截至3月3日,湖北省沙溪乡动物卫生监督分所历时两天对小沙溪、黄泥坝集镇的13名动物经纪人、8家兽药饲料店进行了畜产品安全监管大检查。共签订《动物经纪人承诺书》、《动物经纪人责任…
截至3月3日,湖北省沙溪乡动物卫生监督分所历时两天对小沙溪、黄泥坝集镇的13名动物经纪人、8家兽药饲料店进行了畜产品安全监管大检查。共签订《动物经纪人承诺书》、《动物经纪人责任状》各13份、《兽药守法经营责任状》9份、《饲料及饲料添加剂守法经营责任状》10份;填发整改通知书9份;没收过期变质饲料添加剂36袋、兽用注射针剂7盒;没有发现不合格畜产品上市销售。

3月6日,在全国政协农业界39组讨论会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农业大学校长柯炳生拿起话筒:“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要引导农民适应市场需求调整种养结构,适当调减玉米种…

元旦刚过,在甘肃省庆阳市庆城县干部群众的微信圈、QQ群里都在转发这样一条微信段子——“支部建在产业链上、党员聚在产业链上、农民富在产…

此次活动,该所旨在忠实履行畜产品质量安全监管的主体责任,增强动物经纪人主动申报检疫的法律意识,兽药饲料经营者不销售过期假劣产品、违禁药物及其它化学物质的自觉性,实现全方位无缝隙监管,全力构筑百姓舌尖上的安全防线。

3月6日,在全国政协农业界39组讨论会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农业大学校长柯炳生拿起话筒:“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的要引导农民适应市场需求调整种养结构,适当调减玉米种植面积。按照‘市场定价、价补分离’原则,积极稳妥推进玉米收储制度改革。要把这个原则落实好,需要有符合我国国情的科学可行的具体政策方案。”

元旦刚过,在甘肃省庆阳市庆城县干部群众的微信圈、QQ群里都在转发这样一条微信段子——“支部建在产业链上、党员聚在产业链上、农民富在产业链上,合作社搭
‘脱贫台’村民唱‘致富戏’”。这就是庆城县蔡家庙乡徐新庄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探索的“支部
”发展模式。2015年在合作社的带动下,该村111户
477人将实现预脱贫,贫困户人均纯收入达3550元以上。

这一话题引起了全国政协委员、国家粮食局局长任正晓的注意,他说,“价补分离”指的是政府不直接入市收购农产品,而是制定目标价格,再将目标价格和市场价格之间的差价直接补贴给农民。我国自2014年起,已从东北地区的大豆、新疆地区的棉花开始,率先改革托市收购制度,并试点目标价格制度,政府不再直接入市收储,而将目标价格与市场价格之间的差价补贴给农民。“玉米去库存,要防止轮休和休耕过程中的非农化、非粮化倾向,大力推进规模经营,使农民从规模经营中获得利益。”

过去,徐新庄村以发展传统种植、养殖为主,立地条件差,村组道路崎岖不平,严重影响了群众的生产生活。在这种情景下,蔡家庙乡党委立足乡情实
际,创新工作思路,探索出了“支部
”发展模式,率先在新庄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成立党支部,以“支部 合作社
贫困户”的方式,把党支部政治上的优势、专
业合作社经济上的优势及贫困户自身发展的优势“三合一”,示范引领全村养殖产业规模发展,形成抓党建、促扶贫、谋发展的良好格局。在支部班子的配备上,坚
持“双向进入、交叉任职”的选配原则,选政治素质过硬、党建经验丰富的村党支部书记兼任合作社党支部书记,把理事会成员中既有政治素养又有技术专长的贫困
户党员吸收到班子中来,让基层组织成为推进精准扶贫的“领头羊”,把党员干部转变为“懂技术、会经营、善管理”的多面手,帮助广大贫困群众消除等、靠、要
的思想,转变为想要改变贫困落后的面貌,示范带动村民做大做强养殖产业,让“支部
合作社”成为实现精准脱贫的“中枢区”。从而使全村养殖产业得到快速发
展,贫困群众得到实惠,实现合作社与农户的“双赢”。现如今,在合作社的示范引领带动下,全村群众种植紫花苜蓿、红豆草、沙打旺等优质牧草800亩,种植
玉米饲草1000亩,养殖优质小尾寒羊和绒山羊1200只,由于饲养环境生态绿色、肉质鲜美等特点,很受商家客户青睐。

柯炳生接着说,解决这个问题,首先要对现有的玉米过剩库存,有准确的统计和分析,不可盲目扩大。其次最重要的是要取消农产品的保护价格收储政策,国家不再出于托市的目的进行收购储藏,把现在所有的用于保护价格收储政策的财政支出额度,转变为农民的直接补贴。与此同时,一方面要处理好现在过剩问题,另一方面也不能损害未来的生产能力,从根本上提高农民收入和竞争力。

起初的合作社也受到很多人的质疑,大家不明白加入合作社有什么好处,以前一家一户小打小闹的养殖销售模式已经成为习惯。为此,合作社党支部积极
衔接县畜牧局技术人员定期为社员、贫困户培训养殖及动物防疫技术,使贫困户掌握了致富技能,提高了致富本领。还鼓励贫困户投工投劳,先后吸纳贫困户10人
在养殖场务工,增加了其经济收入。同时,支部党员深入贫困户家中动员他们入社发展,并提供了相应的信息咨询、技术指导、跟踪管理等服务,以及如何有效提高
农户应对市场风险的能力。一来二去的,大家觉得与其各自为战不如大家团结起来,抱团闯市场,向规模要效益,统一商标,统一定价,统一销售,形成“养殖基

客户”的联动机制。很快合作社发展成为由100多个成员和全村100户养羊群众共同致富。

话音刚落,身为企业家的全国政协委员、正大集团副董事长杨小平抢过话筒:“从企业的角度讲,玉米去库存问题需要国家进行组织方面的创新,要在中国共产党的坚强领导下,充分发挥统一战线的优势。现在不仅要讲国内的供需关系,更要讲国际的供需关系,通过统一战线把我们的玉米销到国际市场。充分发挥政府、学者、企业家的合力,注重发挥科技进步和政策力量,大力发展规模经济,扶持龙头企业,提高企业的国际竞争力。”

“没入合作社之前,遇上羊市低迷期,我养的80多只绒山羊压了8个月,光饲养成本就多投入了3万多块。如今有了合作社,我只管发挥特长把羊养好,销售等问题由合作社办理,再也不用像以前那样操心犯愁了,现金回笼也及时。”社员杨李刘说。

全国政协委员、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校长助理霍学喜插话说:“我们可以研究借鉴美国农业区域管理办法,改革我国农业区域化管理体制,依托自然资源禀赋和生态适宜区,分区域依据不同特点制定和整合有差异性、针对性的财政、信贷、保险、技术等农业政策包。”

徐新庄养殖专业合作社实现了规模化、集约化、标准化养殖生产,形成了引进、养殖、销售一条龙,减小了一家一户分散经营模式难以抵御自然和市场风险的弊端。并随时为社员提供培训机会和养殖、销售信息,真正让养殖合作社带领村民脱贫致富,促进全村经济快速发展。

无独有偶,在民盟界分组讨论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农林科学院院长李成贵也对此提出了建议。他提出,要通过立法或出台政策,对非配额管制的大麦、木薯、DDGS(玉米干酒糟及其可溶物)、高粱等大宗农产品进口也要加强管控。此外,政府要引导和倡导玉米主粮化,在优化和改善人民的膳食结构的同时,减少对环境的胁迫。

毛剑钊

(文章来源:农民日报)

(原标题:甘肃省庆阳市庆城县:合作社搭“脱贫台”村民唱“致富戏”)

责任编辑:莫志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