”的围隔试验是由暨南大学在广东省从化市流溪河水库进行[11]。该水库位于热带与亚热带分界线附近,其气候和水文条件可能与长江流域水库有一定的差异。流溪河水库是一座典型的峡谷型水库,最大水深达73m,平均水深为21.3m。水库的面积为15.25km2,库容3.25×108m3,为一贫中营养型水库。控藻实验在24个围隔中进行,每个围隔的体积为长×宽×深=4(m)×4(m)×6(m)。围隔底部封闭,上口敞开。围隔全部固定在由铁桶和铁架所构成的浮床上,围隔离岸约50m,为防止围隔内鱼类逃逸和水库内鱼类进入,围隔顶部上方均高出水面约1250px,围隔内实际水体积约为85m3。该实验设置对照组、添加不同营养盐浓度梯度组与添加不同营养盐浓度梯度+鱼等共七个处理组,每个处理组设三个平行。实验添加的营养盐为NH4NO3和KH2PO4。三个浓度梯度的N和P分别为:低浓度组0.3和0.03mg/L;中浓度组0.6和0.06mg/L;高浓度组0.9和0.09mg/L。营养盐添加时先用围隔内的水使其充分溶解,然后将其均匀地泼洒入围隔内、并充分搅拌围隔内的水使其均匀分布于围隔内的水体中。实验用鲢的规格为1龄鱼种,其平均体长约为412.5px/尾,体重约为80g/尾。围隔中鲢的放养密度为4g/m3。实验于2008年4月24日正式开始,至6月7日结束。实验结果显示,有鱼围隔透明度小于无鱼围隔,TN低于无鱼围隔,TP则高于无鱼围隔;有鱼围隔的叶绿素a浓度也高于无鱼围隔,且鲢使围隔内的蓝藻、绿藻、硅藻和隐藻生物量升高,鲢还使围隔内藻类小型化,使10μm的藻类生物量明显升高。总之该实验的结果似乎也说明了,放养鲢使围隔藻类不降反升,用鲢控藻被证明是不可行的。

一般每半月尽可能加注新水一次,每次加水15厘米~20厘米。在池水恶化比较严重时,宜采用换水措施,保持良好的水质条件。

(1.1-3.8)

正确分析鱼类缺氧浮头的先兆与及时应采取的防控措施

D

看摄食:检查鱼类食场时,发现饲料在规定时间内没吃完,而又没有发病,说明鱼池溶氧水平较低。

1080

三是水生生物呼吸、有机物分解、底质等生物作用所消耗。

22.9 ± 2.7

三、影响鱼池溶氧变化的因素

31

鱼池缺氧又遇停电的应对措施

该研究清楚地表明了,鲢为滤食生物都能导致微囊藻的迅速降低并最终消失,而系统中没有鲢后都会出现微囊藻,说明鲢可以控制池塘中的微囊藻。同样是滤食,蚌由于摄食的颗粒粒径小,因此不但不能控制蓝藻,反而会促进蓝藻类的增长。

此外,鱼池如注入有毒污水或由于施肥不当,一次施放过多的未经发酵的有机肥料,在鱼池中分解消耗大量的氧并放出有毒气体,恶化水质,也会引起缺氧,严重的甚至造成“泛池”死鱼。

5

夏季时鱼塘应尽量保持最高水位。

设想一下鲢鳙控藻的具体应用场景吧。在利用鲢鳙控藻时,通常就是将鲢鳙鱼种按照一定的数量和比例投放到湖泊中以发挥其对藻类的控制作用。此时,鲢鳙是湖泊生态系统中影响藻类的一个主要因素,但绝非唯一因素。即水体中的藻类除了受鲢鳙的直接影响外,仍同时受到了上行作用、竞争作用和其他下行作用的共同或综合影响。此外,鲢鳙对藻类的直接作用,还存在着一个时空过程问题。即鲢鳙与水体中的藻类并非总是同处一个空间,由于鱼类的集群行为,导致某个时刻的鲢鳙主要集中在湖泊的某一局部,因此不同湖区,鲢鳙对藻类和浮游动物的牧食压力是不同的,水体越大,这种空间异质性就越大,鲢鳙对藻类影响的这种空间过程或格局也就越清晰。例如在浙江千岛湖,为了能捕到水库中的鲢鳙,捕捞队常常需要依赖经验丰富的渔民去寻找鱼群的位置。鱼群位置的变迁,是鲢鳙对不同区域藻类开展牧食的直观反映。

早晚观察水面有没有气泡溢出,如果有说明水底缺氧。

2

水生植物作为水体初级生产力,可以控制水质不肥和鱼塘藻类的生长,起到很好的净水作用。养殖者可根据鱼塘实际情况,因地制宜,科学规划,在水体中合理引进移植轮叶黑藻、鱼腥草、水葫芦、浮萍等水生植物,调节水体水质改善溶氧水平,”鱼菜共生”是最好的改良方法。

1080

鱼类缺氧的三种形式—无氧性缺氧、生物缺氧、组织(器官)缺氧

表2试验期间养蚌和鲢的主要水质指标

鱼缺氧浮头的防止办法和防止措施(第384期)

试验在2000年8月30至9月30日进行,选用了四套池塘养殖系统,每套系统的结构完全相同,均由四个组成部分:水车式增氧机、藻类区、控藻区和养殖区。其中斑点叉尾鮰主要放养在养殖区,四套系统中斑点叉尾鮰的养殖密度完全相同,均为15500kg/hm2。池塘废水经水车式增氧机驱动流入藻类区净化。藻类区面积最大,占整个养殖系统的95%,藻类区藻类吸收养殖废水中的氮磷得到增殖,经水流驱动,流入控藻区。控藻区放养滤食生物滤食藻类,四套养殖系统的主要区别就在于控藻区放养的滤食生物种类不同。为了了解不同控藻生物的控藻效果,该研究选择了在鲢和蚌之间的不同轮换放养,如养殖系统A中,在8月30日至9月1日期间控藻区放鲢,鲢的起始密度为3000 kg/hm2,然后从9月2日至30日放蚌,其初始密度为3300 kg/hm2。各养殖系统中滤食生物的具体设置如表1所示。

如果有,也说明水体处于缺氧与亚缺氧状态。

7.4 ±0.3

判断养殖水体是否处于缺氧与亚缺氧状态的六个方法

前面给大家介绍了一些鲢鳙不能控藻的研究案例,有关这些鲢鳙不成功控藻的研究案例,实际上,这些研究,也可以说几乎是国内能找到的关于鲢鳙不能控藻的全部案例了,相反,鲢鳙成功控藻的案例却可以举出很多。然而令人奇怪的是,认同鲢鳙不能控藻的人,却仍不在少数。鉴于此,我们希望通过这些鲢鳙控藻研究的正反案例的比较,让更多的人找到对这一问题的正确认识。

水体是一个复杂的系统,有放养的各种养殖品种,还有投喂的饵料、肥料、渔药等,加上大量的浮游生物、底栖生物、好气性细菌等呼吸以及它们排泄的粪便和其他有机物分解过程中都需要消耗大量的氧,而池水中的溶氧又会因为生物和理化等各种因子影响而有所不同。

12

鱼池中浮游动物如果过多,可用敌百虫杀灭。

本文转载于科学网刘其根博客,以飨读者深思其意。

在高密度养殖情况下,鱼塘中残饵、污物较多,厌氧发酵产生氨氮、硫化氢等有害物质,使水体恶化,尤其是夏天高温季节,水质变化更快,因此,定期注水是调节水质最常用的也是最经济适用的方法之一。

参数

鱼类缺氧的诱因及原因和浮头危险程度的判别

( 12-24)

2、观察水面上泡沫的多少

(18.2-29.9)

起因不同,防治方法也各异!“缺氧”浮头和“硫化氢中毒”浮头(第379期)

对鲢鳙不能控藻的证明,还来自一些间接证据。王银平等[13]利用原位实验调查了鲢鳙粪便中的藻类是否具有光合活性。其研究方法是:在中科院南京地湖所太湖试验站设置规格为1 m×1 m×1.5 m(长×宽×高)的敞口式聚乙烯不透水围隔9个(鲢组、鳙组和对照组各3个),加入经200μm筛网预滤的湖水和鲢鳙。所用鲢规格为体重84.8±2.3g,体长17.7±1.2 cm,鳙规格为体重76.6±1.7g,体长17.2±1.5 cm。实验前对这些鱼类进行了7~10 d的微囊藻驯养。实验开始时,将饥饿72 h的健壮鲢、鳙分别放入微囊藻水华严重的围隔中,每组10条,对照组不放鱼。待排泄稳定,分别收集围隔内漂浮的条状排泄物,用去离子水缓缓冲洗排泄物表面附着物后转入盛有经0.2μm滤膜预滤湖水的锥形瓶中超声振荡,打匀,随后等量移取至透析袋中(截流分子量14KD,半周长150 mm),然后将透析袋分别悬挂在对应围隔中进行原位渗透培养。对照组透析袋中加入未被摄食的经超声震荡的微囊藻悬浮液。实验期间,每天定时摇动透析袋4次,每2 d取样测定藻类叶绿素荧光参数、叶绿素*a*和胞外多糖浓度、藻细胞密度,培养周期13 d。于实验第1、7和13天取样进行藻种鉴定,并利用德国Walz公司生产的双通道PAM-100荧光仪,对藻类进行叶绿素荧光参数测定。研究结果发现,微囊藻经鲢、鳙滤食后,虽然其在排出鲢鳙消化道后的第一天,其叶绿素荧光参数PSⅡ最大光能转化效率( Fv/Fm)、PSⅡ潜在光合活性( Fv/Fo)、PSⅡ实际光能转化效率( Yield)和光合电子传递速率( ETR)均显著低于对照组( P<0.05),而光化学猝灭( qP)和非光化学猝灭( NPQ)显著高于对照组( P<0.05),但随着培养的推进,其光合活性的参数迅速升高,至实验结束时,鲢、鳙组的Fv /Fm、Fv /Fo、Yield和qP均显著高于对照组,其非光化学猝灭( NPQ)又显著低于对照组( P<0.01)。原位培养期间,鲢、鳙组藻细胞密度和叶绿素a浓度呈增长趋势,且鲢组明显高于鳙组;鳙组藻类游离胞外多糖含量增长幅度高于鲢组。至实验结束时,鲢、鳙组浮游藻类总生物量分别为对照组7.78、6.55倍,因此他们认为鲢、鳙单次滤食未对微囊藻造成生理上的致命损伤,而藻类由于超补偿生长,其光合及生长活性在短期恢复并显著增强,有潜在加速水体富营养化的可能,利用鲢鳙控藻的技术值得商榷。

一是浮游植物的光合作用。

3

三是人工机械冲水或施药增氧。

蚌/3300

如果水中悬浮物较多,也说明水体处于缺氧与亚缺氧状态。

除了这些实验研究外,Wang et
al.[12]还通过对我国长江中下游的35个浅水湖泊和10个池塘的大规模调查,探讨了鲢鳙与藻类的关系。他们调查后发现,叶绿素*a*含量在鲢鳙产量超过100kg/公顷的湖泊显著高于低于100kg/公顷的湖泊,但总磷与叶绿素*a*或总磷与透明度的关系,在这两类湖泊中并没有显著差异,据此他们得出结论:鲢鳙不能降低叶绿素*a*或者增加水体透明度,故不宜作为旨在改善水质的生物操纵之用。

影响水体中溶解氧含量的条件和四种情况下的变化

9/2~22

9/23~30

B

然而,用蚌或鲢做控藻生物时,各养殖系统中的藻类组成差别显著。例如,在试验第一阶段,以蚌为滤食生物的B、C两个系统,其藻类组成均以微囊藻为单一优势种,其藻类密度(abundance,单位:个细胞/毫升水体)占61.6%,其生物体积(biovolume,个体平均体积×生物密度)占比达99.9%。所形成的微囊藻群体的平均颗粒大小达78.5±25.1
μm(以最大轴直径测量,GALD)。而以鲢为滤食生物的A和D系统中,藻类组成仅有绿藻而没有蓝藻,其优势种为栅藻、纤维藻和一种未定名圆盘状藻类。三种优势藻类的大小分别为10.0±2.4,
3.0±0.5, and 4.0±2.0 μm
GALD。至试验阶段2,在将养殖系统A和D中的鲢替换成蚌后,很快微囊藻便发展成为优势种,微囊藻的生物体积以平均6.4±11.8%/d的速度增加,尽管微囊藻的生物密度在此阶段增加了,但其增长的斜率与阶段1差异不大。在这两个系统中由于滤食生物由鲢变为蚌以后,微囊藻群体的大小也从47.9±7.2μm增加到了77.9±15.9μm
GALD。由鲢改为蚌后,栅藻的大小也增加了,与阶段1相比,增加的回归曲线斜率也没有呈现显著差异。而在此阶段,将B和C系统中的蚌滤食改为鲢滤食后,原先的微囊藻数量出现了显著的减少,其生物体积以平均3.9±6.3%/d的速度减少。虽然微囊藻数量减少,但其变化的斜率与阶段1也没有显著差异。微囊藻群体的平均颗粒大小在阶段1和2之间差异显著,阶段1平均为44.5±18.9μm,阶段2平均为33.2±4.1
μm
GALD。栅藻的平均大小也减小了,但减小的斜率差异不显著。在滤食生物从蚌变为鲢后两周,小于6μm的小型藻类开始出现,POC也有一定程度的减少。至阶段3,在将D系统的蚌再改为鲢后,其微囊藻生物密度也随之降低了,其生物体积比也显著降低(P=0.003),乃至彻底消失。而在A系统中,由于仍保留了蚌,因此其微囊藻仍是优势种,其颗粒大小也比D系统中的大。而在系统C中,当将滤食生物由鲢再变回蚌后,微囊藻生物密度增加,其生物体积更是出现了显著的增加,而在系统B中,由于鲢仍是滤食者,微囊藻彻底消失。

蚌/3300

鲢/3000

1080

然而,人们对鲢鳙的兴趣并不只局限于其渔业利用价值。由于鲢鳙主要以浮游生物为食,因而利用鲢鳙来控制富营养化湖泊中的蓝藻水华的想法及研究也早已引起了国内外的广泛兴趣[2-4]。这一技术现在都以“非经典生物操纵”而广为人们所熟知[5],然而人们对鲢鳙能否控藻的认识始终存有争议,至今未能达成共识。实际上,关于鲢鳙食性及其生态学效应的国内外研究,不可谓不少,但令人遗憾的是,这些研究结果之间常相互矛盾,不但使开展这些研究的学者们对此问题的认识不能达成统一,也会使看过这些研究的人对此感到疑惑和莫衷一是。即使在国内此领域最权威的学术机构内部,不同科学家之间的意见也常现分歧[6- 7]。正所谓“智者见智,仁者见仁”。

22.9±2.8

编者(中国西南渔业网)按:有人怀疑鲢鳙鱼滤食水生浮游生物的特性,非要搞出”逆反”的结论来博”出位”,似乎正适合当今常人对有一些人士的”砖加”的戏称,让人们不禁又心中纳闷:干点正事,行不?!

X ± SD

蚌/3300

阶段

虽然在开展鲢鳙控藻试验时由于实验设计和条件的不同会出现控藻成功或不成功的不同结果,然而对于“鲢鳙能否控藻”的认识,笔者认为不应存在“能与不能”的两种结论。而对该问题的认识之所以会出现分歧,一方面固然与该问题本身的复杂性有关,但另一方面还由于科学研究,大多如“瞎子摸象”,囿于研究者的知识基础及其实验设计的合理性、精力、研究经费和实验条件等,使得每个实验都似“一个瞎子的摸象”,不同实验的结果不同是可以想见或可以被认可的。但落实到对“鲢鳙能否控藻”的回答时,就不应是“见仁见智”了,因为真理只有一个,不因研究结果的不同而改变。那么,面对鲢鳙控藻试验的矛盾结果,你究竟相信哪一个呢?

此后,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的阮景荣研究员及其同事于1994年前后也在实验室水族箱条件下开展了鲢鳙控藻的实验研究[9]。他们选用了12个60L的水族箱,分3个实验组和1个对照组,每组设3个重复,水族箱添加以活性炭过滤过的自来水配置的一种被称为WC的藻类培养基,水深为31 cm,并接种罗非鱼实验留下的混合藻类培养液,接种的初始密度为0.15×105个细胞/L,接种的藻类有颤藻、镰型纤维藻、菱形藻、栅藻、小球藻和衣藻等,其中颤藻占80%以上。藻类接种后第三周,引入大型溞,密度为每个水族箱22个成体。在接种大型溞后第四周再放养规格分别为2.5~87.5px的鲢鳙鱼种,放养密度平均为15g/m3。其中两组为鲢和鳙单养,两组鲢和鳙混养,实验共持续27周,其中鲢鳙放养后实验持续了21周。为了能使接种藻类生长,每个水族箱都配备了5000~6000lx的光照,光照时间为12小时/天。水族箱水温控制在25℃左右,水样每周采集一次,用于水生生物和水化学测定,每周于采样后给各水族箱补充等量的营养物和自来水,其营养物补充量系按照WC培养基用量的1~5 %逐渐增加,实验期间的平均磷负荷为0.0061g P/(m3·d)。实验结果表明,鲢鳙引入微型实验生态系统后,大型溞密度降低,而浮游植物密度增高,其消长幅度以单养鳙组为最高,同时,浮游植物的组成亦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蓝藻和硅藻所占的比重显著下降,而绿藻的相对密度有大幅度的增长。鲢、鳙放养期间,各实验组的总初级生产力,以及II、IV组浮游植物初级生产力都显著地高于对照组(p0.001),表明鲢鳙并不能控制藻类生物量的增长。

1080

我们不妨先来看看那些鲢鳙控藻失败的案例吧。

(6.6-9.1)

31

早在1982年5-7月,大连水产学院史为良教授及其同事就在水泥池条件下开展了鲢鳙能否控藻的控制实验[8]。他们利用水库库岸边的8个容积为3立方(面积约2m2,深1.5m)的水泥池分A、B两组同时进行。A组池底加入半寸左右厚的水库底泥,B组不加。试验池内注入库水,分别以每立方0,6,18,36尾的密度放养平均全长254.99999999999997px的鲢鳙鱼种(鲢鳙之比为2:1)。同时在水库库区同一网箱养殖区域选定10个相邻网箱,分别以每箱(规格7×4×1.8) 0,0.6,1.0,1.5万尾的密度放养全长250px左右的鲢鳙鱼种,分C、D两组进行试验对照。他们每5天测定一次水化学、水生生物的变化。每次采样时间为下午3:00~3:30。网箱试验期不洗箱,水流交换很弱,微量测流仪已测试不出流速。网箱试验前后各进行一次水化学和水生生物学测定。试验周期均为20天。他们的研究结果表明,放养鲢鳙使水体初级产量、浮游植物生物量和P/B系数大幅度上升。其中,密养池变化幅度大于稀养池,A组强于B组。同样,鱼种密度较高的网箱内,浮游植物生物量、生产量和P/B系数等均未因鲢鳙摄食而相应减少,附着藻类却明显比未养鱼的空箱多,且箱内浮游植物生物量、生产量和P/B系数也稍高于箱外。此外,随着放养密度达到一定量后,水体中的浮游植物也明显出现了小型化,优势种也发生了明显的变化。以A组为例,未养鱼的A1号池,每毫克浮游植物的细胞数在140万个,而每立方放养36尾的A2号池,每毫克浮游植物的数量则达到2650万个。随着放养密度的增加,浮游动物生物量下降,且也出现小型化。而鱼类生长随密度增加而变差。实验结果表明,鲢鳙不能控制水体中的藻类数量。

N

( 12.6-55.6)

1、 探秘鲢鳙控藻试验成败的原因

鲢/3000

1080

POC (mg C/L)

在探寻引起鲢鳙控藻试验成败的原因之前,我们有必要对鲢鳙控藻问题做一些必要的说明。首先我们必须指出,人们对鲢鳙控藻的理解上常存在着这样一个误区,即把鲢鳙控藻与鲢鳙对藻类的直接控制作用完全等同。区分“鲢鳙控藻”与“鲢鳙对藻类的直接控制作用”对于正确认识“鲢鳙能否控藻”的问题是非常关键或至关重要的,而两者之间的区别也是显而易见的,即鲢鳙控藻=鲢鳙对藻类的直接控制作用+鲢鳙对藻类的间接控制作用。忽略了鲢鳙对藻类的间接控制作用,会使结果出现很大的偏差。

37.7 ± 15.5

蚌/3300

在有了上述这些共同认识后,我们再来比较一下鲢鳙控藻试验为什么会有成与败两种不同的结果的。

1

1.9 ± 0.4

蚌/3300

(17.1-3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