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份以来,睢阳区畜牧局组织94名村级动物防疫员,奋战在动物防疫工作第一线,扎实做好动物的防疫工作,全力筑牢秋冬季动物疫病防控的“防护墙”。
一是加…
9月份以来,睢阳区畜牧局组织94名村级动物防疫员,奋战在动物防疫工作第一线,扎实做好动物的防疫工作,全力筑牢秋冬季动物疫病防控的“防护墙”。
一是加大宣传培训促进度。在集中免疫开始前,睢阳区畜牧局将防疫项目、技术要点、投诉监督电话等重点事项编印成技术明白纸,分发到各个乡镇畜牧站,在所有村庄进行张贴,力争做到家喻户晓。同时对全区94名防疫员进行战前培训,重点讲授国内外疫情形势、疫苗的保存使用和免疫注射技术要领,从而有效地保障了防疫质量确保工作质量。
二是实行分片包干保质量。94名村级动物防疫员按照动物防疫责任制划分的区域,充分利用熟悉当地环境和畜禽存养情况的有利条件,灵活掌握防疫时间,早、中、晚加班加点开展畜禽的免疫注射、加挂耳标、档案登记等工作,方便畜牧养殖户,保证防疫工作进度,做到全面防疫,不留死角。区重大动物疫情应急指挥部成立督察组负责全区19个乡镇的秋季防疫工作的技术指导与服务,及时有效解决在防疫工作中遇到困难与问题,确保秋季防疫工作的顺利进行。
三是规范动防行为健全档案。在保证免疫密度的前提下,结合本区实际,制定了科学的免疫程序和免疫方案,严格做到科学免疫,确保免疫质量。与以往不同的是:按照动物防疫追溯制和规范化的要求,近年来,该局统一印制了规模养殖场免疫档案和散养畜禽免疫档案,对免疫档案的填写要求更细致、更规范,并就畜禽免疫档案的填写进行了专门的培训,力争把免疫档案做的更细致、更规范。
四是实行动态管理保障效果。村级动物防疫员在对畜禽进行全面防疫的同时,摸清养殖户、养殖场的数量及分布情况,对畜禽的饲养种类,饲养数量等信息进行登记备案,实行动态管理,同时上报区畜牧局。区畜牧局定期对养殖场户开展病原学监测和流行病学调查,及时做好监测数据分析,以便正确指导畜禽的科学免疫工作。

昨天,一辆吉林牌照运载生猪的重型拖挂车,由吉林长春驶往贵阳,当行至兰海高速公路遵义往贵阳方向1260km处,乌江境内的干田尾大桥路段一弯道路段时发生侧…
昨天,一辆吉林牌照运载生猪的重型拖挂车,由吉林长春驶往贵阳,当行至兰海高速公路遵义往贵阳方向1260km处,乌江境内的干田尾大桥路段一弯道路段时发生侧翻,210头生猪仅有50余头活下来,损失约50余万元。
据了解,昨天凌晨2点半左右,遵义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兰海高速大队四中队在接到报警后赶赴现场,发现一部分生猪被甩出车外,躺满道路。一部分活猪从货厢铁栅栏的破损处逃出来后在路上乱蹿,导致交通中断。
民警先将其中一名驾驶员从驾驶室中解救出来,然后将受伤的驾驶员送往医院。为防止二次事故,民警实行了交通管制,并将乱蹿的生猪赶至道路右侧。有些猪穿过中央护栏蹿到对向车道,民警冒着危险将生猪追赶至事故发生车道。
为防止交通中断时间太长,车辆滞留太多,民警在该路段1259km至1261km处打开中央隔离护栏让车辆借道通行,直至昨天下午5点左右,现场生猪被全部转移,侧翻车辆也被拖离现场,道路恢复畅通。
经清点,车上当时载着的210头生猪,仅有50余头活了下来,损失大约50余万元,目前这些死猪已交给当地政府处置,在相关部门监督下进行焚烧,并进行深埋。

岭尾水库,位于梅县区松源镇径口村,许多年前曾是附近村民休闲纳凉的场所。近十年来,随着附近养猪场的出现,水库的水质逐渐变化,水体富营养化。径口村的村…
岭尾水库,位于梅县区松源镇径口村,许多年前曾是附近村民休闲纳凉的场所。近十年来,随着附近养猪场的出现,水库的水质逐渐变化,水体富营养化。径口村的村民们不禁感到可惜。近段时间,本报“民生一线”栏目接到多位村民报料,反映岭尾水库遭污染一事。
近日,记者到场了解了情况。在岭尾水库堤坝边,能闻到一股臭味。村民王先生说,这是死猪扔在这里散发出来的。他说,岭尾水库边的半山坡上,有个较大型的养猪场,经营了十几年,“水质的污染就是因为养猪场污水的排放造成的。”据知情村民表示,养猪场的排污管道深入库区水下,平日看不见,只有水较少的时候才能看到。随着养猪场养猪数量的增加,污水处理不及就直接排到水库里。日积月累,水库水质就越来越差了。
记者走进水面看到,岭尾水库的水呈深绿色。村民王先生说,这里的鱼都没人敢吃,怕污染;另外,从水库出来的水因富营养化,导致下游的鱼塘受影响,经常出现鱼塘死鱼的现象。村民们告诉记者:“以前村子小河溪流常年清澈,两边的村民都到这里洗衣服,还能下河游水,但现在根本不可能了。”他们还说,如果白天手脚在河溪里泡了水,晚上就会感觉一阵痒。
村民们说的产生污染的养猪场就在岭尾水库侧的一个半山坡上,名为岭尾猪场。养猪场现养了近千头生猪。对于村民们反映的情况,猪场老板何先生并没完全否认。他说,几个月前,经县环保部门指令,已经对养猪污水等排放进行了改善,安装了两个储存猪粪等排放物的装置。“有人来收猪粪就卖给他们,如果没人买,存满了我们就拉到别处处理掉,没有把污水废物排进水库了。”何先生说。然而,对于养猪场改善环境的做法,村民们不认同,认为养猪场还会偷偷排放污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