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豆进口量仍在逐年递增,2013年国内大豆进口再创新高。近期官方称,我国2014年将继续增加进口,大豆产业正在步入寒冬,产业链整体经营惨淡。
进口豆压垮国产豆
近年来,中国大豆进口…大豆进口量仍在逐年递增,2013年国内大豆进口再创新高。近期官方称,我国2014年将继续增加进口,大豆产业正在步入寒冬,产业链整体经营惨淡。
进口豆压垮国产豆
近年来,中国大豆进口量上升趋势非常明显。海关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2013年大豆进口量为6340万吨,令中国..

在农业部日前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农业部种植业管理司司长曾衍德表示,我国粮食产量超百亿斤的地市有30多个,产量超10亿斤的产粮大县有400多个,这是我国粮食安全的主力军。完善国家粮食…在农业部日前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农业部种植业管理司司长曾衍德表示,我国粮食产量超百亿斤的地市有30多个,产量超10亿斤的产粮大县有400多个,这是我国粮食安全的主力军。完善国家粮食安全保障体系,实施以我为主、立足国内、确保产能、适度进口、科技支撑的国家粮食..

目前全球大豆需求主要还是依赖于美洲大陆,大豆的两大头号出口国为巴西和美国,美国是传统的出口大国,但由于水资源的丰沛,并且有大量的牧场供潜在的开垦,南美有巨大的潜力增加种植面积。…

大豆进口量仍在逐年递增,2013年国内大豆进口再创新高。近期官方称,我国2014年将继续增加进口,大豆产业正在步入寒冬,产业链整体经营惨淡。
进口豆压垮国产豆
近年来,中国大豆进口量上升趋势非常明显。海关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2013年大豆进口量为6340万吨,令中国进口大豆规模进入6时代。2012年中国进口大豆5838万吨,进口均价为每吨599.3美元。这一数量相比2004年增长了189%,比10年前增长了4倍。
进口量的快速增加令国内大豆产业对外依存度骤增。截至2013年年底,进口大豆已占国内供给总量80%以上,进口量连续三年创历史新高。尽管如此,大多数的业内人士还是预计,2014年进口量将进一步增长至6500万吨左右。
对于备受冲击的国内大豆产业链,生产和加工业近年来持续萎缩。从产业链上游的种植层面来看,进口规模连续多年激增,严重影响了我国大豆产业的生存。
数据显示,作为国内大豆种植面积最大的省份,黑龙江省大豆种植面积已从2005年最高峰的6323万亩下降到2013年的3105万亩,种植面积被腰斩。
不仅种植环节受到冲击,国内大豆压榨企业也濒临亏损。10年前,国内正值油脂企业的筹建高峰,随着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油脂消费高速增长,豆油(6580,-52.00,-0.78%)压榨行业成为朝阳行业。
由于进口大豆成本远低于国产非转基因大豆,出油率高出国产大豆15%,几乎所有的油脂企业均选择从北美、南美大豆主产区进口。在国内进行压榨后,利用铁路和汽运分销至国内市场。市面上的豆油几乎95%以上用转基因大豆压榨。
国产大豆则囿于成本较高,市场需求量逐渐下降。经过10多年的侵蚀,国内大豆产业已经丧失价格主导权,导致中国大豆产业直接受国际大豆市场价格波动影响。
虽然国家实施了临储收购政策,期货市场豆一品种(国产非转基因大豆)的收购价格在4600元/吨,国产大豆能相对保持在较高的价格水平,但这也令进口大豆的成本优势更加明显。在非临储收购时间,国产大豆丝毫没有定价权和话语权。
2014年1月中旬进口转基因大豆国内港口分销价格为每吨4200元,较之前一个月下降了100元/吨。受此影响,黑龙江产区油厂的大豆收购价格也相应下调100-200元/吨。目前的状况是进口大豆价格下跌,国内大豆购销也随之低迷,国内大豆的生产和销售完全看外盘脸色。
在进口低价大豆冲击之下,国产大豆主产区农民种植的积极性持续降低。以东北三省为例,水稻和玉米(2357,-1.00,-0.04%)收益的比较优势逐年增强。据统计,东北大豆种植面积每年以20%的幅度递减,从2009年的6000万亩减少到4000万亩以下,农户开始改种收益更高的玉米和水稻。现在国内大豆单产约为每亩230斤计算,照比计算,进口6000万吨大豆相当于替代了国内约4亿多亩耕地的产量。
粮食安全忽视大豆
中央一号文件公布后,粮食安全问题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业内曾期望政府加强对大豆产业的扶持力度,但这个期盼落空了。
中央农村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办公室主任陈锡文在解读中央一号文件时,将大豆排在了粮食外,并提出大豆进口仍应增加。
陈锡文称,国际上并不把大豆统计在粮食里,相比国际统计方法,中国将大豆和薯类也看做粮食。如果剔除大豆,中国每年从国外进口的谷物并不多。
数据显示,2013年进口粮食在9000万吨以上,其中大豆约6300万吨。剔除大豆进口后,我国每年进口谷物不足国内生产谷物的2.7%。而口粮的绝对安全主要是指小麦和大米,与大豆并无关联。由此,国内可能将继续增加玉米和大豆的进口。
对此,一德研究院高级研究员李晓威认为,目前国内耕地面积不断减少,维持原有粮食生产已经不现实,所以必须放弃大豆和玉米在国内的产量,转而依靠从国外进口。
在改革收储制度方面,监管部门也想用大豆这个饱受进口低价与国内收储价折磨的品种来做试点。而收储在大豆种植和销售环节,起到价格保护的作用。一旦收储制度取消,国产大豆的价格将脱离这层保护网,完全被外盘主导。
李晓威认为,2014年国内取消棉花(19845,15.00,0.08%)和大豆的收储政策的概率非常大。对外依存度较高的后果,是国际大豆价格巨幅波动令国内压榨企业难以应付。这样的价格波动,在过去数年间,给国内油脂企业带来莫大风险。
过去10年,国际大豆价格1年之内上涨100%后又下跌50%的过山车行情出现四次以上。每一次大幅波动都令大豆压榨企业疲于应付,企业往往在价格高位采购了过多大豆,而后大豆价格暴跌,行业利润率直线下降。
2012年,国内大豆压榨行业陷入全行业亏损。2013年,该行业再次出现大面积亏损。传统东北地区豆油压榨厂经过10多年洗礼,许多企业迫于压榨亏损而无奈停产,目前仅剩20余个。
沿海压榨企业乘虚而入,通过进口低价大豆,比东北加工企业每吨节省成本70至80元。2014年,国内沿海地区油厂几乎全部使用进口大豆压榨,令国内大豆种植业面临进一步沦陷的境地。

在农业部日前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农业部种植业管理司司长曾衍德表示,我国粮食产量超百亿斤的地市有30多个,产量超10亿斤的产粮大县有400多个,这是我国粮食安全的主力军。完善国家粮食安全保障体系,实施以我为主、立足国内、确保产能、适度进口、科技支撑的国家粮食安全战略,农业部门将藏粮于地。
据悉,正在组织实施的全国高标准农田建设总体规划,将结合农业综合开发,土地整治、大中型灌区节水改造、土壤有机质提升等项目,改善主产区农业基础设施条件,加强耕地质量建设,加快建成一批高产稳产、旱涝保收的高标准农田。

目前全球大豆需求主要还是依赖于美洲大陆,大豆的两大头号出口国为巴西和美国,美国是传统的出口大国,但由于水资源的丰沛,并且有大量的牧场供潜在的开垦,南美有巨大的潜力增加种植面积。

大豆种植面积近20年以来增长主要来自南美的增长,面对日益增长的全球需求,南美的供应潜力也在被逐步挖掘,南美产量的变动对市场影响越来越大。近年来随着南美出口比例逐渐提高,巴西的出口量已经超过美国,跃居第一。美洲大豆主要流向欧亚大陆以及东南亚、墨西哥地区,其中中国的进口需求逐年增长,对进口大豆的依赖度目前已经达到80%以上。由于美国大豆/玉米比价迅速反弹,加之巴西雷亚尔的贬值,新年度南美大豆的种植面积增加幅度比较明显。

2013/14年度阿根廷大豆播种面积达到创纪录的2020万公顷,高于上年的1940万公顷,巴西种植面积大幅增加至历史最高值2910万公顷,南美地区种植面积较上一年度再度显著增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