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农经网
中国农业部对外发布《农业部办公厅关于做好2017年海洋伏季休渔工作的通知》,对调整后的最严休渔制度的开展做出具体安排。
资料图
上月底,中国农业部对休渔制度作出调整,与以往相比,此次调整力度之大,被外界评价为自中国休渔制度实施22年来的最严休渔制度。
调整后的休渔制度规定,包括渤海、黄海、东海及北纬12度以北的南海(含北部湾)海域的中国所有海区休渔开始时间统一为每年的5月1日12时。此前中国最早的休渔时间为6月1日,即以后中国休渔开始时间提前了1个月,调整后的休渔制度对各类作业方式休渔时间均进行了延长,最少休渔期为三个月,以前最少休渔期为两个月;此外,休渔作业的类型也有所增加。
通知称,此次调整是中国伏季休渔制度实施以来幅度最大的一次,各海区的休渔时间均有所延长,休渔作业类型较之以往有所增加,不仅将对渔民生产生活、捕捞上下游相关产业、渔区社会稳定产生较大影响,也对各地的具体落实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为确保史上最严休渔制度能够有效落实,通知提出各地方要高度重视、广泛宣传、提早部署、严格执法、多措监管、补贴鼓励、加强调研,确保制度落实到位。
中国自1995年开始实行休渔制度,为缓解过度捕捞对海洋渔业资源带来的巨大压力,起到了重要作用。业内人士认为,实行更严格的休渔制度,尽管休渔期间渔民工作会受到一些影响,但休渔结束后海产品质量大幅提升,海产品价格相应提高,长期看将有助于中国渔业的提振和可持续发展。

第一农经网
今年,中国气象局新发展起来的农业气象服务产品更加符合农村发展现状和农民需求。
国家气象中心农业气象中心副主任李森向记者介绍,就国家气象中心层面,目前已撤并的农业气象服务产品有五个,分别是逐月作物产量动态预报、农用天气预报、农业气象灾害预警评估、农林病虫害气象等级预报和生态月报。其问题主要是产品种类繁多、与社会需求联系不紧密,有些还存在交叉重复的问题,产品之间的差异性、特点不明显。调整后的农业气象服务产品包括农业气象周报、农业气象月报、国内作物产量预报、世界主要产粮区作物产量预报、农业气象影响预报与评估等。
2017年,中国气象局农业气象服务将重点加强春耕春播、三夏三秋重点时间节点的农业气象服务、全国粮油作物产量预报、生态安全保障等服务,推出全球农业气象监测与作物产量预估产品,为保障国家粮食安全和进出口贸易决策提供决策信息。同时还将在两个方面加大力度,提升服务水平。一是拓展针对大型涉农国企和保险企业的专项服务;二是大力发展智慧农业气象,进一步提升智慧气象服务三农事业的水平和能力。2016年,气象部门积极推进智慧气象在现代农业中的应用,建立直通式为农服务模式,服务终端注册用户达230余万,覆盖277个市1326个县。贫困地区气象信息站乡镇覆盖率达90%。基于智慧气象为农服务手机APP,利用手机的定位系统,即可在随机一块田块里获取到相关的气象服务信息,其服务精度可到10公里之内,后期将逐步推进到5公里,以进一步提高服务的精细化水平。

第一农经网
自2016年7月,国务院出台《关于统筹推进县域内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改革发展的若干意见》以来,教育部积极推动部署落实,各地积极行动、综合施策,着力推动义务教育事业持续健康发展。
据悉,教育部积极推动文件部署落实。印发了关于做好消除大班额专项规划的通知,启动了实施消除大班额计划;对个别地区在布局调整工作中出现的违规操作、引发群众不满问题进行了通报,组织开展了农村义务教育学校布局调整专项自查工作;会同财政部出台了城乡义务教育补助经费管理办法,实现两免一补和生均公用经费基准定额资金随学生流动可携带;会同民政部部署开展合力监护、相伴成长专项行动,深入做好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研究制订《进一步加强控辍保学、提高义务教育巩固水平的通知》和《关于统筹加强农村小规模学校和寄宿制学校建设的意见》,指导加强农村教育工作。
同时,各地认真贯彻国务院要求,辽宁、内蒙古、甘肃、云南、江西等省出台了实施意见,20多个省份实施意见文件已进入征求意见或审议阶段,近期将陆续出台。
辽宁从2016年秋季学期开始,不再新增56人以上的大班额,提出到2018年基本消除66人以上超大班额,到2020年全部消除56人以上大班额;江西省提出要确保到2018年每所学校基本办学条件都达到省定标准,到2020年全省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达到96%,城乡基本公共教育服务均等化基本实现;山东明确提出用2年时间解决大班额问题,2015至2017年,省财政安排20亿元以上,用于奖补各地解决城镇大班额问题发生的人员支出和建设费用;四川成都实施两免一补鸡蛋牛奶工程等近30种资助计划,形成不重不漏满覆盖教育资助体系,全市资助总金额连续5年超过10亿元;江苏南京近3年来,全市中小学教师轮岗交流共计7800人,其中骨干教师流动占流动教师总比例超过17%,目前全市义务教育优质资源覆盖率达到87.5%;甘肃平凉宽带网络和班班通覆盖率分别达到93.3%和72.7%,2015至2016学年,全市自省外、市县中心城区转回农村学校学生3897人,农村学生呈回流趋势。