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题:猪场治污 各有各的招孟文华在查看自动化喂料设备运转情况
——松阳:利用高山优势建“生猪别墅”——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走进浙…

每年冬季都是绵羊产羔的高峰期,但是由于饲养管理不当致使羔羊的成活率比较低,给养殖户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下面介绍几点提高羔羊成活率…

为保证保障全镇畜农业生产安全,六安毛坦厂镇上下联动,网格化管理,多措并举,做好秋冬重大动物防疫工作。
一是明确责任,统一部署。按照 “属地管理,分级负责”的总体要求,…
为保证保障全镇畜农业生产安全,六安毛坦厂镇上下联动,网格化管理,多措并举,做好秋冬重大动物防疫工作。

原题:猪场治污 各有各的招

每年冬季都是绵羊产羔的高峰期,但是由于饲养管理不当致使羔羊的成活率比较低,给养殖户带来了巨大的经济损失,下面介绍几点提高羔羊成活率的饲养管理办法供大家参考:

一是明确责任,统一部署。按照
“属地管理,分级负责”的总体要求,成立秋冬动物防疫工作专项小组,主要领导任组长,分管领导任副组长,镇直单位和村街负责人任成员,形成主要领导亲自抓,分管领导具体抓的良好局面。

孟文华在查看自动化喂料设备运转情况

1、
严格做好接产护理工作。接产动作应迅速,以免受冻着凉;及时断脐和消毒;注意防寒保暖。

二是加强宣传,营造氛围。为引起养殖户对于秋冬动物防疫的重视,镇上统一宣传,通过挂横幅,广播,负责人亲临养殖场检查等方式,营造全镇积极做好防疫工作的浓厚氛围。

——松阳:利用高山优势建“生猪别墅”——

2、
加强缺奶羔羊的补饲和护理。无母孤羔及1胎多羔羊,我们采用寄养、挤其它母羊奶哺喂或用牛奶人工补饲。羔羊的寄养;将代理母羊的尿液或奶汁或羊水擦抹于寄养羔羊的尾根头鼻等处让其与母羊在1个圈内,这样一般都能顺利达到目的。对缺奶而又无处寄养的羔羊,我们实施人工哺乳,乳汁必须清洁、新鲜、不变质;乳温为38℃~42℃;头几日200毫升/只次,以后根据羔羊体重和健康状况酌情增减;初生至20日龄,每天定时喂4次,20日龄以后,日喂2~3次;用奶瓶喂奶时,
将食指从一侧伸入口腔轻压舌根,奶嘴从另一侧伸入口腔挤入少量奶汁,让其吞咽,经过二三次训练,多数羔羊均能适应此种喂法。羔羊吃乳后,嘴周围的残乳用毛巾擦拭干净,喂乳用具要清洗干净。

三是严格审查,源头管理。防疫防办制定多种紧急应急方案,各村街每日定期上报养殖户信息以及在镇畜牧站的防病头数与死亡头数,一旦发现可疑情况,立即启动紧急方案,确保做到村不漏户,户不漏禽,禽不漏针,保证在源头切除病原。

三农直通车综合报道:走进浙江省松阳县西屏街道的雪峰云尖生态循环种养基地,最夺人眼球的便是山顶那排整齐的“生猪别墅”,在这里,已经完全实现了现代化、零污染的规模养猪。

3、加强哺乳期和断奶期羔羊的培育。羔羊出生后7-10天开始调教采食饲料,10-15天补草料。草以优质的青干草、青、微贮饲草为主;精料,
粗蛋白质含量在20%以上,以玉米面、麸皮、炒黄豆粉、鱼粉为主,适当添加食盐、磷酸氢钙或骨粉及微量矿物质添加剂组成。精饲料饲喂时要用开水拌成散沙状,
便于采食又利于消化吸收。

46岁的农场主孟文化每天起床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查看手机里的生猪全程监控信息,朋友们都称他是“养猪达人”,然而5年前,他还是个对养猪一窍不通的茶农。

2011年,孟文化在高山上种植了350亩有机茶,因种茶需要有机肥而想到了养猪,也因此与猪结下了不解之缘。当年,孟文化投入80万元,在茶山最高处建起了朝阳生猪养殖场,并用剩下的钱引进50头母猪。一年下来,生猪数量从最初的50头变成了1000头,这让初入养猪行业的孟文化喜出望外。但随着养猪场规模的扩大,许多问题接踵而至,养猪场设施过于简陋,加上海拔高,导致猪场严重缺水。整个猪场气味难闻,许多工人都不愿意来上班了。

通过学习,孟文华意识到自己的养殖方式过于陈旧,养殖场过于落后,最后他决定给生猪建起“别墅”,为生猪营造一个现代化的舒适环境。2014年初,他一口气投入400余万元,为猪建起了“别墅”,建造了沼气池,又引进了干湿料槽等自动喂料系统、自动清粪机、固液分离机等先进设备。如今,一条“猪-沼-茶”的循环链逐渐成型。排泄物经处理后的沼液,可利用自然落差自流至分布350亩茶园的6个沼液存贮池,按季节、按需开启闸阀,通过微滴管就近消纳、培肥地力。朝阳生猪养殖场还被浙江省省农业厅列为“种养结合,生态消纳”试点。

“现在整个养猪场实现了零排放、零污染。”孟文化自豪地说,这种种养配套、循环利用的生态模式,减少了排泄物的污染,利用沼液滴灌茶叶,使用近一年后,肥茶效果显著。不仅茶叶长势旺盛,而且叶片明显增厚,茶青产量大幅提高。

——屯昌:采用生态循环农业模式——

目前,海南省屯昌县正在建设“种养结合生态循环农业示范县”,该县多家生猪养殖场在生产方式上进行了变革。

种养结合处理养殖粪便

屯昌光地养猪专业合作社是海南省林下经济示范基地,为了扩大合作社猪场生产规模和科学处理粪污,合作社今年投资80万元用于扩建猪舍和完善粪污基础设施。目前,合作社采用“猪-沼-热作”种养结合的模式发展生态循环农业,生猪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猪粪干清堆积发酵用于发展有机农业,沼液用于灌溉周边农作物,生猪粪便污水实行零排放,对周边环境不造成污染。合作社年出栏育肥猪4200头,生猪产值840万元,年创利约155万元,户均创利近3万元。

“实行零排放以前,猪场弥漫着粪便的味道,现在环境确实改善了很多。这个生态循环农业模式既带动了农民养猪增收,又极好地利用了污水灌溉周边农作物。”合作社社长王光地说。

固化微生物处理养殖废水

南吕猪场是海南省唯一被农业部授予核心原种猪场称号的企业。海南罗牛山能源环保有限公司负责对南吕猪场的污水进行处理。据罗牛山总经理周卫卫介绍,猪场的污水处理系统优先采用“厌氧-好氧-固化微生物深度处理”的工艺进行养殖废水达标处理,已建有的污水处理设施包含格栅池、积粪池、固液分离机、水解酸化池、辐流式沉淀池、厌氧池和好氧池及其他相应配套设备,污水处理站的设计处理能力为每天200吨,是国内首批选择美国“固定化载体微生物”专利技术的畜禽养殖场,处理后的“中水”可直接用于农作物的灌溉和猪栏冲洗用水,真正实现了畜禽养殖和循环农业相结合的低碳养殖模式。“我们投资上千万元打造了一整套的污水处理系统,彻底解决了环保问题。”周卫卫说。

全面建设生态养殖小区

屯昌县县委书记田志强介绍,屯昌县采用生态能源模式,不仅从源头解决农村面源污染问题,更注重走循环经济的道路,种养结合,畜禽粪便、农作物秸秆资源化综合循环利用,形成生态农业循环发展的产业链,使得种养集合的产业可持续发展。但现在还存在一些困难,一是村民们循环经济观念缺乏,二是缺乏系统的政策和法规,三是技术支撑不完善,四是资金短缺问题。

“我们将通过对全县39家规模场升级改造,争取2016年全县规模场通过环评验收,充分利用畜禽‘废水’变‘肥水’,建设3万亩水肥一体化种养结合示范基地。2016年全面铺开农村生态养殖小区建设,切实解决全县农村畜禽养殖污染问题,助推全县域循环农业发展,全面推广有机肥,使土壤有机质提升0.1个等级。”田志强说。

——玉林:普及高架网床建养殖小区——

“终于又见到河水清澈起来了。”广西陆川县乌石镇谢鲁村60多岁的村民陈书贤感慨地说,自村里的养猪户陆续建起了储粪房、储液池,乱排乱放的现象没了,生态效果立竿见影,河水很快复清了。

今年8月起,玉林市对全市所有生猪小散养殖场,包括常年存栏生猪100头以下的生猪养殖场或猪场栏舍面积200平方米以下的养殖场进行集中治污,将在年底实现全面杜绝生猪小散养殖场直排现象。

河水清澈了

“猪尿从管道流到下面,猪粪用斗车运走。”谢鲁村的养殖户陈纪奎指着猪舍旁的pvc管介绍,他们几户养猪户统一建了储粪房和储液池,粪液经过处理后对环境污染降到最低,河水很快就清了。

在博白县亚山镇清湖村木垌屯,水沟里的水也干净起来了。梁洁、梁英林、梁成琨、梁才成4户存栏生猪300头,原来已各自建设了沼气池,如今又合资建设100立方米的储液池和20平方米的储粪房,猪舍饲养污水和沼液通过100米长的排污管流到储液池,净化后排放,猪粪的臭味淡了,水沟清了,周边生态环境明显好转。

高架网床普及了

陈纪奎虽然只养了几十头母猪,但猪舍已经使用高架网床。栏舍分为上下两层,上层养猪,高度2.5米以上,配备自动投料、自动饮水、保暖降温设备,全漏缝地板;下层集粪和安装相应设备,高度1.8米~2.2米,既通风干燥,减少栏舍内氨气,又便于清粪作业。

陈纪奎说,用高架网床后,每头猪可节约250元的成本,无形中就比原来多赚钱。“建设高架网床,真正实现零排放,说明生态养殖模式已经形成。”玉林市水产畜牧兽医局局长封寅芳说,高架网床养殖过程中栏舍免冲水,实现养殖源头减排,再配套雨污分流、沼气池和资源化综合利用设施,完全达到生态养猪的目的。目前,全市应用高架网床养殖模式的养殖场有178家,养殖栏舍面积30多万平方米,年出栏肉猪100多万头,养殖减排效果非常明显。

养殖小区建起来了

在兴业县大平山镇陈村一处平缓的田地上,机器隆隆正在平整土地。“我们村要建生猪高架网床养殖小区了!”村主任庞忠高兴地说,眼前动工的是一期工程,将建3栋共1800平方米的生猪高架网床养殖楼,首批11户养殖户将优先入园,下一步将争取成为高架网床生态绿色循环养殖示范村。

“统一供苗、饲养、管理、销售,然后打出我们的品牌。”小区业主李烈说,养殖小区将采取“合作社
小区
农户”的模式,逐渐将村中的生猪散养户集中起来,共同发展生态环保的养猪业。在该县石南镇马塘村和葵阳镇铁南村,两个生猪高架网床养殖示范小区将在11月底建成使用。

——评论:让治污成为养殖户的自觉行动——

近日,一篇题为《洞庭湖养猪无需扩张:打井几十米都是猪尿》的文章在网上疯狂转载。这是继嘉兴“死猪漂流案”后,养殖业第n次因污染问题被推上风口浪尖。

过去千家万户养殖,猪粪可以用来做肥料自行消化。而近几年来,随着生猪养殖规模的不断扩大,污染问题日益严峻。如果相应的措施跟不上,后果将十分严重。有专家分析,一个年存栏600头的养猪场,每天污水排放达70吨~150吨,一个万头猪场,排污量相当于2.5万人的排污量。

其实,从上个世纪80年代起,我国就陆续出台过不少关于畜禽养殖污染防治的法规条文,比如,1984年的《水污染防治法》;1995年的《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等。2014年,国家出台了第一部专门针对畜禽养殖污染防治的法规性文件——《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2015年,《新环保法》的出台更是提高了养殖的门槛,不少养殖场也因此退出市场。由此,也可以看出,国家对畜禽养殖污染的防治将一年比一年严。

然而,从媒体的曝光率来看,每年仍有不少养殖污染事件会被称为“头条”,乃至普通市民谈猪场色变,人人都不希望自己的居住地周边有猪场存在。可是,没有猪场行吗?所有人都知道,答案是否定的。从狭义上来说,猪场是养殖户赖以谋生的场所;从广义来说,有猪场才能有猪肉,畜牧生产的“菜篮子”的功能才能得以保障。

因此,不管是从法规来看,还是从民意来看,养殖户都应当把治污放在心头,把措施落到实处。而如何做到这一点,很多猪场已经走在了前列,他们利用现代各种先进设备和技术,不断改良猪场设备,改善猪场环境,让养猪逐渐成为一种“高大上”的工作。

希望每一个养殖户都能有“要猪场,不要污染”的理念,并能将理念化为实际行动,不要让养殖污染年年整治却年年发生。

三农科技,更多致富经等你来取

科技专题,揭开传统农业经验背后的科学奥秘

农事评论,最富创意的三农专业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