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是一只工龄4年的检疫犬,也是一个外形萌萌的“男孩子”,它活跃在南宁机场口岸,每天要与无数箱包打交道。前不久,乐乐凭借敏锐的嗅觉,从众多箱包中“…
乐乐是一只工龄4年的检疫犬,也是一个外形萌萌的“男孩子”,它活跃在南宁机场口岸,每天要与无数箱包打交道。前不久,乐乐凭借敏锐的嗅觉,从众多箱包中“揪出”两箱没有任何检疫审批手续、重达41公斤的生鲜鱼虾,为保护国门生物安全立下汗马功劳。据悉,这是南宁机场口岸检验检疫部门近年来查获的最大一桩违禁物品。
遇到检疫犬 未检疫鱼虾“完败”
11月26日下午,乐乐穿着绿色的检疫犬服装正在一丝不苟地工作。16时30分左右,从柬埔寨首都金边飞来的MU746航班准时抵达南宁吴圩国际机场后,乐乐循例用鼻子“检查”旅客的行李箱。行李输送带上,乐乐忽然在一个包装严实的纸箱旁蹲了下来。一旁的检疫犬驯导员马上意识到,这个纸箱很有可能存在问题,于是迅速做了标注。紧接着,乐乐又“检查”出另一个外包装一样的问题纸箱。
后经查实,乐乐“揪”出的这两个纸箱同属一名柬埔寨籍的入境旅客。该名旅客被带到查验台前时,神情非常不自然。检验检疫人员对两个纸箱开箱检查发现,纸箱里装着一包包用黄油纸包裹严实的东西,剥开黄油纸,一条条鱼干和一包包冻虾“原形毕露”。经统计,这两箱鱼虾重达41公斤。
由于该名旅客无法提供任何检疫证明,也无法说明一次性携带如此多生鲜鱼虾入境的原因,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禁止携带、邮寄进境的动植物及其产品名录》相关规定,检验检疫人员对其作出当场截留处理。“萌萌哒”乐乐与检验检疫人员一起,成功将这批“问题”食材拦截在国门线上。
即使不上岗 检疫犬也要每日一练
乐乐精准识别“问题”箱包的能力让一些围观的旅客叹服。它究竟是如何做到的呢?检验检疫人员董洁静解释,乐乐属史宾格犬种,在南宁机场口岸上岗作业已是第四年。它非常听话,且拥有神奇的空中嗅猎能力,无论包装多严密,气味多轻微,它都能分辨出微小气味的源头,从而迅速地“揪出”有问题的箱包。这一“功夫”,靠的是长期不断的训练。
董洁静告诉记者,检疫犬的训练与其他工作犬训练不同,譬如缉毒犬只需要辨别毒品的气味,而检疫犬需要辨别水果、蛋类、乳制品、肉制品等多种气味。此外,由于旅客的行李中常常掺杂有其他干扰气味,如香水、化妆品、糖果等,这些都可能散发水果气味,需要检疫犬去一一辨认。
“无论天气如何,检疫犬不上岗时,必须坚持每天训练。”驯导员刘乔介绍,检疫犬训练的科目包括行走、前来、随行、坐、立、吠等,主要的训练项目是搜索能力训练,这一训练从气味泛化、持续性等几个方面开展,包括单一目标气味和混合目标气味反复进行训练。目前,南宁机场口岸共有两只检疫犬“在职”,除了乐乐,还有一只叫阳阳,也是一个萌萌的“男孩”。
检疫犬把关 有效解决漏检逃检
广西是我国的“南大门”,与东南亚各国毗邻,生态环境相似。由于东南亚一带是动植物疫情高发区、频发区,广西口岸疫情疫病防控形势严峻。
据介绍,检疫犬2012年在南宁机场口岸上岗作业后,检验检疫部门对入境旅客携带物查验实现“人—机—犬”立体查验模式的转变。以往“人—机”查验模式,只对入境旅客的携带物实行随机抽查,问题行李凭检验检疫人员的个人经验判断。这样很容易造成少检、漏检,有的旅客甚至会出现故意逃检的行为,现场工作比较被动。
“人—机—犬”查验模式的使用,有效地解决漏检逃检问题。同时,检验检疫人员有针对性地对可疑箱包进行开箱检查,也大大提高了通关速度。据统计,今年1—10月,南宁机场口岸截获旅客禁止携带动植物产品共计1448批3250公斤,其中检疫犬查获245批次。“人—机—犬”查验模式实施近4年,有效提高了旅客禁止携带物截获率和疫情检出率,为防止有毒有害物质从南宁机场口岸流入境内奠定了基础。
知多点
检疫犬属于工作犬的一种。目前,国内常用的工作犬包括军犬、警犬、缉毒犬、搜救犬以及导盲犬等,其他还包括猎犬、牧羊犬等。检疫犬与上述工作犬都具有嗅觉灵敏、反应机警、能针对特定目标物发生反应等特点,但检疫犬同时具有与其他工作犬不同的特点,即样貌可爱、对人友善、不怕噪音、服从性好等,对动植物、有害病菌嗅觉灵敏,适合在口岸旅检现场使用。目前国际上常用的检疫犬有比格、史宾格和拉布拉多3种。

新的食品安全法出台,要求活体猪进场检疫,防城港那梭镇屠宰户的成本增加。
养了10多年肉猪的凌先生,最近为生猪的销售愁坏了。新的食品安全法在1…
新的食品安全法出台,要求活体猪进场检疫,防城港那梭镇屠宰户的成本增加。
养了10多年肉猪的凌先生,最近为生猪的销售愁坏了。新的食品安全法在11月份开始执行,要求屠宰户拉生猪到屠宰场检验检疫。防城港市防城区那梭镇屠宰户都不再杀猪,改到40公里外的防城区调猪肉回镇上卖,导致该镇养猪户的猪近一个月无人问津。
1、新规实行成本增加 屠宰户集体“封刀” 从
11月1日开始,那梭镇农贸市场的猪肉摊点变得冷清起来,该镇30多名屠宰户没有一个人杀猪卖。屠宰户陈先生告诉记者,过去他们是在农村找猪杀,杀好后用摩托车将猪肉拉到镇上屠宰场进行检疫。11月份,按照新的规定,他们要拉生猪到屠宰场检疫后才能宰杀,再放到市场供应,这意味着,平均每头猪的运输成本一下增加了100元,大家都不乐意干了。
屠宰户停止杀猪一直持续到11月8日,这期间那梭镇一肉难求。全靠镇政府牵头,8天时间组织人员杀了40余头肉猪,在该镇食品站门口销售,才解了供应市场之急。
后经过协调,屠宰户以一次100元的价格,包车到防城区调宰杀好的猪肉卖,供那梭镇街上的居民购买,但是无法像以前那样,有大批猪肉送到村里面销售。陈先生和记者算了一笔账:那梭镇一般每天要杀20多头猪,圩日达到40多头。按照新规下每头猪的运输成本增加100元计算,每天就要多2000~4000多元的成本。如今他们调猪肉回来卖,每天8到10头,一天才多100元成本,而且由屠宰户平分。
记者在那梭镇农贸市场看到,原来的5排猪肉摊,仅有两排在卖猪肉。消费者黄先生告诉记者,自从11月份以来,猪肉价格每公斤上涨了4~6元。
2、屠宰户不愿杀猪 养猪户生猪难销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除了运输成本的增加,屠宰场设施条件很差、有的太偏远大车无法到达,也是屠宰户不愿杀猪的原因。记者在那梭镇屠宰场看到,里面空无一人,猪圈有10来个,但每个仅不到10平方米。养猪户黄先生说,这里猪栏窄,生猪赶到这里容易打架,一有死伤没有人愿意承担责任。而且屠宰场小,车子拉猪过来,连个掉头的地方都没有。因此,这里已经半个多月没有人杀猪了。
那梭镇养猪大户凌先生告诉记者,他养了10多年猪,三兄弟目前有1000多头猪,基本都是供应那梭镇。过去平均每天可以卖出去5头生猪,价钱在18~20元每公斤,现在屠宰户都不愿意杀猪了,16元每公斤都没有人来要。
“猪卖不出去,每天的饲料钱都够呛。”凌先生说,他养的猪每天要2000元左右的饲料成本,目前已经欠下饲料店30多万元的账。像他这样的养猪户在那梭镇并不少,有的猪已经养到150多公斤,还没有办法卖出去。
3、新规能保障安全 将继续做好协调
那梭镇副镇长陈先生告诉记者,根据动物检疫法,一直要求生猪必须要活体进场,通过检验检疫后才屠杀。2003年该镇照此实施一段时间后,不知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法规未执行到位,屠宰户又像以往那样,在农村杀了猪之后,再拉猪肉到屠宰场检疫。
这样一来,猪肉的食品安全没有保障,一旦发生重大疫情或食品安全问题,后果将不堪设想。陈先生说,从11月份开始,镇里要求,新的食品安全法和相关法律法
规,在每个乡镇必须执行。10月份,那梭镇政府和相关部门以书面形式,将相关条款规定发到屠宰户手上,也多次跟他们沟通,但是屠宰户一下不能接受,以各种理由进行抵触。
屠宰户“封刀”后,镇政府已经将情况向区政府、市政府汇报。陈先生表示,事情要马上得到解决不太现实,目前政府已经和负责屠宰场管理的食品公司进行沟通协调,希望能够对屠宰场的设施条件加以整改,并继续去做各位屠宰户的思想工作。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来自外媒的消息,中国商人现在四处到越南湄公河三角洲附近收购对虾,而且多是收购品质低下的对虾。越南
my thanh sh…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来自外媒的消息,中国商人现在四处到越南湄公河三角洲附近收购对虾,而且多是收购品质低下的对虾。越南
my thanh shrimp cooperative 公司的首席执行官nguyen
van说:“中国商人对收购的对虾没有太高的标准,因此越南虾农更愿意将虾卖给他们”。但据nhiem称:“虾农不得不将虾卖中国商人,因为价格规则是他们设定的”。

由于中国大量采购越南的对虾,使越南国内的加工厂很难收购到足够的对虾来满足出口的订单。据越南某海鲜出口公司称,由于抗生素残留的问题,越南很多产品被日本、美国和欧盟拒绝。因此,出口商将目光投向邻居中国。这对越南并没有太多好处,如果中国停止在越南进口对虾,越南将会遭受沉重的打击。

当问及为什么中国会大量从越南进口对虾时,越南相关部门工作人员说:“因为中国产量下降,加工企业也需要更多的对虾去满足自己出口订单的需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