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安康市民向我们栏目反映,说在安康市汉滨区有一家专门宰杀狗的加工厂,这里的狗肉没有经过动物检疫部门的检疫就直接销往市场。但是,记者暗访发现,…
近日,有安康市民向我们栏目反映,说在安康市汉滨区有一家专门宰杀狗的加工厂,这里的狗肉没有经过动物检疫部门的检疫就直接销往市场。但是,记者暗访发现,杀狗卖肉在这里只是冰山一角,杀狗厂里还隐藏着更为惊人的秘密。
屠宰厂杀狗卖肉未经过检疫
按照知情者提供的信息,记者在安康市汉滨区江北街办长征村二组找到了这家名为安康市长征农牧生态种养基地有限公司的屠宰厂。外表上看,这家公司规模不小。随后,记者以给餐馆进货为由进入厂区。看到有人来买狗肉,老板热情地介绍起来。
安康市长征农牧生态种养基地有限公司负责人:你要哪一个你过来看,我就给你杀哪一个。
记者转了一圈发现,厂区后面有五六个圈舍,里面大大小小圈了有上百条狗,品种有金毛、哈士奇、萨摩等各种宠物狗。那么,这些狗是从哪里来的呢?
安康市长征农牧生态种养基地有限公司负责人:我们是买来的,又不是捡来的。
安康市长征农牧生态种养基地有限公司负责人:有的夹不到,一锤下去有的打死的。
国家《动物防疫法》第四十二条规定:屠宰、出售或者运输动物以及出售或者运输动物产品前,货主应当按照国务院兽医主管部门的规定向当地动物卫生监督机构申报检疫。动物卫生监督机构接到检疫申报后,应当及时指派官方兽医对动物、动物产品实施现场检疫;检疫合格的,出具检疫证明、加施检疫标志。实施现场检疫的官方兽医应当在检疫证明、检疫标志上签字或者盖章,并对检疫结论负责。但是,在现场记者并没有看到动物检疫部门的工作人员在场,也没有见到狗肉上有任何检验检疫合格的章子。那么,这家公司宰杀的狗肉会不会携带病菌呢?
安康市长征农牧生态种养基地有限公司负责人:活的都是好的,不好的都死掉了么。
记者:那你知道它身上有啥病呢?
安康市长征农牧生态种养基地有限公司负责人:我们这狗都几十年了,做这么长时间生意了,都做十几年生意了,不是一天两天。我们都是新鲜的狗回来的,你问一下他们酒店里,大酒店里都是在我们这儿拿的。
而就在记者暗访时,就有一位狗贩子给这家公司来送狗,而且不经任何检查,这些狗就被直接关进了犬舍。
狗贩子:弄了三个小的。
显然,这些被狗贩子送来,等待被宰杀的狗是没有经过动物检疫部门检疫的。而在接下来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里,记者看到有三拨狗贩子一共送了大大小小共12条狗。
除了狗肉野生动物应有尽有
第二天,记者再次来到这家厂子。看到记者确有诚意,这位老板说,他们公司不仅有狗肉,而且还有不少国家明令禁止捕获和宰杀的野生保护动物。包括果子狸、野猪、獾、麂子、黄羊等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应有尽有。随后老板还带记者到他们的冷库里见识见识。
安康市长征农牧生态种养基地有限公司负责人:我们能弄这么大规模,这么大的野味经营行业,你们要什么,不是吹牛呢,没有弄不到的,就是说价钱。
在冷库房里,记者看到,这里不仅有冷冻的狗肉,而且有大大小小、形状各异的动物肉块。
记者:这是啥?
负责人:这是野猪肉,25块,野猪刚冻的,还没冻硬,早上杀的,还没冻硬。
记者:那是啥? 负责人:这个是果子狸。
随后,在厂区后面比较隐蔽的地方,记者看到有几十只果子狸被关在铁笼子里,有的腿已被夹断,流着血。
记者:这腿断了?这都是拿什么打的是吧?拿什么夹子夹的是吧?
负责人:这小的瘦的是野生的。
老板告诉记者,这些果子狸有一部分是养殖的,大多数是野生的,野生的果子狸都是被人在野外下套逮来的。在他们这里,果子狸无论野生的还是繁殖的,活宰每斤100元,冷冻的每斤则是50元。
安康市长征农牧生态种养基地有限公司负责人:死的果子狸是拿套套下的,用夹子夹的。
安康市长征农牧生态种养基地有限公司负责人:我们一去逮,一夹过去有的夹烂了,夹坏了,我们就把它杀了。
屠宰厂负责人:弄到熊掌也没问题
而野猪、黄羊、獾、麂子这些野生动物的价格相对低一点,原因是果子狸大部分走了广东等南方市场。
记者:这是你养的家猪还是二代?
安康市长征农牧生态种养基地有限公司负责人:野猪这个是二代,那个是纯野生的。
记者:野猪算不算保护动物? 负责人:都算保护动物,还有野猪和黄羊。
记者:那个黄羊是野生的还是? 老板:那个是野的,黄羊45块钱一斤。
而说到更好的野味时,这位老板显得很谨慎地告诉记者,弄到熊掌也没什么问题,如果要货,得先交定金,他们保证绝对是野生的。
安康市长征农牧生态种养基地有限公司负责人:好东西多得很,天上飞的地上跑的,熊也有么,熊掌还是熊肉?
记者:熊掌多钱? 负责人:七八百一斤。 负责人:豹猫。 记者:豹猫也有。
负责人:嗯。 记者:豹猫多钱? 负责人:豹猫吃死的还是活的?
记者:活的多钱? 负责人:活的七八十块钱。 老板支招如何应付沿途检查
为了打消记者所提出的运输途中可能会有问题的顾虑,这位老板还给记者支招,讲如何来对付沿途的检查。
安康市长征农牧生态种养基地有限公司负责人:我们在陕西省范围内运输,运到西安去,可以这样说,西安林业局查了,我们绝对打电话过去能给他摆平,只要就是说不是国家级的保护动物,像果子狸就没事,开手续就是我们安康市开。
听着老板的介绍和冷库里的各种冻肉,让人感觉安康市汉滨区的这家公司简直成了一个野生动物园。那么,这是怎样的一家企业?有没有合法手续呢?
安康市长征农牧生态种养基地有限公司负责人:省林业厅给发的证,章都在这儿盖着,我们给全国配送都可以,他都管不着的。
从老板给记者提供的工商营业执照可以看到,这家公司成立于2011年10月,经营范围为果子狸、王锦蛇、小麂、野猪、造林苗、城镇绿化苗、经济林苗、花卉、牧畜业、肉狗驯养繁殖、林下鸡鸭养殖销售,但并没有捕猎宰杀这一项。那么,林业部门颁发的是怎样的一个证,是否可以对国家保护的野生动物如此进行收购、宰杀呢?
陕西省林业厅野生动植物保护与自然保护区管理处工作人员:那个是驯养繁殖许可证,果子狸是不允许饲养的,蛇和果子狸这两样是国家禁止的。
记者:那他从野外捕猎回来的呢?
省林业厅工作人员:这肯定不行,那是非法的,没有说是允许他们从野外捕猎、宰杀了卖的,这肯定不行,野生动物不允许买卖。
记者:捕猎呢? 工作人员:捕猎肯定不行,都不行。
记者举报没一个部门愿意受理
那么,这家公司为什么能如此肆无忌惮地收购、宰杀、贩卖野生动物呢?
安康市长征农牧生态种养基地有限公司负责人:我们办这全套手续花了十九万,要不然这么大的场地谁举报谁不来找事儿啊,现在这年头。
在掌握了相关证据后,记者向安康市汉滨区相关部门进行了举报。
安康市汉滨区动物卫生监督所工作人员:具体我还不太清楚,问你哪个组叫啥你也不知道,你打一个肉品执法安全大队。
安康市汉滨区动监所肉品质量安全监察大队工作人员:你打错了,我们这儿是肉品检查大队,你打到动物药品监督所。
安康市汉滨区林业局工作人员:你不是安康人是吧,你这样吧,你要举报你让知情人举报好吧。
记者:我都亲眼看见了,我是最直接的知情人。 汉滨区林业局:你看见了?
记者:嗯。 汉滨区林业局:哦……好……
在记者进行举报后,竟然没有一个部门愿意受理此事,更没有一个部门到现场来查看核实举报线索。从这家这家公司的经营规模看,其宰杀、贩卖国家明令禁止的野生动物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为什么就没人管监管呢?是有关部门渎职懒政还是背后有别的秘密?值得我们深思。我们期待安康市有关部门能够调查清楚,更期待这些监管部门能够切实对得起国家和人民赋予的权力,认真地负起责任,将保护野生动物,打击违法犯罪的行为真正落到实处。

私自截留的发票存根,变成套取公款的“利器”;本应把关食品安全的检疫证,也成为偿还人情的“工具”……在3年时间里,山东省博兴县湖滨镇畜牧兽医站原站长朱金…
私自截留的发票存根,变成套取公款的“利器”;本应把关食品安全的检疫证,也成为偿还人情的“工具”……在3年时间里,山东省博兴县湖滨镇畜牧兽医站原站长朱金亮一次次将权力变现,不仅把10万余元公款中饱私囊,更导致520余吨“问题鸡肉”流入市场。近日,经博兴县检察院提起公诉,法院以动植物检疫徇私舞弊罪和贪污罪,数罪并罚,判处朱金亮有期徒刑九年。
群众举报牵出“问题鸡肉”案
2014年4月,博兴县检察院接到群众举报,称该县湖滨镇畜牧兽医站的工作人员不检疫,就给一些病鸡、死鸡乱发合格证,使这些病鸡、死鸡流向了市场。
针对群众举报,该院反渎职侵权局立即派员展开调查。检察官先后找到时任该畜牧兽医站站长的朱金亮,以及该县畜牧兽医局的有关负责人,通过谈话、询问,比对账目等,逐渐揭开了“问题鸡肉”背后令人瞠目的真相:2012年初以来,湖滨镇畜牧兽医站站长兼动物卫生监督所驻厂检疫员朱金亮,利用职务之便,多次将加盖有“山东省博兴县动物卫生监督所检疫专用公章”的空白检疫合格证留给企业,在未进行现场检疫的情况下,任由企业工作人员自行开具,致使520.05吨未经检疫的“问题鸡肉”流入市场,对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安全造成了重大隐患。
该院反渎职侵权局随即以涉嫌动植物检疫徇私舞弊罪对朱金亮立案侦查。
为还“人情”把监管权交给企业
“逢年过节,那两家公司经常把肉食产品送到我家,每次还送来500元、1000元不等的红包,我认为这是正常的人情往来,就没有拒绝……”提审中,朱金亮向办案检察官吐露,他在负责辖区两家禽业公司的鸭苗、鸡苗检疫业务和鸡产品检疫工作期间,面对企业的各种“孝敬”,来者不拒、一概笑纳。而为偿还这一笔笔“人情”,他只有“投其所好”,频频在检疫环节为这两家企业大开“方便之门”。
据朱金亮供述,除了从不亲自实地检疫、向企业提供空白的检疫证外,连检疫人员签名都经常由他人代劳。2013年下半年,国家出台了电子出证政策,需要在全省统一操作的信息平台上执行。当时,作为相关工作的负责人,朱金亮被上级授予了个人账户和操作密码。然而,为了“行事方便”,朱金亮竟和企业共享账户和操作密码,把本应由其承担的检疫监管职权拱手交给了被监管对象。
截留发票存根开辟“生财之道”
“在侦查中我们发现,朱金亮不仅存在渎职犯罪嫌疑,还有贪污公款的迹象。”承办此案的博兴县检察院检察官介绍,朱金亮在担任湖滨镇畜牧兽医站站长期间,还负责对辖区内的所有畜牧检疫收费把关,并将收缴的检疫费上交县局。照理说,该站没有独立的财务部门,根本无法将公款挪用、侵吞。然而,朱金亮却利用职务之便,在看似无懈可击的检疫费缴纳环节中开辟了一条“生财之道”。
检察官解释说,检疫收费发票一式四联,必须严格遵循“一联存根,一联上缴县局备存,一联交付货主,一联记账”的操作规程。然而,朱金亮在为货主开具发票时,针对不少散户“要不要发票无所谓”“发票没啥用”的心理,在发票存根上动脑筋,每次都只填写、使用其他三联,将本应交付货主的那一联私自截留下来。在上报辖区内大型肉食产品加工企业的检疫费时,朱金亮就拿出截留积攒的“空头发票”,私自填写数据,借此套取公款。
让朱金亮意想不到的是,这条“生财之道”终因发票编码前后不一致,最终成为检察官锁定证据、突破案情的关键。案发后,检察官经过查账比对,发现朱金亮在3年内共涉嫌贪污公款11万余元。
用证据说话锁定贪污事实
“局里每年两次的集中检疫活动,光接待费就用掉了2万多元;给工作人员订了3套工作服,又是6000元。逢年过节、迎来送往,大到镇长、镇委书记和县局班子成员,小到局里的科室长,我都是挨着走一遍,也花了大概四五万元,再加上为单位购置的笔记本电脑,以及给职工发放福利,这钱全都用在单位的事上了,你们凭啥说我贪污?”被依法采取强制措施后,朱金亮一直拒不承认贪污罪行,声称自己没有往个人腰包里揣过一分一毫。今年1月,一审法院以动植物检疫徇私舞弊罪和贪污罪判处其有期徒刑十年后,朱金亮以贪污罪量刑过重为由提出上诉。二审过程中,他更是列出了8项开支明细,对检察机关的指控予以否认。
“我们本着不枉不纵的原则,一切从事实和证据出发,将被告人的8项辩解逐一推翻。”办案检察官介绍说,为把这起案件办成经得起检验的铁案,博兴县检察院公诉、反渎、反贪等多部门联手行动,询问了县畜牧兽医局党组领导和相关业务部门,走访了辖区的两家禽类生产企业和40余名散户、上百名消费者,经过反复比对各项财务书证,并经多人证实,朱金亮所谓的招待费、走访花销等8项开支,或早有专项资金支付,或子虚乌有,或中央明令禁止、根本不在报销范围……
“我们也考虑到,朱金亮侵吞的这笔公款,确实也有少部分用在了单位建设上。对此,我们经过进一步精准核查,该扣减的依法予以扣减,这也是本案的一大亮点。”检察官介绍说,经过调查核实,朱金亮的贪污金额被依法扣减1.3万元。而对其贪污公款10.2万元的指控被法院采纳。最终,二审法院以动植物检疫徇私舞弊罪和贪污罪两项罪名,对朱金亮作出了有期徒刑九年的判决。

近日,肥东县元疃镇人大组织部分市、县、镇人大代表,对该镇农业生态化的发展情况进行了实地专题调研。
代表们首先来到肥东丰宝种养殖有限责任公司灵的芝盆景基地,在公司负责人…
近日,肥东县元疃镇人大组织部分市、县、镇人大代表,对该镇农业生态化的发展情况进行了实地专题调研。

代表们首先来到肥东丰宝种养殖有限责任公司灵的芝盆景基地,在公司负责人的介绍下,详细了解了该公司的生态种植、生态养殖、光伏
食用菌种植和生态旅游等四种循环模式,对该公司的绿色发展导向、生态经营理念和“变废为宝,兴菌成业,循环经济”的可持续发展思路给予了充分肯定。代表们随后又来到位于该镇路集社区的肥东元疃利丰种植园,认真听取了种植园负责人对该种植园循环农业的具体介绍。该种植园主要利用现代牧业沼液开展饲用玉米和小麦的轮作种植,并与现代牧业肥东分公司签定定单,将种植收获后的饲用玉米和小麦返还给该公司喂养奶牛。当人大代表们了解到利丰种植园每年为现代牧业公司提供玉米等青饲料近万吨,消化吸收现代牧业沼液10多万方,年均纯收入可达400余万元时,对此感到十分高兴,并对种植园的发展寄予了厚望,鼓励种植园负责人将种植园打造成为合肥市循环农业的典范,形成独具特色的生态循环农业示范园区,进而发挥更大的经济、生态和社会效益。

调研中,合肥市人大代表、元疃镇党委书记张莉指出,近年来,元疃镇扎实推进农业生态化,坚持以生态农业促进农业现代化的深入发展,并取得了一系列可喜可贺的成绩。今后元疃镇要牢固树立并切实贯彻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发展理念,拓宽发展思路,厚值发展优势,对现代化、生态化农业的发展模式和发展理念积极进行推广和普及,进一步打造具有本地特色的新型农业产业,形成品牌效应,从而促进元疃镇经济又好又快发展,带动周边群众的创业致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