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开始,那梭镇农贸市场的猪肉摊点变得冷清起来,该镇30多名屠宰户没有一个人杀猪卖。屠宰户陈先生告诉记者,过去他们是在农村找猪杀,杀好后用
摩托车将猪肉拉到镇上屠宰场进行检疫。11月份,按照新的规定,他们要拉生猪到屠宰场检疫后才能宰杀,再放到市场供应,这意味着,平均每头猪的运输成本一
下增加了100元,大家都不乐意干了。

“互联网行业有这么一句话,‘只要站在风口,猪都能飞起来’。现在想一想,我们的‘猪’真是站在‘互联网
’的风口上了。”11月28日,在第十一届大河财富中国论…
“互联网行业有这么一句话,‘只要站在风口,猪都能飞起来’。现在想一想,我们的‘猪’真是站在‘互联网
’的风口上了。”11月28日,在第十一届大河财富中国论坛上,牧原食品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秦英林说。作为我国畜牧行业的旗舰企业,牧原食品多年来一直在探索一条“互联网
农业”的改革转型之路。“养猪业是传统行业,我们正在从传统农业向现代农业转化,就是从原来简单的手工操作走向机械化,下一步我们将向自动化和智能化升级转型。”秦英林说。“我们很幸运处在互联网时代,互联网是一种技术、一种工具,也是一种思维、一种系统,各行各业都会从中受益。”秦英林表示,我国的养猪业发展水平落后,互联网凭借其强大的创新力和影响力给了我们突破和尝试的机会,“猪联网”作为智慧养猪战略核心平台,开启了“互联网
”时代的养猪新模式。据介绍,“猪联网”就是通过互联网技术的运用,彻底升级传统的养猪管理模式,提高养猪生产效率,改变养猪人与养猪产业链之间的关系。而对于养猪人来说,最直接的变化就是提高了单头生猪的盈利水平。秦英林说,不论是传统企业还是新兴企业,效率永远是最重要的,对生猪养殖业来说效率就是让母猪多生小猪,这里面就涉及通过技术、管理及其他一切可以利用的手段提高产量,而“猪联网”基于“互联网
猪”智慧养猪管理模式,会让养猪效率越来越高,成本越来越低。互联网对养猪行业带来的另一个变革是食品安全,品质更有保障,“比如我们会给全部的猪都装上一个智能芯片,这样消费者就可以看到这头猪的健康生长”。正是因为互联网的高效与沟通,为传统农业生产引入活水。“插上互联网的翅膀,我们的‘猪’也许真的能飞起来,在中原粮仓这个大平台上大有一番作为。”秦英林说。

责任编辑:雍敏

新的食品安全法出台,要求活体猪进场检疫,广西防城港那梭镇屠宰户的成本增加。养了10多年肉猪的凌先生,最近为生猪的销售愁坏了。新的食品安全法在11月份开始执行,…

欧洲杯线上买球屠宰户“封刀”养猪户生猪难销。“扶贫对象建档立卡,是云南精准扶贫的‘第一战场’。”云南省扶贫办党组成员、纪检组长胡国云说,全省进村入户,严格按照程序摸底调查,在全省识别出194.5万贫困户、4277个贫困村、476个贫困乡,找准了精准脱贫的靶心。

新规实行成本增加 屠宰户集体封刀

精准识别,解决了这一问题。从2013年开始,卡斯镇开展了对贫困户的精准识别工作。村民小组宣传动员村民根据家庭情况自主申报贫困户,申报结果经村民委员会评议后上报镇一级的评议小组,并张榜公示。

新规能保障安全 将继续做好协调

“通过摸底,全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2525户、8196人。”张仲伟说,贫困户在哪里、因何致贫一下就清楚了,干部们心里也有了一张贫困户“分布图”,扶贫工作不再是眉毛胡子一把抓。

近日,记者在那梭镇农贸市场看到,原来的5排猪肉摊,仅有两排在卖猪肉。消费者黄先生告诉记者,自从11月份以来,猪肉价格每公斤上涨了4-6元。

精准到户,为扶贫对象建档立卡

记者采访中了解到,除了运输成本的增加,屠宰场设施条件很差、有的太偏远大车无法到达,也是屠宰户不愿杀猪的原因。记者在那梭镇屠宰场看到,里面空无一人,
猪圈有10来个,但每个仅不到10平方米。养猪户黄先生说,这里猪栏窄,生猪赶到这里容易打架,一有死伤没有人愿意承担责任。而且屠宰场小,车子拉猪过
来,连个掉头的地方都没有。因此,这里已经半个多月没有人杀猪了。

如今,段国龙的养羊规模扩充到了47只,每年能出栏10多只,此外还养了16头猪。“成为建档立卡户后,村上免费送来了种羊,新建牛舍补助2万元,羊圈补助1万元。”

后经过协调,屠宰户以一次100元的价格,包车到防城区调宰杀好的猪肉卖,供那梭镇街上的居民购买,但是无法像以前那样,有大批猪肉送到村里面销售。陈先生和记者算了一笔账:那梭镇一般每天要杀20多头猪,圩日达到40多头。按照新规下每头猪的运输成本增加100元计算,每天就要多2000-4000多元的
成本。如今他们调猪肉回来卖,每天8到10头,一天才多100元成本,而且由屠宰户平分。

扶贫攻坚,贵在精准,成败在于精准。唯精准,才能因户施法;唯精准,才能因村施策;唯精准,才能瞄准建档立卡贫困户,整村推进,实现脱贫目…

屠宰户停止杀猪一直持续到11月8日,这期间那梭镇一肉难求。全靠镇政府牵头,8天时间组织人员杀了40余头肉猪,在该镇食品站门口销售,才解了供应市场之急。

扶贫攻坚,贵在精准,成败在于精准。唯精准,才能因户施法;唯精准,才能因村施策;唯精准,才能瞄准建档立卡贫困户,整村推进,实现脱贫目标。围绕脱贫、摘帽、增收主要目标,云南省步伐稳健,确保到2020年实现574万农村贫困人口脱贫。

屠宰户封刀后,镇政府已经将情况向区政府、市政府汇报。陈先生表示,事情要马上得到解决不太现实,目前政府已经和负责屠宰场管理的食品公司进行沟通协调,希望能够对屠宰场的设施条件加以整改,并继续去做各位屠宰户的思想工作。

这种精准识别的方法在保山市施甸县称为“七评法”:一评住房、二评生活、三评生产、四评劳力、五评健康、六评教育、七评负债。目前施甸县的建档立卡人口为60666人。当地根据七评法配套了七项脱贫工程,即安居工程、基础设施、产业发展、社会事业保障、素质提升、生态环境保护和基层党组织凝聚。

屠宰户不愿杀猪养猪户生猪难销

上门女婿段国龙家住保山市昌宁县卡斯镇新谷村,全家五口人。过去全家的收入都靠山上几亩孬地和几只羊。


样一来,猪肉的食品安全没有保障,一旦发生重大疫情或食品安全问题,后果将不堪设想。陈先生说,从11月份开始,镇里要求,新的食品安全法和相关法律法
规,在每个乡镇必须执行。10月份,那梭镇政府和相关部门以书面形式,将相关条款规定发到屠宰户手上,也多次跟他们沟通,但是屠宰户一下不能接受,以各种
理由进行抵触。

“一看房、二看粮、三看有没有读书郎。”昌宁县扶贫办主任杨永军说,昌宁以户为单位整户识别,以农民收入为基本依据,综合考虑住房、收入、教育等情况,通过农民申请、民主评议、公示公告和逐级审核的方式进行整户识别。并充分利用上一轮建档立卡成果和数据信息库对贫困户实行“脱贫既出、返贫纳入”的更新管理机制。

新的食品安全法出台,要求活体猪进场检疫,广西防城港那梭镇屠宰户的成本增加。

“我们两口子正年轻,干劲足,可有力无处使啊!”一心想让全家过上好日子的段国龙找不到出路。“想多养几头猪和牛,缺钱。打算种些经济作物,但不知道种什么。”

那梭镇副镇长陈先生告诉记者,根据动物检疫法,一直要求生猪必须要活体进场,通过检验检疫后才屠杀。2003年该镇照此实施一段时间后,不知哪一个环节出了问题,法规未执行到位,屠宰户又像以往那样,在农村杀了猪之后,再拉猪肉到屠宰场检疫。

山大沟深,贫困面大,贫困发生率高,是滇西片区的真实写照。

猪卖不出去,每天的饲料钱都够呛。凌先生说,他养的猪每天要2000元左右的饲料成本,目前已经欠下饲料店30多万元的账。像他这样的养猪户在那梭镇并不少,有的猪已经养到150多公斤,还没有办法卖出去。

摆脱贫困,始终是连片特困山区卡斯镇面临的艰巨任务。卡斯镇党委书记张仲伟说:“我们镇这样缺钱、缺项目的村民还很多,但具体到贫困户是谁、在哪里,是我们遇到的首要课题。”

养了10多年肉猪的凌先生,最近为生猪的销售愁坏了。新的食品安全法在11月份开始执行,要求屠宰户拉生猪到屠宰场检验检疫。防城港市防城区那梭镇屠宰户都不再杀猪,改到40公里外的防城区调猪肉回镇上卖,导致该镇养猪户的猪近一个月无人问津。

邻居李华袁也有类似的苦恼,“过去只养了几头猪,杀年猪就要杀掉两头,一头用来招待亲朋好友,一头留给自家吃,到头来所剩不多”。

那梭镇养猪大户凌先生告诉记者,他养了10多年猪,三兄弟目前有1000多头猪,基本都是供应那梭镇。过去平均每天可以卖出去5头生猪,价钱在18-20元每公斤,现在屠宰户都不愿意杀猪了,16元每公斤都没有人来要。

李华袁也得到了补助,他去年一口气买了10头小牛。“买小牛的钱用的是信用社小额贷款,利息五厘多,政府就贴息五厘。我已经卖了2头了,一头卖了6000多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