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伟家住巨野县万丰镇高庄村。现在,农村的年轻人大多数选择在外谋生,脱离农村生活。但是,高伟就愿意在家养猪,而且养猪还养出了自己的“道道”,比外出打工挣钱多得多。…

2月12日,游客陈某以网名为“jack光头”发布微博称,春节期间在哈尔滨市松北区“北岸野生渔村”(实际名称为哈尔滨市松北区北岸渔村饭店)吃饭时“被宰”,引发网民热议,被舆论称为“天…

3月4日,在湖北省枝江市安福寺镇蔡家嘴村,村民高卫东一边安排挖机继续挖鱼塘,一边照看着刚刚挖出来的阴沉木。日前,高卫东在自家地里挖鱼塘时,挖出大量阴沉木,目前已挖出20余棵…

高伟家住巨野县万丰镇高庄村。现在,农村的年轻人大多数选择在外谋生,脱离农村生活。但是,高伟就愿意在家养猪,而且养猪还养出了自己的道道,比外出打工挣钱多得多。

涉事餐厅注册名称是北岸渔村(下图),在经营过程中加了野生两个字(上图),与当初登记注册的证照不符。

3月4日,在湖北省枝江市安福寺镇蔡家嘴村,村民高卫东一边安排挖机继续挖鱼塘,一边照看着刚刚挖出来的阴沉木。日前,高卫东在自家地里挖鱼塘时,挖出大量阴沉木,目前已挖出20余棵,其中4棵保存较好,最大的一棵长约25米,直径约1.5米。据专家介绍,这批阴沉木的树皮已经炭化,但内部的树干依然十分坚硬,其埋在地下的时间约为2000年,不过树种种类和经济价值还有待进一步权威鉴定。由于阴沉木既不属矿藏,也不属文物,高卫东已将情况上报至安福寺镇政府,该镇目前正在研究商讨处置办法。阴沉木又称乌木,有“东方神木”和“植物木乃伊”之誉,其形成需要数千上万年,数量十分稀少,因树种的不同,市场价值又有不同,其中以楠木属的金丝楠木最为昂贵。此外,阴沉木具有科研和考古价值,对研究一个地区的地震历史也有一定的帮助。图为最大的一棵阴沉木长约25米,直径约1.5米。王康明

虽说萝卜白菜,各有所爱。可事实上,高伟养猪却是受到父母的影响。以前,高伟的父母就年年养猪,卖猪换回的钞票是家里的收入大项。

新京报讯
昨日,哈尔滨松北区天价鱼事件专项调查组称已完成对相关问题的调查,认定为一起严重侵害消费者权益的恶劣事件,做出吊销涉事饭店营业执照,对店主罚款50万元等处罚决定,同时启动对相关部门负责人及工作人员的问责程序。

目前已挖出20余棵阴沉木。 王康明 摄

原来养的少,技术要求也不严格,感觉很好喂,多养就能挣大钱。高伟说,自己并不打算跟父母那样小打小闹地养猪,一直想办个大型自动化养猪场,挣更多的钱。

2月12日,游客陈某以网名为jack光头发布微博称,春节期间在哈尔滨市松北区北岸野生渔村(实际名称为哈尔滨市松北区北岸渔村饭店)吃饭时被宰,引发网民热议,被舆论称为天价鱼事件。

村民挖鱼塘挖出大量阴沉木。 王康明 摄

2005年,高伟的养猪场正式建立起来。然而,真正锣鼓响了,高伟才发现养猪这台戏并不好唱。

随后,新京报持续独家报道了北岸野生渔村存在餐饮许可过期、工商登记无野生、警察执法过程抽烟、发票被指造假、游客被当地旅行社带往消费等问题。

村民照看着刚刚挖出来的阴沉木。 王康明 摄

规模化养猪并不像想像中的那么简单,对技术要求很严,弄不好就竹篮打水一场空。高伟说,一开始很难养殖,成活率低得很,一窝猪仔的成活率也就是百分之五十左右。

最新的官方调查处理结果中,涉事饭店消费的顾客赔偿、涉事饭店税务等问题仍未进一步作出公开说明。

挖出阴沉木的鱼塘。 王康明 摄

正当高伟对未来充满憧憬的时候,他的养猪场遭受了第一场暴风雪:一场高热病袭来,场里的猪死了百分之八十,几乎赔光了全部家底。

■ 回应

专家在现场查看阴沉木。 王康明 摄

坑里摔倒就坑里站起来,泥里滑倒就泥里爬起来。高伟没有气馁,处理完死猪,接着进猪仔。不过,挫折让他更加懂得了科学养猪的重要性。

调查组:初步调查报告有些失误

为了照顾刚出生的小猪,高伟买来了电热板、取暖灯,以保证冬季猪舍的温度。在母猪的产房里,高伟甚至安装了空调。通过不断地摸索,高伟的养猪场渐渐步入正轨。

昨日,调查组的负责人、哈尔滨市松北区副区长丁伟对假签、是否存在保护主义等热点问题进行回应。

随着养猪场规模的扩大,高伟的养猪场越来越趋于企业化,建立了完善的生产记录,从母猪产仔到育肥等不同阶段,生长情况和饲料喂养情况都详细记录在案。

录像显示消费者头部被打

规模大了,配种、生产的日期那么多,用脑子记根本记不住。记录的好处在于便于管理、便于选种、便于疫病的控制,对提高效益有好处。高伟说,为猪记成长日记是必须的。

问:鱼本身是否缺斤短两?陈先生说是十斤四两,饭店说是十四斤四两,哪个准确?

养猪的市场风险也很大。从2008年开始,猪肉价格就波动异常,忽高忽低,让养殖场无所适从。特别是2013年到2014年,猪肉价格持续下降,导致生猪养殖亏损扩大,很多养猪大户都赔得哇哇的,但高伟一直在坚持。

丁伟:经过调查取证、核实,认定鱼重是十四点四斤。

有人说:养猪就像在疙瘩路上坐毛驴车,要驾好驴,还得耐住颠。猪价经常就像没缰绳的驴,胡乱窜,颠得人受不了。对此,高伟深有同感。但是,他认为,风险要合理规避,坚持却是第一位的。否则,就可能贵了,人家赚钱;贱了,咱赔本。

问:确认单上的陈字签名是服务员按照消费者授意代签,还是后来偷偷签上的?

去年,毛猪价格大幅上扬,高伟的坚持和辛苦付出获得了丰厚的回报,狠赚了一把。出栏两千多头生猪,一头猪就是五六百块钱。高伟说。取得成绩不骄傲,生活富裕不自满。养猪改变了高伟的生活,也更加坚定了他发家致富的信心。他说,下一步准备再扩大养殖规模。(菏泽日报)

丁伟:字不是陈先生本人所签,应该是服务员签的,但是否为陈先生同意让服务员代签,暂时无法掌握。

问:双方发生肢体冲突,是谁先动的手?

丁伟:通过调取录像和现场核实,确认双方发生了互相推搡的过程。先动手的是一名姓邵的人,既不是消费者一方,也不是饭店一方,而是与陈先生等人同时在饭店吃饭的人。

问:陈先生称,在警察到达现场之后,饭店人员还打了他的头,是否可以确定?

丁伟:录像显示,饭店老板马某打了陈先生头部一下,有这么一个现场影像。

单方取证形成初步调查报告

问:警察在现场执行公务时是否有抽烟等不规范的情况?会问责吗?

丁伟:警察在调解过程中,没形成调解协议书,同时在出警过程中有语言不规范和抽烟的行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警察管理条例》内部条例,属于不规范执法,相应承担一部分责任。

问:调查组于15日就得出了没有违法的初步结论,调查结果有地方保护色彩,是工作不完善、能力不足吗?

丁伟:问题是这样,因为在2月9日,陈先生到哈尔滨市松北北岸野生渔村就餐之后与店家发生争执之后,13日发了一篇微博,14日是我们工作的第一天,在接到微博举报之后,我们抽调了一些专职人员来核实该问题,针对网友的热议,应该说,这项工作我们开展得比较及时,但是由于陈先生给我们留下的三种联络方式,两个手机、一个微信,都联系不上,在这种情况下进行了单方取证,形成了一个初步的调查报告,当时是为了积极回应社会媒体关注,就对外发布了。这个应该是工作中,我们存在一些失误。

问:对于调查组的失误会有相应的问责办法吗?

丁伟:有,针对一些工作人员在工作中存在的一些失误情况,松北区委、区政府已对负有相关责任的松北区市场管理局、松北区城管局和公安分局部分人员进行行政问责。而在一些环节上我们缺少一些监管的制度,需要提升管理人员的素质,加强政府监管,同时我们也欢迎社会各界的监督。据央视

焦点1

其他被宰游客咋办

仍在核查情况,结果出来后依法依规处理

此前,据央视报道,涉事饭店鳇鱼进货价190元/斤,供应商为哈尔滨市松北区宏源水产批发商店,且交易获得当地工商部门确认。昨日,新京报记者寻访哈尔滨市宏源水产批发商店未果,也未查询到宏源水产工商信息。

另有上海游客赵先生于2月17日向新京报记者反馈称,2月8日曾在涉事饭店消费19斤鳇鱼头,花费9526元,向当地12358热线投诉后,协商按每斤100元共退款1900元。更多的游客则表示至今未进入赔偿程序。

昨日,调查组确认,北岸野生渔村把人工养殖鳇鱼当野生鳇鱼售卖,欺诈消费者;通过调查饭店的进货渠道,了解到鱼的进货价大概是30元/斤,此前饭店出具的190元/斤的进货单是伪造的。《餐饮服务许可证》到期未按时申请延续,无证经营;店名与营业执照注册名称不符,具有欺诈行为。

上海等地游客反映的被宰情况仍在核查中,等结果出来之后将参照相关的法律法规进行处理。丁伟说。

焦点2

导游司机是掮客吗

调查组:有导游涉事;多名游客称司机也涉事

曾到涉事饭店消费的游客反馈,大部分通过当地旅行社导游司机、出租车司机和黑车司机介绍。哈尔滨市当地导游和一名从业16年的出租司机均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往涉事饭店带客可按照人头获取提成,最多达60%。

昨日,丁伟表示,通过调查和对饭店经营者的取证,发现该饭店曾经存在过对导游进行回扣的行为,但是,陈先生此行没有发现这种现象。

北京京润律师事务所韩骁律师表示,如果商家不明折明扣,而是贿赂中间人,实际上构成典型的商业贿赂。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商业贿赂不仅要承担退赔等民事责任,还要面临行政处罚。

个人或单位商业贿赂达到一定金额的,构成犯罪的,要追究相应的刑事责任。视情况最高可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可以并处没收财产。

此外,上述行为还涉嫌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视情况最高处3年以上10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本组稿件采写(除署名外)/新京报记者 程媛媛 肖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